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600

[安清]随笔系列。 (11)

※清光失忆梗。只是想写,为何会失忆我并不知道(作者)


  大和守安定睁开眼,打了个呵欠慢慢吞吞的坐起身揉揉眼睛,反射性看了一眼旁边的梳妆台,却惊讶的发现加州清光并没有跟往常一样坐在那儿梳妆打扮,又看看旁边的被窝,一直早睡早起被审神者称作本丸好孩子的加州清光居然还在被窝里面跟周公约会。大和守安定刚想把他叫醒,纸门被谁一把推开,受到惊吓的大和守安定抬头一看,在他眼前的果然是一身白再掺点儿金色的本丸惊奇老人。哇哦这可真是吓到了,清光居然还没起床?鹤丸国永见到这场景一脸他被吓到了的表情,大和守安定非常干脆地无视了他,重新投入将加州清光叫醒的事业中。


  被推了几下之后,加州清光醒了。他睁开眼坐起身,朱红色的眼睛看看正对面的鹤丸国永又看看旁边的大和守安定,脸色疑惑,像是在说为何自己会在这儿。后者见他这个样子以为他睡傻了,张开嘴正要道出疑问,却是被加州清光抢去了话头:“你们是谁?”


  别说大和守安定,就连鹤丸国永都被吓得呆在原地几秒钟。见他的样子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大和守安定有些恍惚,连忙问他,我是大和守安定,那边那个是鹤丸国永,你不认识了?加州清光一脸实诚的摇了摇头。大和守安定再问,那你记得自己是谁吗?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加州清光回答道。这可有点不得了,鹤丸国永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丢下一句我去找主上就跑没影了,留下某种意义上正在孤军奋战的大和守安定看着他的背影干瞪眼。大和守安定做了一次深呼吸,转过身去又尝试着问了一次,你真的除了你的名字以外什么都不记得了?也许是从大和守安定的脸色中看出什么来了,加州清光虽点了头,但动作有些许的迟疑。


  审神者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连带着一帮关心此事的刀剑们。大和守安定见审神者正坐在加州清光面前,问了他几个比较简单的问题,得到明确的回答之后,审神者又凑了过去,微眯起眼睛观察着加州清光的神色,搞得后者有些不明所以。过了大抵有一个时辰,审神者朝加州清光道了安后扯扯大和守安定的衣袖,站在门外,大和守安定被告知加州清光应该是选择性失忆。


  “选择性失忆?”


  听到从未听说过的词汇,大和守安定有些疑惑的重复了一遍。审神者说她以前还没有来到本丸的时候曾经学过这方面的知识,像加州清光这种只记得部分的症状,多半是受到了什么很大的刺激或者是脑部受到碰撞所导致的。说到这里,审神者顿了一下,问昨天与加州清光一同出征的大和守安定,在昨天出征的时候是否有什么异样,后者摇头摇的坚决而快速,说昨天连连得誉的可正是这个失了忆的家伙啊,他根本就没有受伤的迹象。审神者闻言脸色变得越发困惑,可昨天吃饭的时候我也没见他有什么不对啊,还听他跟次郎太刀约好了过几天去万屋买新的指甲油。


  算了算了原因什么的不重要。审神者非常干脆的将本应是很重要的问题推到了一边去,转而看上去非常认真的对大和守安定讲,过一段时间之后你带上清光,跟着一队去池田屋。大和守安定满脸不明所以望着眼前的人,虽然审神者解释说让加州清光去能刺激他的地方或许能够想起来,可他还是很不放心。大和守安定对审神者道了谢,揣着这般那般的念头,他走到房门前硬着头皮打开了门。里面加州清光依旧坐在那个位置,见大和守安定进来了,他微微点头示意,如此难得一见的安静的加州清光让习惯了跟他打口水仗的大和守安定很不习惯。


  “……那个,大和守安定……?”


  打破两人面对面干坐着什么也不说的尴尬气氛的是加州清光。


  “是的……?”


