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1081

礼物

.东卷,佛山弱虫茶话会无料+会长生贺





    这趟回国,卷岛刚在家里住下的那天晚上,东堂就打电话过来了。

    “小卷已经到家了啊。那后天我可以到小卷家玩吗?”

    “咻……好吧。”

    卷岛睨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日历,后天正是他一回来就圈起来了的8月8日。虽说在两人阔别了这么些时日,但对方的生日卷岛裕介还是有牢牢地记住的——倒不如说,这次他抽空回来的原因除了高中联赛之外就是东堂了。

    这毕竟是他和东堂在交往后一起过的第一个东堂的生日。

    卷岛生日的时候还在英国,东堂虽然不能过来,却在日本这边算着时间给他打越洋电话。照东堂的原话来说,此举志在“完美重现当初高二和高三那段属于我们的日常”。

    男生嘛,对生日这种事情也没有十分在意。卷岛刚开始是觉得心意到了就好了,礼物之类的有没有都无所谓,见视频里的东堂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自己又不禁笑了出来。

    大概自己也是有些怀念了,虽说当时是在期末,卷岛却一个不漏地接下了东堂的电话,而听着东堂在日本的深夜强打精神地问自己的状况,他再舍不得挂,也只能把东堂赶去睡觉了。

    从英国回国的时候,卷岛也有盘算着给朋友和后辈们带点东西,而东堂的生日礼物却是久久都定不下来。为了在电话和邮件里试探对方想要的礼物,他也费了不少周折,聊日常、聊训练……把浑身解数都使尽了都得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能举手投降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地问。

    “要小卷!”东堂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句,过了一会儿,又笃定地补充,“要活的!”

    光是听这语气卷岛都能感受到浓浓的怨念,他无奈地咧开嘴笑了,答应下来之后,回头还是觉得空手回来不太好,就在回去前购置装备的时候给东堂顺手带了个自己用惯的刹车。

    现在的卷岛,在挂掉东堂的电话之后,在床上看了一会儿写真集,又忍不住从行李箱里把那刹车翻了出来。本来他该买个别的,项链戒指或者衣服什么都好,但想到他们俩一谈到对方的品味问题就剑拔弩张的状况,最后卷岛还是买了个刹车。可这刹车也是自己用起来比较顺手的那种而已,至于东堂会不会喜欢,他买下来的时候一时冲动也没有考虑太多。

    卷岛叹了口气,起身在房间里翻找了好一阵子,都找不到别的可以送给东堂的东西,倒是把房间重新整理了一遍。卷岛绝望之下甚至有种出去到便利店买一串小彩灯缠到一个头箍上面送给东堂的冲动,转念一想,戴着这个头箍的东堂自己是绝对不会愿意和他一起上街的,最后卷岛盯着那刹车看了一会儿,还是认命地翻找起包装盒了——至少也得包得好看点才能送出手是不是。

    没有一点点防备,东堂第二天一大早就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了。

    “早上好,小卷。”

    熟悉的声音,终于不是隔着电波、而是面对面地传到自己耳中来了,附送东堂尽八久违的招牌笑容。

    是真的,活生生的东堂。

    “……一大早的,还是这么烦咻。”

    “小卷你刚刚说了什么?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到哦,沐浴在晨光中的美型怎么会烦!”

    卷岛顶着浅浅的黑眼圈,笑了。昨晚光是包礼物就费了他不少心思。他引东堂在庭院里停好车、进玄关脱下鞋、放好东西之后。两人久违地到峰山上赛了一场。

    现在回想起自己和东堂交往的过程,卷岛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自己喜欢东堂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还纠结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他当时甚至都尝试着以训练紧张为由向东堂提出不再联系的要求、单方面无视他的邮件和未接电话,却在东堂赶到千叶质问他缘由的时候彻底破功。看到自诩美型的东堂为这件小事紧张兮兮的模样,卷岛才明白,即便穷己一生也只能停留在朋友和强敌的位置上,他还是躲不开这个人。

