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魔道祖师
「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38682
成员
20.7W+
人气
悄悄摸个鱼
从来没看见过更吃藕的字[学会坚强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蓝曦臣一人独醒,看着怀中的金光瑶,往事渐入眼帘.........
前世,自己也曾被金光瑶这样照顾......记得那时的他还不是金光瑶,是孟瑶。
那段时光大概是他一生最为难忘的经历了吧.....
“父亲.......”躺在思诗轩的塌上之人不断呓语道。
“阿瑶,他是.....?”
“蓝家长子蓝曦臣。是我修炼回来途...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他有一张俊朗非凡的脸。
与薛洋的俊美不同,他轮廓的线条更偏向冷与硬,因此他的五官就英挺的极为硬气,兼之身形高挑伟岸,若是肯抬起头来,目光再灵动一些,就能引起许多人的注意。
但他从不抬头。仿佛仅仅是为了走路而走路,目光低垂,神容平淡。
眼神也是一样淡淡的,不是气定神闲的从容淡定,而是到了一种黯淡的地步。
像是...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老铁们!我回来啦!哈哈哈哈!还记得之前的剧情嘛(滑稽)~
—————————————
(接上期)
几坛酒下肚,柳清歌喝得慢都有些晕晕沉沉,更不必说喝得极快的江澄。他突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柳清歌眯着眼看他。只听“啪”的一声,江澄抽出紫电,泄愤似的、开始漫无目的地对周围的树木大打出手。
柳清歌一脸淡定,内心却...
展开全文
#第一次发文难免ooc求大佬们勿喷#
#回忆杀什么的最有爱了(*/∇\*)#
#部分摘录于魔道祖师原文#
#请自动忽略金光瑶的性格,还有他救了薛洋的事#
#与原书不符的地方请大家谅解#
   “你怎如此笨,叫你去将他们引到一块去,怎得自己受了伤?”
“莫不是恶霸一方的薛小公子对那正道的道士动了真心,余情未了,想...
展开全文
。。。
辣鸡画质
文章 06-25 查看详情
连载详情
一切开始之前,不同的命运由点形成线,线凝成丝,一缕一缕的缠进每个人的魂中。
                 薛洋前世作恶太多,以至于魂已残破不堪,好像马上便会散去,可他还是撑过来了,这些丝接踵而来,渐渐将他缠得密不透风,如同一个白色的蛹,飘忽不定的悬在黑暗之中,而在他周围,是数不清的与他一般的白蛹...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连载详情

Ⅸ.

吵闹和痛楚一同涌起,像是被吞没进了漩涡的中心。卡在我脖子上的手松开了,我早已无力支撑,双脚一软就往地上摔,剩下一只眼睛恍恍惚惚下坠的视线里,刚才擒住我的人大张着嘴,满脸难以置信之色,身体向后倒去,胸口一个窟窿正往外洒着血,另几个人俱是一脸惊恐望着我身后的方向,慌慌张张拿起武器,全身抖得跟筛子似的...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灰飞烟灭的,何止是一段回望,无声熄灭的,何止是一段火光。如今只剩他在暗夜里翱翔,哪怕用嘶哑的灵魂歌唱。"
温情姐姐总会让我想到这段话。被挫骨扬灰的,从来只有她一人。
我很抱歉。
私心画了个壁纸[心],磨到磨不动了qwq....
作者授权后可转
连载详情

(19)

蓝湛是个有品位的人,这事很久之前魏婴就清楚,但是蓝湛带他去的地方让他一愣。

火锅店。

倒也不是说火锅就是个没品位的东西,可是蓝湛的气质着实和红油花椒沾不上边。

魏婴是湖北人,爱吃辣,对于口味重的东西情有独钟,蓝湛是妥妥的苏州人,性格温雅吃东西也清淡,要是一块吃东西,估计自助餐比较符合两人的性格。

“...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插画 06-21 查看详情
涂一个。
署名非商用可转
插画 06-20 查看详情
看~蓝二哥哥~当然还是同学帮忙画的
原稿是璎珞大大的线稿
插画 06-20 查看详情
夏天抱着蓝二哥哥会不会很凉快
插画 06-18 查看详情
诈尸。
本帖禁止复制
一个隐忍的释放 ╰(:з╰∠)_
论魔道复杂的人物关系。。。
本帖禁止复制
听说钢笔字的巅峰是12岁,我现在练还来得及吗。。。(╯‵□′)╯︵┻━┻  掀桌
本帖禁止复制
本圈管理员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 好文
当年断指之仇,我也不知我今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只知道有仇必报,而常家是罪有应得。 人人都说我该诛,可我却不知我错在哪? “薛洋必须死……” 每一个人都希望我死,就连他也认为我薛洋该死…… 世人都知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哪里有我薛洋的位置? 草木义庄,明月清风,我曾路过你的世界…… 或有一日我们将重逢 道长,你可千万别忘了我呀。 我们,走着瞧……
赞  18
面瘫柳*傲娇澄,当《渣反》遇到《魔道》,当直男与直男碰撞。。。哼,认真你就输了~!云梦苍穹轮回串场,忘羡沈洛出没~
赞  19
#第一次发文难免ooc求大佬们勿喷#
#回忆杀什么的最有爱了(*/∇\*)#
#部分摘录于魔道祖师原文#
#请自动忽略金光瑶的性格,还有他救了薛洋的事#
#与原书不符的地方请大家谅解#
   “你怎如此笨,叫你去将他们引到一块去,怎得自己受了伤?”
“莫不是恶霸一方的薛小公子对那正道的道士动了真心,余情未了,想叫夷陵老祖帮他复了那几缕残魂罢?”金光瑶竹床旁看着悠悠转醒的薛洋道。
 “嘶…先别说这些,我那锁灵囊去哪了?”薛洋看了看空荡荡的左臂,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我的糖。
“...
赞  12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