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21

[霹雳·箫朱]天邈咖啡屋 (1)

楔子

紅髮的男人拿著精巧的黃銅鑰匙打開孔雀藍的歐風木門,進門的時候扯了扯門邊的掛鈴,黑色的中古門鈴發出了一陣悅耳的聲響,倒是保持的還好。

他沒期待店裡的燈能開,都關業數年了,肯定水電都斷了。

還好店鋪的位置不錯,採光很好,今天外頭又是個大太陽天,光線充足的從幾面落地窗照進來。

男人把手裡的文件袋打開,拿出裡面的房產合同,店面轉讓書以及所有經營許可文件。

嘖。

真是個不負責任的死老頭子,明明約好了下次見面教他做各式西點甜品的,他依照時間來了卻看不到人,而且店都關了幾年了。這樣就算了,竟然還有膽子讓人把這些東西交給他一走了之。

自己欠他的么?非要替他開店啊?

撇撇嘴,好吧,自己確實真的是欠他的。

看著這採光良好令人羨慕的旺鋪,他眼中閃過一抹狡猾。

採光好是吧?哼哼,他偏偏不要在白天開店!

決定了,以後這間咖啡屋的經營時間就從晚上八點開始到早上六點。

沒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莫長鋏,敢強行甩鍋給老子,有本事一輩子都別回來,別讓老子再看到你!

身後又響起門開啟關閉的聲音,走進來個十來歲大的孩子。男人回過頭,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連忙走上去蹲下身,把剛走進來還背著小書包沒放下的孩子抱住了。

“心肝兒寶貝啊,以後爸爸就能親自天天送你去上學了。”

“嗯,謝謝爸爸。”說著抬手拍了拍他爹肩膀,“爸爸,我們還是趕緊去把水電費交了吧。”

“對對對,我們黥龍就是聰明!”

孩子從他爹懷抱里探出腦袋,環視了下這間不算大卻裝潢的很精緻溫暖的咖啡屋。

以後這裡,就是他們的家了呢。

不過只要能跟爸爸在一起,生活在哪裡都沒有關係。


1

素還真放下印著粉色小花的咖啡杯在藍色小花的杯碟上,心想這咖啡倒是深得莫長鋏精髓,只是……斜眼向一旁花花綠綠寫著今日推薦的小黑板。

麻婆豆腐、地三鮮、熗蓮菜、糖醋排骨和揚州炒飯。

這像是一家歐式咖啡屋里該出現的菜色么?雖然味道是可以的,分量也足,性價比相當高。可這不合適啊不合適……

天邈咖啡屋當年一直是因香醇的咖啡和精緻的甜點而出名的,現在這叫怎麼回事兒?

還不如改名叫天邈飯店呢。

是說再不濟……至少配合環境也該做西餐吧?

“你不爽我的Daily Special就不要來啊,我又沒拿槍指著你非逼你吃。”素還真那一瞬的嫌棄臉完全沒有逃過他的眼睛,咖啡屋的老闆趴在吧台上懶洋洋的說,“另外現在已經五點五十了,我們店要打烊了,客人你可以走了麼?”

“我可是當年莫老闆在的時候就是熟客誒,有你這樣趕的么?”

“不服氣你去找莫老闆理論呀,反正現在這店面是我的,我做主。”

素還真搖搖頭,“沐流塵不是答應推薦人過來麼?怎麼到現在還沒找到西點師?”

“水準不夠啊,他自己又說什麼發誓再也不親手做蛋糕甜點了,讓他安安穩穩當個食評家愛莫能助。”男人從吧檯后坐正了,“你說莫長鋏這兩個徒弟怎麼回事?一個結婚了都不著家,人在哪裡都找不到,一個把手藝都放棄了跑去寫什麼美食專欄。當然最過分的還是那個死老頭,如果不是他莫名其妙把店扔給我,哪兒那麼多事?我只會做中餐的呀。”

素還真默默的喝掉最後一點咖啡,“至少他沖咖啡的手藝你是學到的。”

“然而這並沒有任何鳥用……”男人攤攤手,“咖啡配中餐很奇怪。”

“那你去學西餐吧。”

“素還真,五十三分了,你真的可以走了。”

門卻在這時被推開了,店老闆和唯一的客人一起看向門口,見到一個英俊的年輕人走了進來,長的極為標緻的年輕男子有著一雙憂鬱而漂亮的綠眼睛。

他長的實在漂亮,漂亮的很對自己胃口,天邈咖啡屋的現任老闆朱聞蒼日這樣想。

但是……再漂亮也不能破例,收拾一下店鋪就該喊黥龍起來,送他去上學了。

“先生,我們的營業時間只到早上六點,抱歉,無法接待您。如果你有空,下次可以在營業時間內來。”

聽見這話,那年輕人卻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直接往吧檯方向走了過來,直到走到吧檯前跟朱聞蒼日對上,“我是來工作的。”

“啊?”朱聞蒼日愣了愣,“可我今天沒安排面試啊?”

