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金光布袋戏
「回忆迷惘杀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
8194
成员
75.8W+
人气
文章 05-22 查看详情

“赤羽军师听说过画皮吗。”

那青丝妖说,用句是肯定语气。

廊上的侍女送来一抱鲜嫩的菖蒲,比少女的眼神还要水灵几分,拿来一动,簌簌如孔雀摆尾。

酒是果酿,不浓,后劲尚早。揭开封泥时,隐约香气便蔓延舌上方寸,攥住全身观感。 

赤羽忽察觉视线有些氤氲,连天上月光与远处白雪也要分不清了。

青丝妖缓缓展开了画着樱花的扇...

展开全文
【欲&鱗&蜃】  海境之大人間難分難捨的三角習題
鱗王想都留在身邊但是自己卻心有所屬  讓將軍好無奈呀
但你這是一次又一次的傷將軍的心呀  
他們三人都心心念念著彼此  但是感情卻悄悄的變質了  哀傷QAQ  <說啥
怎麼辦
心只有一個
到底該情歸何處呢~QQ
(到底在說啥
作者授权后可转
520贺图
艳文我好噶意你哦!
“嘘~低调哦~”
作者授权后可转
霹雳金光两只朱雀
补新剧发现莫召奴再出了真是撒西不理~
赤羽大人这张也是再出时画的一起发上来好了,头冠啥的太不友好啦!
本帖禁止复制

人老了后就开始注重养生。像老雁就总揣两断云石在掌心把玩,棱棱角角的石头都让他玩成圆的了。再如隔壁老俏,携一把锈迹斑斑的墨狂,组了老年剑舞队,常在广场练着。

这天,剑舞队又早早结束排练,听说是领舞的老剑脚又疼了。年轻的时候,老剑常受伤,不经意落了病根,后来,天一冷或潮,脚就不好使。老剑来剑舞队排练的时候...

展开全文
作者授权后可转
文章 05-18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恨心]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国风·秦风·蒹葭》

蒹葭(01)

小姑娘抱着孩子摇摆着身体,时不时偏过脸去贴着孩子的额头,换来几声孩子的嬉笑和甜腻腻的称呼。

他走到距离小姑娘身边的几步远就停下来了。

“……不可以哦,怎么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呢?”

“小小会乖乖的,无心姐姐不用...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金光/硯&縝/魆妖08劇情塗鴉】
覺得這邊很可愛怒想畫////////好想畫漫畫啊啊(滾動
相信硯仔內心默默的覺得這孩子(?)真是善良的可愛  ....
硯仔說"還不一定呢"的那邊真的是帥到...然後還想起鱗王的交託/////////
阿縝真的超級騎士的wwwwwwww很喜歡他改過自新後的乖巧認真//////真的好希望可以看到這幾個魚仔仔童年的互動喔/////大家一定都很可愛/////
可惡  阿縝好乖好可愛喔  .....誓言神馬的........你這樣會讓人想保護你呀.......//////////
作者授权后可转
借用了日漫中思念体这一元素,但因其限制条件,故此处有所改动。
思念体:日漫中指由于母体的强烈愿望而产生的形象,以人形存在,具有独立人格,若母体愿望被实现则会消失。
1
俏如来已经一整天没来上课了。
他虽不是班上尖子生,然而一直都很尊师守纪,无故旷课,这还是头一遭。这天晚自习是默苍离亲自来守,上官鸿信想他会赶...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祝所有妈妈母亲节快乐!
萱姑真是个好姑娘,好麻麻,希望她能幸福一生。(比心)
(网点版和灰度版都一起放好了)
作者授权后可转
插画 05-13 查看详情
CP徽章的图~挖了个大坑我慢慢填~
署名非商用可转
插画 05-12 查看详情
(●'◡'●)ノ♥
署名非商用可转
“殿、殿下……!!”
(惊慌失措的砚仔2333)
作者授权后可转
【金光/木魅嚴重惡搞崩壞慎入】妖界family!!
真的覺得木魅前幾集還很美很有偶像氣質www結果現在瞬間幻滅了wwww笑壞www然後朧三郎自從用臉保護大家(並沒有)後一直給我一種傻萌的氣息  所以現在定位在吉祥物擔當了(不  ​​​​
作者授权后可转
连载详情

11、披草行山野

    欲星移有时想,若是将心中所有疑惑一次性倒个干净,默苍离未必不会为自己解答详尽。但每每想要开口时又瞻前顾后,唯恐切不中十分关窍,只好总是瞻前顾后,费尽心思做些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猜测。

    他自认算得上是个聪明人,到头来却心甘情愿被人当做棋子,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可实际上...

展开全文
悄眯涂了个师尊,被头饰折磨到疯

  「默蒼離!你又不喝水了,我跟你說過這樣身體會壞掉你還是不聽!我每天幫你裝滿水壺你就只喝個半罐,就不要說連那半罐的水都是你拿去辦公室澆花澆掉的!」

  默蒼離臉黑了大半,視訊畫面中的史精忠都不禁落下兩滴冷汗,唯有冥醫依然故我,拿著只剩半罐的玻璃水瓶來到沙發後。

  史精忠清了清喉,雙眼在兩位長輩間來回...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插画 05-03 查看详情
随手爽爽
署名非商用可转
#金光布袋戏#  #风逍遥#  #风中捉刀#  老贼头~
作者授权后可转
作者授权后可转
本圈管理员

Cha君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 好文

“赤羽军师听说过画皮吗。”

那青丝妖说,用句是肯定语气。

廊上的侍女送来一抱鲜嫩的菖蒲,比少女的眼神还要水灵几分,拿来一动,簌簌如孔雀摆尾。

酒是果酿,不浓,后劲尚早。揭开封泥时,隐约香气便蔓延舌上方寸,攥住全身观感。 

赤羽忽察觉视线有些氤氲,连天上月光与远处白雪也要分不清了。

青丝妖缓缓展开了画着樱花的扇子,向他施礼:“该继续逢场作戏了,赤羽军师。”


露城的主人从未改变过清冷性子嚣张本质,作客仅仅数日,行事便已是夸张无礼的作风。

而偏又得到支持。

伊织说:“那就这样吧。”

又...

赞  11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