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秦时明月
「五步之内,百人不当,十年磨剑,一孤侠道。千里挥戈,万众俯首,四海之内,百世王道。」
51906
成员
89W+
人气
连载详情

<岂曰无衣>另有玄机

  姜家宅院并不大,但姜爰现在并没有什么心思带连博在自己家中转,因此出了姜戎卧房后,两人只是漫无目的地在游廊甬道间穿行。按常理,这种气氛最适合以怀旧为主题展开聊天,然而姜爰情况特殊,连博不敢贸然开口。思来想去,他勉强选了一个相对正常的问题:“子邻家中,除了下人以外,只有你和姜老爷...

展开全文
放两张蓉姐姐的图,和大叔那张是同期画的
去年画的大叔一只,反正我觉得比我之前发的雪女姐姐那张好

▏惊蛰▕

卫庄初遇到盖聂的时候,是一个春雨绵绵的天气。

被韩王派遣的杀手追杀到精疲力尽的他,在逃到鬼谷地界的时候就这样毫无声息地倒在了正在看秧苗的盖聂面前,血染红了稻田,惊起蛙声一片。

盖聂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不能破坏随意带人进谷的门规,把卫庄拖到山脚下的破庙中,仔仔细细地照料起来。

奈何卫庄不仅是个警惕性特...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终章  不是结局

丹青绘制的地图卷,即使是用现代的牛皮纸张打印出来也仍具古韵。

似乎这份地图是远古之物,在这之前他已有过无数的主人。

而那些人为了这个这张地图背后的东西,闯入这莽莽大山。有的人或许到达过终点,然而更多的人却是再也无缘见识到终点的模样。

发邮件的人说,东西在终点。

盖聂擦去额前的汗珠,叼着手电筒...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第十二章  云梦鬼谷

这是盖聂这一生第一次做不告而别这种毫无礼节的事情。

当那位自称从鬼谷出来的前辈依旧疯疯癫癫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并毫不征求自己意见便将他带走的时候,盖聂仍旧有一丝愕然。

“呀,你好像活不了多久的样子呢。”他嬉笑道,“如果就这么放任你死掉的话,天下一定又会变得麻烦起来吧。这样一来师哥就会忙...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粽飘香,情愈长

——《绯色》端午节特贺文

(上)

艾草香,香满堂;粽子香,香厨房。

鬼谷子的小厨房从清晨便开始热闹起来。

虽说端午是法定假日,但算上周日周末也只有三天的小假,李斯和韩非子给跨越大半个中国的家中通了电话之后就决定不回去了。说是来老师这里过节,实际上却打着下手做着苦力……鬼谷子喜欢吃粽子,对于这可...

展开全文

壹 今夕何夕兮

“快抓住他,别让他给跑了!”

“快追!”

“在这边!”

原本喧闹的街市上一片混乱,脚步声,叫嚷声,依稀可见嘈杂的士兵们在追逐着什么人。

“军爷,您可一定要为小的做主啊!赊了酒钱还打伤店里的伙计,我们这生意是没法子做了啊……”呼天抢地的酒肆老板声泪俱下地控诉道。

“哼,你放心,没有人可以从大秦的...

展开全文

【001 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韩非口吃,这是整个小圣贤庄心照不宣的秘密。纵使韩非贵为韩王室的公子,纵使韩非貌胜天人,才华绝代,纵使……

    纵使韩非有那样的一个大师兄。

   “小非,用膳的时辰到了。”推门而入的身影虽穿着儒家弟子统一的服饰,却有着别样的风采。那是荀子引以为傲的大弟子...

展开全文

高渐离第一次遇见嬴zhèng时,正抱着那张比他足足大出半人高的古琴。

初春的柳树下,他立在小池旁,洁白的衣裳衬着他清秀的脸庞好似一朵亭亭而立的莲。

被众人揍得趴下的嬴zhèng,忽地就硬生生地生出些许毁miè的恨意。恨那些欺负自己的人,更恨眼前这个完整无暇的人。

所以当高渐离伸出手去拉他的时候,他使出全力...

展开全文

嬴政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不意外地看到了李斯在灯下奋笔的模样。他立在空着的龙椅旁,微微俯着身子,在这书案旁,也不知伫立几时。

“李斯。”他忽地唤道,威严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竟令人觉得莫名地性感。

李斯微微一颤,随即低首走至榻前,俯身一礼,“陛下。”

“阴阳家那边可有关蜃楼的消息?”

