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10-09
阅读 10159

《求亲记》(露中,菊湾,米英,韩香) 7~8

第七章

 

终于轮到了本田菊,任勇洙伸长脖子想看他做的是什么,因为距离太远而没看成。带着好奇心上的不满足他低头望向自己面前的那盘,苦笑了一下。

 

“最后一刻出场的未必就是英雄,我从来都这么觉得,”王耀盯着本田菊送来的白生生红嫩嫩的东西,夹起一筷伸入芥末里蘸了蘸,送入嘴中,“不错,鱼脍新鲜爽滑,不过腥气即使有芥末掩盖,还是没能除尽。嗯,就给个70吧,看他们咯。”

“65。”贺瑞斯·王端着酱油碟,淡淡说道。

“本田菊先生,您将我置于何处,”王梅没有动筷,脸上像罩了一层寒霜,“区区一份生鱼片……就可以糊弄过去了吗?至少让我觉得,你,很没有诚意!”

“梅梅……”本田菊正想软言相劝,叫到一半忽然醒悟到她兄长在前,顿时改口,“王小姐,今天在下碰上了……百年一遇的交通堵车,乘地铁来的,费了很多时间,望你见谅。”

“哦,那你还能活着进我家?”王梅啧了啧嘴,“本市公交系统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居然还能留下活口?”

“咳。我说,妹妹啊,叙旧的事情一会儿再说,等完了这场再说。”王耀善意提醒道。王梅见王耀开口,叉了一片鱼肉,象征性地咬了一小口。

 

本田菊心下忐忑,既怕那张樱桃小口里说出一个极低的数字来将他涮了出去,又希望她快点说出好让他心安。据他所知,厨艺关的评分流程是这样的:一共有两组评委,一组是王耀个人评委,另一组是贺瑞斯·王和王梅两兄妹联合担任。过关条件是在两组都取得60分以上(包含60分)的成绩即可。需要注意的是,王梅贺瑞斯王这边虽是折算平均分,但必须是都符合“不少于60分”的原则。即有一个打了100,另一个只要是59,那就是出局。

 

 

“60。”

 

 

本田菊大大地长出一口气,向王梅感激地望了一眼,微笑着向场外走去。

他看到彼得·柯克兰一家还在闲聊,便试图加入他们的谈话圈。停在一米之外,他低声清了清嗓子,向着三人躬身问好:“别来无恙,乌克森谢纳先生,维那莫依宁先生?自从那次滑雪以后我对二位很是挂念,可惜事务繁多,对您寄来的圣诞贺卡也没能当面道谢,只是回寄了两封……”

“本田先生客气了,”提诺·维那莫依宁转向他,摆了摆手,“贺卡非常漂亮,我很喜欢。”

“那就好。啊,不知今天您二位到来,可是为了小柯克兰先生……提亲的?”本田菊诺诺应道,神色尽量平和地问道。

“啊其实也说不上……”提诺·维那莫依宁和气地笑了笑,拍了拍继子的头,“小男子汉长大了,希望有一位成熟点的女朋友陪在身边,这种感觉我们都懂的。”

“爸爸!”彼得·柯克兰扭着手嘟囔了一句,连耳朵都红透了。

“哦,女朋友……啧。”本田菊轻轻地啧了一下嘴,似是神往地回想起了什么。见状,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淡淡地牵起彼得·柯克兰,朝着本田菊微微颔首,便走开了。

“抱歉,他这人就是比较沉默,”提诺·维那莫依急忙向本田菊解释,“我们正商量着中午去哪里吃饭,正说着要走,您就过来了。”

“啊没事,您忙您的,”本田菊答道,“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这孩子做的方便面实在是很用心啊,恭喜,通过了这一轮。”

“是的诶。本田先生,下午见。”笑眯眯地朝本田菊点了点头,提诺·维那莫依宁追上了两人,撇下本田菊一个人。

 

“女朋友……可这是求亲啊,正式招亲,怎么能,我不会……”他这么断断续续地想着,手指渐渐握成拳,呆呆地出神——直到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勾肩搭背地从他面前走过都没有察觉。

“菊!你这家伙,也来啦?”笑着捣了对方胸口一拳,阿尔弗雷德·F·琼斯完全大条地没发现对方正处于一种“失意的悲观”里无法自拔。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瞧见本田菊的神气时原想抢先提醒,不料还是慢了一着。

