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铁竞铁|金光
「同是土生土长苗疆人,同样智武双全,同为影帝,伪装间彼此互相试探、互相欣赏。」
126
成员
213
人气

2.写/画这对CP无责任撒糖的时候&5.写/画这对CP色气的样子

面前之人提起湿漉漉的袖摆,往沾满酒液的脸颊上擦了擦,而后似才想起这举动分明越描越黑一般,随即瞧着袖子便轻笑了出声。 

“哈,军长这胆子真是一日不如一日啊。”

非要揶揄一句,带着半分真假难辨的委屈。

铁骕求衣放下因方才惊吓...

展开全文

【铁竞】王者三十题之12

12.沾满鲜血的双手

苗历三百五十六年,苗疆分裂,东西交战。

三百五十七年,东苗苗王竞日孤鸣布计诛杀撼天阙,亲手击毙侄孙苍越孤鸣。

西苗至此宣败。

竞日孤鸣从鱼龙穴的方向缓步走下,见驻扎于山脚的小队立了几顶军帐,一个不该出现在此的人便站在中央极为...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铁竞】戎衣记北 第五章(BY阿无)

第五章

竞日孤鸣胸膛轻轻起伏着,睫上汗水颤巍而落,他睁了双眸,仿若不经意般地将被榕桂菲把住号脉的手抽了回去。

见铁骕求衣目光仍停在斜角之处,便解释道,“那是在下的贴身护卫,口不能言,喜爱安静,最怕热闹,因此一开始未向二位介绍,方才铁骕将军为在下渡了真气...

展开全文

【竞夜思·秋老虎】

【不知道多少年前没写完的不知道想些什么的段子…】
“呼……”
竞日孤鸣从梦中惊醒,只觉得身上犹如被浸在水里一般,唯一套着的薄衫早已湿透,在月光下甚至透出肤色。
前几日虽过了立秋,天气刚刚凉了一日气温就因为汹涌而来的秋老虎而攀升回去,反而更热了。山里的水汽重,闷热之感更是无法言语的难受...

展开全文

这边是写手部分~画的是二哈小弟那边画\(^o^)/~

1.写/画这对CP最普通的日常

三更时分,铁军卫主帅营帐内依旧烛火高燃。

铁骕求衣埋首于桌上的数张地形图和几份涂满特殊符号的情报笺。他身旁那只铺了狐绒垫的椅子里窝着半年前便已退隐的北竞王爷,手里正掂着本书册细读。

“此为挂地,敌...

展开全文

CP说明:铁骕求衣X竞日孤鸣

注:现代架空背景,吸血鬼世界设定。军长是吸血鬼猎人,竞日是吸血鬼始祖。

这篇是番外,正文二哈小弟那边写~

-------------------------------------------------------

随着车子引擎熄灭的声响,枝头瞬间...

展开全文

林荫遮蔽,僻无人烟,此地是一处天然雕琢之所。点点桃花绽放,一派的盎然春意,皆因此地有着一温热汤池。夜晚循着月光,可见水面隐隐腾升起不少的烟雾,清新水汽中弥漫着淡香,沁人心脾。

留马车于外,这儿便再也没有多余的声响,除了潺潺的水动与几处鸟啼。铁骕求衣就这么抱着竞日孤鸣在池边停下。

“便是此地了...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铁竞】相恋十年三十题系列(6~10)

6.发现信件盒子
四十九岁生日那天,他抓住铁骕求衣的衣领说:“这次的愿望是,我要你——”铁骕求衣的眼神暗了暗,贴过去就要吻住那双唇。
“藏着掖着的那个神秘盒子。”仅差一寸距离的时候竞日孤鸣笑得非常温厚,按住他的嘴,推了回去。
意料之中,盒子很轻易到手,只要是...

展开全文

竞日孤鸣面上悠哉散漫不正经,实际上是个很严谨的人,更因为从小养尊处优,对生活各项细节的要求简直是“精致”到变态。

就拿饮食方面来说,他不会做饭,嘴还很挑,奇怪的是铁骕求衣的厨艺不高但是他意外的并没有觉得不满意,所以掌厨一事,在和铁骕求衣同居之后从来都是铁骕求衣负责,而和爱人同居,自然是不能带着...

展开全文

注:没有写全,个别题不想写就没写~

1.父亲跟对方落水,你救谁?

铁:一起救。

竞:救父王。

阿无:(对手指,小声)军长那啥,只能选一个……

铁:(闭上眼睛当作没听见)

阿无:T0T竞日大宝贝,军长他欺负人!!!