    既然没法逃避,那就接受吧,至少在东堂恋爱之前,自己还是他特殊的存在。

    抱着这样的想法过了一段时间,卷岛才发现自己还是太过天真了。得到了这样温柔的肯定和关心,他不可能不奢望,而自己对未来的既定计划,也不可能因这份无望的感情而改变。于是,在最后一场高中联赛结束之后的回程,他主动给东堂发了邮件,匆匆说明了自己出国的计划,然后就关掉了手机,在回程中陷入了睡眠。

    卷岛回到家开了手机,就发现收件箱里一下子就多了东堂的3封邮件。第一封中是意料之中的抱怨,看得他鼻酸;第二封却又恢复了他惯常的唠叨,大意是叮嘱自己在英国也要注意身体;最后一封却莫名其妙地说起了他自己短短的情史。卷岛看着这最后一封,有些莫名其妙,直接跳到底部看,却发现一段让他大脑陷入一片空白的话。

    “我喜欢小卷。就算只有出国之前的这段时间也好,小卷可以和我交往吗?我会努力不要打扰到你的。”


 

   卷岛想象着东堂发出这封邮件却收不到回复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想了又想,他的手颤抖着,打了个“可以”就赶紧发了出去,想了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又哆嗦打了个“一直都可以”,看了三遍,没错字,正准备发呢,东堂的电话就来了。

    “小卷你是认真的吗?”

    东堂的声音意外的严肃。

    “嗯”。

    卷岛点了点头,又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好,以往东堂都会直接把话题接上、免得他难堪,这次对面长久的沉默却又逼得卷岛不得不再说话。

    “……一直、都可以咻。”

    说完这句之后,卷岛马上就因为自己词不达意而纠结起来,顿了顿,又说:“一直交往也可以咻。”

    “太好了……”,电话那头,东堂放松下来的声音让卷岛悬着的心安稳落地,“那以后还请小卷多多指教了。哈哈,一放松下来才感到肚子饿了……”

    接下来,两人之间就是和日常一样的闲聊了。

    现在想起来,卷岛也忘了他们聊了什么了,只记得那天晚上的风吹得人很舒服,街上也干净,天上的星星出奇地多,一闪一闪都亮着。和东堂交往的时候,无论是出国前还是异国恋时期,两人之间的交流都是像往常一样毫无芥蒂。只是交往之后卷岛更觉得东堂啰嗦了,什么都管,还爱跨海吃醋,也不想想当初是谁一脸自信地说自己能够毫不费力地网罗所有女性的仰慕。还好两人对这种模式都拥有足够的耐心,对于对方也了解得透彻,时不时闹些小矛盾都能很快解决。

    至于这次,就完全不在卷岛的意料之中了。

    “小卷!你居然连小时候在合唱团都不告诉我!”

    回到卷岛家后,卷岛在东堂之后冲完澡,一进房间就对上了东堂突如其来的指控。

    东堂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中厚厚的相册指着一张照片给卷岛看。照片中的卷岛大概是6岁左右的年纪,柔顺的茶色头发贴在脸颊两旁,穿着崭新的白衬衫和格子短裤,拘谨地站在在合唱表演队形边缘的角落。

    “居然乱动我东西,死刑咻!”

    卷岛看了是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就要把相册拿回来。

    东堂一闪身躲开了卷岛伸过来捞相册的手,站起身来躲远了,不满地抗议:“以我和小卷的关系也不能看吗?里面有小卷的前任还是初恋对象?不敢告诉我吗?”

    尽管被东堂一堆问题砸得有些头晕,想到里面的某张相片,卷岛还是坚决要先把相册夺过来,于是连忙迎了上去。

    “不是这个原因咻!总之你先给我!”

    “不给。给了的话小卷一定不会给我看的!小卷小时候穿短裤和白色短袜的样子超可爱的,照相的时候表情跟现在好像……我后面还有好多没看呢!”

