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1-05
阅读 8522

【黄喻】午夜蓝调

自搬运ing……


【黄喻】午夜蓝调

 

午夜的风总是凉的,哪怕是仲夏的燥热也无法完全驱除风中的丝丝凉气。

喻文州独自一人呆在公寓里,随意披了件外套便坐到了飘窗边,手捧着一杯幽香的清茶亦无心品尝,身后幽黄的灯无声长明,却照不尽他那方的黑暗。手指无意识描摹着白瓷上细小的裂纹,他的目光渐渐放空,嘴唇微抿成不自然的弧度,心绪早已不宁。

他想起多年前遇见黄少天的那个午夜。

 

那时候蓝雨刚刚开业半年,喻文州也刚刚接下索克萨尔的情报网不久,算是工作之余的放松消遣,喻文州在酒吧一条街上七拐八拐,莫名其妙地就进了蓝雨。

说是命中注定或许也不为过。

不过喻文州运气不太好,他似乎忘了当天是世界杯决赛,放松消遣的想法在一片叫好咒骂夹杂中最后化为了自嘲。他引爆了面前的深水炸弹,静静地看着杯中酒液交融与眼前喧嚣翻滚,角落抹消了他的存在感,更方便他观察这滚滚红尘。

然后他看到了黄少天,先是被对方熟练的调酒手法震惊,接着又被那一刻不停的嘴闹得无语,等到比赛结束蓝雨已经成了沸腾的火锅,尖叫欢呼哀嚎痛哭一个不少的时候再看,黄少天已经闭了嘴换过一把长勺把玩,没有方才生动的表情,眼里的寒意更是冷到了极地,无规律的玩法在加速过后生生成了刀花一般的模样。

对比鲜明,像是换了一个人。

喻文州看着看着忽然想,要是这个人手上拿的是刀会怎么样?

结论毋庸置疑,他一定是最顶尖的杀手。

 

而魏琛留下的情报说明了事实正是如此。

喻文州开始频繁出入蓝雨,不带任何伪装,做一个平平凡凡的顾客,找一个平平凡凡的座位,换着种类点单,算着排班表光顾,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已经是个熟客,连老板黄少天都没有。

喻文州喜欢看黄少天调酒,就算是最随意的摇晃他也喜欢,他喜欢看黄少天的在灯下反射着光的柔软头发,喜欢看黄少天热情下带着冷意的眼睛,喜欢看黄少天喋喋不休能气死人的嘴,喜欢看黄少天手腕突出的骨,还喜欢看黄少天分明的指节,然后想象这个调酒师拿上匕首和枪勾起唇角下死亡通牒的模样。

 

他最终喜欢上了黄少天。

 

黑暗里的喻文州喜欢上了光明里的黄少天。

 

而他本打算放弃的。

夜雨声烦已经离开了黑暗的世界,在光明之中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而他拒绝一切老友委托的表现也证明了他彻底脱离的决心,要他回应一个来自黑暗的人的单向喜欢,怎么可能。

再说了,现实里的黄少天根本注意不到喻文州这个人,更准确一点说,黄少天对普通人提不起半点兴趣,他或许并不喜欢平凡人的生活,喻文州猜测。

可他放弃不了。

并不是所谓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这样肤浅的原因,而是喻文州在黑暗里沉溺了太久,在久到快要窒息的时候遇见了黄少天,遇见了已经走出黑暗的黄少天,他不得不承认这种光明对他而言有着别样的吸引力,让他竭尽全力望着彼方的光明,哪怕刺伤也不愿眨一下眼。

他想,其实只要能一直看着黄少天就可以了,就像太阳与地球,即使相隔1.5亿公里仍然能产生一个星球的生命,他并不奢求更多,只是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满足现状没有坏处,然后继续坐在蓝雨的角落,静静地看着吧台灯下不属于他的星星。

他们的距离不超十米,却像隔了亿万个天文单位。

 

喻文州偶尔酗酒的习惯就是这么养成的。

在他的心不再满足于遥望而渴求相望的时候。

他买了很多洋酒,杜松子、白兰地、伏特加、威士忌,没章法地混着喝,结果理所当然倒头睡到第二天,后来又买了朗姆和利口,度数低些,才没醉得睡死过去。他不会调酒,也没打算调酒,喝鸡尾酒他更希望能在蓝雨,因为蓝雨有最好的调酒师,因为调酒师的名字是黄少天。

