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1501

【米英】Exotic Agency 异界执行局 (1)

Exotic Agency

异界执行局

   

   

【第一章】那个被称为异界执行局的存在

    

    

    

    

某超大国西岸时间19:23分,作为西岸最大都会城市相距一小时车程、坐落在西部沿海高度现代文明集中区域边缘的卫星城市,艾卡斯市(Alcatraz Town)刚刚欢送了所有从下班回家准备修整一番再开始夜生活的人们,当然作为大名鼎鼎被西岸都会赖以生存的卫星城市,艾卡斯市的高楼大厦也在日落的短暂时间里亮起了一盏盏明亮的灯光。

    

繁华的象征通常都包括了这些数量众多的灯饰,不过在这座城镇热闹区域还是有着几栋无人光顾的破烂楼房,虽然这就表示这些大楼是不需要警员花费时间巡逻的,不过那可不代表今年刚晋升为正式警察的山姆与杰克会开心起来。

    

远远就可以看到这里荒芜破旧的状况,孤零零伫立在一片平底中央的破烂大楼简直就只剩下个框架建筑在这里笃着,周围的荒废工地就连推土机、钻车全都没有踪影,四面八方亮如白昼的光线也没办法照亮这座破旧大楼的内部空间。

    

一般来说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总是在这种事情上非常矛盾,一方面他们热衷于在网络上流传着种种荒诞的都市传说,然而另一方面他们却对传说中闹鬼的大楼感到恐惧,开什么玩笑!在网络上看看文字看看图片过把瘾有什么不好,扛着摄像机开开心心进去冒险的人又不缺自己一个。

   

“上帝怜悯我们,”小警员山姆嘀嘀咕咕地说着,“幸好这里没什么不良青年执意要在这栋楼里过夜。”

   

“所以我们随便看几眼就转到下一个街区去吧。”

    

这片区域归自己管辖并没有什么不好,杰克也在内心默默吐槽,没有酗酒吸毒的治安问题,没有红灯区聚集地,只要政府或者开发商赶快处理掉这座好几年没人居住的大楼就行了。

    

不过一般来说会进行这样对话的角色基本都是在给自己竖Flag,伴随着不远处的大西洋飘来一阵腥咸潮湿的气息,这座黑灯瞎火的大楼里突兀地响起一阵“咔嚓咔嚓”的刮刺声,那种类似于尖利物品刮过瓷砖的噪音简直让人背脊发寒。

   

更何况这里还是一栋无人居住的荒废大楼!

    

山姆和杰克先生顿时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起来,好不容易转正当上了没什么生命危险退休后又有保障的警员,为什么他们就这么倒霉呢?这么想着,两人转头对视的瞬间还是觉得应该担起责任前去看看。

    

没办法,如果身边有同伴的话一般人都会试图安慰自己说发出这种怪声可能只是这座大楼终于有流浪汉光顾了,因此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竖起了flag的两位小警员就这样一脚踏入了废墟搬黑黝黝的大楼范围。

    

一楼靠近西边的走廊早已破了几个大洞,灰白色的砖块与石灰撒了一地,山姆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电筒一边高喊着“里面有没有人”一边带着同伴走了进去,满地的灰尘都随着人类的进入而扬起又跌落。

    

这座大楼看起来似乎曾经被计划作为艺术展览区,因此弧形走廊的内侧还遗留着许多没来得及搬走的框架或是镜子,就连中心区域都被一面面宽大的玻璃幕墙所隔开空间,手电筒的光线照映在它们之上显得影影绰绰。

   

又是一阵刺耳的咔嚓咔嚓声响打断了警员们的脚步,突然冒出的冷风呼啸着充斥了走廊的全部空间,尖锐而凄厉的怪笑声就这样飞速地从远而近扑至面前,随着嗤啦一声杰克右边的衣袖登时被划出好几道口子飘飘然地消失在黯淡的周遭。

   

一时间晃动的光线、人类惊恐的吼叫、不知从何而来的桀桀怪笑全都融进不合时节的刺骨寒风当中,砰的一声以后山姆的手电筒就爆裂开来,他只觉得明明没有东西存在的空气里仿佛有一只巨型猛兽的无形利爪朝着自己右肩狠狠地抓了过去,鲜血立即淌落在厚重的灰尘之上。

   

——见鬼了!他这么想着,随后便因为疼痛而晕了过去。

    

