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287

【米英】尖塔(哨兵向导PARO) (5)

***

PART 05

***

 

男人拎着一只银色小巧金属箱,身材高挺健美,墨蓝几近深黑的风衣严严实实包裹住全身,细碎蜷曲的纹路以银线不着痕迹的装饰在衣角,显得低调沉稳却高雅糜丽。衣领挺立,只露出来小半个带着胡渣的下颌,材质良好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微长的金色卷发以红白蓝三色缎带随意竖起。

Arthur眯起眼睛,不着痕迹打量了一下对方,心跳漏了一拍……

熟悉……

这种……熟悉的感觉……

 

这个人……

这个家伙……

 

不就是……

好像想到了什么,Arthur脸色一变。

——这个家伙不就是上次他出门采买差点发现他的“探查者”吗?!

 

虽然换了一身装束,但是作为一个觉醒过的异能者,他的精神屏障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比如Arthur的精神屏障总会泛着森绿色的光点,而Alfred的屏障尽管因为是精神力不发达的哨兵的而显得薄弱,却也有时隐时现的蓝色微光。

而“探查者”通常是“塔”的走狗,所有隐藏的哨兵向导的敌人,因此Arthur会特意记住这些人的精神力特质,更别说他还差点被这个人抓住了。

精神屏障只有同为异能者的哨兵向导才能看见,与普通人无缘,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看清楚的,通常情况下哨兵或者向导需要透过自己精神体的眼睛来“看见”。

这个时候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暴露不暴露向导身份的问题了,Arthur警惕的站在那个男人前进的路线上,不着痕迹挡住他,召唤出自己的精神体。

垂耳兔“啵”一下掉在Arthur怀里,翻了个个儿,终于站稳了,金发碧眼的向导抱住自己的小兔子,用它的眼睛去仔细“探查”这个不速之客。

 

啧……

Arthur皱起眉,忍不住咒骂一句。

蓝紫色的圆点不时在如薄雾一般迷蒙美丽的精神屏障的出现又湮灭,好看极了——同时又熟悉极了,那莫名的后怕和抗拒感……

 

——这还真的就是那个“探查者”。

Arthur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是“探查者”接到什么人的告密找上门,还是这个人就是Alfred所说的“知道怎么帮助他”的人?

Arthur绷紧脊背,整个人蓄势待发,无论怎么样,不管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正处于结合热状态神志不清的Alfred,他想,他都得小心这个人。

 

“嘿,放轻松放轻松。”

那个人好像发觉了Arthur的紧张,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抬起,优雅的放置唇边点了一下,甚至俏皮的眨眨眼睛:“我没有恶意,具体的解释在我治疗完Alfred之后再谈,好吗?”

“……”Arthur权衡一下,空气里有焦灼的哨兵信息素的气味,这让他也开始不舒服起来,毕竟他和Alfred相容性太高,他样式古怪的口罩阻拦住的信息素只是杯水车薪。

“我是Alfred的朋友,也是他逃亡路程上给他最多帮助的好心人,你看,哦……我甚至可以告诉你他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内裤。”

“……咳。”

 

Arthur板着脸省视着对方,他能够在平民区辗转隐藏向导身份这么多年,自然有自己一套看人方式——不要小看他长着一副白皙稚嫩又不谙世事好骗的娃娃脸,事实上很少有人可以骗过他的。

眼前这个人虽然说着调笑不靠谱的话,但是眼神真挚,眼底更是隐隐有着对哨兵挚友的担心着急,嘴角的笑意也很勉强,看起来……应该不像是来抓他或者Alfred的“塔”的工作人员。

再说……唉,现在对方都站在他的住宅门口了,就算错信也只能算自己倒霉。

“……咳,”年轻的向导可疑的咳嗽了一下,终于放松紧绷的身子,踌躇半晌,闷闷的开口,“……他在厨房。”

 

“谢谢你,我亲爱的……呃,”那个人松了一口气,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被Athur抱在怀里毛茸茸的垂耳兔,忍住笑意说,“好吧,Alf会杀了我的,我可不敢说你是小兔子。”

“……”

 

哦上帝,Arthur忿忿侧过身子方便那个人进来,顺便让AI关掉房门。

一个男性向导有一只兔子精神体就那么可笑吗?!明明、明明很……很厉害的啊!

