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187

【米英】尖塔(哨兵向导PARO) (4)

***

PART 04

***

 

金发的哨兵先生干燥温暖的嘴唇莽撞地撞上来,年轻青涩、带着热情活力的胡乱冲动,像一头处于发情期暴躁饥渴的金毛小狮子,Arthur几乎猝不及防,被吻了个扎扎实实。

舌尖侵入进去,对方的体温因为结合热高的吓人,滚烫湿润的吐息和略显青涩慌乱的亲吻让没有任何接吻经历的Arthur大脑一时空白,当他反应过来自己正在被一个哨兵强吻的时候已经是好几秒以后,对方湛蓝色的眼底隐隐有压抑的血丝,鬓角被汗浸湿,整个人被最原始的本能驱使,做出这种事情来。

哨兵的一只手压制着Arthur,另一只手摸索着想要解开向导的裤子拉链,Arthur因为对方这个敏感的动作大脑嗡的一下炸开,他闷哼一声,手忙脚乱想要推开这个鲁莽失礼的蓝眼睛年轻人。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居然先他一步放开了。

Alfred松开桎梏Arthur的手,强迫自己退后两步,垂下脑袋喘着粗气低声道:“抱、抱歉。”声音沙哑的厉害。

他好像在努力克制着什么,整个人非常难受的样子,四下打量了一下,跌跌撞撞走进厨房,把门合上锁了起来。接着好像放松一下跌在地上,背靠着透明的玻璃质厨房门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像荒岛上绝望高傲的孤狼。

 

Arthur的心脏怦怦跳动,手心和额角都出了一层汗,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狠狠用袖子擦过被唾液湿润的嘴角,但是因为心里莫名其妙出现的失落而没有说出任何指责的话,只是沉默着小心后退到客厅,隔着不算遥远的距离用森绿色的眼睛紧紧盯着Alfred。

 

房间里Alfred干燥温暖的信息素还没有散去,Arthur吸吸鼻子,莫名觉得喉咙干渴起来,他解开衬衫上面两颗扣子,但是这无济于事,他仍然感觉有股热从身体内部缓慢但无法阻挡的浮上来。

 

嘶……这是……

……结合热?

Arthur被自己的一闪而逝的想法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接着他又联想到,他很久以前在书上看到的——结合热是相互的。

 

……!!!

 

不不不,这不可能,Arthur下意识反驳自己,他努力回忆那本介绍哨兵向导结合配对的书籍上的内容——只有向导对这个哨兵非常有好感,并且相容性高于百分之九十,才会回应对方的信息素进入结合热。

因此“塔”方面才会研制有关于配对激素的针剂,来应对他们强制分配的哨兵向导相容性不高无法结合的情况。

而他随随便便捡回家的一个哨兵,怎么可能和他相容性这么高。

即、即使他进入过对方的精神世界,即使Alfred触摸过他的垂耳兔,即使他现在有了结合热的前兆……也是不可能的事!

是的,向导先生经过深思熟虑下了定论,相容性如此之高的哨兵向导配对本来就极为罕见,不可能会被他遇上的。

 

Arthur自欺欺人的点点头,视线游移,正好看见在沙发前毛毯上的两个小动物精神体。

金毛犬呜咽着尽量压缩着自己庞大的身体往沙发底下缩,垂耳兔抱着长长的耳朵趴在毛毯上担心的看着它,看见主人望过来吱吱叫了两下,蹦过来蹭蹭Arthur的裤脚。

Arthur把它托起来放到手心,精神体和主人心意相通,并且是主人精神的“实体”,Arthur知道它想要做什么,而这其实也是他潜意识里想要做的。他摸摸垂耳兔毛茸茸的小脑袋,踌躇一下,还是慢慢走向厨房。

Alfred还蜷缩在那里,不过身体的颤抖小了一些。结合热迅猛且来势汹汹,外界的诸如冰水冰块这种物理缓解根本没有用,血气旺盛的年轻哨兵很难抵御这种天生的本能,Alfred压制自己缓了好久才勉强可以支撑他神智清明一点。

Arthur没有受过“塔”的培训,他不知道在刚刚那种情况下,一位哨兵放弃唾手可得的美味诱人的向导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他抱着垂耳兔在门外犹豫一下,舔舔嘴唇蹲下身隔着玻璃门问Alfred:“呃……你还好吗?”