又或许只是因为黄少天。

 

单恋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它让喻文州开始厌恶栖身的黑暗而向往远方的光明,仿佛身处潘多拉魔盒之中,走走停停停停走走,遇见了失落悲伤,遇见了无望气愤,遇见了数不尽的负面情绪,但只要看得到彼方一点点希望的曙光,喻文州就有力气继续往前走,走过失落悲伤,抛下无望气愤,拨开层层负面情绪,哪怕那光明从未有一刻触手可及过。

而酒,似乎可以拉近他和光明的距离。

他当然在蓝雨喝醉过,可惜他醉的时候不爱说话,安静得像只黑猫,只会躲在属于他自己的角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凝望,凝望着不远处意气风发的调酒师,爪子痒痒地想挠破他眼底那层冰又怕被提溜出去再不能接近。

恍恍惚惚地,喻文州拿着酒杯笑了,笑意从瞳孔扩满虹膜,迷迷蒙蒙的时候,他听到黄少天的声音——

“我去还真有人喝这种没度数的东西啊?!半点酒味儿都没有,名字还俗气,夏日蓝调四个字到底哪里有吸引力了我怎么不知道呢。唉算了算了,就当榨杯果汁得了,我不和钱过不去。”

噢,原来还有没度数的鸡尾酒吗?

喻文州暗暗记下了夏日蓝调四个字,在很想酗酒的时候就到蓝雨要一杯,当做解药似的喝。

 

茶变得温了,热气不再氤氲,喻文州停下了抚摸的动作转而看向挂钟,凌晨一点三十五分,家里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他忽然想喝夏日蓝调。

莫宁蓝柑果露,柠檬汁,汤力水,原料简单调法简单,手再残也能轻松调好,再扔进冰块,完美。

喻文州喜欢极了那浮冰下纯粹而深邃的蓝,还有这微酸的口感,并不是会让人印象深刻的那种,在舌尖停留的时间也不长,因而很适合放空的时候品尝,比如现在。

他将视线移到飘窗外,几乎看不到仍明的灯火,只有无尽的道路与路灯回应他的眼睛,提醒他该去睡觉了。喻文州收回视线,啜饮尽杯中蓝色酒液,放下高脚杯换回白瓷茶杯暖手。

他还不能睡,他等的人还没回来。

他还不想睡。

 

如果王杰希和叶修没有杠上的话,喻文州不会去打扰黄少天的生活。微草和兴欣剑拔弩张,喻文州没料到双方会同时选择他作为情报供应方,动了双面牟利的念头便惹祸上身,叶修那儿的人找了他不少麻烦,坏了他一些线人,无奈之下挖了郑轩的人填补缺漏。

两方对峙越发白热化,王杰希出乎意料地又找了喻文州买情报,许是想出奇制胜,喻文州却清楚其中利害,卖给王杰希就是和叶修过不去,不卖给王杰希又等于失去一大客户,怎么算都划不来,至于拒绝,先前双面牟利那事王杰希还没和他算账呢。

算来算去,喻文州都没什么可能全身而退,对上王杰希他还有点把握少伤元气,可要是对上叶修,什么下场可就说不准了。

喻文州从魏琛留下的一堆杂物里找到几张叶修的小白卡,忽然就想捉弄捉弄某个总游刃有余的家伙。他在卡上这么写:

 

给夜雨声烦先生:

    喜欢平凡人的生活吗?

               Y&SE

 

他当然清楚自己的真实目的从不是捉弄叶修。

他不过想和黄少天说上几句话罢了,在不得不离开之前。

 

之后的一切都如他所料,吸引注意引发戒心,最后摊牌表明并无恶意,没到朋友的程度却也勉强算个点头之交,至少黄少天会记住他的名字,在未来某天偶遇的时候能打个再平凡不过的招呼,可能寒暄几句也可能擦肩而过。

黄少天的生命中也算有了他喻文州经过的痕迹,满足却亦不满足。

眼镜上的坐标是真的,不仅真,还是喻文州留给自己的最后藏身处,他早料到黄少天不会去找他,便也不在乎暴露什么,至于那一点点奢望,不过是他午夜酒醉时自嘲的笑料。

而黄少天果真没去找他。

那天在街上的偶遇倒实在是意外,该怎么说好,喻文州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黄少天。

