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1-10
阅读 551

【策羊】霜戈 (5)

  谢知寒最是厌恶吵闹,尤其是这般迅疾的敲门声,只一下就够他狂躁,更何况那人还连着三下,所以一旁静坐的道士还没有反应过来,万花便气冲冲的跑去开了门,又气冲冲的刹了嘴,眯起一双眼来,狐狸见着狼似的盯着来人,就差条炸了毛的尾巴。
  那人一身苍玄甲胄,星眸剑眉颇是端正,却紧皱着双眉,神色冷淡。他仗着比谢知寒高了一个头的身量,很是熟练的避开对方毫无善意的目光,朝屋里望了眼,便望见了桌边的纯阳,朝他点了点头,眉头舒展了一些。
  他对沈怀琼道:“宋将军让我来和沈指挥说一声,他明天晚上在醉红楼设了宴。”
  有旁人在,沈怀琼又换上那副平静寡言的样子,只是听到这话时仍不免露出些许意外神情,站起来谢他道:“有劳燕指挥。”
  燕桓道:“不过顺路而已。”言罢终于肯低头将视线施舍给谢知寒,“我来是想和你说,我复职了。”
  谢知寒正想着等他交代完了怎么刻薄他几句,显然没料到他兜头抛出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来,竟是思索了片刻才一脸莫名其妙地反问他:“你这是指望我对你说一句恭喜?别了吧,燕指挥——”这尾音逶逶迤迤,万花好像终于找回些牙尖嘴利的感觉,“我和你这么熟?”
  最后几个字似乎让燕桓颇感不快,他眉头皴更紧了些,冷着声对谢知寒道:“只是日后可能还要多打扰,谢先生下次门可别关这么紧。”
  “……”谢知寒差不多是左手缚着右手,才强忍着没有抽出判官笔来往他身上戳,“该说的都说完了?快给我滚。”
  燕桓却不见生气,嘴角更是弯起个十分浅淡的微笑。他轻巧地躲开谢知寒斜里踢来的一脚,朝沈怀琼道了声别,潇洒走人。
  “……”沈怀琼奇道,“从前也没见你和他这么不对付。”
  谢知寒怒道:“他有病!”
  有个什么病,却也说不明白。
  沈怀琼心知他不在恶人谷三年,这里虽担不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这几个字,却也是一丝一毫在变的。虽尚不知这两人是个什么情况,道士还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明白。”
  “……你不明白。”谢知寒猜到他可能在想什么,却也懒得解释,“你知道他有病就行了,欠骂。”
  “好,欠骂。”沈怀琼终于绷不住笑了一声,“不气了。”
  谢知寒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烦人的那位早不见背影,他又舍不得和沈怀琼置气,总算长哼了一声,撇开话道:“澜沧城战报我看过了,就算你身份敏感,但八成能升阶衔——什么时候请我去喝一杯?”
  沈怀琼笑着道:“你又能喝了?”
  他这一提,谢知寒似是记起什么不快的往事,忍不住气道:“连你都学坏了。”
  “是我错。”沈怀琼从善如流地谢了个罪,脸上却笑意未减,“择日不如撞日,不如过会儿去。”
  万花信口一提的事就这么敲定了,他们两个都不能大饮,小酌一番就各自回去。一觉睡醒,又是天光大敞。
  沈怀琼迷迷糊糊醒过来,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屋子里没有半点烟火气,前夜残存的冷气丝丝缕缕的透进来,他一点都不想起。
  却有个不速之客叩了几下门,见没人应门竟直接进了。沈怀琼憋着半腔子忍饥受冻鼓噪起的怒气坐了起来,又被莫名其妙的训了一句:“你喝什么酒?”
  他皱了皱眉,颇有些涵养的没有骂出口,只是嗤道:“狗鼻子真灵。”
  宋归川正替他烧水,闻言简直是被气笑了:“你还不服气了?”
  “……我没。”道士连眼皮都懒得掀一下,反驳得十分没有立场。他理了理随便披的长衣,伸手接过递来的热茶,又懒洋洋地坐着不动了。
  宋归川到底也只敢口头上逞凶,见他不愿动的样子还以为不舒服,就去探他额头,却被人一偏头避开了。
  “?”
  “……”看来是没事的。
  喝酒小酌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沈怀琼还带着伤——虽然只是皮肉伤,但也难保不会横生些细小的意外。宋归川想着纵使恶人谷的局势不算明朗,但也比外头安稳得多,遂不再多说什么。正沉默之际,沈怀琼低低地说了一句:“我会小心的。”宋归川下意识侧头看他,却见道士已然没了初醒的倦怠,一双眼黑黑亮亮的,也正回望着他。
  他接着说:“我会活着,活到查明真相的那天,也迟早……迟早要那些人偿命。”这声音却越来越低,直到最后,竟像只是说给自己听的。
  宋归川脸色猛然一沉,险些以为他知道了什么,却听沈怀琼呛了一声,顾自岔开话道:“宋归川,这烈风集里也不安生了。”
  “……怎么说?”
  “追杀我的那一拨人,不是别的仇家,更不是什么鬼浩气盟的,是这烈风集里,有人要我的命。”
  “但是又有谁?”宋归川的脸色并未好上几分,这个消息对他来讲,也并不见得好过他所在意的“真相”。
  “我还不知道,不过那人既想除我,就必定会留痕迹。”  沈怀琼嘴角扯出个极冷淡的笑容来,“更何况他已经动过手了——偏巧,我没有死。”
  大概因为沈怀琼没有露面太久,就有人不记得他是个怎样的人了——他是八年前那场杀戮里极少幸存的几十个人之一,而在十年前投入恶人谷时,他所携的投名状,赫然是谷中一个失踪许久的杀手的首级。沈怀琼虽因此受颇多诟病,却也从未让人抓住过把柄,更从无出头搏眼的动作,安分得不像一个走投无路的恶人,直至三年前澜沧城一役。
   宋归川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因为他将自己埋在死人堆里,呼吸俯仰之间皆是挥散不去的黏腻腥气。那天他拉扯住了踢踏而过的马蹄,从行将腐化的尸体中挣扎出来。他对马背上年轻的天策说:“你要救我,我还不能死。”
  那对眼睛黑亮而清明,眼神却让人胆寒。虽然后来被藏起来了,却从没消失过。
  他隐忍,漠不关心,却又万事皆悉。他就是一捧看上去松软的雪,有人觉得嫌碍眼试图清走,踢了一脚,却平白折了骨头——雪下面埋着的是锐利的尖刺,若不小心踩下去了,就是刺骨穿筋。
  沈怀琼是亡命之徒,却又很惜命。他背着一件别人所不知的沉重旧事,连自己也不多窥探一眼,却未曾松懈过一刻——无论是在梦中,还是在耳鬓厮磨的时候。
  若有人试图取他的命,那他定会先一步动手——只因此刻,未及他亡命之时。
  • 举报帖子
喜欢 1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9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Zeront
故人仍未还,但使我心安。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