  大和守安定有些慌忙地回话,在吐出话语的下一瞬间就发觉自己这语气太过于拘谨,不禁暗暗在心里骂着自己的出息。


  总而言之,大和守安定决定先说明现况,审神者、付丧神、检非违使,等等等等,都尽可能讲的详细。突然想起自己刚来到本丸的时候,给他介绍这些的刚好便是作为审神者第一把刀的加州清光,现在却反过来了,大和守安定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在审神者下令前往池田屋之前还有几天的时间,加州清光被大和守安定带着绕本丸走了一圈,途中撞到来提醒他们内番时间做了调整的药研藤四郎。在提醒了他们记得明天无需出征留在本丸内番之后,药研藤四郎看看加州清光又看看大和守安定,后者眨眨眼顿时一脸了然,拍了拍药研藤四郎的肩,笑着摇摇头,示意并不会有什么大碍。


  晚上吃饭的时候众人对加州清光失忆一事很是默契的没有多言,还是像以前那般热闹。加州清光看上去像是没有食欲,拿着双筷子扒拉着碗里的饭粒,脸色有些为难。突然眼前多出了一杯水,加州清光转过头去有些惊讶的看着已经坐下准备开始吃饭的大和守安定,察觉到旁边人的目光,大和守安定才好似想到了些什么一样作出解释。口很干吧?你吃饭前有先喝杯水的习惯,以前都是你自己去拿的,现在你失忆了也不难为你会记得,所以就帮你拿了。加州清光有些呆滞,反应过来连忙道了句谢谢,大和守安定随意的摆摆手,端起碗握着筷子夹起一块烤鱼递进了嘴里。


  过了几天,审神者终于下令让一队去池田屋。大和守安定一刀斩下敌方打刀的头颅,确认附近没有敌人之后,他转过头去看向不远处的加州清光,只见他握着沾满血液的本体站在已被他打倒的敌人面前,边微喘着气边抬起手擦去脸上的血渍。应该说不愧是刀的本能吗。大和守安定这么想着,走了过去,开口道出话语,才察觉语气竟出乎意料的柔和。


  “有没有想起什么?”


  “不,并没有。”


  大和守安定闻言一言不发的握住了加州清光的手,转身跟着大队走向下一处战场。加州清光任由他拉着,只觉得大和守安定的手传来的温度冷得可怕,很像躺在地上的那些尸骨残骸。也许是他多想。加州清光摇了摇头,耳边传来大和守安定准备战斗的警示,再次握紧了手中的本体刀。


  结果直至回到本丸加州清光也没有些许记忆恢复的倾向。大和守安定向审神者报告完今天的战况,抬头却看见审神者写满了失望的脸。对不起啊安定,她说,我都帮不上你和清光的忙,我很失职吧?


  没有这么回事,主上。大和守安定平和地笑着回应。加州清光的记忆总有一天会恢复的,您不必往坏处想。


  然后等到明天一大早,大和守安定起身习惯性看向梳妆台,发现加州清光坐在梳妆台正在梳妆打扮的时候睡意都被吓飞了。再细想自己昨晚对主上说的那一番话,大和守安定有些自暴自弃的认为他可以去试一下当个预言家。


  “哟,早啊,安定。”


  “……早。”


  “你这有气无力的算什么啊,这才早上欸。”


  “你脸皮很厚嘛,需要我帮你削掉一点吗?”


  “好好好对不起是我错了,你先放下本体刀。”


  “说到底你为什么会失忆啊。”


  “你问我我问谁?”


  “算了,再讲也没什么用。”大和守安定草草的结束了谈话,起身将被褥收拾好,换好衣服准备向审神者报告,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来又转过头,轻轻握住加州清光那重新涂上指甲油的手,嘴角勾着温柔的笑,额头抵住额头,道了一句欢迎回来。


  加州清光顿时就懵了,直至大和守安定离开才回过神来。突然想起他失忆的第二天,他与大和守安定负责内番。在大和守安定帮加州清光绑背后带子的时候,后者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安定,你对我来说是不是很重要的人?很明显能感觉得到大和守安定动作的停滞。


  “谁知道呢。”


  大和守安定在帮加州清光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之后,只是回了很短的一句话。声音很轻,宛如清凉的流泉,可又带着满满的温柔,多到快要把他给淹没掉一般。


  • 举报帖子
喜欢 2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瓶邪 HE】两耳之间

96

——96——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种巨大而悲恸的情绪击中了我,我的胸口一阵绞痛,我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我的眼睛十分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后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带我去看精神科。   因为她送我的那只仓鼠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我妈说是我杀的,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做了一晚上纷繁芜杂的梦,那些残破的肢体、无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歪镜
=清雨/森罗。 新浪@森游九渔 Lof@旅人電燈 专业子供番,墙头太多主要prpr小男孩。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