“回陛下,东皇太一阁下已算...

展开全文

我只是想在那样的一个大时代里,写一个wēn暖的小故事。如若卫聂有来世,如若也是风雨飘摇的年代,站在对立的角度,我希望,他们能幸福地在一起。

                                                         ——风间千月

1946年7月  上圌海  囯、共两...

展开全文

张良还记得颜路第一次发怒的模样。一向儒雅的二师兄,竟将满屋子的竹简都摔碎。

那也是张良第一次知道,这自幼体虚的症状已是药石无灵。

“嗯……若是习些武,兴许还活得久些。”荀子抚着胡子挑着一只眼说道。

于是,从那一日开始张良便与伏念一起习起武来,而一直和伏念一起习剑的颜路却从此生疏了剑术,专研起《易经》。

小圣...

展开全文

盖聂有时会分不清,分不清这样的生活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分不清每晚的梦境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

梦境中,有人厮杀,剑上的血液,腥红灼热,好似一条妖艳的红蛇,扭动着妩媚的腰身吐露着暴虐的凶残。

而一梦醒来,便可见如豆的灯火,在陋室中安静地燃烧着。灯油嘶嘶作响,推开窗夜晚稍凉的岚风迎面而来,轻轻推动着粗衣麻布的...

展开全文

001

那是他第一次踏足所谓的公立学校,一切都令他垃圾得无法吐槽。最最无法忍受的一点是——连个卫生间都要与同住的那人公用。可是渐渐地,他居然开始喜欢起这种感觉。他在悠闲地刷牙,然后他略显委屈地隔着玻璃门对他说道:“小庄,你能快些么?我很急……”

002

    “那个……借过……”盖聂捧着一大堆东西对着斜...

展开全文

Ⅰ慌张的急雨

“轰隆隆——”又是一阵电闪雷鸣。

盗跖速度地从一扇破烂窗户中闪进了破庙。

虽说只是用来拍摄电影的场景,但此时四下无人外加黑洞洞的天空风雨交加,盗跖还是冷不丁地打了个冷颤。

怎么样都有种灵异现场的奇特赶脚……

盗跖默默地吸了一口气,为了美人就只有拼了!

是的,盗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能博美人一...

展开全文

又是一年新兵入营的日子,这一天易水下起了大雪。

然而大雪并不能掩盖住新兵蛋子们的兴奋、不安还有紧张。

一同紧张的还有站在他们面前,刚刚上任的大铁锤。

“明天开始训练!”大铁锤绞尽脑汁思索了一番,又加上一句:“好好报效燕国!”

“是!”新兵们齐声答应道。

队列中却有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只是笑了笑。

少年看上去要比...

展开全文

“秦开,这是秦国赵政公子的胞弟,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嫡亲的孙子。”

“微臣遵命。”

秦舞阳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脑海中只剩下一片茫然的空白,他只记得,他被喂下一碗浓黑的药汁。然后他看见了那个颇为陌生的男子。

“舞阳,你醒了?”男子在他身旁坐下,“怎么?不记得祖父了么?没关系,你会好起来的,好孩子。”

秦舞阳...

展开全文

【萧萧哀风逝】

三月初三,清明。

十年已过。

高渐离靠在灶前的柴禾堆边,静静地饮着热汤。

“唉,其实这秦王得不得天下都不关我们的事。他不得天下,我们做牛做马;他得了天下,我们同样干这干那累得和狗似的。”

“嘘……你不要命了么?!这要是被人听了去……”

“咳……呆在这儿的不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劳苦命,死了连块葬着...

展开全文

Ⅰ寒食不语

寒食,未雨。

盖聂披着有些陈旧的外衫,就着一碗清粥仔细地喝着。

案前是摊开的书卷,竹简上的字迹已有些模糊。

在这深山中,无人知道这便是曾经那位名扬天下的剑圣。因为,在这里,除了盖聂便不再有他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这天下何其之大,总有一处,是无人知晓与世隔绝的。盖聂觅得此处之时,那些曾经风啸云...

展开全文
本圈管理员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相关圈子(1)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