蓝雨的老板,首席调酒师黄少天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性格开朗,幽默健谈,调酒水平一流,还有不错的经营管理思维的小商人。

杀手界的妖刀夜雨声烦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出手狠厉,擅于隐藏,一击必杀的机会主义者。

可哪边才是黄少天的真实面貌呢?又或者两边都是伪装……

他和黄少天逞口舌之能,几番交换最终略略占了些上风,可喻文州高兴不起来,他发现自己真的完全不了解黄少天这个人。

情报太冷漠,远望太理想,实际交谈过后喻文州才感到自己的无力。他其实一直都不了解黄少天,比如这个人不是健谈而是话唠。

可他心里的喜欢并没有动摇,反而借着这份不安恐慌潜滋暗长,生发出更多的好奇渴望,慢慢爬满心室心房,驱使着喻文州去靠近黄少天,去触碰光下的真实。

他想了解得更多,他想知道夹在双面性格中间真实的黄少天是什么样子,是冷漠的还是热情的,是话废还是话唠,喜欢调酒还是喜欢枪械……

他无法自控地想要抓住黄少天的手,想要看透那双闪闪发光的眸子背后究竟藏了一个什么样子的黄少天……

可喻文州什么都不能做,他只好在黄少天身边走着,戴上微笑的面具,装作一如往常,走到单行道的尽头然后和黄少天道一句再平凡不过的“再见”。

不够,不够,远远不够……

他拼尽全力压抑住内心的狂嚣,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漆黑的小巷。

没能说出那句“再见”。

 

喻文州仍然是黑暗里的住客,只能以黑暗为生,再怎么渴望光明也没有足够的力气摆脱黑暗里无处不在的网,也许只有沉沦才是真正的救赎。

然后黄少天出现了,带着叶修的小白卡和一盒白斩鸡。

“我记得你挺喜欢吃这个?第一次上门拜访带白斩鸡这种事,你别介意哈。都怪叶修,给个白卡还要我帮他送,也没见给我什么报酬。王不留行还没找你交易吧,喏,赶紧看……你这是什么眼神,还怀疑我动手脚?你们这些人怎么心眼这么多呢都快成蜂窝煤了,也不嫌麻烦……”

喻文州笑着接话,心里却想,才一起吃过一次,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个,于是没注意到嘴角的弧度超出了礼貌。他很高兴,打心底里高兴。

不过千算万算,叶修没有算到王杰希临时修改了通信密码,交易时间提前了五小时,正巧是黄少天进门二十分钟后,喻文州哪儿还有毁约的时间。

他把黄少天藏在了比较安全的卧室,自己孤身面对微草的老大,几局文字游戏玩过,情报U盘就要交出,黄少天就是在这时破窗而入的。

喻文州亲眼见识了妖刀的机会主义本色,措手不及的破窗,玻璃碎片当做小刀,出手凌厉迅速压制住了王杰希,然后扔给喻文州一个眼神,装作抢夺的样子取走了喻文州递过去的U盘,配合默契滴水不漏,事后王杰希还补偿了点损失费。

重新打开卧室门,黄少天滴溜两圈眼睛,确认王杰希走了之后便止不住地大笑,不停吐槽王杰希的大小眼都快一样大了和对方身手的退步,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可喻文州笑不出来,他才不管战果如何,抱着医疗箱把黄少天拉到床沿坐着,二话不说上药包扎,退隐这么久了还玩破窗而入,真找罪受。

“喂喂喂你紧张什么,这点伤弱爆了还用包扎?两天就好的包成这样,晚上我还得调酒呢,多影响形象,你快给我拆了……”

听了这话,喻文州更不高兴了,换了包扎手法打算把黄少天的手直接包成粽子,黄少天呢,也一脸不高兴,空着的左手不安分地去拽喻文州,拽不动,喻文州火了,对他好他还不领情,又不是独行侠,他以为退隐这么些年了免疫力还不会变吗?