“阿尔弗雷德……你一定也过了吧?”本田菊极慢地望向他们,眼睛里空荡荡的。

“那当然咯。我都跟弗朗西斯都溜达一圈回来了,找亚瑟一起吃午饭。这点小事能难倒HERO我?开什么国际玩笑……”他凑到他跟前,“不过我跟你说哦,那个伊万·布拉金斯基真是超级耍赖皮,一定要是最后一个。明明按顺序就在我后面,硬是往后挤,真是——他怎么还没好呐,嗯?”这最后一句却是对着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说的,那个“他”自然指的是亚瑟·柯克兰。

“你就这么急着想看他情场失意落败泪洒当场痛不欲生么?”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一拂金发,“小阿尔,做人呢,不能这么腹黑。”

“亚瑟哪可能会是你说的那种人,这次他明明是跑来监督我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不经意地摆了摆手,“成天盯着我做着做那,真是快烦死了……对了菊,上次你借我的R18游戏光盘被亚瑟发现了,我没招是你给的,然后他就没收了。等他哪天高兴了,我再要回来还你。”

“没事,不过话说回来,柯克兰先生当真对你那么严厉?”本田菊似乎捕捉到了些什么。

“是啊,”阿尔弗雷德·F·琼斯挠挠头,“什么事情都要过问。”

“谁让小阿尔的存在感对于亚瑟而言总是如此之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在一边幽幽地补充,“吸引力甚至超过了哥哥我这样的完美情人典范。都现代社会了就要对小孩子放开了才好啊,真是,一点都不懂年轻人的心理……”

“唔,一般说来,年下攻比起大叔更加清爽阳光受众广……”意识到自己在自言自语什么后本田菊立刻闭上了嘴,好在那两人都没留心,“我,我是说,虽然社会在进步,柯克兰先生还是比较中意保守的教育模式吧。”

 

 

这三人在唠叨闲话的时候,任勇洙那边已经端着盘子上评分台了:“当当当——任氏凉拌精选海蜇丝——”

“我靠!今天除了能吃上一堆垃圾食品,我们坐这儿还能干嘛?方便面,生鱼片,汉堡,薯条,现在又出来一个海蜇丝……”王梅扶住额头,“我不嫁了!天天吃这些,谁受得了?”

“还好吧,”贺瑞斯·王不愿跌了任勇洙的面子,“海蜇丝又不是那些高脂肪高油的垃圾食品,很健康啊。”

“行了吧,啊,我信你,”王梅嘘了一口气,“就知道偏帮。”

 

“——这可是我用酿了十年的柿子醋拌的,口感一流,谁吃谁知道。”任勇洙的下一句话让王梅筷子一松,挟在筷间的海蜇丝掉了下去。贺瑞斯·王不动声色地把筷子平搁在碗上,转脸问五米外的裁判桌上多活了很多年也吃了更多盐的王耀:“哥,这还能吃吗?”

王耀坦然自若地看着弟妹期待的脸,直接挑了一筷子海蜇丝放到嘴里嚼了嚼:“嗯,还行吧,就是这醋味淡了点。”

“看上去能吃啊。”王梅重新拾起勇气,却被任勇洙的下一句话吓了回来。

“——那是,为了接地气,我把它埋在龙柏树底下好多年呢。”

 

无数的蚯蚓斑蝥蜈蚣地龙节肢类软体类东西从脑海里快速滑过,纠结着蠕动着扭曲着停在坛口,舔舐钻入打滚浸泡腐烂化浆……

 

王耀越是波澜不惊,王梅的心就越随着他两颊肌肉的运动而逐渐提到了嗓子眼,恨不能一把夺下那嘴里的残渣抓住大哥的领子勒令他吐出来然后做个人工洗胃。

“马马虎虎吧,70分好了。”王耀顺利地给出了过关的分数,任勇洙一握拳,笑眯眯地转向兄妹二人桌。王梅看着那碗亮晶晶的海蜇丝,终于挑了一丝小的不能再小的咽了下去。在期待的眼神里,她笑盈盈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唉喂,王梅妹子,你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咧。”任勇洙嘟囔着埋汰了一句话。

不巧也巧的是,王梅听到了他那句牢骚,登时一张俏脸就大大方方地笑开了。她抬起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绞着过肩的长发,语调既调皮又温柔:“勇洙哥哥,你是我亲友吗?”

“亲人……这个反正可以以后再算的;朋友……我总是够格吧。”任勇洙愣愣地答道。

“那好,你和小彼得一样,今天带了亲友团来说亲助威?”

