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黑瓶黑|盗笔
「黑瞎子vs张起灵」
937
成员
2070
人气
连载详情
好了,这回是真软瓶了。
 再次对听说的重启来一次咆哮体,这!T!M!不!带!这!么!虐!的!
 咳咳,好了,看文。
 黑金真的被我写成外挂了……
 
 54.
 
 哑巴的身体在不受控制的轻微颤抖,像是在极力的忍耐着什么。瞎子一把把哑巴圈住,感受的瞎子体温的哑巴抖的更厉害了。
 
 瞎子抱紧浑身冰冷...
展开全文
黑刀瓶第45章,怎么也发不出来,先发图片,等试出来能发的时候再到原贴补上文字版吧,也是很无奈了。
又是小伙伴的粮,代发。小伙伴首发刀瓶吧,黑瓶吧也有发贴。
<!---->
 
瞎子从花儿爷那儿交完货出来,打开车门就看见哑巴在后座睡着了,这次下地都受了点伤,哑巴的严重一些。
 
哑巴半眯着眼看了看瞎子,没多少防备的就又睡过去了。瞎子扯了扯嘴角,使劲咬了一下下唇,才压下想捏捏哑巴脸蛋的冲动。
 
车门关的不...
展开全文
小伙伴发在黑瓶吧的短篇,代发一下。
 
1.  
天气不错,不是很热烈的热,偶尔吹过的风中还带着丝丝凉意。
 
躺在沙发上的瞎子很是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扯到伤口疼的一哆嗦,龇牙咧嘴的叫唤吵醒了睡在另一边的哑巴。瞎子见了嘿嘿一笑,摸了摸伤口处的绷带就去接了杯水顺带给哑巴带了一杯。
 
哑巴边喝水边朝阳台看去。
...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5.1  -  4
一篇番外都能写4天4000字也是没谁了。
 
香菇在水里撒欢儿,花儿爷一个个给洗干净,纠结了好一会儿到底是切还是撕。最后决定撕开,反正和馅儿的时候都是要剁的,大不了撕小一点。
 
瞎子这边就开始剁肉…  所以花儿爷决定撕是有原因的  ,砧板就一个……
 
剩下仨就掰玉米粒儿了。
 
玉米黑...
展开全文
2024年1月
国立海洋生物馆

“各位游客请注意,现在是下午4点50分,国立海洋生物馆将于晚间5点闭馆,请还在馆内的游客不要继续逗留;各位游客请注意,现在是下午4点50分,国立海洋生物馆将于晚间5点闭馆,请还在馆内的游客不要继续逗留。”

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个了。偷渡客、假身份证,没法找...
展开全文
插画 2016-02-04 查看详情
天鵝湖(。梗來自魔性的阿烟。
文章 2016-01-13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黑瞎子潜进营帐的时候那大胡子正招了小卒子说话,两个人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磨唧了半天都没完。黑瞎子一个翻身,直接钻进了帐子,二话不说拔了刀就动手。

小卒子倒是好收拾,不过主将倒是很快反应了过来,拿了兵器对了上来。两个人过了百十招,自然还是黑瞎子的功夫略胜一筹,一刀砍下去断了半个膀子。他...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6-01-13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三、
张起灵木著一张脸,对著黑瞎子很是淡然:“你自己找地方。”
黑瞎子点点头,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到处观赏,不停地发出赞叹。如此这般过了半个小时,黑瞎子做足了刘姥姥的瘾,慢腾腾地从小阁楼下来,找到张起灵的房间。
此时是下午三点左右,张起灵和衣倒在床上睡著。长长的睫毛投下大片阴影,眉头小小的皱著,仿佛有些不...

展开全文
Cosplay 2016-01-13 查看详情
黑瓶大法好!
文章 2016-01-09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两个人从阴冷的墓道里爬出来之后,当然了,一个黑户一个在逃犯都不能走大路,只好扒着慢悠悠的绿铁皮子回了北京。把关了两个月的热水器打开,确认天然气管道没有漏气也没有被邻居那位抠门到极致的大婶偷气,黑眼镜还是老样子,笑嘻嘻地赶着张起灵进了浴室,然后回到厨房里开始捣鼓回来时顺道儿买的食材。

黑眼镜想...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6-01-07 查看详情

#黑瓶# 又他妈停电了

    他住那种老到不能再老的居民楼,再过一两年就要勒令拆迁了的那种。

    伪造的身份证丢了他也懒得再去重办,在租房子的时候还是张起灵帮他找的中介再带着他看了房子。一般般的条件也就凑合着过,他觉得反正一个地儿也住不了多少时候,隔三差五的搬,一年间有时候待旅馆的时间都比...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插画 2016-01-07 查看详情
……
我只是一只无辜的方吉!!(x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5-12-22 查看详情

脑洞来自狐总anything4里面的两张图,山妖瞎和长蘑菇的老张XD

对,长蘑菇的老张死掉了_(:зゝ∠)_

都说no zuo no die,我这人胆子不大闲着没事却爱看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还总是赶在即将身临其境的当口,比如都市传说看到一半总会被强烈的尿意驱使不得不在半夜两三点去上冷飕飕的公共...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文章 2015-12-22 查看详情

“最残酷的莫过于让曾经以为自己便是全世界的人类,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在浩瀚的自然面前,感到深深的无力与无奈。

不论是时间尺度还是形体尺度,我们都微乎其微。
曾经我们以为我们是世界的主宰,在到最后才发现,我们连尘埃都不算
自然界中还有比将我们的一切全部比为毫无意义更加残忍的事情吗?”

...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文章 2015-12-08 查看详情

 

日头透过树林子落下来,黑瞎子边卖力抽送边拍打着张起灵的后腰:“哑巴,你这也太细皮嫩肉了,我都怕把你操死。”

汗水流下额头,伏在草丛里的人闭了闭眼:“滚。”

半个月后,被困斗下的两人在耳室角落间气喘吁吁地坐下来。

张起灵把刀插在前面的砖缝,背靠着墙壁滑下去。黑瞎子踢开脚边的粽子,抹了...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哑巴,该你了。”
黑瞎子走到墙边把球杆支在墙上,然后点起一支烟,吸了一大口,俯下身对着坐在沙发上放空的张起灵吐了个烟圈儿。

约了人在这里碰头,对方却迟迟不来,黑瞎子为了打发时间干脆就拉着哑巴张打起了台球。说是两人对打,但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他俩一人一局一杆清台,根本轮不到对方出杆。打...
展开全文
本圈管理员

Cha君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