•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老九门
「总有一个人要被人恨。」
11143
成员
22262
人气
连载详情
于是,齐老八,长沙九门的第八门,奇门八算铁口直断齐铁嘴,在气着了亦兄亦父亦师亦友的九门二爷之后,又得罪了从小一起撒尿和泥互怼拆台的解九爷,而本人还一脸懵逼不明所以。
             八爷,您真是个哈宝——这是在旁观了全程的小满心里唯一的话。
             另一边,不得不说人家张...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小满出现在解府的时候,六神无主的样子把向来淡定的解九爷都吓了一跳,九爷扔下棋子也不管下了一半的棋局,一把搀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满,把他安顿在沙发上,叫管家去倒茶,自己则坐在了他身边。
  小满狠倒了两口气才缓上来,忙站起身,九爷把他当自己人,但是人家毕竟是九门的爷,基本的规矩可不能不顾。
  “小满,...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1、陈皮阿四从小就会耍匕首,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玩儿意挺顺手的。
2、陈皮阿四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所以一直宣称父母是被自己杀了,管他呢,反正又没人知道真相。
3、陈皮阿四挺喜欢听二月红唱戏的,偶尔会想去学,只是考虑了下自己的跑音,于是放弃了。
4、陈皮阿四经常去逛窑子,但只是泄火,而且他讨厌那些...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7-08-21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管家欲言又止,二月红也不在门口耽搁,赶紧进了屋。
           丫头倚在床边,脸上瘦的脱了形,苍白的没有血色,才几日没见,丫头竟憔悴成这样。
           “哥......你回来了......”
             这一声哥唤的二月红锥心的痛。
           “诶......
展开全文
文章 2017-07-14 查看详情
这个戏的背景是借了一个月皮的朋友清明祭的私设,所以人物结局偏离原剧嘿嘿~突然有灵感,就码了一篇渣戏,欢迎各路大佬指教!
题目取自伦桑《雁归》
     雁归奈何  岁月如梭  
     林间山河谁共我看日落    
     为家国  战沙场命仿若悬河  
     两相隔
[壶嘴儿悠悠地冒着热气,普...
展开全文
插画 2017-06-26 查看详情
水墨画不了,用水粉代替
文章 2017-04-14 查看详情

整个长沙城都知道九门八爷爱戏,爱听,爱看,还爱唱,虽然没有红二爷那么动人吧,却也说的过去,至少听过了还能吃下饭,日子还能过下去。
摊子上没事的时候,八爷就喜欢把东西一收,举着算命的牌子踱步到梨园去听二爷的戏。坐在戏台子下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糕点,看着二爷在戏台上高声吟唱,再嘎上那么一口茶。
人生,完美...
展开全文
文章 2017-04-05 查看详情
齐门八算•齐铁嘴                    by北腔
齐门后人,生性薄凉,不闻天机口中道,茫茫绕身难自逃。
一杆布衾游四海,铁嘴讨生春秋长。明月无涯客宿外,抬眼望穿人心凉。笑言不语乾坤算,万物几载心中藏。喝来作揖哭人笑,掐指罗盘天地常。
阴阳两生指明旁,星图绘路判死殭。朝回婉转不可逆,走墓山崎...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7-03-08 查看详情
(从自己的微博里搬文来这里~)
#一八同人#
——————————————————————
“天罡正式,彼岸乱鸣。佛爷——”齐铁嘴将手中铜钱抛起又接住,掌心向上,笑着直视那令人闻风丧胆而此时便装坐在自己面前的喝茶的人。
“你命里缺我。”
张启山站在死人堆上看着一片荒芜,遍地狼籍卷起黄沙,残骸与尸体互相重叠了不...
展开全文
文章 2017-02-19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我们的婚礼,你觉得下个月怎么样?”喜欢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杨文鹏挪了位置避开那落在自己身上的手。他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人,明明是他的未婚妻,可是他却觉得陌生到迷茫。
   “我想,我们,也许该分开一段时间,我觉得,我觉得也许,我们不合适。”温柔的开口,似乎这样就能够减少伤害。手指上的...
展开全文
文章 2017-02-16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此文终于完结了,谢谢大家一路上的支持,还是有些不习惯这个网站,因为互动好少2333

