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755

【瓶邪】【黑花】关东匪事(民国抗战中长篇) (1)


“我说三叔,这拉着这么一车家伙,真的不会被鬼子查出来?”吴邪别扭地拉了拉自个儿身上那女人穿的大襟褂子,一边帮自家三叔往垫了稻草的棺材里装手榴弹,一边表示出了极大的怀疑,“一箱手榴弹,还有这几条枪,让鬼子逮着,还不一枪把我给崩喽!”

“看你这点小胆子,”吴三省抹了把汗,吩咐伙计大奎用稻草把枪缠起来,“不是让张家小哥跟你一道走?那哑巴张可是个阎王爷看着都要绕道的主儿,小鬼子们不碰上算是他们运气,碰上了你们,估计还能多带几条枪去!”

吴邪撇撇嘴,把最后一颗手榴弹放进棺材里面,瞥见张起灵头上包了块白毛巾,腰里系着根草绳从屋里走了出来,才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那么一点。

果然,看见不是自己一个人穿着身滑稽扮相就没那么不平衡了——但是很明显自己才是更滑稽的那个!吴邪一边往腿上绑着孝布一面腹诽,明明他个子还没自己高,脸也比自己白,凭什么就让自己扮女人?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眼前这位小哥虽然没相处几天,但那一身冷气儿离老远就能冻人一哆嗦,亏三叔想得出来,让自己跟这个闷油瓶子一起装成送殡的去给人送军火,还让自己装成他媳妇儿?

 

时间拉回昨儿晚上——

“大侄子,给你个活计。”吴三省盘着腿坐在炕沿上,“明儿一早起来,换了这身行头,跟咱们这张小哥一起走,去给那爷家大格格的山头送点硬货。你文锦姨今儿一早给我传了口信,说有趟大买卖让我陪着走一路,你就先在他那山头呆着,等我们跑完了买卖再去找你。”

吴邪接过潘子手里拿着的衣服,忽然发现了不对劲:“潘子!你怎么拿了个娘们的衣服来给我穿!”

“咳……”潘子咳嗽了一声,看向吴三省。

“大侄子,”吴三省老脸有些红,“我之前忘了和你说,那个,俩大老爷们出去实在是太扎眼,大侄子你就委屈委屈呗,装下女人,反正那儿也不远,走个大半天儿就到了……”

“我一五大三粗的老爷们你让我装女人也不像啊!”吴邪脑门上青筋暴突,简直拿自己这个一向不着调的三叔没了辙,“你啥时候见过我这么高的大姑娘?”

“也不是没有的……”吴三省有点心虚,“反正你就坐车上,人家也看不见你多高不是……”

“说得轻巧,你自己怎么不去装女人!”吴邪真有些急了,“反正我不穿!爱谁穿谁穿去!”

“小邪!”吴三省拉下脸来,“听话,这不是任性的时候!明儿一早你们就起来,装成出殡的,揣好良民证,万一遇上了鬼子,——记得,张小哥是你男人,死的是你老姨,得瘟病死的,你们俩是陈庄的,要把你老姨送回她男人家祖坟,听见没?”

 

“行了,都收拾好了,抓紧走吧,”潘子递给吴邪一个花布包袱,“这里面是干粮和水壶,这驴脚程快,太阳偏西就该到了。”

吴邪对着自己三叔翻了个大白眼,按了按怀里揣着的枪,拎着包袱上了驴车。

张起灵冲吴三省点点头,也跳上车去,鞭子响脆地一甩,毛驴“咴儿——”一声,迈开了蹄子。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4

猜你喜欢

《代沟》系列短篇

3

这个番外是过年的时候写的,结果……大家肯定都已经忘了…… ---\ 3 就这样,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我们吃完了一顿饭,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就像胖子说的,我只是失去了记忆,并没有失去身份。 问题是在我和爸妈聊天的时候逐步显现的,岁月似乎改变了我们之间的某些地位,当然不是说我变成了老子,我爹变成了儿子,我只是突然觉得,我的父母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的待我。 就像刚才,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让他们不要继续说我的糗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瓶邪 HE】两耳之间

96

——96——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种巨大而悲恸的情绪击中了我,我的胸口一阵绞痛,我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我的眼睛十分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后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带我去看精神科。   因为她送我的那只仓鼠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我妈说是我杀的,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做了一晚上纷繁芜杂的梦,那些残破的肢体、无

松果
窝很稀饭松鼠QwQ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