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原创写作圈
「原创,就是要脑洞大开,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46672
成员
16W+
人气
连载详情

赵嘉再一次醒来,天色已经大亮,浑身都疼,手几乎抬不起来。手指撑着地面,慢慢直起身靠坐在墙上,便已满头大汗。眯着眼看一旁窗户外照进的光,照出空气里跳跃的尘土,偶尔还能看到折射出来的七色。

太早了,夏日里这个时间天才亮不久,屋里屋外都没有什么声音。

屋子里简陋得不行,一个单人沙发一个放着电视的柜子都离赵嘉很...

展开全文
作者授权后可转
连载详情
门向内慢慢打开,看不清进来的是谁。
“是你吗?”
听不见回答,你又问一遍。
你看见外面的客厅,还有餐桌,桌上插一枝玫瑰。花瓶没见过,新买的大概,白色的低,爬满黑色裂纹,十分刻意。
想起那个午后,车在大雨中穿行,敞开的顶恰能直视太阳。明晃晃,金黄色,把雨水也烧沸。
这比喻烂透了,老掉牙。但你还是说了,你回头对后...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不知是天气的原因还是怎么,心情有些烦闷。多想像眼前的鸭子一样沉溺于自己的世界,游水,前进,捕食,嬉戏,不用疲于应付的跟人打交道。
                   小时候的我们总是渴望着长大,渴望独立,渴望无拘无束的生活。长大后的我们却更想回到小时候,开心了就笑,难过了就哭,不舒服了就向爸爸妈妈...
展开全文
文章 06-27 查看详情
一个无头无脑的小片段。只想写那个场面前因后果都懒得想了。修仙背景。
——————
我很兴奋。
我终于有足够的力量去正面对抗那个人了。身为一个女人,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活下来,所需要的还有强大的内心。
可这一刻到来时,我还是不免激动起来。
有什么能比手刃仇人——灭门仇人更令我激动?
那个人是支撑我活了这么久的动力...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缚仙索?!”赫连白笑意全收,硬扯了手两下,立即从手腕上传来一阵明显的刺痛。赫连白倒吸一口凉气,转头看向对面的那人,才注意到对方脸上的笑容。和一般的笑不同,这人的笑让他有种毒蛇吐信般的危险感,刚才他为了脱身,匆忙中竟没有注意这人极其危险的笑,这才着了他的道。
               “赫连公子...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有空写:
   那种砍砍杀杀吃掉的病娇太低级了。最可怕的病娇,应该是那种暗中离间你的家人,挑拨你的朋友,击溃你的事业,瓦解你的神智,却从来不会对你动粗和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异常。在无声无息的排除掉你所拥有的一切之后,带着最深情的微笑拥抱住颤抖的你,告诉你“还有我在”。
展开全文
夜莺。
蘸水笔。
连载详情
但张无奇不过手指一点就将障目术破除,赵哲并没有微生墨那样可以提升实力的秘法,若是他能与张无奇在同一修为,解决这记障目术也要费张无奇一些时间。
     赵哲脸色一变,这大院的地底也有结界,他不仅不能召唤藤蔓来援护,甚至自己也少了遁地这样有效的逃生手段,情况可以说是非常险峻了。        
  突然...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浴火引子
连载详情
渺云大陆。
       这是一个安宁祥和的大陆。羽族与兽族和平相处,生活一片融洽,即使是兽族中性格最为暴烈的龙族也不敢轻易找羽族的麻烦。当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功劳要归于在羽族中的一类特殊种群——驭灵使。
       羽族中的每一位合法公民,在十二岁时都会依法进行一种特殊仪式——羽灵觉醒。羽灵...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的时节,冰雪将消未消,柳条将舒未舒,连阳光都带着点瑟缩的味道,自轻云中苍白薄凉地斜睨着封冻已久的大地。
       马蹄溅起朵朵泥花,闹市之中再好的千里驹也只能放缰走马,步伐几近踉跄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马背上的人似乎有些急躁:“还没到?”
       “主公莫急。”另一匹...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一阵风轻抚而过……撩起了山上一地的雪花……

此时,浮于上空的白璧微愣地看着山上的景色,心中惶惶地感到了些许的不安……

那声巨响过后……雪山上……一时间……又缓缓地陷入了沉默……

白璧浮于半空看了半晌,却未找到发出声响的源头……

而不远处的那片黑紫色的烟雾却隐隐地消散了些许……

看到此番情景,他原本有些不安的情...

展开全文
作者授权后可转
连载详情

“我,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男人抿唇沉默了一阵,像是在思考怎么组织语言,“真的非常感谢,可是……对不起。”

女孩的眼泪夺眶而出,她虽然早就猜想到了结局,可还是不愿意接受:“为什么?”她追问道:“你对我哪里不满意了?我可以改,为什么我不行?”她本以为她是特别的。

“……”男人又沉默了,因为……

他实...

