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楼诚|伪装者
「楼诚延伸角色圈,各种相关角色拉郎都一起砸过来吧!!!真人不约!」
1944
成员
16796
人气
连载详情

前面原本漏了第三章,现已补齐

仿佛只是一眨眼,日子便悄无声息地过去了。杜见锋来北平已经一月有余,初来还带些微凉意的时节也已过去,现如今正是六月盛夏。

自那晚过后杜见锋就再没见过方孟韦了,但这一个月间他倒是又去了方家好几回,但从未遇见方孟韦。方步亭看上去挺喜欢他的,隔段时间总会叫他去方家吃饭喝酒。方步亭是...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而长信殿中的太子殿下倒是浑然不知母亲为他忧心忡忡。休沐日是臣子才能享受的假期,而实际掌管一国的太子殿下根本没法给自己放假,案几上近一尺高的折子沉甸甸压在他的心上,让他不肯有片刻怠慢。

        好不容易把折子都看完了,萧景琰稍缓了口气,想起明日庭生将开始到言府学习,便起身往他所住...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阿诚揉揉眼睛,在明楼的怀里缓缓醒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明楼搂紧了怀里的小人,柔柔地问道:
“醒了?”阿诚眨巴眨巴自己的鹿眼看了明楼一眼,脸突然就红了。明楼愣了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抱住阿诚,下巴放在阿诚头顶上蹭蹭:
“我的阿诚夫人,该起床吃早饭了哦。”阿诚带着点撒娇的意味蹭蹭明楼...
展开全文
01
 
李熏然想起第一次见凌远时的情景就忍不住想笑,现在想来对于那时的凌远他就只有一个念头,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说起来医院家属楼与警局家属楼毗邻而居,大院里的孩子几乎都是在一起长大的,自然也对彼此格外熟稔。
 
凌远在大院里是出了名的聪明,隽秀,懂事,对谁都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长辈喜欢,同辈嫌...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李熏然下楼刚好碰上郁大夫,忽然发现这姑娘不简单啊。脱了白大褂的郁大夫一身衣服不算扎眼,但隐藏在不起眼角落里的logo还是向工薪阶层的李警官叫嚣着自己不菲的身价。

        嗯,自己半年的工资+奖金应该够买这一身了。李熏然在心里撇撇嘴,知道医生有钱,可这个有钱法是不是该找经侦那边来...

展开全文
01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唱针划过黑胶唱片带来滋滋的拉丝声,婉转的女声随着曲调在寂静的夜里缠绕回旋。
 
荣石躺在躺椅上透过窗棂看着窗外高悬于空的满月。
 
海蟾轮满,澄明如白玉盘。
 
记忆就像贴在窗棂上的窗纸,轻轻戳一个洞,眼前的一切便像是老胶片慢慢在眼前铺成开来。
 
人常说,月亮是来寄托...
展开全文

占tag来一发印调

打算把所有楼诚诚楼东凯凯东的文文完结出一个合集本子

其中包括完结的两万字大锅肉【诚楼】劫

还有几个小短篇

然后未完的东凯凯东也会在本子里完结

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会宠幸

所以来一发印调

https://sojump.com/jq/12114113.aspx

了解我的小可爱们都知道,我的文别的不提,...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01
 
赵启平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庄恕的。
 
试问因醉酒而在分手已久的前男友床上醒来应该怎么办?
 
床上一片凌乱,眼前的男人正在自己面前对着试衣镜系着领带,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所以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遇到庄恕?他不是在美国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连串的问题还没想明白,赵启平就被宿醉...
展开全文
一斛珠      一斛珠——十斗珍珠。古时一斛为十斗,极言其多。      ***        “大姐……我不要喝!”    “生了病怎么能不喝药呢?明台乖啊,闭上眼睛一口气就喝完了。”    “不想喝~~”    “乖明台~喝一口,就一口……”      阿诚躲在门缝透出的阴影后,有些呆呆地听着...
展开全文
赵启平看着眼前的一对组合一阵无语。
 
谁能告诉他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又是怎么会一起来到他的科室的?
 
“院长你怎么来了?”“李熏然你又干了什么?”
 
