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368

【金光同人◎藏史】不相識 (8)

徹底清醒的時候已是後天早晨,史豔文呆愣著坐在床上,腰部的沉重、下身的刺痛都提醒他經歷了多麼瘋狂的性愛情事。


而那個與他共歡的男人不在房裡。


拍了拍臉提振精神,看著身上被換上的嶄新衣裳,史豔文喃喃自語:「沒想到還記得幫我換衣服、清理身體,真是體貼的男人呢。」


不過,這不是好事,當一種慾望被安撫,另一種慾望自然起了頭。


壓抑了他吃人的衝動。


勾起了他情慾的需求。


「唔,似乎不太好呢,不管是對他還是對我。」


「什麼好不好的?」


「嗯?」抬頭看向聲音來源,見他表情與之前無半分不同,史豔文唇角微微勾起,道:「你回來了,我以為你會離開。」


劍眉蹙起,他冷聲道:「離開,然後放任你再繼續危害別人?你認為我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你?」


「噗,哈哈哈。」


像是聽到有趣話語似的輕笑出聲,史豔文微微傾身靠著床柱,俊秀臉蛋上帶著的笑容溫潤爾雅、賞心悅目,頰邊那黑色妖異花紋卻為之增添了一抹說不上的妖異嫵媚,有意無意撩撥著他的心緒,使他臉色更冷沉幾分。


察覺到他的表情變化,史豔文擦去眼角笑出的淚水,道:「抱歉,豔文沒有要惹你氣惱之意,不過,怎麼說呢?即使現在開始你每天都緊緊跟著我,也不代表我沒有辦法從你的監視中脫身。」


「你儘管一試。」


「放心吧,我不會亂來的。」史豔文走下床將窗戶打開,燦爛陽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暖和的讓他感到全身舒暢,藍眸微微瞇起:「既然還要繼續當旅伴,豔文不會給你添麻煩,相對的,你若想阻止我做不該做的事情,可能得付出一點代價,這才是公平交易。」


「公平交易?」他突地出手扼住史豔文的頸子,望著那張似乎一點都不在意的俊臉,說:「若我想,你現在就會魂斷當場,沒有任何機會危害他人,何需與你這妖邪交易?」


「你不會的。」


「憑什麼?」


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漸漸收緊,史豔文卻依然一點都不驚慌,臉上笑容輕鬆自在,低聲道:「就憑昨夜,還有你說過的──我現在是你的東西,你若真想殺我,怎麼還會碰我呢?」


「哼。」放開史豔文,他問:「說來聽聽,你所謂的交易內容,接受與否全看我的心情。」


「放心,豔文不會讓你吃虧的。」說完,藍眸深處再次閃過一抹幽微綠光。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9

猜你喜欢

【忘羡】忘却的肖像

(9)完整版

不小心发晚了,拖到明天就太不好意思了,干脆直接发了吧,前半段包含之前发的9.1,修改了一下~ ----------正文分割线---------- “师姐......想见我们?” 江澄哼了一声,不可置否。 如果不是江厌离的请求,他大概不会过来见他们。 尤其是魏无羡,江澄还没有做好准备。 当年他和江厌离赶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一幅名为《无羡》的画,等到魏无羡以“人”的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已经是三年后的事

千帆

(1)

第一章       “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跟你有干系,那么这个人是你哥哥。”       说不清从几岁开始,这句话时不时在耳边响起,不像是自谁之口发出,倒像是血液沸腾翻滚着叫嚣,声音嗡嗡又絮絮,不分场合和时间,但大多数是睡梦的深处。他能肯定一点的是,这句话不是谁植入在他身体意识里,而是他的人生,他才二十二岁的人生在提醒着他,这世上有个人跟他的联系是深刻到血缘里的。       卷着被子正在睡觉的

玫瑰花的葬礼

第一杀:再见

“第一杯,第二杯,第三杯……第九杯。” 姜铭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正在灌酒的人,却随着杯数打着拍子。            女孩终于把酒杯放下了,抬头狠狠地瞪了姜铭一眼。却开始从座位滑下。            整个A大谁不知道他们心目中的“公主殿下”千九是出了名的一杯倒。            姜铭看着在自己眼前要倒下的女孩,在快要接触到地面时伸手接住了千九。

孟檸
金光霹靂域界多修,金光為主,常刷CP:ALL史、恨心、網心、月修以及一干CP等←博愛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