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01
阅读 376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185)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716-1723】

哎,上铺那个。【1716-1723】


1716.

其实很多人都不太懂

会长攒那么多钱干什么。

“缺钱?”东北大哥好奇的说

“那不如买金,金币可是一直在贬值啊。”张佳乐实话实说道

“是不是买点卡?毕竟点卡永远是保值的。”北京哥们随口瞎猜

“你把钱都存公会仓库了?”孙哲平看了一眼记录淡定的问道。

然后会长支支吾吾了半天。

“该新副本了。”会长尴尬的说

“老开金团混日子也不是个事。”会长尴尬的继续说

“我想赶着新副本开之前,带着你们把现在副本的25人英雄模式通了。”

然后语音里安静了一会儿。

 

1717.

“所以你打算单开个精英团出来呗?”张佳乐恍然大悟的问道

“打金团的钱拿来做开荒的装备修理费?”孙哲平意料之中的问道

“那还废什么话啊,什么时候开,算我一个。”北京的哥们干脆的说

“我问问女朋友跟不跟着我一起来。”东北大哥老老实实的发短信说道

再然后语音里一片吁声。

 

1718.

其实游戏里当时已经是一个快餐的时期了

很多人都喜欢被一路带着刷怪升级,满级了消费一身好装备就也敢跟着混团了。

装备不好,什么技能都得注意,打什么本都叫开荒。

装备好,大部分技能都不用注意,打什么本都叫碾压。

所以很多人是不愿意开荒了,包括一些跟公会的老人。

毕竟,英雄副本费劲巴拉的打过一个boss

拿到的装备等级就比新本高6个装等

在一个装备等级是三位数的版本了

6个装等真的显不出什么。

 

1719.

但是也许就像有人说的那样

可能从一开始

这就不是什么装备的问题。

“那是什么?”有人好奇的问

“也许荣誉问题吧”有人猜测的答。

 

1720.

就好像曾近一个视频上说的那样

每一个会长都会有那么一个理想

一个带公会的兄弟们再多打一个boss的理想。

 

1721.

精英团的决定让当时还在语音频道里的人都内心为之一震

但是正所谓一口气吃不成胖子

所有人心里也清楚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

副本!要一个boss一个boss的过!

“说的对!所以我们眼下最重要的事是什么!”会长慷慨激昂的问道

然后语音里安静一片。

“是什么!告诉我!”会长慷慨激昂的继续问道

 

1722.

“睡觉……”北京的哥们看了看表,五迷三道的说

“睡觉…”张佳乐看了看表,五迷三道的说

“睡觉。”孙哲平看了看表,五迷三道的说

“…”东北大哥没吱声,直接睡过去了。

会长泪流满面。

 

1723.

会长觉得有点尴尬

但是有觉得挺有道理的。

毕竟,快过年了,都要走亲戚

自己也差不多要睡一会儿才……

然后闹钟就响了。

再然后所有人听到了一阵哀嚎

再再然后会长下了语音,这个世界安静了。

最后所有人心安理得的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当然,会长除外。


  • 举报帖子
喜欢 4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酒茨/生子/失忆梗】相逢一醉是前缘

(一)

“今日街上怎么这般热闹?” “啊?你竟然不知道,鬼王大婚啊!咱们镇在大江山旁,当然也就跟着热闹了” 街上一角,人们还在自顾自聊着八卦,想象大江山那边的热闹景象,未曾注意到,身旁那个裹着深长黑袍的人,逐渐攥紧的左手。 “唔……”一个极小声吃痛的闷哼,上方那人手握的太紧,完全忘记自己手中,还牵着一个小人,小人忍着手上传来的疼痛,眼角微微泛着泪光,仰起头来,关心的喃喃道,“爹爹……?” 小小一声唤回茨木

或许有一天

午后,阳光从爬满藤蔓的天窗洒下来,在书吧里刻下了斑驳的痕迹。   弥幽和阿黄靠着屋内的书架捧着一本装帧精致的书小声地读着。   一时兴起的大祭司正在给界海讲述着一千年前发生的故事。   舜在批阅公文,时不时地颌首凝思,对着身旁擦拭着长枪的尽远喃喃私语。   尤诺从吧台后的柜子里搬出一坛新酿,盛出一杯晶莹的液体,递给了坐在吧台前单手托腮的瑞亚,瑞亚轻啜一口,用微笑表达喜爱。   埃蒙和格洛莉娅从屋外

【酒茨】生无可恋

清风朗月,最宜小酌。 酒吞童子枕着鬼葫芦,惬意的醉着酒。空山寂无人,只有溪涧中的木芙蓉,纷纷开且落。悠然的落花倏然被一阵妖气惊散,飘落在他额间。酒吞童子不禁皱起眉头,那个烦人的家伙又来了。 他的酒依旧没醒,眼皮沉甸甸的坠着,睁也睁不开。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习惯性的自发行动起来,朝着与鬼气相反的方向移动。 酒吞童子没走出多远,就感觉撞到了一具高大的躯体,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吾友,我终于找到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