    东堂转过身挡住了卷岛第二次伸来的手,嘴里的话让卷岛深感不妙。

    “会给你看的咻!尽八,先给我好不好。”

    卷岛压抑住心中的不良预感,再一次往东堂手中的相册探去。

    东堂身子一侧就躲了过去,依旧紧抱着怀里的相册,固执得就像抱着蜂蜜罐不肯撒手的小熊。

    “虽然小卷叫我名字的声音很好听,但是我也想看相册里的小小卷。不给。”

    卷岛深感无力,试图转到东堂身前去,对方却又及时转了过来。毫无结果的攻防战持续了两个回合,东堂突然跳了出来面对卷岛举高相册。

    “哈哈哈哈!想要的话就过来追我……”

    东堂话音未落,手中一空,相册就被卷岛轻易夺了去。

    “咻,谢了。”

    卷岛抑制不住微扬的嘴角,合上相册把它放到书柜里,回头一看,东堂已经坐到了床边。东堂一见卷岛往这边看了过来,赶紧撇过头看向别处。

    又来了。

    明明就是王者箱学万人瞩目的前山神,交往之后却屡屡做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举动。卷岛忍着笑在他旁边坐下,拿起了自己高中时代的自行车杂志就看了起来,东堂瞥了他一眼,依旧不动声色。卷岛故意把杂志分一沓放在了两人中间,本想让东堂也方便翻着看一下,殊不知在东堂看来,这无异于小学生书桌上的三八线,让他更在意了,直接就一手撑着膝盖盯起了这边。接收到了旁边散发过来的怨念光波,卷岛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尽量以往常的速度翻着页,等待东堂破功的瞬间。

    “……不公平。”

    好的,来了。

    “不公平呐小卷,”东堂一本正经,自顾自地说开了,“我把我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小卷你却什么都不跟我说。”

    卷岛面临着突如其来的指控,只觉得力不从心:“咻……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可是我不知道小卷之前的事情,你又不给我看相册。”

    东堂继续以一本正经的语气说着,卷岛想了想,与其让他惦记着,还不如满足他的好奇心,至少一起看的话,相簿在自己手上,自己也能掌控着不让他看到那张照片。

    “好,那我们一起看咻,我给你讲。”

    于是卷岛站起身来,又把刚刚好不容易塞回去的相册抽了出来,坐到东堂身边翻开。

    “咻……你看到哪边了?”

    “我是从后面看起的,大概看到了小学……五年级左右。”

    卷岛暗捏一把汗,不禁庆幸还好没让他有时间翻到前面。于是他刷刷地翻了几页到小学五年级的部分,在东堂好奇的目光中开始大致地讲解起来了。

    “呃,这张是课堂参观的时候妈妈照的,我在听课,好像是五年级的秋天咻。”

    “这张是四年级夏天运动会咻。我跑步的时候摔了,刚好被照到了。”

    东堂夸张地抽了抽鼻子:“忍着不哭的小小的小卷,好可爱……”

    “别提了咻……”卷岛有些尴尬,赶紧把这一页翻了过去。

    “这是三年级的新年,和家里人一起去神社参拜咻。”

    “哈哈,小卷小时候笑起来和现在一模一样!”

    “这个是二年级参加附近神社的祭典时在啃苹果糖的照片咻。”

    东堂摩挲着照片上一手牵着哥哥一手拿着糖的小卷岛,笑着说:“我小时候也经常吃这个。”

    卷岛脸上一红,想把这页翻过去,却翻过了头,相册里滑出了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落到了卷岛盘着的两腿中间。

    “小卷,那个是什么?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不行!”

    卷岛以一个尴尬的姿势把照片收回了手中,下意识地就给予了否认的回答,看到东堂的眼神侧着飘向照片,又连忙补充道:“没什么特别的咻。”

    “可我想看啊。”

    东堂不依不饶。

    “还是不用了咻。”

    卷岛故作镇定,麻利地把照片塞了回去,无奈照片又不给面子地滑了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手几乎同时伸向了那个难以言喻的领域,卷岛终究是慢了一下,只能牢牢按住东堂的手背,想起那张照片,卷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行咻!只有那张不能!”

    “小卷好小气!我自己找……”

    手下东堂的手开始动作了,胯间传来明显的感觉直接拉响了卷岛脑内的警报,一想到自己现在正与东堂以一个怎么样的姿势纠缠着,卷岛更坐不住了。

    “死刑!!再碰就死刑咻!!”

