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原创写作圈
「原创,就是要脑洞大开,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49872
成员
16.6W+
人气
文章 今天 15:57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幽暗的小巷子里。一位女生抱着书走过。
  女生穿着纯白长袖衬衫和黑色及膝短裙,白色高筒袜将她的腿显得修长。而脚上穿的是一双球鞋。头发扎得高挑,显出几分英气。柳眉下是一双深棕色的眸子,朱唇略薄。
  巷子那头的盆子里还燃着火。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烤焦的肉味。一张冥币从火盆中飘到女生跟前。女生掠过它,匆匆...
展开全文
上自习课时的一个小脑洞嗯。
OOC慎入
大概……有点H?不过没肉23333
急刹车系列。
人马半兽雷×骑士安
安:「看到自己没马的梗被玩的飞起,然后气急败坏」我知道我没马!你们也不至于玩这个梗玩这么久吧!你看!现在玩的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我这个帅哥以后孤独终老了那可就是浪费资源了!!你们赔得起嘛?!
雷:「瞥了眼...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交易进展十分顺利,顺利得可怕。
那个可怜的深海大和,以几乎所有剩下的舰炮(嗯……比如12.7三联对空高角炮之类的副炮——为啥是三联装?那你要问那个深海的第二舰队总指舰才行)作为买路钱(不如说被没收了),成功地跟着我和大和进了东亚舰队下属南海舰队的一个外围基地。
“她们的移动港口?”那个和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展开全文
文章 09-22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part  one)
佝僂的身影安靜地倚在磚牆的陰影處。
熱鬧的街廓,卻是撼動不了巷口的那抹冰冷。
夕陽的餘暉隱沒在巷尾,黑夜從磚牆的彼端升起。
然而直到路上的行人都已散盡,等待的人依舊沒有出現。
佝僂的身影仿佛開始不安了,一隻蒼白縮皺的手臂從掩蓋全身的毛呢斗篷內伸出,毫無意義的緊了緊從未透風的開口。
或許也...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那是一年初秋时候,路边的香樟夹着或红或黄的叶子,风一来便随着肆意招摇。
荷花早已谢了,莲蓬也被早早摘了去,只剩下丛丛残荷无精打采地立在水里,连路过的蜻蜓都懒得理会。
越清吟正坐在案前温书,脑袋里的之乎者也混沌纠缠,手中却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脖颈上挂着的金麒麟。
那麒麟虽小巧,通身只小指粗细,做工却是一等一的精...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作者:遇之

阿生说这个世界哪有什么良方呢,不过是世人臆想出来的罢了。

寺庙里人来人往,拜了菩萨顺便讨张治病良方,即使有的人家没有病人也要讨张延年益寿的方子。

这里的住持据说是有些神通的,常年都是一张笑脸,被信徒戏称为“笑脸弥勒”,他开的每一张方子都是可以药到病除,因此这座寺庙香火鼎盛,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寺...

展开全文
文章 09-21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醉墨几朝染水清,兔毫渐损谁伶仃。
神仙不存惟你我,倾尽此生看此星。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1918年1月2日,天气阴。”

  英国皇家空军上尉阿基帕德·亨廷顿子爵,此时正驾驶着一加索普韦斯F.1型骆驼双翼战斗机在北苏格兰的田野上空做着极速俯冲动作。一架美国海军航空兵的空中马戏团正紧紧地咬住他的机尾,子爵只好不停地做着各种规避动作来甩开美机的攻击。

  在失去与僚机的联系后,这家骆驼便与...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我们的飞船慢慢的飘着,我走出了卧室,发现其实我是是在地板下面,想家乡的海盗船。
汐在船的一侧看着远处,我走到她声旁说:“谢谢,不知道该怎么说,汐,你一直都在守护着我,没有你我或许早已经死在极界了。”
汐笑了笑说:“我或许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是成每次这样谢我,我只好再说一次,你一直都是我的主人一直都是,或...
展开全文
还是那个地方,我已经腻了,每天闻着雨林的潮湿味,还有树林和太阳,交错在一起皮肤仿佛就要晒伤了,每天都涂了防晒霜。
但在这里防晒霜根本撑不住几分钟,我在这里工作已经有半年了,每天采集着这里的各种数据,差不多该去看看海了,因为基地比较接近岛的中间,所以很少可以看到海,毕竟不想跑那么远走上几十公里什么的。
但...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远处,一棵树的周围,阵阵雪花伴随着落叶缓缓飘落……

