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原创写作圈
「原创,就是要脑洞大开,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51349
成员
16.9W+
人气
连载详情

“少爷……”被他推支到一旁的小球一脸难过的看向他,缓缓站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而后出声道:“你没事吧……?”

一时间未能从老头方才的话语中反应过来,听见小球的声音,他有些微愣的转头看向他,问道:“……什么……?”

看着他们家有些微愣的少爷,他不禁抽噎了一声,而后十分担忧的两眼泛着盈盈泪光的看着他,抽泣道...

展开全文
作者授权后可转
连载详情
  “呵,呵呵,原来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罢了,到头来,竟落得如此下场,罢了罢了”闫影遥此刻释然了,但她心想,这家伙既是林颂鸣的人,她便不能死在他的刀下!她向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小丫头,你想干什么!?”那家伙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想向前阻拦,但为时已晚,她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那杀手心想,这可是...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No.4你有想象力吗
           言洛有些出神,直到张子杰拉着她的袖子把她拖到班级队伍里,她才回过神来。  
           “想什么呐,这么认真。”张子杰玩笑地看着她,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  
言洛抬头看着这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笑了笑,钻进了女生队伍。  
           ...
展开全文

我的吸血鬼新娘

1

热闹的大街,欢乐的人群,熙攘的声音外,一个黑衣撑伞的男人坐在路边长椅上,漂亮的眼睛看着面前小小的人。

“大哥哥,你是吸血鬼吗?”

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小姑娘正拉着男人的风衣下摆死都不松手,一双天蓝色的眼睛忽闪忽闪很是可爱。

奥利弗笑着,有点心疼自己被拽皱的衣角:“小妹妹,为什么说我是吸血鬼...

展开全文
本人女~  
初中同桌,男……  
 
好像是初二调座位坐在一起的,当时我们是一排坐三个人,无论第三个人怎么换,我们俩一直从初二同桌到初中毕业……就是初二最疯狂的日子一起,初三最辛苦的日子也一起~  
 
他的数学是特别好的那种,我的数学也不差(当然没他好~)。到初三的时候常常自习课我们一起比赛做数学题,...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杨灿本来不叫杨灿,父母给的名字是杨晓松。有一天她终于不堪忍受,偷了户口本,一头扎进派出所改名。这事几乎没引起什么波澜,那会儿家里正为私生子的事闹得不可开交,没人有心思管她。

杨灿暗自舒了口气,却隐隐有些失望。她从小没少为这个名字受嘲笑,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叫了男孩子的名?原因其实很简单,这个家从没打算...

展开全文
作者授权后可转

Rainbow

我和Alex认识的时候,天空阴沉,谁都看不见蓝色。

澳大利亚的天空泛灰,他站在码头抽烟。两指夹着烟,烟雾从嘴唇吐出,在指尖缭绕,散开在他的衣领口,再从他的鬓角被风吹乱。

我是一个病人。

他站在的码头也不是一个正经的码头,只不过是医院后背靠着的巨大湖边一座小桥。他侧对着我,我能看见他深邃的眼眸...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拖得越久对我的伤害越大,心理压力无形加重。自闭到连出门打车给师傅付钱时,都要鼓足万分勇气,心里自语多遍,才能开口。
有些话并不能真的说出口,因为不想谁为此一辈子愧疚。
———————————————————————————
我不是人偶,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这么不想要我,当初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
皮卡,原...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惠言对我说她要结婚的时候,我从手中的玻璃杯上隐约看到了自己称得上扭曲的脸。

“结婚?和上次我见过的那个男的?你们才认识了不到三个月吧。”

“对。就是他。“惠言笑我大惊小怪,”三个月也还好伐,我老板和他前妻认识三天就结婚了。“

所以他们离婚了,我在心里说。

“来给我做伴娘吗?”她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粉白的请柬递给...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作者:浅月若寒

冬来了,季节渐渐地凉了,阳光微好,清风旖旎,走进清新的园区,漫步于小池边上,荷花早已败得如沉睡的菩提,不知今夕是何年,何夕在人间。望着满池幽幽的湖水,我不禁心生黯然,一夕一会,而我此刻,却是你的过客,从不曾归。明年枝上的花朵不再是你,而我也不再出现在这里。此一别,竟是永远。

