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30

【川吉良】弗拉季米尔的等待 (12)

12

这算是什么呢?夕阳的余辉给川尻浩作的侧脸都镶上了一道金边,吉良立于他的身旁,听着他说出类似于告白的话。这一瞬间,吉良吉影想到了很多事情,就像是死亡之前的走马灯那样,与川尻浩作之间的一切都在他的脑袋里播放了一遍。从他们在咖啡店相识到一起出差发生那样的关系到一直保持暧昧不清的关系的现在。

他正准备开口劝告他不要随便开玩笑时,一直看向别处的眼睛正巧撞进川尻黑色的双眸里,对方的眼神直接而简单的告诉他自己是认真的。

因为是认真的,所以不要拿出开玩笑的态度来面对。

“吉良先生,你……到底怎么想?”长久的沉默之后,川尻再次开口。

我无法再和他相见。吉良想着,然后甩开川尻伸过来准备抓住他的手,转身跑下了山。

他内心疯狂的渴望像是飞速生长的指甲,吉良生怕自己再在川尻身边多待一分钟,就会忍不住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可怕的欲望从年幼时期就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并随着年岁的增长逐渐成为不可控制的杂乱的蔓草,如同他的庭院。吉良从不曾让哪个人到他的庭院里去过,而现在,普通男人川尻浩作甚至试图将杂草从他的心底拔除干净,也许更进一步,他会把始作俑者的芽苗都连根拔起。

川尻浩作,你有什么样的资格。

周遭的环境都变成看不见的透明物,吉良疯狂而狼狈地朝着自家方向跑着,生怕慢一点……就会被什么东西给追上似的。

“哎?吉良先生?”可爱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步伐,“您这么急急忙忙是要做什么去?”

是公司的女同事。

吉良总算是停了下来。

“吉良先生?”

“小村小姐。”吉良回过头来,脸上露出笑容,然而他的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眉头也紧皱着,整张脸都微妙的扭曲起来,“我需要您的帮助。”

“诶,好的。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您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需要我陪同您一起去医院吗?”

“不,不用了,只劳烦您把我送回家就可以了,万分感谢。”

“额,嗯,好的。”

吉良盯着自己已经长长了的指甲,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您真的不需要去医院吗?看起来您好像很不舒服……”

“不用了,我时常会这样,让您见笑了。”

“哪里的话。前面的路口往哪儿走?”

“左转就好。”

左转之后是一条长长的小巷,巷子两边是被围墙拦住的各家的房屋,而吉良家就在这条巷子的尽头。

“没想到吉良先生家这么大呢……一个人住吗?”等到达到了吉良家的门口,小村忍不住感叹。

“是这样没错,房子是上一代传下来的。”吉良总算是松了口气,“小村小姐,不介意的话进去喝杯茶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村依言在客厅的榻榻米上坐下来,吉良则起身到厨房去为她泡茶。客厅很大,而且因为家具很少的缘故显得空荡荡的,房间里也没有人生活过的气息,或者说完全让人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唯有摆放在电视机上的一张放在相框里的相片给房间增添了点温情色彩。

长时间的等待让小村感到有些奇怪,她站起身走出客厅,一边感叹着房子真大一边寻找着吉良的所在。

清脆的响声传入她的耳朵里。

站在卧室的衣柜旁的正是吉良吉影。

“37.2,38.1,35.8……”

“吉良先生?”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吉良吓了一跳,他猝不及防地转过身,却因为动作过大将放在柜子上的玻璃瓶给撞到了地上,玻璃瓶砸了个粉碎,里面的白色物体掉落了一地。

是指甲。

数不清的长度不一的指甲。

吉良的手上还拿着指甲钳。

小村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还没来得及发声,声音就被吞回了喉咙。

“吉,吉,吉良先生……?!”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吉良总算是开了口。受到惊吓的神情从他的脸上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某种裹挟着笑意与疯狂的表情,他嘴角上扬,眼睛瞪大,黑色的眸子里闪现出熠熠光辉,宛如从绝望的深渊之中爬回来的恶鬼。

“既然被小村小姐你看到了,那就没有办法了……”吉良走到她的跟前,动作温柔地抬起小村的右手,轻柔地抚摸起来,“我啊,早就看上小村小姐了呢……这双手,实在是美丽至极。”

“救……唔……”

“不要想要呼救,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吉良的声音温柔的如同情人之间的吻,然而话语却可怕的如同魔鬼的毒药,他的嘴唇凑到小村的耳边,低声说,“小村小姐……不是一直,爱着我的吗……?现在我就实现你想要和我在一起的愿望,好不好?”

随后他松开了对小村的钳制,往后退了两步,低声喊:“皇后,动手吧。”

女人的胸部被洞穿,喷出的血液沾上了他的脸颊。

双手被名为皇后的替身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多么美丽的手……”

我只需要美丽的手就足够了,其他的万事万物,都与我毫无关联。

那么,小村小姐,你现在高兴了吗?你,可以永远和我在一起了哦,我会给你买你喜欢的手镯与戒指,还可以带着你出去郊游。对了,山上的夕阳实在是美丽,与你实在是相衬啊,下一次就带你去那儿看看好了。

吉良跪坐在地上,死去的女人的尸体倒在一边,双手则被他抱在胸前,像是抱着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皇后则沉默不语地站在他的身旁。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魂牵梦引》

(8)

【008】 第七天天刚破晓吴邪就被一阵“嘭嘭——”的拍门声吵醒了,忙碌了一晚上刚入睡不到两小时的吴邪迷迷糊糊踱步到门口。 “小天真,这么着急找胖爷我有什么事。话说怎么刚到你这儿就觉得冷飕飕的,你干啥来?”门外的人是吴邪的朋友胖子,是他请过来帮忙的。 张起灵幽幽的从吴邪背后冒出来。“谁?”   “这是胖子,是我朋友。”吴邪指了指胖子,又指了指背后的人。“这是张起灵。” “小哥,我们今天要出门一趟,我

胧车记事

玉藻前大人要莅临平安京了。 带着他的妖气先一步而来的是满是咒怨的胧车,以及…… 他的恩赐和诅咒。 当然恩赐肯定不是给平安京的,但是诅咒一定是。 比如说——   1 “啊啊啊啊!小生不干了!!!变成青蛙恶心死了!!!” 大天狗似乎还在研究什么,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你已经洗了十二次澡了。” “洗了这么多次还是感觉黏糊糊的,”妖狐难受地在自己身上四处摸,“为什么小生也会中招!明明是同族啊玉藻前大人!!您

《魂牵梦引》

(3)

【003】   空气中还萦绕着挥散不去的消毒水味,安静的病房里四面墙白得有些刺眼。 吴邪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那人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安静得像是睡着了般。但他们都清楚就算明日黎明依旧如初破晓降临,这人也不会醒来。   或许会再醒来,却不知何期,也或许这一睡直到真正长埋黄土,然后渐渐在别人的记忆中淡去。   张起灵很好看,这是吴邪打从第一次见他就有的认知。一双漆黑的眸子深邃难懂却易让人失神,稍长细碎的

夷羊行者
冷门狗,历史狗。脑洞大,挖坑永远比填坑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