展开全文
#甜腻的蓝色圆珠笔#
#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的眼睛疼。”
夏日的午后显然不是可以悠哉喝下午茶的好时机,难以想象那些鲜艳的甜点在烈日下生存的样子,没准会融化成五彩缤纷的一大片,像被恶意混合的丙烯颜料,粘稠,又难清洗。
我躺在地板上,房间的窗帘拉得严实,没有一丝光亮,头顶的风扇吱哑作响,汗水从各处皮肤...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拐个队友回去真不容易……
心疼琉璎)
我在这里,多久了。
又是花瓣。
她并不生气,习惯性的将花瓣拨开。
浅色的长裙,仍然是一成不变的装扮,只是手上的厚书换成了轻巧许多的『风系魔法进阶』。
坐的太久了,她揉了揉自己的腰,轻轻放下书,起来伸了个懒腰,转了一圈  风吹起她的裙摆,将它舒展开来,从上而下,看似一朵夜昙...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06-26 查看详情
如题,:)
五里歌(仿《垓下歌》)
分如水兮尽覆顶,
分如山兮无力克。
无力克兮可奈何!
分兮分兮奈若何!
和五里歌(仿《和垓下歌》)
五里愁云处,
金桥皆高分。
名次意气尽,
我等何聊生。
跳楼歌(仿《大风歌》)
浅霾漫兮谁家愁,
遍索千寻兮登高楼,
一跃而起兮了无忧。
恐怖如斯。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咋啥都没有啊,系统真抠门诅咒开发商找不到老婆。
       出了新手村,全是人,有的在和猪互搏,有的在打鸡,唉,真是疯狂,转身回了村子,来到商店,看了看。
〈小红药水〉:1金币〈小蓝药水〉:1金币
〈红药水〉:10金币    〈蓝药水〉:10金币
〈封印石〉:10金币    
         “真是T...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Chap 24 拆骨

“想好怎么上去了吗?”

“应该可以。”伊离伤好了个大概,手上动了动,又捏出了自己随时携带的小刀。空间封闭,峭壁岩石坚硬,伊离想了好一会,最终突发灵感将自己手掌变为爬山虎爪一般柔软而带有无数吸盘,粘在峭壁上,倒是可以勉强爬动。

“鸾。你能不能留个……呃。”伊离有点不好意思开口:“留个…...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左边,有一个小队。

右边有人。

上面也有埋伏。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停顿一秒。

转身,原路返回。

路边有个大型商场,她轻易混入人群,随着人流涌入玻璃门内。商场二层售卖女装,她随意进了一家店,换了身衣服,还顺手取走模特头上假发。经过防盗门时,她抬手一按。防盗门没有发出警报,她扬长而去。

商场顶层是露天花园,她扫...

展开全文
作者授权后可转

这是同人

是同人

真的

话说这是不是我第一篇完整的xi的同人啊

【女孩的声音很快就被风暴掩盖了。天空上开始涌现红色的波涛,伴随着耀眼的光芒,耳边只有风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不知道是我的心脏,还是太阳,在如此跳动。那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天空上翻滚着云与风,太阳的光芒卷动着一切,风暴般地袭击这片大地!】

“今...

展开全文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 好文

感谢小伙伴们的热情参与,七夕过得开心吗?【三行情书过七夕】活动发奖啦~

 

1. 活动期间(8.6-8.9日)收到的三行情书中,获得赞数前五的小伙伴有:

 @隰凉 作品链接: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1501eff7e0264ecc8cff32c9d513466f

@长安妙舞 作品链接: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53d33edeae594d7da41e04a49521db...

赞  24


狭窄的楼道里,传出咚咚的闷响。

在这个城市边缘,即将被推倒重建的地方,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盖住了无数窸窸窣窣的声音。

酗酒的男人,对着半大的少年宣泄心中的怒气,看到他的脸,就让他想起少年的母亲。

少年的容貌跟他的母亲很像,就跟上帝拿了同一个模子将两人刻出来。特别是那双澄澈的眼睛,微微敛着时,连里面的眼神也是相同的,冷淡、无畏、毫不在意,比看一个陌生人更加冰冷的眼神。

“赵嘉啊赵嘉,你跟你妈都一样,看不起我是吧,问你话呢,是不是啊?”被砸断的啤酒瓶的断口,泛着锐利的锋芒,...

赞  21
一个无头无脑的小片段。只想写那个场面前因后果都懒得想了。修仙背景。

——————

我很兴奋。
我终于有足够的力量去正面对抗那个人了。身为一个女人,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活下来,所需要的还有强大的内心。
可这一刻到来时,我还是不免激动起来。
有什么能比手刃仇人——灭门仇人更令我激动?
那个人是支撑我活了这么久的动力。
杀了他(她),然后呢?然后要做什么?我不知道了。
我也可能就死在那儿了。
现在我连那个人是男是女、姓甚名谁我都不知道。我追查了那个人几百年,连是他还是她都不知道,也只能...
赞  17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