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7-07-14
阅读 15881

雁归奈何

这个戏的背景是借了一个月皮的朋友清明祭的私设,所以人物结局偏离原剧嘿嘿~突然有灵感,就码了一篇渣戏,欢迎各路大佬指教!
题目取自伦桑《雁归》
     雁归奈何  岁月如梭  
     林间山河谁共我看日落    
     为家国  战沙场命仿若悬河  
     两相隔

[壶嘴儿悠悠地冒着热气,普洱独有的香醇清雅溢在空气中,缠绵着香炉袅袅,难舍难分。细嗅来,竟是分外好闻。贪恋这一室温暖,似只闲散猫儿一般窝在摇椅里轻轻晃着,端着绿泥紫砂壶,呷两口茶,微微眯了眼,镜片后的炯炯双眼敛了平日黠光,哼着前几日从梨园听来的曲儿,惬意安然。
婉转一声鸟鸣击碎了这份闲适,心下不由嘀咕[这是哪家的小鸟儿,竟如此不通趣儿!]缓缓睁开双眼,视线扫过窗边,上好的官窑瓷盛着清水,一枝梨花舒枝展叶,灼灼绽放,不像牡丹月季那般硕大热烈,却别有一番温顺风情。
       颇为自得一笑[这九门,不止二爷是个文雅人,还有我老八呢!]
 
   平日里小香堂香客不绝,有人争相买古董只为求上一卦,更多地则是慕奇门八算的名气,上一炷香,求个心理慰藉。今日竟门庭冷落,候了小半个上午,却久久没人叩开香堂的这扇门。心下犯起困惑[嘿…难不成真以为二爷坐在里面?难得文雅一回,却连生意都折进去了?嗨算了算了,听祖师爷安排。]起身抖平长衫褶皱,恭恭敬敬朝神像作了一揖,遂往后任身体下坠跌落摇椅,复又阖上眼。
 
     忽地响起一阵敲门声,来人带着几分探寻。眉头一皱,仍闭着眼,只嘴上动作,懒洋洋道[怎的都干上了扰人清静的活计!]来人见门内有响应,便提高音量[八爷!今儿是清明!早就约好了要去忠烈祠的!连生意都全推啦!您不记得了吗?]
     闻言是良久的寂静。深深闭了闭眼,睫毛颤动,眉间覆上一层哀戚,苦笑[我怎会不记得,我只是不愿记得罢了。]
     
     起身放下茶壶,将衣裳整理妥当,扶正了眼镜,围上围巾,推开门。室外光线涌入,大块大块的明亮,空气里浮起细小的尘埃。抬起手背稍作遮挡,直至眼睛完全适应室外光线。一阵青草混着泥土的芳馨涌入鼻腔,深吸一口气,神识清明几分。

 [佛爷,我来看你了。]
     

     忠烈祠,尹家耗巨资修建,占地百余亩,佛爷忠魂在这里安憩。入眼是一片苍松翠柏,让此地更显庄严肃穆,匾上笔力刚劲大字[忠烈祠]。朝一身黑衣的张夫人微微颔首,简行一礼。拾步向里,行至佛爷灵位前,扯了扯嘴角。
     这好像,还是忠烈祠落成后,第一次来看他。

[佛爷,我知道,你要的不是哀悼,你从来不需要哀悼。所以,我今天来和你侃会儿。]
[长沙初遇,我就看出你日后必大有作为,后来认识久了,发现啊,你果然不同凡响!爱国热血,一身傲骨,有理想有抱负!也难怪,长沙百姓天天佛爷佛爷地叫你,那崇拜劲儿的气场太强,让整日伴随你的我都无地自容了!]
[那次我遭人暗算,关在黑屋子里快没给打死,恍恍惚惚已经入了阴曹地府了,忽然听见吱呀一声门响,整个黑漆漆的屋子射进来一束光,你就沐着这光啊,走了进来,像神仙下凡一样。面对众多持凶器的悍匪,只是扯了扯领带,眼神儿那叫一个无所谓,嘴角仍挂着不羁的笑。看见你,我突然也笑了,咧得嘴角生疼!可是我还想笑。说实话,其实当时挺震惊的,暗暗在心里发了誓,就凭你这次舍身相救,救我这样一个不甚相熟之友,今天要是阎王爷网开一面,让咱俩闯出这鬼门关,说什么我也要一辈子跟着你!做牛做马就不必了,想来你也不舍得,就做两肋插刀之友!刀山火海一起闯!当时觉得多慷慨激昂之语,快把自己都感动了,现在看来老八还是一贪生怕死之徒,不及佛爷气魄半分。]
[后来多次下墓,早就成了生死患难之交。只要你在,咱这伙儿人里,就多了根主心骨,多了面旗帜。嘿说起这下墓,趁你不能打断我,可得让我好好数落数落你!你次次都拉着我!我惜命,拒绝你,你你你还不干,就拿那洋火炮对着我脑袋,这不成心的吗!几个意思!明眼人都能瞧出来,缺了我老八这军师,指点方寸,卜问凶吉,怎么能行!还有,我每次吆喝着大凶,大凶,你总不听,一意孤行,倔个什么劲儿!?九门联共抗日,都说好了大家积蓄力量来日方长的,你瞧瞧你,非要逞什么英雄!好嘛这下成烈士了吧,你倒是名垂千古永垂不朽了!]

[好了佛爷,你一定憋了一肚子火吧?不谦虚的说,自认老八有三寸不烂之舌,那谦虚点儿,人称齐铁嘴!嘿嘿嘿,可一遇上你,偏偏就能被一句话噎死,恨得我那是,茶壶里煮饺子,有口倒不出!唉,如今倒是多想和你拌拌嘴,多想和你一起下墓倒次斗,多想再看看你穿军装骑摩托的帅样,虽然不愿承认,但确实啊,就是比我有型儿那么一分  !]
[可是啊....我现在叫声“佛爷”,都不会有人应答了。]
[这忠烈祠清净,鲜有人烟,平日也没人陪你说说话。来这儿看你的也都被这儿卫兵一样的松柏唬得不敢多言语,也就老八敢在这儿撒撒泼。可我真惭愧,这么久都没有勇气来面对一个这样的你。佛爷,你一定很寂寞吧?想老八吗?以前我不懂你,不懂你为何一次次以身犯险,还总是满口家国天下。我真的不懂,什么家国天下非要搭上我兄弟的命才行?我刚刚来的路上,看了一路风景,春风十里拂过,田野绿波荡漾,不久后麦穗也就要抽青了,孩子们光着脚在田埂上跑着叫着,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四野。这是一个新的世界,没有连天烽火,没有妻离子散。我突然间就懂了。可以说,如今这晏海清河的天下,是多少个像我兄弟一样的人用命换来的,他们都是好样的。我要很骄傲的,很硬气的,昂首挺胸地说!]
[这盛景,如你所愿吧?]
[只是,恨你不能见今日。]
[佛爷,我这一杯酒,不敬天地,不敬鬼神,不敬劳什子的家国天下,只敬你我二人。]
[清明祭,祭九门。长沙城里九道门,九道门里九个人。少谁都不行。]
[可你说说,这世间,让我上哪儿再寻一个张启山?]

  • 举报帖子
喜欢 2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8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司清晏
余音绕梁共此长。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