而那树底下,此时周围也已小小的堆积起了些许的小雪山……

放眼望去……隐隐的只见那树干低下一座小雪山的上头,一颗脑袋正微微地摇晃着……

不时的还晃下来些许的雪花……

距离树的不远处,一身着冰蓝色衣袍,少女模样的女子一脸怒气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双手握拳,满脸愤...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他们一直蹲在那个狗窝里。
  那只狗是只黑狗,旁边还蹲着一只猫,也是只黑的。
  段干妄梁闲的无聊,就去逗一逗那只黑猫,但是,当他靠近那只黑猫的时候,那只黑狗一下就叫了起来。
  “诶,惟善君,你说那只狗怎么那么凶啊,我不过就是想碰一下嘛。”
  玖琅昧撇了撇嘴,“呵,我记得当时有人说我是小孩子来着,当时还...
展开全文
眼睛
一座红瓦尖顶房,两层,第二层应该是一个阁楼。墙面已经发黄,原来可能是白色的,反正现在已经是黄色了。正中的墙面上嵌一扇白色木门,比黄色的墙面新了不少。阁楼的窗棂也是白色,有一些波浪的雕花。就是那种在欧风的装修网站上经常看到的风格。
前面是一大块绿地,艳丽得像是一块钱两支的塑料花的叶子。后面是一片单薄...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我拥吻世界,咽死于怀中。婴儿啼语,吼动山林激荡,茫石俱裂,大地剥落厚重的壳,一颗心脏腾跃,疼痛。星色无处承放,月光失去了拐杖,我在旋转,落下高高的尖山,刺穿嶙峋立着的爱和恨。
我渴慕的,我憎恶的,我为之哭泣的,我献以欢歌的,万象归于我身,七情皆是我心。
敬一切罪恶,一切慈悲。终日不忘死,不舍生,不弃世去...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晨曦的母亲生他的那会儿,足足熬了接近一天一夜,熬得撕心裂肺,一伙人嗷嗷的叫着要上医院,可是大过年的,也没有哪家医院还在留守,关键是,借不到车。最后还是靠女人惊天的忍耐力与求生意志把孩子给生了下来,女人生完倒是如释重负,仅存了两口气,想要看看还沾了血水秽圌物的娃娃,父亲用布包着,搂的小心翼翼报到窗前,...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并不是什么特别感人肺腑的事
我也喜欢过一个人喜欢过好久好久。
都说巨蟹最感性,可是想了好久,还是没能够想出一个能够去问候你的方法。你列表的朋友很多,妹子也很多,都记不清是哪一天晚上,你突然告诉我,你变成大人了,我很惶恐,我可能,没有勇气去见你,所以我只好逃避,你总说你喜欢我,可我总感觉喜欢太淡,爱也不深...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非常抱歉  本人因学业问题暂停更新
以后会更一篇信白补偿
十分抱歉
请您原谅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BGM:四重罪孽一一易世樊花  四人组版
她的血  一滴一滴流下来
刀尖的寒光逼在她脸上
看着她的惊恐的脸  
好开心♡  
好开心!!!!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她的心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呢♡
不过
她在这里一一一
她的身体在这里一一一
就好了哦♡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我曾经是华阴城里一个小乞丐,无父无母也无家可归。
   记得在八岁那年,道长收留了我
   去道观的山路上,布满老茧的大掌轻轻握着我的手
   很温暖
     “看,那个孩子从今往后就是你的师兄了。”闻言,我随着道长的手指方向看去——
     那是一个看起来比我略大一点的人,他穿着一身略显臃肿的...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二十三岁这年,向小玥非常意外的穿!越!了!
当时公司正组织一个角色扮演的活动,她负责站地府鬼差白无常的岗位。
只是扮演而已啊!真的没有特意想要去当个什么勾魂的鬼啊!
然而,事与愿违……活动一结束,她还没来得及脱下白无常那一身死白死白的长袍,打开换装室时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晃得她下意识闭眼。
“卧槽谁在里面?...
展开全文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 好文

感谢小伙伴们的热情参与,七夕过得开心吗?【三行情书过七夕】活动发奖啦~

 

1. 活动期间(8.6-8.9日)收到的三行情书中,获得赞数前五的小伙伴有:

 @隰凉 作品链接: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1501eff7e0264ecc8cff32c9d513466f

@长安妙舞 作品链接: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53d33edeae594d7da41e04a49521db...

赞  25
那是一年初秋时候,路边的香樟夹着或红或黄的叶子,风一来便随着肆意招摇。

荷花早已谢了,莲蓬也被早早摘了去,只剩下丛丛残荷无精打采地立在水里,连路过的蜻蜓都懒得理会。

越清吟正坐在案前温书,脑袋里的之乎者也混沌纠缠,手中却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脖颈上挂着的金麒麟。

那麒麟虽小巧,通身只小指粗细,做工却是一等一的精致。只见那麒麟双目圆瞪,须发毕现,四肢腾云踏雾,口吐熊熊烈火,精神气派,好不威风。

似是对长篇大论终于失了耐性,越清吟皱着眉头把书卷一扔,专心致志地把玩起金麒麟来。

他何...
赞  32
漫拾海贝,广揽青竹。
赞  17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