“这……我是一个人。”

“那我凭什么给你高分!OUT!”

 

任勇洙闷闷地转过脸,贺瑞斯·王啧了啧嘴,似乎是有话要说——他清了清嗓子,却先发出一声叹息。

“港仔,港仔你可要帮帮我呀港仔!你不能忘本了呀,想当年我俩一起爬树一起放风筝一起掏鸟窝一起游泳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他无声的眼神在向他求救,就仿佛面对的是一块挂着免死金牌的救命稻草。而这冷面的家伙看上去一定还是一根缺施了氮磷钾的稻草——硬邦邦,冷冰冰,直挺挺,不为所动。

“要我判及格也行,”终于,这句话从他嘴里一字一字地漏了出来,“不过,你得把你家祖传药厂里‘大长金’这牌子正式转让给我。”

“不行。已经注册盈利了怎么还好……送给你,那我任家列祖列宗都要怪我怪到骨子里。再说现在是正辉那家伙……”任勇洙急了,随后口气又软了一点,“别的行不?”

“哎呀,这就不太好办了。我琢磨琢磨啊,这是写1呢,还是2呢,还是3呢……”贺瑞斯抓起笔,在评分板的十位上比划。

“你……你!”任勇洙恨不能一指头戳上去把评分版拍在某个趁火打劫的家伙头上,直接卡在脖子上当个新潮项圈。

 

“我也不是那么不近情理嘛,好吧,这样吧,我注册个谐音,但你不许拿它说事儿。怎样?你当着我妹妹和我的面应了,我就信你。”他示意他靠近点,任勇洙摆着一脸不信的模样凑了上去。

 

 


 

第八章

 

“那……你要用这专利申请什么?三俗三低的东西不能用同音的,砸了我的招牌可不行!”任勇洙想来想去,虽然心里老大不乐意,口风上还是弱弱地露出了屈服的苗头。

“你就放心吧!算答应?”贺瑞斯·王“好心好意”地点了点头。

趁着对方犹豫不决的时候王梅悄悄扯了扯二哥的裤边,贺瑞斯·王偏过头,小声说道:“如果大哥和你吃了这倒八辈子‘霉’的醋泡出来的陈年海蜇丝,生肠胃炎闹肚子之前我笃定要把他那‘大长金’搞成‘大肠金’给你们出气。”

王梅捣了他一拳,带着挪揄:“我就说你怎么一口都没吃就论分数忙比划……”

一边没理论他们叽叽咕咕的王耀这时候也看出了什么,只是抱着手臂,笑而不语。

 

“好吧……给就给咯!反正你也是我的。”任勇洙没让人听见最后一句话,应下了。

贺瑞斯·王取下衣襟上别着的录音笔,摁下录音键。任勇洙深吸了一口气:“我请贺瑞斯·王接纳‘大长金’品牌,做我的品牌收购人,我任家药厂的合法持有者之一。我将认可这份权利,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无论上市走高,赚少赔多,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我将交予贺瑞斯·王一切盈利和分红。倘若出了侵权以外的任何涉法事宜,均由贺瑞斯·王一人承担,一人负责,并不得以其名义对现有商标信誉造成损失,不得接受商标使用权后拒绝我通关。以上自此刻生效。”

任勇洙表情庄重,王梅憋着笑,贺瑞斯·王嘴角开始抽筋。

“前半段很像婚礼宣誓词诶,你要HOLD住啊二哥!”低低的一句话随风飘转,王梅抿住了嘴唇,故意不去看贺瑞斯·王的表情。

“王梅妹子,你真相了。”得意的呆毛晃了两晃,任勇洙戴上了那副墨镜,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少顷,一个“60”树了起来。

 

“通过?恭喜啊任君。”等他走到台下的选手休息区,本田菊带着微笑向他恭贺道。

任勇洙嘘了一口气,问道:“本田先生,您做的是什么?怎么这么顺利地就过关了,还这么快?”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做了生鱼片,”本田菊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因为以前相处过,知道他们对生鱼脍是能接受的。”

“是么……”任勇洙忽然觉得一阵胃痛,嘴里一阵酸苦,“早知道你这也能行,我那大酱汤配紫菜包饭岂不是稳打稳杀……”

本田菊无所谓地摇了摇头:“世上没有后悔药,不管怎么说,您过关了那就好。”

 

可是这过关的代价……任勇洙默默在内心添了一句。幸好他戴着墨镜,表情没有被本田菊所捕捉到。

 

“对了,下一项比武招亲,任先生您是知道的吧?”本田菊翻开一本白色的小册子,随口说道。

任勇洙微微一惊:“什么?比武招亲!比哪门子的武?”