扔下绷带,喻文州不干了,坐在床沿,不看黄少天,也不说话,就对着墙壁发呆,不理人。

黄少天不知道怎么了,跟着喻文州一起沉默,默不作声地拆了绷带,纠结了几秒又好好包住伤口,然后盯着喻文州看,直到喻文州觉得不自在了才开口。

喻文州听到黄少天这么问他,“哎,你该不是为了这个才和我交朋友的吧?”喻文州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一瞬间恼火得不能更恼火,死死压住火气,愣是从牙缝里挤出心平气和的语气,“我请得起保镖。”然后把黄少天和U盘一起扫地出门,哦对,还有一点消炎药水。

关了门,喻文州就靠着墙长呼出一口气,苦笑着走回卧室收起医疗箱,才放好,外边有人敲门,喻文州叹口气过去开,手刚碰到门把,就听到门外闷闷的一声“抱歉”,语气和缓情真意切,他愣了愣,再开门的时候已经没人在外面了。

喻文州觉得自己应该是产生幻觉了。

他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触碰到了那个人的真实。

 

大约过了一个月,有人在地下论坛重金求购索克萨尔的情报,五重加密,喻文州自己都破了好一会儿,陌生ID,没有其他发言记录,目的无法明确,喻文州只能暂时观望。

他依然经常光顾蓝雨,点一杯夏日蓝调,和黄少天聊整个午夜的闲话,最后走进黑暗走回家。

实际上,索克萨尔的情报并不是喻文州掌握得最全面,反倒是叶修那里的情报库更加完善,他当然要和叶修好好谈一谈,叶修也有备而来,开场就交代了ID的主人,接着好整以暇等喻文州反应。

是黄少天。

喻文州慌了,黄少天要他的情报做什么?他不明白自己为何恐惧,他在害怕什么,他把自己的感情藏得很好,从情报数据里根本看不出什么,黄少天发现不了的。

可万一呢?叶修的情报库只会比他的详细,再加上叶修个人的判断,黄少天的直觉,能完全隐藏的可能性又是多大?

喻文州怕了,他怕黄少天知道自己那点心思,知道一直以来的接近都是另有所图,那样的话……他将会失去他的光,连遥望的机会都会失去。

可他毫无办法。

谈判的结果显而易见,叶修欠黄少天那么多人情,加上报酬,没有不卖的理由。

叶修只是给他一个预告罢了。

喻文州没再去过蓝雨,他选择了冰箱里黄少天送他的几瓶桑格利亚消磨时间。

杯杯都让他想起黄少天。

过了几天黄少天来找他,带着一杯外送的夏日蓝调,装在保温杯里,黄少天说怕冰块化了口感不好,喻文州笑他Gay吧还有鸡尾酒外卖呢,黄少天耸耸肩,老顾客福利,喻文州接着笑,我算老顾客吗?黄少天眨眨眼,开业半年到现在的老顾客,挺难得的。

喻文州记得他告诉黄少天自己只不过刚光顾了几个月,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黄少天说,“幸好监控装得早,不然就被你骗过去了,我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你可要老实回答。”

喻文州想多半是不良企图的问题,腹稿刷刷刷三秒成型,就等着黄少天问呢。

结果黄少天问他,“你来我蓝雨这么久了……交男朋友了吗?”一本正经一脸严肃眼神坚定就等着喻文州回答呢。

这下轮到喻文州眨眨眼,“……没有……”

黄少天瞬间眉开眼笑,嘴上却没饶过他。

“哎你这人真是,我算明白这段时间为什么蓝雨的配对率没什么进展,一定都是你的错,你看你,长得不赖还有钱,文质彬彬一表人才衣冠禽兽,啊呸,忽略那个词,呆我蓝雨的哪个角落不是被搭讪的节奏,可你居然没男朋友,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无数小1小0都挂念着你不肯脱单啊!那我蓝雨的名声往哪里放!”

“可你这人,心脏手残还混黑,那些个人入得了你的眼制得住你吗?明显不能,但你现在必须脱单,否则影响蓝雨业绩,所以……”

“要和我学怎么调夏日蓝调吗?”

像是满世界的烟花瞬间炸开,喻文州仿佛终于走到了魔盒的尽头,他看到黄少天站在那里,冲他笑着伸出手,背景一片光明,而他仍然身处黑暗,不敢迈出第一百步。

喻文州笑着摇头,“你不知道……”“不知道什么?”黄少天打断他的话,“不知道你算排班表还是不知道C区角落?我才说怎么老感觉有人盯着我看呢,闹了这么些年原来是你,也怪我,不干这行了感觉也退化了,不然早把你揪出来游蓝雨示众了。”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你知道了……”

“该知道的基本都知道了……你转头是个什么反应!得得得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以为我闹着玩?我可告诉你没有,我没闹着玩,我还花了大价钱从叶修那儿买你接手索克萨尔之后的情报。你也是蛮拼的,魏老大留下那么大情报网你居然三个月不到就收拾干净了,还吞下不少外线……算了,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清楚。”

“先说好了,我不是被你几年贡献给蓝雨的业绩打动的……我就是觉得,怎么说,你每天晚上走的时候……挺想叫你往大路上走的。”

喻文州没懂,怕不安全吗?于是黄少天一脸悲壮。

“我想给你当路灯行了吧!这回懂了没啊你!别说没懂啊我不信!”