被结合热高温折磨的迷迷糊糊的Alfred下意识抬头看他,年轻的向导解开几颗扣子的衬衫因为蹲下身的动作往下滑落,露出白皙凌厉的锁骨,而脖颈侧面那里……则是所有哨兵都梦寐以求的美妙的腺体的部位。

Arthur不知道对着一个哨兵露出自己的其中一个腺体有多么糟糕,但是很快Alfred就发现自己下意识抬头看着对方这是一个坏主意——正处于结合热的哨兵不能接受任何刺激,他猛地吸了几口冷气,移开视线。

Alfred整个人都处于高温当中,烧的有点不正常,他扳着自己手心克制自己不要撞破这扇脆弱的玻璃门,扑过去强暴那个好心善良的向导——这对他来说容易极了。他不想给这个自己有一点……好吧,是很多好感的向导留下坏印象,哦……尽管他刚刚在对方面前突然爆发结合热就已经够糟糕了。

他甩甩头,对Arthur报出一串号码,断断续续说:“找这个人……他知道怎么办……”

 

Arthur对这种事也感到棘手,干巴巴站在那里担心这个哨兵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能帮助他,现在听见有人可以解决,忙不迭按出智能终端,示意AI呼叫这个人。

通话很快被接通,一个声音低沉沙哑的男人接了电话,因为身份特殊很少和外人交谈的Arthur结结巴巴说明了情况,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传来悉悉索索收拾东西的声音,接着又询问Arthur地址,Arthur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痛苦蜷缩在地上的Alfred,闭了闭眼,心一横告诉了对方。

 

通话结束,Arthur深呼吸几次。

就像他一开始担心的那样,无论是好是坏,都逐渐开始有人开始注意他这个小地方了,他之前低调维诺生活的日子全部付之一炬。而他可能因此被“塔”注意,然后被抓走,被迫和一个他甚至没见过面的哨兵配对,接着上战场屠杀那些普通人或者哨兵向导。

这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发展。但是如果再来一遍,他想,在那个潮湿阴暗的小巷里,他还是会救这个可怜的精神受损的哨兵。

 

这不是毫无根据的圣母情怀,Arthur还没有好心肠到那种地步。他、他只是因为……因为他自己不想再次经历一次精神体在自己怀里渐渐死去这种事情。

五年前的那件事带走了他唯一的亲人。这是Arthur最后悔的事情,哪怕只是想起都会心痛的难以自持。尽管平日里他从不表现出来,但是实际上他心里永远放不下那一幕,那是他精神世界里唯一的“死区”,漫无边际森绿色的精神世界里的小角落,那里深灰色的漩涡自从五年前开始诞生就再也没有停下来过,森冷的风伴随死寂阴湿的漩涡仿佛永远不会停止。

Arthur想,那是对他的惩罚,而他愿意为自己五年前的懦弱付出代价。

 

而这次的Alfred好像是一个替代品,Arthur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漆黑的巷子,远处隐隐约约鸣笛的声音,他的眼前是奄奄一息的精神体,好像随时都会死去,他站在那里,有着离开或者救人两个选择。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像五年前那样,他没有后退,没有只会害怕的躲起来,垂耳兔督促着他,他选择救了那个人,这太棒了,他好像弥补了什么东西一样,最近几天一直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

Arthur是精神强大感情细腻的向导,他没有办法不执着这种事情。

 