    

    

    

艾卡斯市并没有什么著名旅游景点也没有什么太过辉煌的历史记录,某超级大国西岸霓虹绚烂的生活也不会为这里带来什么波澜,虽然过去好几年来网络上总是从这里流传出很多都市传说、恐怖怪谈什么的,但是归根到底即使是这里生活的人们都不会认为这是真的,这道理就跟天天在电视上看到“只要999!只要999!”但却不会有人觉得真的有那么优惠一样。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比如说现在在这栋废弃的破旧大楼远处紧急搭起的白色急救帐篷里里,人们正不可思议地看着警员山姆被伤口折腾得嗷嗷大叫却没有办法一样,即使是急求医生也一脸无措地搓着双手连连摇头。

   

那道几乎横亘右肩到左腹的道道伤口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巨熊一爪子拍在他身上一样触目惊心,但是无论是哪一种猛兽都不可能让伤口流出来的血液里升腾起淡淡的黑雾,一切紧急救援的医具只要触碰到黑雾则全都“兹——”的一下沾上一层黑灰,而他们甚至没办法动手处理伤口。

    

尽管如此,在科学至上主义的国度里这些人还是处于心理暗示一般纷纷惊恐地认为“莫非这是类似于芥子毒气的新型恐怖袭击”,晚上10点时分的月色早已悄然地把转移伤者的现场笼罩在一片焦虑无措的氛围当中,即使四周都架设着探照灯也不能驱散人们的不安。

   

然而在这样一个混乱的现场里一名看上去显然就来自于遥远东方的男人却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缓缓走进现场,不知为何两手相互藏进袖间的来者完全不顾仿佛等候已久的现场负责人,而是径自走向了还躺在临时担架上痛苦大叫的山姆警员。

   

“奇怪,我们进行汇报了以后上头说会派适当的人来,听说名字叫王耀,”现场立即就有人悄声嘀咕着表示疑惑,“难道我们就要听这个奇怪男人的命令?”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讨论着,因为对方确确实实身着警服毫无障碍地通过了周遭的警戒线检查,就算不愿意相信他们也还是注视着陌生来者半蹲下来查看山姆警员的状况,不过与其说王耀先生是在关心伤者,不如说这个只有嘴角弧度才带有温和感觉的男人更专注于伤者身上的伤痕:

    

“看起来吃得很饱啊,”——等等这个人在说什么——“真是让人头疼的口味阿鲁。”

    

有那么一瞬间即使是倒地不起的山姆警员也不得不呈现风中凌乱的茫然状态,不不不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这是在形容山姆同学吃得太多导致身材有点走样的意思?

    

不着痕迹地环顾了一周以后王耀淡定地目视着周遭人们被自己扔出的话语搞得差点呛到口水的模样,随即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来到案发现场的第二个目的,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瓶光润白瓷、曲颈圆腹并且还充满东方神韵意味的小瓶子倒出了不少粘稠而冰冷的药膏状物体熟练地抹上了山姆警员的那道伤口。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做了什么亦或是这药膏确有奇效,原本一旦靠近就狰狞着肆虐的黑雾却在那一刹那消散无形,冰冷的触觉不禁让山姆吃惊得张大了嘴巴,然而后者还来不及发出一丝叫喊,右肩至左腹的伤口却竟然缓缓地变成了几道仿佛被邻居家顽皮猫咪狠狠抓过的小伤口,与之相比那些曾经止不住的血液看上去就像是道具血包一样好笑得突兀。

    

“好了他不会有事的,”礼节性的温和微笑还挂在嘴边,王耀一边收起备受瞩目的药瓶一边朝着身边的现场负责人这么说到,“你也已经接到命令了,从现在开始除了我允许的人以外其他人都不得进入那座大楼,你们也不例外阿鲁。”

   

“长官,你的意思是要进入现场勘查吗?”

    

虽然搞不清楚这位名叫王耀的男人究竟是什么级别的警察,不过负责人认为既然是上头特意叫到这里来的话那叫长官总是没错的,眼下的同事伤势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新型生化武器,要是对方进入现场发生什么意外的话......