“不需要面試,我是來這裡當西點師的。”

朱聞蒼日剛想說你長的好看也不能這樣囂張啊,你要來工作我就要請你啊?

“空谷殘聲……你是空谷殘聲對不對?”店裡唯一的客人素還真突然開口了,“我就覺得眼熟,我在雜誌上見過你啊,你就是連續三年得到世界最高西點作品大賞的天才西點師空谷殘聲對吧?”

年輕人點點頭,“是我。”

“可……你不是據說去南極思考新作品了么……”素還真還記得自己看到那篇報道時囧的打壞了杯子,還被屈世途念了幾句。但思考甜品創意思考到南極去的人……多罕見啊,也不能怪他手滑打壞東西啊。

“兩週前我接到師父的郵件,讓我到這裡來代替他成為這家店的西點師。”

朱聞蒼日皺起眉頭,雖然已經猜到,還是問,“你師父是誰?”

“莫長鋏,傳說中的夢幻西點師,莫長鋏。”

雖然是事實,但夢幻西點師這種稱號聽上去就像天降驚雷啊,這個年輕人能用這樣平靜的語氣說出來,也是很不容易。

德彪西的意象在短暫靜謐的咖啡屋里響起,角落里的古董鐘打開鐘盤上方圓形的小拱門,裡面隨著音樂轉出一個個小巧的翩翩起舞的陶瓷小人偶。

朱聞蒼日再次向素還真下逐客令,“六點了,放下錢,我要打烊。”

放下一張五十塊,素還真擦了擦嘴,起身離開了咖啡屋。

綠眼睛的年輕人還站在朱聞蒼日面前,沉默無語,眼神卻很專注。

“我先上樓休息一會兒,七點過後我會出門一趟,大約半小時回來。臨睡前我想吃點東西,你看著辦。”

“這算考核么?”

“不,我只是突然想吃點甜的。”

朱聞蒼日把連真實名字都不知道的年輕人一個人留在了店鋪里,從後門返回樓上供私人居住的公寓。這間店鋪樓上的複式公寓其實很大,他跟黥龍兩個人根本住不了,還空關著好多間客房。

洗了把臉稍微提提神,他打開客廳里放著的電腦看了一會兒,然後在六點半去兒子的房間把小傢伙喊起來。

趁黥龍穿衣服梳洗的時間,烤兩片土司,煎一個蛋,兩根培根,最後熱上一杯牛奶。

看著兒子乖乖吃乾淨早飯,朱聞蒼日準時的在七點十分出門送兒子上學。銀鍠黥龍路過店面的時候被正好從後廚走出來的人嚇了一跳,他沒預料到會在這時候在店裡看到陌生人。英俊的年輕人沖他點點頭,黥龍抓緊了他爸爸的手,躲到了朱聞蒼日背後去。

“黥兒別怕,這個哥哥是新來的西點師。”

“大哥哥你好。”黥龍的臉有些紅,仿佛是為自己剛才一瞬間的失禮而羞澀。

年輕人面無表情的說,“你也好。”

雖然冷著面孔,不過語氣倒是很溫和。

朱聞蒼日把兒子送去學校,回來的路上順便逛了一下菜場,其實他本來沒必要這麼做,店裡每天都有特定的供應商送來新鮮的食材。不過他還是習慣於自己去選購供他和黥龍自己用的食材,覺得這才是對生長期的兒子最可靠的保障。

朱聞蒼日在七點三刻回到咖啡屋,店里明顯已經被打掃過了,他順手鎖上店門,然後從後門回到公寓。

回房沖澡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好像沒關店面跟公寓之間相連的門……不過也沒關係,反正店門已經關了,沒什麼好擔心的。

擦著濕漉漉的頭髮從房間里出來準備給自己弄點吃的,卻看到了餐廳里意外的身影。

店裡新來的西點師正巧在把餐盤和盛著乳白色液體但不太像牛奶的玻璃杯放在餐桌上,朱聞蒼日這才想起來他好像喊這個人替他準備點吃的。出去一趟都忘記了,不過就算自己這樣說了……

“你怎麼上來了?”