赵启平将矛头对准了一脸尴尬却还要装萌的青年,以他认识这混小子二十多年的经验来看,十成十肯定是他惹的祸。
 
“我没……”
 
李熏然正要开...
展开全文
01
 
凌远刚从盥洗室出来准备回包间就被迎面而来的人撞进了他的怀里。
 
他被撞得朝后退了两步,怀里的身体温暖柔韧,一双细瘦的臂膀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凌远怀疑自己应该是喝醉了,但怀里真实的触感却又提醒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
 
他刚想说话却被一声喊声给打断:“哈哈哈副队你还真抱上了,算我输,...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明楼当然希望阿诚能够自己回来,但希望毕竟是希望。
明楼放下书,从座位上站起来,拿起衣架上的大衣,出了家门。
明楼忽然将脚步放慢。他察觉到有人跟踪。
明楼又在心中悄悄的叹了口气。他将脚步放慢,像在逛街一样,七拐八拐拐进了一条小巷。
身后的人被甩掉了,明楼摇摇头,他正站在明公馆的后街上,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明...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1931.2.1  
今天就开始到明家工作了!这的房子好大不知道好不好收拾,为什么大小姐一直没雇个佣人呢? 
大小姐挺和蔼的,对我很好。 
大少爷看起来好凶,不太敢和他说话。 
二少爷又细心又温柔!很有耐心!家里所有的事宜全都是他告诉我的! 
不过他好像不喜欢我叫他二少爷,让我叫他阿诚就好。奇怪。 
阿诚哥还说...
展开全文
阿诚也不清楚自己今天抽了什么疯,答应那群小崽子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他哪敢因为一个赌耽误大哥的工作?今天大哥休息,没什么要紧的事。左不过也就是两人相对着,在家里坐上一天。
“阿诚?”明楼唤道。
阿诚忙不迭的站到明楼面前。
明楼没听到明诚回答,抬眼。阿诚正睁着他那一双鹿眼看他。
“怎么了?”
明诚指指嘴,又摆了摆手...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100L  龙泉太阿
他不打,我打。
101L
看楼上我莫名背后一凉……仿佛感到呼呼的棍子破风而来……
102L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不管了我先心疼小明再说!
103L
毕竟受伤的总是小明……
104L
感觉明家众人都是二话不说,先打了小明再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105L
楼上你还笑哈哈哈哈哈哈
104L  阿玛尼502  【...
展开全文

明台三岁了,走路已经很顺了,每天跟在阿诚后面做跟屁虫。
没办法,孩子的天性就是找孩子一起玩。
阿诚快七岁,正在学习文法,每天要拿笔写作业,还要每天写一篇日记。
但是现在阿诚完全没办法写一个字,当他刚一坐下,就有一双小手推他,拽他的衣角,不让他安静。
“明台,我要写作业了,写不完先生要骂的。”
阿诚试图搬出明...
展开全文

“明楼!”
“明大少爷!”
“不在家过年就是为了讨好那些汉奸走狗?好啊,你官做大了,就不顾姐姐,不顾这个家,也不顾明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祖训了?”
“你今年要是敢走出上海,过了年,你就别回这个家!”
明楼跪在小祠堂里听着训,心里也是无可奈何。
他了解自家大姐的脾气,不过有消息称军统那边已经对自己有所怀疑,他得...
展开全文
和  阿照家甜品铺  与  树深见鹿  的联文。
------
江南的荷快谢时,避暑山庄的荷花开的正艳。
风吹莲叶动,莲茎摇摇曳曳,扭扭捏捏,不知跳的是什么舞。
荷花儿一瓣瓣,一朵朵,红似烈唇,粉似双颊,白似眼角似垂非垂那一滴泪。道是再拙的人,看了也叫一声好。
打去了一趟桃县,荣石是越来越愿去山庄逛。
为的就是...
展开全文
•  论伪装者和《女驸马》的兼容性
•  双曼,楼诚,蜂蝎
•  瞎扯淡瞎ooc,或许是现代AU论坛体的前篇。
-----
前♂戏
汪:
我叫汪曼春,是一个无辜的路人。
今年过年,我要演一场大戏--《女驸马》。
说真的,不是特别愿意。
不过既然是师哥让的,我俩又演的是情侣,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展开全文
主楼城微凌李
 
明楼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等这个字。
 
他的心里下意识地排斥着或者说讨厌这个字。
 
父母离世的那天,他还记着父亲对他说起给他买了一匹小马等他回来带他去马场看,彼时的明楼还未有之后的沉稳庄重,正值少年时期的他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拉着父亲说我等您。
 
然而那天他等来的却是父母双亡的噩耗...
展开全文
本圈管理员

Cha君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