   

然而王耀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从警服左胸处的内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金色的方形纸张全神贯注地折叠起来。

    

是的,你们都没有看错,我的意思就是王耀正在专注于折纸之上,而可怜的负责人还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只见显然具有东方血统的男人纤长的手指翻飞不已,一只金色的纸鹤很快就成形了。

    

据说警队高层的人们都有些古怪癖好,现场的人们开始如同自动筑起心理防护墙一般默默为自己解释道,所以这个神秘的男子会在鲜血淋漓的案发现场折纸总比那些要在这里高歌一曲跳跳热舞什么的好多了。

    

“不,我会把需要进去大楼的人叫过来,毕竟对付那些吃饱喝足的家伙不是我的强项,”再次伸手想要掏出什么东西,王耀这一回有些诧异地发现自己并没有找到想要拿到的东西,于是他只好扭头礼貌地朝对方开口问到,“请问一下,你有带打火机阿鲁?”

    

   

    

     

如果现场这些被搞得莫名其妙的警员级别还要再高一些,亦或是曾经听说过网络上流传许久的【异界执行局】传闻的话,或许他们此刻就能够知道眼前的东方男人究竟是谁,不过这带来的后果也可能是全体成员吼叫着四散逃走。

   

毕竟有谁会喜欢呆在一个由“非人类生物”作案的现场?

    

假如说王耀所在的故土有着三千神明、幽冥妖魔以及历来以渡劫成仙为目的的修真者说法的话,纵观以某超级大国为主要成员的西方社会里也不乏那些并非人类存在的生物,他们有的只是偏居郊区死宅得一年都不会出门逛逛超市看看世界,也有的热衷于混迹于社会当中玩玩cosplay享受一番当“人类”的乐趣,不过一般来说这两类非人类生物都并不喜欢像袭击人类这样刷爆存在感。

    

在他们的世界里袭击人类所付出的代价其实是很高的,先不论自身能力是否是以杀戮为助力的,光是被异界执行局发现的话即使是造成人类轻伤级别的伤势动辄也要罚款10万元啊!开什么玩笑,在如今这个工资涨幅远远赶不上通货膨胀的世界里这样的罚款可是够他们辛辛苦苦一年的劳动所得啊!

   

咳咳话题扯得有点远了,我们还是继续来进行名词科普——就与人类当中也有守法公民和作恶分子的区别相似,非人类生物当中担任后者角色的大部分都是由恶鬼恶灵们担任,想到这里王耀不禁偷偷叹了一口气,想想他远在东方的故土古国说到反派BOSS人物好歹都是蚩尤刑天这种战神级别有身份有背景的神明担任,为什么到了西方设定里人们就干脆懒惰异常地直接统一称呼算了?

    

即使是按照严格的定义说来恶鬼与恶灵实际上只不过是同一物种不同级别的称呼罢了,人类世界里存在着的晦暗气息如果足够强大的话统统都会堕变恶灵,恶灵们在人类眼中几乎无法成形而只有灵体,但是其中有能力强悍不断吞噬同类者则会拥有变幻实体被人们目击的能力,简单来说这就跟一段二段的设定基本相同。

   

什么?你问为什么话题跑到恶鬼恶灵的身上而不是在原来的科普课程当中?王耀随意地扬了扬手中的纸鹤燃烧殆尽后灰烬安静地在现场找了个地方等待着队员们的到来,上述这个问题他都几乎懒得解释了,人类世界里负责除暴安良的如果说是警察的话,那秘密隶属于最高级别情报机关的异界执行局就是专门负责维护非人类世界秩序的特殊部门。

   

创立时期不明、从一开始就比CIA更奉行神秘主义、流传于各种都市传说当中却从来没有露出过蛛丝马迹——这样那样的说法总是萦绕在执行局的周遭,而且毋庸置疑的是,执行局成员中能够拿得出手去刷副本的几乎清一色都是非人类生物里的“捕猎”角色,不过王耀先生对此表示所谓术业有专攻,像现在这种喜欢吸食人类被袭击那一刹那所散发出来的恐惧与绝望感的恶鬼恶灵,还是把某一对拌嘴如调情、互呛如说爱的搭档召唤过来收拾收拾。

    

    

    

    

而现在作为第二大队队长并且常年兼任“与普通人类进行他们不会觉得突兀奇怪起疑心的对话”职责的王耀先生,此时他努力呼唤的对象还呆在艾卡斯市中心一座独门5层建筑当中的一间办公室里,对于异界执行局来说并没有什么上下班亦或是每天都要准时报到的概念,因此即使是将近10点的夜晚整栋大楼还是亮起了不少灯光。

