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248

【利艾】艾伦,看着我 (6)

第六章

 

圣诞夜。

 

看着镜中西装革履的自己,无论多少次都不习惯。直到现在,艾伦都会回想起自己身穿军装的样子,好像那才是最适合他的装容。

 

利威尔敲了敲练习室的门。“艾伦,好了没?”

“啊,好了,这就来。”少年匆忙将放在化妆台上的小礼盒装进口袋里,跟上男人的脚步。

 

利威尔也是正装出席,一身黑色的西装看上去分外英气。艾伦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西装情节,但是这样的利威尔让他的心跳比平时快了好几倍,移不开视线,就像以前,第一次看到利威尔因腿伤而不能参加战斗穿私服的模样,很是新奇。

 

硬要说的话,这份心情,大概就是因为看到了不同一面的利威尔而雀跃。脱下了军装,他不再是他的士兵长,这让艾伦有了遐想的权利。

 

派对在东京湾的轮船上举行,彩灯挂满了整艘船,与灯光闪耀的城市相映衬。来参加派对的都是音乐圈里有名的制作人和歌手。虽然自由之翼也已经出道十年了,但是在这些人面前,艾伦和刚出道的新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利威尔的出场无疑是今晚最大的惊喜,不愧是音乐圈里传奇一样的存在,不过几分钟的功夫,便纷纷有人前来打招呼问好,很快,就被人围了起来。

 

艾伦有些自卑地退到一边,对现在的他来说,还完全没有资格和这些前辈交谈。他靠在角落里,望着利威尔的身影,不免有些失神。

 

以前因为巨人的存在从来不会觉得谁高大过,在他们的面前,一切都是渺小而又脆弱的。但是在这个时代里,像这样远远地看着利威尔,艾伦发现,他比前世的利威尔显得更加高大,或者说是稳重,可靠,友善礼貌的面容虽然带着点敷衍的意味,可比起那张好似别人欠了他好几百万的死鱼脸,显得格外成熟。

 

也是,那毕竟是一个没有必要压抑自己本能的时代,因为谁都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就是尽头。艾伦很难想象,以前暴力长官的一举一动会重现在如今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当然,其实这个利威尔的脾气也很糟糕,但起码不会抄起刀就瞄准他的后颈,毕竟犯法。

 

他们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两个人。想到这里,艾伦叹了口气,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惋惜难过还是有别的什么更加奇妙的情思在心中萌芽。

 

“喂,艾伦!”让走过来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艾伦这才回过神,看到来人,立马露出一副不屑的模样。“什么啊,是你啊。”

“喂,什么叫是我,这口气真是让人不爽。”让说道。

 

艾伦在他看不见的角度,不着痕迹地笑了笑。今生的让是另一个乐团的吉他手,当然,他仍然喜欢着三笠,所以刚认识的时候还是给了艾伦不少麻烦。不得不说,其实艾伦挺喜欢和他抬杠的感觉的,日子,就和以前一样。

 

“话说回来,那个好吗?”让的目光落在不远处和某位作曲家交谈的利威尔身上。“他不是你们的十周年制作人吗?”

“恩,利威尔先生的话,是很好的制作人。”艾伦展露笑颜。

“我不是说这个。”让抛去一个白眼,“那个作曲家,听说好像不怎么喜欢你唱歌,不会说些不好听的话让你们制作人半路辞职吧?”

 

“诶?”艾伦这才发现,那两人谈话间,目光时不时地向这边飘来。

“说什么你在自由之翼完全是拖后腿的料……”让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过,没什么好在意得,他是古典乐的作曲家,经常批评摇滚乐团的。”

 

话虽如此,但偏偏艾伦并不是一个听过且过的人,固执、爱钻牛角尖的毛病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

让的话还没说完,艾伦便已经走过去,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很抱歉,冒昧地打扰你们的谈话了,听说您不喜欢我的歌曲,请问具体是哪里让您不满意?”

 

再怎么礼貌的口气,打断别人的谈话都是不礼貌的,特别这个人还是不待见的。

作曲家的脸立刻黑了下来。

“艾伦……”利威尔皱紧了眉头,语气有些责备。

“没事。”作曲家倒也不避讳,直接说,“问题在于你对音乐的热爱,不,应该说你对舞台的热爱太少了,热情不够。”

 

“我喜欢唱歌,也喜欢音乐!”艾伦辩解道。“站在舞台上唱歌是我的理想!”