暂时不会开九门的坑了,我要去填瓶邪文长生系列的第二部《长生之诡局》,先把手头上的N个坑处理完再说吧,你们以为我搬文已经搬完了吗……你们太小看我的开坑速度来,去年过年的时候入的贴吧,先后进行瓶邪,阴阳师,原耽,老九门,花...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老九门

老九门同人,正剧向,佛爷X解九,BE

    “佛爷,这长沙再冷也成不了东北,回去看看吧。”解九把手放在那两叠信上面,整齐的连边角都对的很方正,一叠高出一叠一半多。他谨慎惯了,原来堆在那的一堆硬是让他分成了两叠。

    张启山穿着军大衣靠着窗看下雪,果然是不如东北啊,轻笑“怎么,你觉得我还回...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文章 2016-12-23 查看详情
   乌云压抑着整个长沙城,空气中似是惨杂着血液与泥土混合的味道,萧瑟的风刮过烧焦了墙壁,路上行人极少,雷声闷闷地响了响,像是再为这样长沙而感到悲叹。
   自上次从北平归来,局势越来越紧张,张启山,已经连续三日没有合眼了。
   “佛爷,您去歇歇吧,哪怕睡二十分钟,再这样下去,我担心您身体会吃不消啊!...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12-23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过年期间,张启山终于处理好公务,拉着齐恒从暖暖的被窝里出门,决定和好兄弟们聚聚。
---------------------
一八
张:啊恒,东西都准备好了,你看看还缺了点什么?(张启山收拾好了现金银行卡,收拾了四套衣服,一套自己的西装三套齐恒的长衫)
齐:把小乌龟带上。(齐恒睡眼朦胧的起身,张开双手...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12-23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一夜之间,没了爹,病了母亲,陵端只觉得心里压上一块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病上加病,躺在床上没力气动弹,甚至连说话都觉得费力。林母心疼儿子,也不敢再儿子面前落泪,怕引起儿子的伤心,只是拿了药碗小口小口的给人喂药。药后又给人送下小碗米粥。虽然知道空腹喝药不好,可儿子老是吐她也没什么办法。
   入夜...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12-20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张启山和算子终于等到了二月红,那一片火光终于点亮了这不甚明亮的厅堂。毕竟那矿洞和二月红一家几代有所渊源,这回头倒没有了大麻烦。
   “二爷,这矿洞,我想炸了最好,进出无路,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用处,但也阻止了日本人的这些东西。”不知多少时辰,一行人随地休息,算子实在被累坏了,在石床之上休息,副官吩...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12-11 查看详情
*

红漆沾染过的木门紧闭着,推开半里。梨园立维叶萋萋,绿叶盛茂。入秋思远,两池放置于戏台两侧,残荷垂下,枯朽的莲藕也无,本澈底的池水现时也浑浊不堪,野叶丛生。军靴踏过不深的水洼,惊起涟漪沾上靴底。隔着皮质的手套,双指摒拢。划过池台,厚重的杂尘染上手套,拍手震落尘去了。新燕啾啾,伴随着秋蝉的知了...
展开全文
插画 2016-12-10 查看详情
我我我我。
也许真的不适合绘画。ಥ_ಥ
众人皆触我独渣。
文章 2016-12-09 查看详情
歌为梗b。


将军啊  早卸甲  
他还在廿二等你回家
                                                         ——引

①/水袖丹衣

考盘鼓敲。一袭明黄的戏服,纤手攒着披风一角。腰间则配了长刀。半步为尺,碎步而上。一...
展开全文
本圈管理员

Cha君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 好文

总算撸出来了~

心疼佛爷还没有开上车就被扣了驾照~


二楼的卧房内也是鸳鸯暖帐,红烛生香。

怀中的人似乎度过了刚开始那段抗拒的时期,此时已经安静下来温顺的窝在他怀里。

张启山将怀中人放到了床上,顺手就往他下面摸了一把,果然摸到了那东西,他不由笑起来:“果然是个带把的。”

见那人惊疑的瞪圆了眼睛,他痞里痞气的挑着眉毛,摸上那圆润的脸蛋:“不过爷说了,不过你是什么样,今天爷都要了。”

二月红任由他自说自话的靠过来,冷冰冰的想道:谁管你今天怎么样,反正马...

赞  31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