    东堂见眼前的卷岛连耳根都红透了,刚刚那声在他听来也多了些虚张声势的意思。在久违的重逢时看到之前比赛中和生活里都没有见过的、恋人慌张时的模样,这满足感让东堂有一瞬间甚至觉得那张照片上藏着的是什么已经不太重要了。

    尽管如此,东堂绝不会允许自己浪费这好不容易抢占来的先机。纠缠之间,他灵机一动,凑到卷岛耳畔,把嘴唇轻轻贴了上去,低声说道:“小卷,我想看嘛。”

    暖湿的气流伴随东堂特意压低的嗓音灌进耳朵,卷岛半边身子一麻,回过神来已经被东堂从手下摸走了照片。看着那家伙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带着照片迅速撤离到房间里离自己最远的那个角落,卷岛不禁觉得刚刚漏掉的那半拍心跳白白牺牲了。

    “哈哈哈!真是一场精彩的对决,那我就不客气了!”

    “咻……你要看就看吧。”

    卷岛望着退至墙角还在得意地笑的东堂,油然而生的无力感让他甚至有的自暴自弃的想法——其实仔细想想,那张照片也没什么,没准东堂小时候也干过这种事,下次有机会去他家玩的话再仔细搜查也不迟。

    看见卷岛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东堂感到有些奇怪,又疑心这是传说中的欲擒故纵,于是试探性地再问一声:“那,我要看咯?”

    卷岛摆摆手说道:“看吧看吧,反正也是小时候的蠢事咻。”

    听了这话,东堂谨慎地看着他,才把照片从身后拿到了身前,护在胸前看了一眼,竟不作声了,而是捂着脸转了个身,直接靠着墙边不动了。

    卷岛刚才在心里预演过东堂的许多个反应,其中多数都是爆发性的大笑,可他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东堂还没有转过身来的迹象,而是开始用额头抵着墙边,肩颤抖着,默不作声。

    “……尽八?”

    卷岛问了一声,见东堂没有反应,不知道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飞机。卷岛考虑到生理上不适的可能性,一想黑历史什么的看过就算了,便坐起身来走近东堂身边。

    “怎么了咻?”

    卷岛侧身把目光投向东堂的正面,东堂正好转过脸来对上。那是一副……一般都不会出现在东堂脸上、很难形容的表情。从脸上蔓延到耳际的绯红色让东堂此时的表情更添几分窘迫,紧抿的唇像是要守住什么天大的秘密,直望过来过来的双眼中的几分怨怼又把那秘密透露了七七八八。

    卷岛看得是一头雾水,见东堂还是这样盯着自己没有要说话的迹象,便解释了起来:“那是……我六岁的时候,我自己都记不太清了咻。我妈说我在童装店里看中了一条小裙子,说这颜色好看非要买下来咻……后来他们就让我穿这个照了张相了。”

    “可恶……”东堂终于开口了,“小卷这也、这也可爱过头了!”

    “咻……?”

    面对这指控般的称赞,卷岛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奇怪,这家伙之前是这种类型吗?推特上说的看到自己觉得可爱的家伙就会生气的类型?

    “而且、而且这么可爱的照片,小卷居然不想给我看!”

    “谁会愿意把小时候的黑历史随便摆出来丢人咻。”

    “才不是黑历史呐!你这家伙!小卷这么可爱,不许说这是黑历史!”

    “咻……”

    如果是在别的情况下看到恋人为自己辩护,卷岛应该还是会挺高兴的,但是恋人在他面前为他辩护,这感觉就有点微妙了。想了想,卷岛还是无奈地对东堂伸出了手:“好了,看够了就还给我咻。”

    东堂一躲,还是把照片护得好好的:“不行,这个要送给我!作为……追加的礼物。”

    “不行咻!”卷岛一口回绝。

    “为什么!小卷自己平时也不看、客人来了也不会给看,那放在我这里也可以啊!我会好好保管不让别人看到的。平时我都没办法和小卷在一起,想念小卷的时候小卷都不在身边,难得小卷回来一趟还连照片都不给我……”

    被东堂这么一说,卷岛心软了。一想到这次回了英国。大概又是一顿忙,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东堂,心里也有些惋惜,于是松口道:“好了,别的可以给你,你选一张别的咻。”

    东堂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坚持原计划:“虽然别的也很可爱,但是我还是想要这张,小卷在这张照片上笑得很好看。”

    “……是恶心吧咻?”