“大概……就是比试身手之类的。这一局通关者明天上午来王宅参加复试,定下的内容就是比武,不允许使用热武器,出手斯文有礼,不得耍流氓使阴招……”快速地回顾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本田菊解释道。

扭了扭双拳的关节,听着噼里啪啦的清脆声次序响起,任勇洙纵声长笑:“不就是互殴么,这就以为我会怕了吗!”

“说得真好!啪——”阿尔弗雷德·F·琼斯注意到任勇洙也过了关,暂时告别了损友,走近他和本田菊,在他肩上击了一记。边不在乎地嚼着口香糖,他边微微蜷起身子,将双手插进口袋:“你们俩都过了?那明天说不定就是对手了嚄——啪——不错。”

 

“我记得这孩子是W区有名的街头小霸王吧,即使在我们E区提起名字都能镇住小混混的存在。这胜率真是跟茶杯口一样大啊喂。”任勇洙瞟向天空。

“怪力机械向的获奖天才,全国少年级专家科研小组的灵魂,不要再问我了,我也是偶尔在一个人形机械同好会上遇见他的……”本田菊瞥向地面。

 

 

轰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声巨响,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声源处。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待看清形势后长长嘘出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面部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悠闲镇定。阿尔弗雷德·F·琼斯则是大叫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冲向看台,却被本田菊和任勇洙死死拽住:“冷静一点,没事的。”

“你们放手……亚瑟!你振作一点!”他的目光透过散去的黑烟捕捉到熟悉的身影,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嘴上却还是大声地喊道。

“闭嘴啊很丢脸呢混蛋……”亚瑟·柯克兰无奈地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无奈地看着面前碎成块的盘子和已经化作渣渣的司康饼,无奈地耸了耸肩。

 

即使是身为制造者(说“烹饪者”的话显然已经不太恰当了),他不知道这谜样的爆炸究竟是为何会产生——似乎没有任何原理能支撑的现象确实地发生在眼前。王耀用袖子将弟妹笼住,待浓烟散尽,王梅才咳嗽着从大哥和二哥的回护下喘着气回过神来。

 

“感觉怎么样,你们?”王耀问道。

 

若不是三人及时连人带凳子位移出离桌面十来米的距离,再加上互相掩住头脸重要部位,损失的就不止是一张大桌了。

王梅背过身去,利索地趁贺瑞斯·王的视线落在亚瑟·柯克兰身上时,用手沿着脖子比了一个“杀”的手势。王耀默默向她比了一个大拇指,两人神不知鬼不觉定下了结局。

“其实你可以做得更好的,柯克兰先生。”贺瑞斯·王隔着一段距离望望左边王耀的“0”,又看看身边王梅高举的“0”,抬出了59的分数。在经历过这次事件以后,王耀果断让人新换上两张桌子,摆作两处。他坐一处,弟妹坐一处,上菜的时候先给他上——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凭借他王老板的矫健伸手还是能略避上一避的。

“我懂。”亚瑟·柯克兰无力地摆摆手,踏着也许是浮尘也许是司康饼微末的东西走出了场地。

“好可惜哦,不去追吗?”王梅笑嘻嘻地戳了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的贺瑞斯·王一指头,“哎呀,别不好意思,都什么年代了,大哥再古董也懂得变通了啊。”

望着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迅速搭话并且怎么看怎么在斗嘴的亚瑟·柯克兰,贺瑞斯·王微微一笑:“先生……他果然还是适合过他的生活。”

“什么啊?啥?”王梅问道。

“没,”贺瑞斯·王眼睛一垂,“喏,最后一个,伊万·布拉金斯基。”

 

耐心地站在远处等候了很久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终于推着料理车走到头号裁判面前,当他从满满一锅里捞出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连同浓浓的酱汁落到大盘子里的时候,王梅瞅见了王耀恍然大悟的神情。她拉了拉身边人的袖子:“大哥他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贺瑞斯·王没反应过来。

“你看他那种表情,我怎么从没见过他对谁这么,这么软和过——对他那些朋友里面?”王梅指着那效果立竿见影的菜,“那是什么?”

