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天白|笑对阴天
十年溫暖並非夢,把你再次帶回為我做團子——缱绻溫柔、天火白子。
39
成员
11
人气
文章 2017-06-16 查看详情

天空總是溫柔的。

即使被烏雲遮蓋,那片廣闊只要你願意感受,他何時都在。

白子經常能看見天空,無論是過去訓練的時候,平常地晾衣服的時候,甚至自懸崖墜落的時候,那片無限並沒有什麼大不同。

假如人類擁有這樣的溫柔。

也許就不需要有生命的消失。

「白子~~~找到你了。嗯?」

「睡著了?這時間白子難得的在睡…大哥你小聲點...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5 查看详情

太陽自陰天之地消失了——

「——果然,你是…!」

「大蛇的容器嗎……」

「…抵抗力也好像漸漸變弱了,被侵食得相當厲害呢。」

「醫生給的處方也巳經無效了。」

「為什麼…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你不是也在尋找容器!?」

「啊。我過去總是受到你的...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5 查看详情


金城白子今天也在盡職做他的陰家食客——以另一種他人並不熟悉的形式。天空還是一片陰霾,褪去平日的服飾,忍服青年手中泛著銳利光芒的苦無抵在了男子頸間。

這是你意圖接近陰家三兄弟的懲罰。


唇邊勾起的弧度有著冰冷。男子甚至來不及看清來者臉容,只聽到那句淡淡的輕語就從此了無聲息,消失於世間。被...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5 查看详情

「大哥你看,真的好小啊,太可憐了。」

「宙太郎要一起幫忙照顧!」
這麼說著的二人抱回了受傷的小動物。

躺在空丸手上的,是染有血跡在瑟縮發抖的雛鳥。

…這三兄弟真的對這種模樣的事物沒抵抗力。

從那個冬天起就是如此。
「白子,該喝藥了。」陰天火今天又捧著據說對他的身體很有益處的苦澀藥汁,每天準時...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5 查看详情

最初的時候,陰天火為了親近那名少年可真是無計不用,集合起來都能出一本愛的(苦澀)回憶錄。

吃飯——

「白子,來來來,多吃一點。」陰天火把對方的碗堆得滿滿的,都成了一座小山。

「…我吃不下那麼多。」成長中的身體,他的食量不算小,但是還沒有那麼誇張。

「沒事~若果多了可以夾回...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5 查看详情

「哎呀呀聽說陰家當家娶媳婦了?」

「可不是!名牌都掛在屋簷下哪會有假。他們的父母親都不在了…」

「真能幹啊天火!據指還是個大美人呢!可真好福氣!!」

「……但是那孩子現在才多少歲啊?你們這群人。」

正式成為食客不久,還未有多少機會真正外出的金城白子自然是不知道滿天飛的流言。只...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5 查看详情

仍是看不到太陽的天,陰之名的屋檐下,空丸在揮劍練習,宙太郎一旁吶喊助威,天火枕在白子膝上搖著扇子不時加添幾句活躍氣氛,哎呀力氣太小了,這個角度還要更刁鑽一點,那個應該直中紅心。

次男陰空丸頭上不斷冒出一排井字,本來就認真非常的神色這下子更黑了幾分,大喊著向貼著某人畫像的木桩劈過去。劃破空氣...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7-29 查看详情

「很冷啊!」這麼說著的陰天火在少年身上又添了一件衣服,揚起笑臉,在對方身邊坐下。「趁空丸和宙太郎都還沒醒,我來陪你。」
「…這裏並沒有什麼好看的。」不再是完全的沉默,少年現在也開始偶爾會作出應答。原來陰天火獨自一人在旁邊嘮嘮叨叨的場景變得多少有了點交流,只是那雙美麗的紫眸在對談時還是不會主動看向他...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7-20 查看详情


束著螃蟹頭帶著兩個可愛弟弟,個性非常開朗的陰天火少有這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他看著面前的料理——姑且暫時稱它為料理吧的一碗不明食物,全部吃下去感覺就能見到天國的父母親了。
……這時他還不知道風魔一族似乎都有著這種毁滅性的強大才能,只是覺得少年第一次做正式料理賣相強差人意了點也是可能的。這麽安慰著...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7-20 查看详情

金城白子。

一個屬於他另一段人生的名字。

十年,沒有廝殺,沒有躲藏,沒有懷疑,也沒有心計。

只需要看著那三兄弟的笑容。

只需要作為食客靜靜的照料著他們。

洗衣服、泡茶、準備點心,鋪被褥,看他們嬉鬧。

與天火喝酒、替空丸包紮傷口,縫補宙太郎又扯破線的衣服。

「大哥你又喝酒...

展开全文
本圈管理员

Cha君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相关圈子(1)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