“你沒鎖門。”

聽到他的回答讓朱聞蒼日反省了下,這難道是他的錯嗎?

卻聽到年輕人又說,“而且我想整理一下房間。”

“什麼?”

“我住這裡。”

“啊?”

“我在這個小城沒有自己的房子,以前跟師父學習的時候就是住在這裡。”

朱聞蒼日突然想起莫長鋏讓人轉交給他的鑰匙里,好像缺了一把房門鑰匙,“你是不是住在主臥對面那間?”

“對。”

“好吧,你自便,不過不要弄太吵,我睡眠很輕。”

說完他低下頭,看著面前的餐盤。

兩塊烤成金黃色的華夫餅。一塊上面鋪滿了鮮奶油,鮮奶油上堆滿了切碎的草莓和奇異果。還有一塊,只是簡單的撒上了白色的糖霜。盤子的角落里堆著一些飽滿的藍莓,旁邊淋著一圈焦糖。

拿起那杯不是牛奶的白色飲料,聞了聞,是生磨核桃露。

“我沒有用店裡的材料,上面冰箱里適合做甜點的東西不多,所以簡單做了一點。”

“謝謝。”朱聞蒼日用叉子叉起剛切開的華夫餅沾了點焦糖,“你叫空谷殘聲?這不太像本名。”

“簫中劍。”

“哦。”朱聞蒼日點點頭,“你有空把身份證給我,要登記一下錄用員工給你發工資報稅。”

簫中劍很乾脆的掏出錢包,把身份證拍在了他面前。

朱聞蒼日看了一眼,抬起頭笑瞇瞇的看著他,“那我以後就叫你無人了。”

回答的聲音沒什麼起伏,“簫中劍或者空谷殘聲都可以。”

“無人~”朱聞蒼日這樣喊著,然後伸出舌頭,舔掉了嘴角邊蹭到的鮮奶油。

簫中劍皺了一下眉頭,沒有再次糾正他稱呼的問題。

“我叫朱聞蒼日。”沾著草莓汁液的嘴唇開開合合,“你可以喊我朱聞,也可以叫我蒼日。”

“朱聞。”簫中劍言簡意賅的選擇了稱呼。

“哎呀呀,我還沒說完呢……你怎麼就選定了,你還可以喊我老闆或者主人的呀。”

簫中劍很確定的又喊了他一聲,“朱聞。”’

“好吧好吧,你喜歡就好。”

簫中劍沒有說話,而是轉身走出了餐廳,不久后,朱聞蒼日聽見鑰匙開鎖的聲音。

看來,莫長鋏還沒完全“泯滅良心”,還曉得給自己送給徒弟來賠罪。

咬著叉子,朱聞蒼日笑的惡質滿滿。

簫中劍,有趣的人。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4

猜你喜欢

【填词】江雪左文字-近侍曲:佛门雪

原曲 [00:00](念白):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00:19](念白):凡圣一如,生佛等同……!! [00:29]独倚寒江落雪舞轻蓬 [00:35]孤舟蓑笠度隆冬(度隆冬) [00:40]佛前青灯频闻诵经声 [00:46]超度奈落悲苦众 [00:54]百年江湖争夺天下梦(天下布武) [00:58]纵横捭阖战国血雨风(血雨腥风) [01:04]罪孽深重何时硝烟散(硝

【韩你】那年花开

(1)

❀骨科(四代)预警 ❀私设预警 ❀已查资料,如若还存有bug欢迎提出!   一 “太太又更新了,快去看看看看看!” “真的么?她好久没更新了呢!” “今天跟新了好几万呢,算了就原谅她更新那么慢了。” “哇!小跟班更新了!” “对啊对啊快去看。” 你听着周围同学们的喧嚣,倒是丝毫不在意,拿起手机看起了职业圈的八卦新闻。 听说周泽楷今天拍广告被粉丝们追着到处乱跑,听说兴欣那个唐柔这次还是没有拿到三连胜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球球慢慢滚
南极冷逆科考站常驻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