    “才不是,”东堂偷偷把照片拿出来看了一眼,又怕卷岛会趁机夺回照片,于是赶紧又收了回去,还认真分析着,“小卷在这张照片上笑得很开怀,连国中毕业的时候和新车合影的笑容都比不上……可能是因为摆拍的缘故还是和平时一样有些僵硬。虽然我很喜欢那张,不过那张对于我们都有很重要意义,所以我还是决定给你留着……总而言之,我觉得这张照片里的小卷最可爱。”

    卷岛听了之后,只得叹了口气:“没办法,那就给你了咻……虽然算不上是什么礼物。”

    东堂看着卷岛转身去翻行李箱的背影,有些怀疑卷岛这是在欲擒故纵,见卷岛还是在找东西,才放下疑虑揣好照片凑了过去。

    “给,”卷岛见他坐了过来,抬手就往他怀里放了一个包

    装花哨的盒子,正是昨天晚上费尽心思才包好的那个刹车。

    “本来这个才是礼物咻……”

    卷岛拉好了行李箱,本来已经准备着迎接东堂对包装的吐槽了,却见东堂望了望那盒子,就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卷岛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别过脸去,补了句“生日快乐”。

    余光瞥见东堂的目光还是黏在自己身上,卷岛更不好意思转过去了。

    “……上天对我真好。”

    听了东堂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卷岛也笑了:“好好好,我知道他给了你三样礼物咻。”

    “现在是四样了!小卷才是,给了我三样礼物。”

    “哈,我只给了一样吧?”

    卷岛有些好奇,又觉得问了会得到很高能的答案,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算上照片的话,我身上已经有两份来自小卷的礼物啦,最重要的是!我眼前也有真正的小卷。”

    突然想起东堂在电话里说好的“礼物”,卷岛脸上一红。

    “而且,小卷也是上天给我的第四样礼物——我最棒的对手、独一无二的朋友,以及想要与之相伴一生的人。”

    东堂的声音认真而深沉,看他的时候神情专注,让这话听起来像求婚似的,卷岛觉得更不好意思了。

    “真的。能够作为东堂尽八出生、遇见卷岛裕介,我太幸运了。”

    “谢谢哟,小卷。”

    “啧,真是、败给你了咻……”卷岛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也不管自己脸上有多红了。昨天晚上他也不是没有少想这种情况应该讲什么话,现在却脑袋一团糟,磨蹭许久,才挤出这么一句:

“要说谢谢的是这边才对咻……我也一样啊。”

    虽然觉得自己讲得有些词不达意,卷岛回过头来的时候,还是收获了东堂灿烂的笑脸。

    还好,对于东堂会懂他这点,卷岛从不怀疑。

    “生日快乐咻,尽八。”

    “以后也……一起过更多的生日吧。”

————————


    “等下、小卷,这不是刹车么?”

    “啊,是咻……”

    “难道,是想和我到此为止的意思吗?”

    望着东堂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卷岛承认,电波接收出错的时候,东堂还是不会懂的。

    “笨蛋,我觉得好用才买给你的咻!”

    “哦!所以说是情侣刹车吗?”

    卷岛裕介,放弃治疗。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9)

布鲁斯在短暂的晕眩之后了恢复神智,四周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躲在了更加远离爆炸源沙发背后,屏幕所在的那面墙应该已经完全坍塌了,尘土和碎石铺满了大半的房间。他粗略的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左手手腕可能有点轻微骨折,右腿上有一道伤口,但是不深没伤及动脉,也不影响走动。   他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摁开照明功能,目前完全坍塌的墙面只有正面那一块,侧面的两面承重墙还有一大半仍然支撑着,这个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请叫我去学习
♪终于看开坑填不来,而我偏偏脑洞大开~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