竞:(笑眯眯不说话)

阿无:(撞墙)不带这么明目张胆宠他的!

...
展开全文

百战胜营外的树林立了一条人影,红白相间的狐裘披肩搭在那人身上,在一片苍郁中显得格外诡异,来人仅停留了一瞬,在哨兵发觉之前,人,突然就消失了。
铁军卫军长的营帐向来没有任何人把守,非因帐外遍地机关和埋伏,而是此地主人铁骕求衣根本无需任何士兵的护卫。
此刻,帐内灯火通明,铁骕求衣卸下前额所戴的牛角战...

展开全文

【铁竞铁】色相红尘三十题系列

有铁竞也有竞铁,还没更完,不定期更新,因为是炖rou,无删减版戳36→http://www.36rain.com/read.php?tid=127325&page=e&#a  

展开全文
白日无迹巡视完了军营.进帐来与他有一搭没一搭说话.说着说着话题就扯到了那位少年王爷身上.别看他病病恹恹的样子.骑射操练倒也是有模有样的从不落下.只是到底是皇族.万里边城这样的地方也给他过得这么精致.身体也不大好总是咳嗽个没完.哪里像是来监军..哎老大你这是要做啥?  白日无迹有些愣愣的看着那人将眼神...
展开全文
那人执起烛剪,轻晃过后,吡啪一声,一节烛芯落下。
琥珀的眸带着笑,越过微烛,细细望他,叹道,“为何会有条沟呢?”
他一直专注解述对近期局势的策谋,以为哪里不妥,皱了眉欲问,却见那人伸出手来,映着娓娓烛影,牵起他搁在桌前的手,指尖摩过虎口处的茧,握着他,缓缓抵住他下颔的凹痕,促狭道,“曾经摔得很痛...
展开全文

“小墨雪啊。”
一声轻唤飘入院中,墨雪不沾衣瞬间收剑入鞘,光速闪进林中躲起来。
透过疏叶看去,他的那位“师娘”裹着厚重狐裘,手中托着装了十数块点心的盘子,迈着优雅轻闲的步子四处寻他,寻了半天也不见人,便唉唉叹息着,“跑哪里去了呢,罢了,没口福的孩子啊。”
——谁……要有那种口福……
墨雪不沾衣顶着一...

展开全文

<师娘>
他窝在屋中执册而读,突然门扉大开,暗夜绵雨飘入,一条背着长剑的挺拔身影立于檐下,面目不清却觉森冷,活像只幽灵。
他未言语,陌生剑客亦不讲,忽闻一道熟悉声音从剑客身后传来,“谁准你这样吓惊自己的师娘。”
“哦……你说此地,有师娘?”剑客阴腔怪调结束,肩头便挨了一掌,被人拍进屋里。
“好好讲话...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夏天夜里总是热,加之山里露水重些,闷热感更是不言而喻。
然而竞日孤鸣体质偏凉,冬季若不裹着袄子,手凉到都有些拿不稳杯子。就算如此到了夏季这位曾经的娇贵王爷也爱喊热。铁骕求衣每每拖来毯子盖上,总要被嫌弃的拎到一边去。铁骕求衣不如竞日孤鸣耐心好,但对这件事却格外执着,总是黑着脸把被扔到一边的薄毯捡回来...
展开全文
连载详情

【铁竞】誓今朝

第六章  摊开的戏

有钱能使鬼推磨,连鬼都能驱使,更何况是人。

古人诚不欺我。

铁骕求衣这般想着,沉默地看着那人将他的钱袋拿去,站在只开了一条缝的门口,三言两语诱哄了先前因市集血淋淋杀伐事件而惊魂未定,缩在门后不敢放他们进入的掌柜,大开方便之门。

恰逢节日,店早已住满,...

展开全文
【铁竞/竞铁】两张Q版~

【铁竞】元宵小段子

(根据二哈画的铁竞图,看图说话的傻白甜小段~)

冬雪纷飞,偌大的庭院内却不见冷清,上元节将孩童欢闹声与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揉作喜庆。
竞日孤鸣整个身体裹在雪白的貂裘披肩之中,端着白玉角杯,坐在铺了厚棉的椅子上,唇角微微抿起,视线从院中放着鞭炮,叫闹奔跑的两名少年身上,移到远处,眺过...

展开全文
本圈管理员

Cha君

节操管理条例
我常看的标签 设置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