焦躁让他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作曲家反而因此沉静下来,说道,“看得出来,你确实很认真地对待了每一次的演出,但所谓热情,并不是认真就足够的。我曾经受邀去观看了你们的演唱会,结果大失所望,因为我坐在那里完全感受不到你歌曲的灵魂。”

 

“我……”艾伦刚开口,作曲家便制止了他。

 

“歌曲是表达人内心的一种体裁,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唱给自己听也好,或者唱给心爱的人听也好都无妨,但是你作为歌手,你的歌是唱给歌迷和这个时代里每一个路过的人听的。但是在我看来,你唱歌时的精神似乎并不在舞台上,而是在另一个我不知道,歌迷也不知道,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的空间里。我不知道那里存在的人是不是你为之歌唱的人,但是我知道,你的眼里从来没有过现在的就在你面前的人。恕我直言,耶格尔,作为一个音乐,这是根本失职,无论你的技巧有多好。”作曲家叹了口气,“我能说的就是这样,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那么,告辞了。”

 

他的话,让艾伦哑口无言,无法反驳,站在那里,硬生生地涨红了脸。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执念太深,岂是匆匆时光可以斩断,岂是一句转世就可以切断的。

 

利威尔拉着他离开了压抑沉闷的会场,两人在甲板上吹了会儿风。他对艾伦说,“……其实你没有必要太过在意别人的评价,现在最重要的是表达你想要表达的东西。”

 

艾伦只是苦笑。利威尔真是个不擅长谎话的,他的语气和停顿早就暴露了这只不过是一句安慰话,一句鼓励的话而已。

 

其实,他确实也有这个想法,但利威尔觉得现在没有必要给艾伦太大的压力,不仅是在工作上,他才刚刚完成作曲,消化需要时间,当然,私底下,他也是这样想的,虽然焦躁,但如果逼得太紧,说不定艾伦会逃开或者会强迫自己,反而事倍功半。

 

接近午夜的时候,两人才回房间。

这次的轮船派对是一天一夜的,每对宾客都预留了一间房,以往都是艾伦和三笠一起来的,他们本身就是家人,住在同一个房间里,三笠睡床,艾伦睡沙发并没什么奇怪的。但是现在,利威尔盯着那张双人床,很不悦地啧了一声。

 

心情低落的艾伦倒是还没反应过来,他仍然在思考着刚才听到的那番话。

望着少年难看的侧脸,利威尔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艾伦,闭上眼睛。”

“恩?”

“闭上眼睛。”利威尔耐着脾气又说了一遍。

艾伦只好乖乖照做,黑暗里,他听到了关灯的声音,然后利威尔牵起他的手,引领着他走到窗边,客房的窗户是全玻璃的落地窗。

 

“好了,睁开眼睛吧。”利威尔说道。

艾伦放下了挡在眼前的手,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灯火通明的美景。从这里看出去,正好能够望见港湾的轮廓,如同水平线上的星空,闪烁的霓虹倒映进海面里,映衬着天上的繁星,美丽得仿佛他们就置身于万千星辰间。

 

“好漂亮!”艾伦不禁贴上玻璃,赞叹道,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此刻就像个没有心事的孩子一样。

“啧,真是个小鬼。”虽然语气是不耐的,但是利威尔也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条项链,凉凉地银链触碰到脖颈的皮肤,让艾伦瑟缩了一下,但是利威尔就站在他的身后,不让他回头。

 

“这是什么,利威尔先生?”

“圣诞礼物。”

利威尔替艾伦带好了项链,项坠是代表自由的翅膀。他犹豫着,轻轻环上了少年的腰,让他靠到自己的胸膛上。

强而有力地心跳穿透了衣服,艾伦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利威尔的心脏,真实的。

 

“谢谢你,利威尔先生。其实我也……”艾伦搭上了腰间的手,将准备好的手链给利威尔戴上。“是……是生日礼物。”时钟刚刚走过十二点。

 

利威尔看了看,是一条以雪花为设计元素的手链。

见男人半天没出声,艾伦以为是不合对方心意,便急忙说道,“啊,很女气吧,如果利威尔先生觉得太女气的话,不带也可以,下次我再送您别的,其实我在选礼物的时候……”

 

