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魔道祖师
「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49854
成员
24.6W+
人气
文章 今天 02:26 查看详情
【道长道长!!】(晓薛)
严重ooc,歉
————————————————————
01.回来
“魏无羡,晓星尘怎么还没醒来?你是不是出了什么错啊?”
一个白眼翻了过来,“呵,我会出差错,你家道长不想看见你才不醒来的,管我什么事。”
“你…”降灾出鞘,一层寒光闪了闪。
“蓝二哥哥啊,救命啊!”说着就往旁边一扑,扑...
展开全文
插画 今天 02:21 查看详情
九条轮太太的
【应该是太太的,妈蛋,水印又没有】
连载详情
月朗风清的云深不知处境内,一片安静,蓝家的家规金光瑶早已熟记于心,通往藏书阁的路很安静,避开巡逻的蓝家弟子,金光瑶进了藏书阁,看着琳琅藏书,不禁想起蓝曦臣悉心教他清心音,和聂明玦一起烹酒煮茶,大哥回来二哥就不会寂寞了吧。
“薛洋,我骗了许多人,可只有对你,我从未说过半句假言,你可会信我?”
走出藏书阁,...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我们其实是道侣
               已经第五天了,金凌瘫坐在蓝思追的静室门前目光涣散,因为几天没睡的原因金凌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加上,那天的大战,金凌已是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完全没了那副兰陵金氏的气质,远看上去倒像是一个要饭的叫花子,但是要近看的话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又很恐怖。
        ...
展开全文

人物是墨香的;文笔不好,不喜勿喷;本文cp是恶友组。
“你在此作甚?”
“我在等一个人。”少年听见声音抬起头来道。
“谁?”
“一个小矮子。”少年笑着道,虎牙露了出来,模样可爱极了。只是眼中看不到一丝笑意。
“小矮子?可否稍微具体?”
“他啊,是对谁都露出笑,但那笑太假了,我看着恶心;他对谁都阿谀奉承,一直在讨...

展开全文
署名非商用可转
上次说要发的,下次发Q版哦,各位亲记得稀饭我哦
人物是墨香铜臭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音寺一事过去了已经三天了。蓝曦臣对金光瑶穿胸一剑,虽不致身死,却致心亡。那般动气的金光瑶自己还真是第一次见。无论是从前孟瑶,亦或者是金家家主金光瑶。对他从来都是笑脸相迎,一份客气在,一份善待在,一份尊敬在。
如何拔出佩剑,如何插穿人的胸口,顺着剑刃流至他手心的血液...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魏无羡:“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蓝忘机:“有。”  他继续问:“江澄如何?”  皱眉:“哼。”  魏无羡:“温宁如何。”  冷淡:“呵。”  魏无羡笑眯眯指了指自己:“这个如何?”  蓝忘机:“我的。”  魏无羡:“……”  蓝忘机盯着他,一字一顿,清晰无比地道:“我的。”
连载详情
偏偏魏无羡还提起来:“现在的我又不比从前,整天身上带一堆花花草草钗钗环环到处送姑娘,真没别的能送的了……”未等他说完,蓝忘机的眉尖便一抽,慢慢扭过了头。
真是记忆犹新。送给何家小姐的累丝珠钗,簪在林氏姑娘鬓边的小型碧绛雪,恰恰都被蓝忘机“不经意”地收入眼中过,奇的是这么多年来竟没人就此事找上莲花坞控诉...
展开全文
魔道祖师
人物名字
婴者无羡,我心悦之
☆3188#江澄#
【投稿】
爹娘:
   儿不孝,已有三个月未曾写信给爹娘报平安。
   敛芳尊伏法,金氏没落,数大家族因此收到牵连。金凌悲痛交加,幸是近几日来想开了许多。昨夜他跟我说是梦到了姐姐,想必是姐姐思及至此。你老无需担心,江家如今只有我一个人,金凌只有我一个舅舅。无论如何,我定会护他一辈子周...
展开全文
文章 02-20 查看详情

    ————记薛洋

差不多黄昏时分,薛洋拎着霜华和包好的饭菜

笑眯眯的推开义庄的大门。

“道长,我回来了。”

“道长,今天没来得及去买菜,我带了酒楼里的菜。”

他十分愉悦的把饭菜搁在桌上,细细将霜华裹进剑囊。

“道长,我找到阿箐那小瞎子了。”

薛洋走到棺材边上,俯身凝望里头脸色苍白的晓星尘。

“道长,你怎么不说...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作者授权后可转
好久不写的软件写字🙂🙂
连载详情
突然脑洞一开哈哈哈哈哈。
薛洋在山头布下重重陷阱后自己被自己的陷阱给抓个正着。很是郁闷。
晓星尘听了屠夫的话后在心里盘算着,越算越觉得可能出问题了。毕竟早上就去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没回来。背着霜华上山头。
果不其然看着薛洋被麻绳网吊在树枝上,看着来人很是惊讶。
“今儿...月亮真是美。”
“小友若是愿意在上面赏...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插画 02-19 查看详情
微博指路九条轮
前面两张不知道怎么回事水印不见了
四图皆为九条轮太太所绘
本圈管理员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 美图
  • 好文
老太爷的屁桃君
14
白夜阳光
10


    ————记薛洋


差不多黄昏时分,薛洋拎着霜华和包好的饭菜

笑眯眯的推开义庄的大门。

“道长,我回来了。”

“道长,今天没来得及去买菜,我带了酒楼里的菜。”

他十分愉悦的把饭菜搁在桌上,细细将霜华裹进剑囊。

“道长,我找到阿箐那小瞎子了。”

薛洋走到棺材边上,俯身凝望里头脸色苍白的晓星尘。

“道长,你怎么不说话了?”

他伸出手,将几缕碎发拢到晓星尘耳后,一路向下,抚上晓星尘自刎时候留下的伤口,那里已经不流血了。

薛洋解开绷带,仔细的给晓星尘的伤口填药。

“道长,你可别怕疼啊,这...

赞  18
☆3188#江澄#

【投稿】

爹娘:
   儿不孝,已有三个月未曾写信给爹娘报平安。
   敛芳尊伏法,金氏没落,数大家族因此收到牵连。金凌悲痛交加,幸是近几日来想开了许多。昨夜他跟我说是梦到了姐姐,想必是姐姐思及至此。你老无需担心,江家如今只有我一个人,金凌只有我一个舅舅。无论如何,我定会护他一辈子周全。
   再者,姑苏蓝氏在此一役中损了苏氏一脉,元气所幸未伤。如今三尊只剩现任家主蓝大一人,当年景象不见一二。魏婴罪名洗脱后并没有回来莲花坞,整日与蓝二厮混在一处,...
赞  18
文案:晓星尘本以为剑锋颈上走一走,地狱永生游。 谁知道居然魂回年幼时,背着一把长长的霜华,只好通过最简单的画符驱邪收几颗碎银开始在城里勉强生活。 走出巷子里,看着街边坐着的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身子伤痕累累,像是在低声啜泣,晓星尘本着救济世人的道义靠近他。正准备柔声安慰几句。可随着那小孩儿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他。 他的神情也随之凌冽下来。 这眉眼,分明就是薛洋! 又是我,我又开坑了hhh 今晚第一更。
赞  21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