喻文州望着黄少天的眼睛,那里面有他无比熟悉的情绪,重进他自己的倒影,像是回到他刚喜欢上黄少天的瞬间,恨不得把一腔真情狗血似的疯撒。

“我不明白,为什么……”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呢!有什么为什么,喜欢就喜欢了呗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你坐我副驾我没意见进蓝雨白吃白喝我没意见,给你买白斩鸡我乐意被你包成粽子我乐意,那还能为什么,喜欢呗。”

柳暗花明又一村一般,喻文州此刻竟然不知该如何回应,心里的狂喜让他无可自抑地扬起嘴角弯起眼角眉梢,却又因为惊喜而无法控制泪腺活动,不是笑也没有哭,他只是太高兴了。

打心底里高兴。

“诶你,是在高兴吧……怎么眼眶都红了,被我感动的?至不至于,不就是个告,告白,哎真是……”

喻文州跌进了黄少天的怀里,闻到了淡淡的酒香,似乎混合了太多种而无法分辨清楚来源,喻文州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多久没洗衣服了,全是酒味儿……”

“我靠给你个怀抱你还嫌弃我调酒师身上有酒味儿?我要放手了哦不理你了哦……”

喻文州没理他,大大方方搂住黄少天的腰,“你放吧,我不放。”

他终于抓住了潘多拉魔盒里唯一的希望,然后他唯一的光向他迈出了最后的第一百步,身边的黑暗尽数散去,他终于走进了光明。

过往的一切悲伤无望都烟消云散,而他们在一起。

 

三天后,黄少天正式入住喻文州的公寓,首要任务就是搬进半箱夏日蓝调的原料扔进冷藏,第二任务则是彻夜长谈酗酒危害和绿茶的好处,喻文州走神时默默感慨了叶修情报网的无孔不入和黄少天总有那么多话可说。过了这一夜,喻文州累极了,才沾枕头就睡了过去,愣是叫不醒。于是家里存的所有洋酒都被黄少天连夜收缴进了蓝雨酒窖,数目不可观,价钱却不菲,赚的还不少。

第二天又是水果的采购,柠檬买了不少,因为做夏日蓝调需要新鲜柠檬汁的缘故,未来可能他们要经常上街买水果,喻文州挺开心,黄少天看上去也挺高兴,唯一的不和谐在于黄少天吊喻文州胃口磨蹭了半天才肯掏钱买白斩鸡。

就只为了看喻文州微蹙眉又不肯直说的别扭模样。

喻文州简直哭笑不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孩子气的黄少天,真实的黄少天。

时间流逝都如此美好,而他们在一起。

 

喻文州依然作为索克萨尔管理着情报网,但遇到比较危险的交易的时候会和黄少天商量之后再做决定。黄少天还是蓝雨的老板和首席调酒师,偶尔会充当喻文州的军师和保镖。

至于互为恋人的身份,只需要他们自己知道就足够了。

 

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烟花。

 

杯口凝了不少水珠,清茶已凉,早没了氤氲的热气。

喻文州从遥远的梦中醒来,看到晨光逐渐占领窗台,又悄无声息地淌进房间的更深处,骤然垂眸,杯中清茶盛了杯壁阴影,幽绿却清得见底。

他几不可闻的叹息和那长明整夜的灯一样寂寥。

直到谁打开了门,轻手轻脚换血的模样撞进他眼里复跌进他心里,让他不由自主唤了谁的名字,眼里不得不装进谁担忧的模样,耳里也装满了谁关切的唠叨,嘴边不由自主溢出抚慰的话语。

他在此方拉住刚刚走来的谁,仰头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手往上一伸便得了个亲吻。

“你回来了。”

话毕,长明灯灭,一室天光。

“我回来了。”

 

假如我们忘记所有,仅仅记住爱也就足够了。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白曜
右喻爱好者,甜文淡砂糖,虐文糖里毒,设定脑洞大,坑里没有粮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