 

伊万·布拉金斯基亲手将盘子放到了王耀的桌上。隔得虽然挺远,另一边的两人还是嗅到了香气——

 

“真厉害!真绝!”贺瑞斯·王咬着牙齿蹦出来这几个字。

“什么呀?土豆烧牛肉能叫绝?”王梅撇了撇嘴。

“你不知道这张牌的厉害,布拉金斯基打的是多年前的革——命——感情牌,”贺瑞斯·王解释道,“想当年咱大哥不是在街道口摆地摊卖仿货么?。这个布拉金斯基和他就打那儿认识的,在大哥骑三轮车上坡的时候在后面帮着推过,进货也一起找门路,开摊一起卖,收摊一起走,连饭也一起吃,摊子也一起看的。”

“我懂了,那吃的就是这土豆烧牛肉咯。唉,街道口,是今天的哪儿啊?五道口?灯市口?还是新街口啊?”王梅恍然大悟,接着问道。

“这我哪知道你查老地图去呗。当然——还不止这个!”贺瑞斯·王顿了顿,“当年呐大哥他不是穷么,天天带咸菜窝头去啃。也不好意思天天吃人家的土豆烧牛肉,更不好意思拿掉价的窝头咸菜跟人家换着吃。这布拉金斯基也是挺会想的,里头就此不再加盐,说味儿不够厚了,然后把大哥那咸菜倒进去搅合搅合。搅合完了两人再分着吃,一人一半,还叫什么‘这里面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哦!哇!那样的话,那样的话简直是完胜!哎那他跟大哥关系那么好,怎么现在反而不联系了呢?还有,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啊?”王梅眼珠一转,“我打赌,起码他给他端的那份里肯定没搁盐,没准还要加一句‘等你拿那一半的咸菜,我们一起吃,像从前一样’这种煽情话。”

“没人跟你赌。我建议你去看看‘王耀回忆录系列《我这一辈子》’,很详细,都是他年轻时候的事情。虽说我是笔录校对外加一二三审,至于他们为什么分了呢……这也不清楚,大哥他不是还在构思着写么,过个把年大概下一本也该谈到了,”他添了一句,“不过生意人嘛,利益赛高,我能理解他们的选择。”

“也就你这种钻钱窟窿的财迷才心里有数。”王梅打趣道,恰好伊万·布拉金斯基端来了该他们品尝的那盘,赶紧噤声,正襟危坐。

 

趁着近距离,她仔细地打量起这个个头很高的灰发男子,短睫毛,紫瞳,宽肩。一条单色长围巾即使是大夏天的也不离脖子,看上去既修身又飘逸,和单色的夏装衬衫倒也匹配。他的脸上是很温和的笑容,但看到的人会觉得即使此刻他满面春风,一旦有必要,下一秒他必定会毫不留情地翻脸不认人。突出的指节证明了这也是一个受过伟大生活情操磨难的人,尽管拇指上的一枚指环显示了财大气粗的本质。

“那个扳指上的宝石值大哥在市中心购物广场包下的一层楼的月租。”贺瑞斯·王在他走到王耀身边后向妹妹嘀咕。

“啊?你的意思是——咱们把大哥推出去?”王梅皱起了眉头,“有点难度啊,王二先生。”

 

“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今天是给你挑,别转移话题。”

“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他俩这情况能轮到我插进去,我傻呀?”

“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

 

王梅一努嘴,伊万·布拉金斯基双手撑着桌子,和王耀不紧不慢地聊着什么,看上去根本没把分数呀通关呀尤其是王梅呀放在心上。

“糟了,没加盐,果然……”贺瑞斯·王尝了点卤汁,不说话了。他总是在关键时刻保持沉默和面瘫,例如债主上门,亦或是大哥嫁人。

“就算是被他无视了,我也认了。耀哥怎么办?他摆明了就是没安好心来的,连盐都不加。现在指不准就在那里说酸话呢!”王梅握紧了拳头。


  • 举报帖子
喜欢 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 HE】两耳之间

94

——94——   两个月以来,我第一次出门。   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抗拒出门的,阳光好像会灼伤我的皮肤一样让我恐惧,它会让我的丑陋和肮脏无处遁形。我不想离开我的床,我也不想跟其他人有任何接触,不愿意跟任何人交谈。我无法用言语描述我的感受,也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感受,就算是医生也不行。   但我也知道,这样其实是不对的。我已经失去了自救的能力,我需要帮助。   我妈原本并不认为我需要去医院,但她从来没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4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海间
兴趣:写文 写文Q群:658920096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