Arthur鼓着腮帮子用力揉乱小兔子的毛发,小垂耳兔被激的打了一个小喷嚏,吱吱叫了两声。

 

金发的来客很快找到了厨房,拉开推拉门蹲下身,打开他带来的手提箱,那里面有许多稀奇古怪设计精巧的东西,Arthur好奇的看了一眼,很快他就发现那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他除了一些医疗常用的基础注射器外,其他的一概不认识。

那个人简单检查了一下Alfred的体征,稍微计算了一下,拿出相应计量的注射器和一管……奇怪的含有白色絮状物的液体,准备给那个哨兵注射。

注射器已经抵在哨兵小麦色结实的皮肤上,Arthur突然伸手拦住了他,那个人不解的回头看他,顿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解释道:“这是向导素,用来抵消他因结合热分泌的哨兵激素的,对Alf这种皮糙肉厚的哨兵来说没什么伤害的……总比他现在这样干忍着好。”说到一半,他甚至笑了笑,按住注射器几乎瞬间完成了注射,这一次Arthur没有拦他。

他一边拿出一个Arthur完全不认识的形状奇怪的仪器对着Alfred脖颈、耳侧几处腺体附近上下捣鼓测量,一边随口说到:“对了,好像还没介绍呢,我是Francis,Francis·Bonnefoy,你……哦,这小子恢复力惊人!”

Francis惊喜的拔高尾音,刚刚一直微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嘴角挂起恰到好处的微笑。

躺在地上的Alfred喉咙里咕噜了几下,慢慢睁开眼睛,Arthur觉得他看见了一片宝蓝色的深海,咸湿微凉的海水瞬间包裹住了他,温柔平和又令人安心。

他有一瞬间晃神,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的垂耳兔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下来,跑到半躺半座的Alfred身边乱蹭了,而那个自称叫Francis的人正打趣的看着这一幕。

 

年轻的向导顾不得害羞或者矜持这种东西了,他一把捞起不争气的已经暴露自己小心思的精神体,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呃……Alfred……你没事了吧?”

然而一开口,他还是觉得自己声音怪怪的,幸好对方好像没发现的样子,Alfred眨眨眼睛,恢复活力:“哈哈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就是四肢还有点没力气,过一会儿就会好了。”

Arthur舒了一口气,发现手心全是粘腻湿热的冷汗,这才反应过来他精神紧绷了好久,他后知后觉回想了今天发生的一切,觉得还真是……惊心动魄,简直比他五年前躲“塔”搜查的日子还要刺激。

但是,Arthur甩甩头,看了一眼乖乖趴在自己怀里打哈气的垂耳兔,这种刺激他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一时有些安静,Francis一边收拾手提箱,一边低声对Alfred询问:“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Alfred不愧是曾经被“塔”选中的哨兵,恢复力惊人,他稍微活动了下四肢,吸吸鼻子,提议:“去客厅谈吧,我总觉得这间厨房有些奇怪的生化武器味道。”他转头眨眨眼睛征求了一下屋主的同意。

Arthur可疑的沉默了一下,选择点头不说话。

 

***

 

正如前面所说的,我们伟大的男主角之一,某位Jones先生,是一位叛逃的哨兵。

他背叛了“塔”,泄露了机密,并且放走了实验体,最后还一走了之,这当然引起了“塔”高层的震怒,更深层的……或许还有发觉自己掌控洗脑力不足的恐慌。

然而,此刻这对我们的Alfred来说,“塔”方面的心情没什么重要的——甚至越混乱对他越有利,重要的是他必需永远活在被“塔”追杀的危机中,直到其中一方死亡或放弃。

 

毕竟,作为整个区域的统治阶层——“塔”,他们的威严永远不容任何挑衅。

 

“Alf,”Francis闲适的抿了一口红茶,开口却非常严肃,“我不能帮你隐瞒行踪多久,说实话自从上次我对‘上帝计划’投反对票的时候,‘塔’研究院的几个高层已经在怀疑我了。”

“我知道,”Alfred点点头,“你看我甚至都没想到你都排挤外派到边缘区做‘搜查’工作了——不过远离中央区那些人也不是什么坏事。”他犹豫一下,抿抿唇,还是忍不住问了,“Matt……你离开中央区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好吗?”