初冬,有些城...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遥远的空中
谁在清唱
那是死亡的歌
迎面席卷而来的
是死亡的风
谁在耳边轻声
死亡已经到来
————
你的身上满是死亡的气息
“死亡只是另一场浩劫的开始,你死了,却还活着,你活着,却已经死了。”
平淡无奇的过着日子,压抑着的情感慢慢积蓄,他们很可能在某一天就会爆发,但那又有什么办法,时间依然在走,世界依然在继续,你始终...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11-15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觉,不妥协。
决。不妥协。
绝!不妥协。
可有向善为一时忍让,
断不与恶做半分退步。
忍让一次,将到忍无可忍;
妥协退步,终至退无可退。
既如此——
宁留玉石俱焚之惨烈,
不余玉碎瓦全之悲戚。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他如雕像站在夜色的挽留下,像一座沉默的桥。
他拥有深邃的眼神和单薄的唇,你一转身已忘记他的模样,在梦里一次又一次遇见。
我沉默着走过他身旁,望着他,一言不发,而他也回望我。
看向我身后的海潮,冻结着月光。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11-15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苏小小,人如其名,特别娇小,连带着五官分辨率降低,显得颜值爆表。平日里,说话轻轻柔柔的,笑起来眼睛如弯月,很是治愈,因而吸引了一拨贫乳萝莉控。更有外号:武林萌主。
穆骰便是苏小小的后援团成员之一,每天都暗搓搓的给小小妹子打call。
然而。这天。穆骰看到了小小妹子的手稿。这剧情的转折来的猝不及防。穆骰只...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年轻的公主迈过长廊,打开帘幔与窗扇,走上月台。她的人民在呼唤,寻求一句回答,他们要面包和种子,养育今日的儿女,孕出明天的新秧。
她能看见他们捶打大门,用哪个可怜骑士的头颅,一下,又一下,撞击她的梦境。他们来自每一个饥饿的角落,瘟疫的老家,记住他们从人间来,而非地狱。
无辜的皿盛满罪恶之血,她的人民寻求一...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作者:七殿

那一年那一月遇到了他,他轻轻吻了她的额头说:“昨日你在我梦里”,她说“那一定是想我了”。从此便深深地陷入。

他的温柔如罂粟般风华得惊世,也如寒冰般让人沁心澈骨。明知一路生死未卜,但还是执拗地摇船直上,她一直相信前方必有极乐。

她说:“我们去看春花”,他却说:“春花不艳”;

她说:“我们去隐于青山...

展开全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名字深深地占据了自己内心呢?
   是听见他唤自己的名字,还是听见他半真半假的言论的时候呢?
   嘛,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未知的情愫已经深深扎根,再难拔除。
   可以听见之前相处的人们叫喊着让我离开,死命地想要救我。让我禁不住万分感动。
   但是啊,我早已无药可救...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梦里,到处都是白色的。
我坐在空地上,心里满满的不安。
有人来了,很远,很近,白色的是谁?
他越来越近,他在对我说,“我是于覃啊…”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多,很多手在伸向我,他们抓住我,穿过我,散开去。
满满的,围绕着,在我身边的是什么?白色看不见的脸,一团雾气一般的手朝我伸了过来,他来了。
我握住了他的手,我看...
展开全文
他,不在(中二)
〖没办法只能用图了〗
他走了,他回头看了看我,他的表情很失落,门关上了,看不到。
是啊,我们没有关系了,一丁点。
“于海啊,以后别和他们来往了,他们抛弃了我们啊。”女人摸了摸我的头,将我放在椅子上盖好毯子,“妈妈会照顾你的。”
女人笑了,她摸着我的脸,她笑了。
 
我望着窗外,你看啊,天黑了,夜的精灵在跳舞。
他走了,他什么时候回来...
展开全文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 好文

感谢小伙伴们的热情参与,七夕过得开心吗?【三行情书过七夕】活动发奖啦~

 

1. 活动期间(8.6-8.9日)收到的三行情书中,获得赞数前五的小伙伴有:

 @隰凉 作品链接: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1501eff7e0264ecc8cff32c9d513466f

@长安妙舞 作品链接: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53d33edeae594d7da41e04a49521db...

赞  25
幻化于深山雪林中的雪妖,因一时贪玩,化身为白狐,却误中陷阱,就此遇到了他这一生化不开的羁绊。
赞  17
  “诶呀!这是!”她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身后是凶残的杀手,而眼前,却是万丈深渊!她向崖底看了看,只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见底。她“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她觉得再没有希望了。    而身后的人,也……    “哼哼,小丫头,跑的挺快啊,让爷爷们好追,怎么样,你跑啊!”那帮杀手的头头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手里刀。明晃晃的刀片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哗啦~啪嗒……”崖边的碎石被踢下崖去,发出的声音让她害怕,”掉下去会粉身碎骨吧……”...
赞  15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