“我很喜欢,艾伦,谢谢你。”利威尔打断了他的话,重新将少年拥入怀中。

他的气息和低沉的声音让慌张的艾伦镇静下来,“太好了,利威尔先生,您能喜欢,我很高兴……”他的眼神因害羞而闪烁,像是回应男人的拥抱一样,他紧紧握住环绕在腰上的手。“利威尔先生,生日快乐。”

 

雪花是冬天的恩赐,无论是前生的利威尔还是今生的利威尔,出生都太糟糕了,他希望他知道,他的出生并非没有人期待,并非是糟糕的,而是一种恩赐。

 

至少,对艾伦 耶格尔来说,利威尔 阿克曼的出生是一种恩赐。

 

少年真诚而又欢愉柔的语气深深地触动了他,身体里仿佛有电流通过一样。

 

利威尔慌张地收回手,放开了他。

迅速抽离的体温让艾伦觉得寂寞,甚至还有点微冷。

“今天晚上,我睡沙发,你睡床。”利威尔背过身,他觉得自己的理智正以超越光的速度在燃烧。

 

然而艾伦对此显然一无所知,“等等,利威尔先生……”他拉住了男人的手腕,“床很大的,利威尔先生,可以一起睡。”

根本不需要去看艾伦的表情,利威尔极度烦躁地咬牙,这个人绝对是欠操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诱惑力,到底有没有把他的告白听进去,还是说他本来就是这么没有防范意识的?

 

利威尔深吸一口气,抬眼,看到的是艾伦略微受伤,寂寞的表情,大概还是因为之前那位作曲家说的话而有点失落吧。

这样的表情简直太犯规了,根本就没办法拒绝。

 

最后利威尔还是心软了。

他揽着少年躺在床上,单薄的睡衣阻挡不了双方炙热的体温。这种时候,艾伦倒是会撒起娇来了。他缠在利威尔身上,像是抱着一个大暖炉似的,没躺下几分钟,便露出了满足安详的睡颜。

 

这样的表情让利威尔想要低头去亲吻,但只能极力去克制这份冲动,他很清楚,再多一步的触碰,自己就会控制不住暴走的情感,想要疼爱他,拥抱他,和他紧紧相贴,将他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利威尔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渴望一个人,在认识艾伦,不,在他意识到艾伦不属于他,在他放开他以前,利威尔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

 

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拥抱着一个人入睡却什么都不做。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7

三猪是个自我表现欲望很强的人。比如说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每天晚上都要求我去篮球场给他买瓶水,然后看他打球。 我每次都很纠结,不想去,又不好驳三猪的男性自尊。 平心而论,我并不是觉得三猪打球技术不好,而不想去看,只是因为那个时候是三月份啊! 南方的三月份,无所谓冬天不春天的啊! 可怜我大冷的天,每天裹着自己最厚的羽绒服,坚持看他打球,一看就是一周… 为什么只持续了一周呢? 因为三猪连续在冷风里打球

【荼岩】宠物三十题

宠物三十题6、7

6.带着猫去宠物店买生活用品,耐心地听着店主的唠唠叨叨+ 7."恩...你喜欢这个口味的猫粮还是这个?"和猫对视认真的询问   “安岩。” “我听见了。”   “太棒了!亏我一直对这个协会研发的物品抱有怀疑呢,没想到真的管用!”喵喵声与安岩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语气里的兴奋使神荼的心情变得大好起来。   “那,这件事儿你千万先别和协会说啊。”安岩使一只小爪子抹了抹湿湿的鼻头,抬起小脸望向神荼说道。

【瓶邪】雨村哑巴张

 雨村哑巴张   金万堂在雨村里住了几天,我们一直在听他讲故事。 这个人说起倒斗淘沙的奇人异事,真是滔滔不绝。我听他讲了很多九门的故事,的确有一些是我从前没有听爷爷讲过的,也让我对九门有了一些新的了解。 不过听了很多九门的轶事,还有一个人的故事,也是我很感兴趣的。但关于这个人的故事,金万堂说起来就比较困难了,毕竟他就在讲故事的现场。 我们在这里住下之后,我和胖子也偶尔问起小哥的一些往事,可惜的是大

黑色纸鸢_Rearu
All黑子‖主赤黑‖AC‖利艾‖忍岳‖伏八不拆不逆‖KAT-TUN的-君‖十元女神‖湖人死忠‖不接稿不约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