 

“……他,他非常不好,”年轻的金发搜查官蓝紫色的精神屏障波动了一下,他努力克制住自己额头暴起的青筋,转移话题,“在你联系我之前我已经整理资料汇报给中央区,说明这里并没有你或者其他隐藏哨兵向导的踪迹,”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已经摘下口罩在打哈欠的Arthur,“但是他们不太相信的样子,我建议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

他继续絮絮叨叨说着,好像在逼自己想些别的事情:“十二区是个好地方,你知道的,我们区和十二区的战争现在如火如荼,你可以试着去十二区投奔那里的‘塔’,我觉得成功率还是很高的——我出于朋友身份,建议你这么做,尽管这有违当初入‘塔’的宣誓,但是……管他妈的,他们当初也没有告诉我他们会对Matt……要是知道这一点,我……”

“冷静一点,”Alfred按住他颤抖的身子,“总会有办法救出他的,不是吗?”

 

刚刚一直插不进话在打哈气的Arthur终于发现自己有了用武之地,他适时用精神触丝去安抚这个有些崩溃的男人,并且下了一些“镇定一点,一切都很好”的暗示——出乎他的意料,他发现这个男人居然是个向导!

尽管一直觉得这个男人精神力强大的不像话,但是对方健壮高大的体格和因为过于担心Alfred所以没有仔细观察过对方的精神屏障,Arthur一直以为他和Alfred一样是一个哨兵。

没想到他居然也是一个向导。

 

同为向导的微妙认同感,让他对这个陌生男人的敌意消去了一点——我们说过,某个可爱的小兔子警惕性很强,哦,当然,不知道为什么某只犬类是个例外,兔子甚至把受伤的大型犬捡回了家。

 

Francis揉了揉眉心,低声道:“抱歉,我刚刚失态了。”

“嘿,伙计,和我道歉太见外了,”Alfred拍拍他的肩,好像也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我明白,呃,你的感受,我当时不是也差点发了狂躁症了嘛。”

 

Arthur抱着兔子在一边昏昏欲睡——这太晚了,他的作息时间规律刻板,如果不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太过刺激他精神紧绷,他可能早就睡着了。而刚刚他又消耗精神力去安抚Francis,这导致他困的更厉害,现在……哦——!

作为身体强化五感敏锐的哨兵,Alfred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某个向导不受控制往地面栽去的趋势——当然如果你询问的话,他也会毫不害羞的承认他一直有在偷偷注意这个向导。

金发蓝眼的哨兵眼疾手快接住了Arthur下坠的身体,犹豫的看了一眼已经困的闭上眼睛无意识嘟囔的某个小向导,抱起来打量了一下几个房间,思考一下走进那个他猜测的卧室处所。

 

哦,感谢哨兵优秀准确的直觉——那真的是Arthur的卧室,Alfred以小心的不惊扰对方酣眠的动作将他放在柔软的床榻上,轻柔的为已经困的睡着的向导盖上毛毯。

然后,这个经历过腥风血雨,逃离过无数追杀搜查的哨兵,俏皮的侧过头对着跟过来的Francis眨眨眼睛——那里有尚未褪去的浅蓝色温柔笑意,竖起食指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不要打扰我的小兔子的好梦。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韩你】那年花开

(5)

❀骨科(四代)预警  ❀私设预警  ❀已查资料,如若还存有bug欢迎提出! 二十一 你拍了拍自己的脸,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开始慢慢告诫自己一个严峻的事实——那个人是你的哥哥。 没错,你爱的那个人,是你的表哥。 是你亲妈的小表哥的亲儿子。虽然这一层关系不算太近,可是不得不说,你们的身上有一丝血脉是一样的。 你突然很后悔接了这一次的采访,突然有种吃了那啥的感觉——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你抬着头,用

【贺岁系列】《跃龙门》

利涉(五)

  利涉05. 我被胖子的话弄得一激灵,以为自己身上沾了什么见鬼的东西,下意识就去拍手背。 “你这怎么搞得花花绿绿的?”胖子伸手拉住我,“莫非刚才在水里抹花了哪个禁婆妹子的彩妆?” 我停下动作看自己的手,指甲周围一片红绿,跟刚从染缸蘸出来似的。不由暗骂胖子又嘴欠,这水底就算有妹子,破鬼地方哪儿买胭脂去,你狗日的送的定情信物么。 “什么玩意儿,”我狠劲儿搓了搓,又瞅瞅胖子,“你手上怎么没有?” “你

竹夭
一颗不好吃的竹夭~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