    

但这间办公室却不在灯光的范围之内,即使是没有拉上窗帘室内也还是无法得到周遭建筑光线或是霓虹灯火的眷顾,深蓝色近乎黑色的执行局警服凌乱地覆盖着三三两两掉在地上的文件纸张,一只样式看起来古老得仿佛中世纪黑暗时期保存之间的怀表在一条蓝色领带下露出小小的一角,黄铜色边框内部一层淡然却炫目的荧金色光芒流转不息,轻轻的闪烁动荡就如同是人类跳动颤抖的心脏一般惹人垂怜。

    

办公室里为执行局成员休息所用的黑色沙发由于被两个男人交叠一起的身躯霸占而显得拥挤窄小,地上属于两个人的衣服却只有一条领带,在这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中还活到最后的另一条领带松松垮垮地还系在有着一双蓝色眼眸的男人脖子之上,与它同样幸存下来的还有一条坠着金属牌子的项链被领带半遮半掩地纠缠在一起,就像是这两个男人相拥的倒影,铭刻的字样只是用简单的线条记录着佩戴者的名字。

   

【Alfred】

      

就算是轻微的动作都会带来下身紧密贴合处溢出暧昧液体的声音,在喘息渐渐平复的空间里显得响亮而不堪,平光的眼镜不知何时已经掉在了沙发缝隙当中,金阳色的头发也遮掩不住脖间处随着脉搏跳动而淌出鲜血的伤口,一只手像是不愿割舍一般搅动着领带而另一只手却撑在对方胸膛之上的男人正低伏着上半身凑了过去贪婪地吮吸着从另一个男人身上流出的鲜血。

    

血的气息几乎让男人完全沉浸其中,仿佛这是另一场畅快纵欲的做爱亦或是高潮过后余韵作祟的结果,放松下来的身躯与皮肤全都敏感地感觉着空气里弥漫着夜色凉意,怀表内部的浅弱光芒也逐渐失去亮度仅仅剩下静止不动的时针与分针。

   

昏暗的空气里突然溢出了一阵轻弱的鼓动,一只金色纸鹤就这样突然出现在面前,一边任由对方把伤口附近慢慢凝固的血液舔舐吞没,名为阿尔弗雷德的执行局成员伸手接住了从悬空状态坠落下来的纸鹤。

    

纸张的表面还存留着王耀从另一端(用普通警员身上的廉价打火机)燃烧过后的淡淡热度,伸出的食指与中指就那样随便地夹住了纸鹤的翅膀准备扔到一旁,下一秒钟身上的暖意就突然消失了,阿尔弗雷德有种不好的预感看着支持着上半身坐了起来的男人,一双由于还带着刚刚一番翻云覆雨时残留的生理泪水而微微闪烁的祖母绿眼眸此时正认真地研究起从他手上抢夺回来的纸鹤。

    

“喂这可是工作吧,阿尔弗雷德,”粘稠的液体也开始丧失温度,各种意义上此时已经“吃饱了”的第一大队队长亚瑟熟练地凭空升腾起一把苍绿色火焰把纸鹤彻底燃烧殆尽,“不要因为今天还没到满月就偷懒啊。”

    

“是不是满月和我的力量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是很清楚吗?”

   

眼看着火焰就快要烧完了阿尔弗雷德只能夸张地用手掌堵住了双耳试图阻止自己听到工作内容,不过可惜的是异界执行局里众所周知王耀的仙鹤传音技术无所谓服务区域与传递对象问题,而且还24小时提供服务,最重要的是隐私保密技术绝对一流,因为当收信人把纸鹤同样烧尽的瞬间里面传递的内容绝对会——并且只会——传递给收信对象。

    

简单来说,就算阿尔弗雷德把耳朵割下来也还是一样会听到,普通人类也许会称之为脑洞电波。

   

“是那座荒废了的艺术展馆,”认认真真地听完了王耀传递过来的报告,亚瑟一边找寻自己的警服一边这么说到,“那里果然是被恶鬼恶灵占据了,阿尔弗雷德,正好可以让你吃得比垃圾食品大餐还要饱。”

   

金属牌子就着胸膛里跳动的心脏而轻轻颤动了起来。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手犬-脑洞爆炸备新刊
一个懒人,一个迷妹_(:з」∠)_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