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518

小雪怡情,但是到了雪线以上,下雪并不是一件好事。
即使在夏天,长白山的雪也有可能困住最有经验的登山者。我带的装备不多,只能满足最基本的登山需要,违禁物品一律没有,遇见仇家的残党算我倒霉。万一真运气差到家了八月碰上暴风雪,装备再好也不顶用,归根结底看造化。
雪山似乎总给我一种安全感。有些人就算不在了,他留下的那些痕迹也能够让你时刻感觉到他的存在。所以闷油瓶说什么他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全都是屁话。老子一看到长白山就想到他。当然雪山对我的意义不止于此,就算曾经在墨脱的雪山上“抛头颅撒热血”,那里还是唯一我有信心完成一切的主场。而如今我只身一人来交差,看闷大人愿不愿意见我。
已经差不多走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雪下起来更容易迷失方向,我决定先找个背风的地方休息一下。啃着压缩饼干,心里不得不承认小花是对的,他一直劝我爱惜身体,我不置可否,在这最后关头十年里折腾自己的后果得到了充分体现。虽然经过了黑瞎子非人的训练,但毕竟底子一般,又过了年轻气盛折腾得起的年纪,我的体力大不如前,连续走了一个多钟头已经有些疲态。在这种环境条件下疲惫几乎是致命的,体力必须得到快速的回复,否则我还没确认闷油瓶是生是死,自己就会先倒在雪地里。
休息了一会儿,雪不见小,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我心道这和当年的情况还真有些相似,从包里摸出手机,这里已经没有信号覆盖了,屏幕上显示着时间。8月10日下午,距离我出发已经有两天半。我又看了一眼手机日历上一个简单的“17”,没有留下任何记号,在满屏幕的数字里却显得醒目。一直以来我把这一天当做一个终点,而事实是我并不知道闷油瓶口中的“十年”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计算。8月17日这个日期,是我当年精神恍惚地下山以后,隔了几天才推算出来的。我并不知道青铜门后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闷油瓶没有任何现代的准确方法来计量时间。对“十年”这个概念,我有过很多猜想,包括青铜门的开闭周期、所谓终极类似于太阳黑子的活动峰值之类,都被一一推翻。我渐渐地发现,不论十年间我付出再多的努力,都无法真正地与那个人并肩,我能做到的,永远只是看着他的背影。
我一直都在等,等一个答案、等一个终结、等一个人。我把过去的一切推翻重演,费尽心机布下局,自以为掌握了全部的主动权,归根结底还是处于被动状态。
我想起王盟的话,我牺牲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牺牲他人的性命,只不过出于自私。
为了我那个虚幻的心魔。
本以为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不会再为这些无用的想法所动。然而一旦有了那么一丝的感伤,胸腔胀痛的感觉就无法停止。再活动四肢的时候,就发现周身都有些僵硬了。
我意识到现在没有时间考虑太多,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保证自己不在恶劣的环境中丧生。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长白山千沟万壑刀劈斧凿,却并无几处是老天爷凿出来供人藏身用的。在到达通往青铜门的那个岩缝前,我只能寄望于先找到暂时的栖身之地。
运气不错,到了视野开阔的地方,我看到一块没有雪覆盖的裸岩区域上一道明显的“刻痕”。在山地行走毕竟不同于平地,何况还覆盖了厚厚的积雪,我目测了一下距离,估计自己应该能撑到那里。匆忙起步,争取在风雪大起来前到达那里。
差不多又走了两个小时,我到了裸岩的边沿,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个区域之所以没有掩盖在白雪之下,很大的原因便是因为地势陡峭。可以栖身的岩缝躲在我的脚底下,大概有十来米的落差。如果经验充足,一队人齐心协力下去应该还不算太难,眼下只有我一个,即便也不算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危险系数仍是很高。
我不该冒险,但没有时间后悔,雪已经比先前大了不少,冻死的几率比摔死大得多。我取出登山镐,绳索勉强找了个地方固定,就打算沿着岩石的缝隙下去。黑眼镜训练过我这方面的能力,大概移动了五米,还不算太困难。但毕竟环境不同,腿脚有些发软。我咬紧牙关,竭尽全力地伸长腿去够下一个落脚点,就感觉到绳子的固定处有些松动,心里一慌,施在登山镐上的力松了一下,整个人直接往下滑了一米有余,终于还是稳住了。我心有余悸,心道现在可没人跳下几十米的悬崖来救你。又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爬。
之后没出什么大的差错,等我的脚尖点到岩峰口平整的土地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两个小时。我吃力地爬进岩缝,里面是近似山洞的形状,但比较浅,开口又有一人多高,远远看去就是长长的一条,并不能很好地阻挡风雪。我疲惫地走到岩缝的最深处,确认周围并没有什么潜在的危险,就生了火,还没等拿出简易睡袋,就靠着坚硬的石壁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28
收藏
评论 5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胧车记事

玉藻前大人要莅临平安京了。 带着他的妖气先一步而来的是满是咒怨的胧车,以及…… 他的恩赐和诅咒。 当然恩赐肯定不是给平安京的,但是诅咒一定是。 比如说——   1 “啊啊啊啊!小生不干了!!!变成青蛙恶心死了!!!” 大天狗似乎还在研究什么,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你已经洗了十二次澡了。” “洗了这么多次还是感觉黏糊糊的,”妖狐难受地在自己身上四处摸,“为什么小生也会中招!明明是同族啊玉藻前大人!!您

半十
一只写文的啾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