Arthur看着躺在地上喘息的金发的年轻哨兵,头一次感谢起上帝让他和Alfred相遇,他们互相救赎,没有比这更好的事。

而Alfred的金毛犬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低低叫着蹭蹭Arthur裤脚,湿润润的蓝眼睛看着Arthur怀里的小垂耳兔。

Arthur摸摸金毛犬的头,试图借此给他一点安慰,而这好像有点管用,某只毛茸茸的大型犬趴下来任他抚摸,玻璃门那边的Alfred身子颤抖的也不那么厉害了。

Arthur再接再厉,呼噜金毛犬耳朵内的小细毛。这对他是个很新奇的体验。因为长期掩盖身份,这还是Arthur第一次接触别人的精神体,而就像我们前文所说的那样,触摸别人的精神体是亲密的、快乐的行为,一般来说只有互相结合过的哨兵向导之间才互相这样做。

好吧,当然,这一次我们没有受过正规教育,自学成才的Arthur也不知道这一点。

 

他们进入过对方的精神世界、互相触摸彼此的精神体、引爆隐秘滚烫的结合热……他们几乎做了所有结合过的哨兵向导才会做的事……

但是……他们还就是没有结合过,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仅仅止步于一个被中途强制打断的吻,清纯极了。

 

哦……

这在“塔”的史上估计还是第一次。

 

Arthur渐渐感觉有些不妙,因为窗户密闭空气里Alfred信息素的味道并没有散去多少,而且他靠近Alfred躺着的厨房,正处于结合热的哨兵信息素浓的几乎化为实质,咸腥海水冲刷细沙的味道、阳光白雾的鲜甜……Alfred的信息素穿过厨房来到Arthur的鼻腔和腺体周围,而火上浇油的是Arthur现在还在揉搓对方精神体的毛。

很快,Arthur就开始感受到Alfred刚刚的痛苦了。

 

年轻的向导掌心出汗,莫名不知根由的热从隐秘不可说的身体内部窜出,他的心跳加快,身体不自觉的分泌信息素回应Alfred……

 

……不、不行。

不、不不不——!

 

Arthur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猛地摇摇头,瞳孔收缩,下意识后退两步,金毛犬因为突然消失的抚摸急躁的站起来,抖抖毛不解的看着Arthur,Arthur急匆匆对着他投以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慌不择路跑进卧室,把房门锁起来,将自己埋进厚重柔软的被褥里,克制那股冲动燥热。

 

幸好向导结合热发作起来并不像哨兵那样激烈,他们本就是温和的物种,而Arthur放出的信息素并不多。饶是这样,他也平复了有一会儿——结合热这种生物本能不是那么好抗拒的。

Arthur深呼吸,找了一个分子口罩带起来——聊胜于无的挡住弥漫在房间里那些诱人犯罪的信息素。

 

就在这时,他的智能终端发出提示音,示意有人将要进入他的家。

Arthur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应该是Alfred刚刚让自己叫来解决问题的男人。

他迟疑一下,点了“允许”,扣好衬衫扣子,对着镜子整理一下仪容仪表,打开卧室门,闭住呼吸走了出去。

他快步经过Alfred所处的厨房,避免那浓郁的信息素再次让他失控。他走到门口,忐忑不安地准备迎接那个不速之客。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封锁线

(9)

走链接 

胧车记事

玉藻前大人要莅临平安京了。 带着他的妖气先一步而来的是满是咒怨的胧车,以及…… 他的恩赐和诅咒。 当然恩赐肯定不是给平安京的,但是诅咒一定是。 比如说——   1 “啊啊啊啊!小生不干了!!!变成青蛙恶心死了!!!” 大天狗似乎还在研究什么,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你已经洗了十二次澡了。” “洗了这么多次还是感觉黏糊糊的,”妖狐难受地在自己身上四处摸,“为什么小生也会中招!明明是同族啊玉藻前大人!!您

竹夭
一颗不好吃的竹夭~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