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2-14
阅读 1142

【黄喻】罪恶之城 15


15.


    黄少天抬手就是一枪。

    子弹在对手的脸上爆出猩红血花,飞离的血肉和人体组织在图书馆的白墙印出一朵喇叭状的花。

    这一枪正中颧骨,杀手用的达姆弹所能造成的伤口是口径的上百倍——这种子弹又被称作“黑爪”,射入目标后弹甲会均匀地向后翻开成6瓣,就像6个带有倒钩的爪子,击中人体的一瞬间便能炸出一个巨大的空腔,像是注满血水的气球在人体中炸裂;即便一时没有命中要害,残留的铅也能让人留下终身都难以磨灭的痛苦。

    黄少天本是不喜欢这种子弹的。太强大,也太过残忍,达姆弹凌虐过的现场总是狼藉一片。他自封死神,对死亡的裁决和审判必须在顷刻之间。他喜欢让猎物干净利落地死去。

    但他别无选择。

    退下来的弹壳掉落在地,清脆的声音似乎在给他残留的时间倒计时。他确认了身边没有其他伏兵,屈身上前,从敌人的尸体上摸出备用的弹夹,并尽量不去看那颗已经不能算是人的头颅。

    随身的子弹刚在逃出杂物间时已经耗尽。还好他有携带三把枪的习惯,口径不同,总能容易找到补给的弹药。

    “切,又是达姆弹,嘉世怎么这么喜欢这种歪门邪道。”他唾了一口,牙缝中有丝丝血腥的气味。

    除了一开始肩部的枪伤,他身上还多了一些近战搏斗的瘀伤,并不严重。肩膀的伤口已经用衣物布条简单的包扎紧,血已经止住,子弹只能等有条件了再取——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还能有机会活着见到医生。

    可就此束手就擒压根就不是他的做派。

    藏身于杂物间迟早会弹尽粮绝,守株待兔也要冒着被围剿的风险,况且那样……嘉世包围这个房间的时间越久,喻文州就越没有生还的可能。

    “妖刀先生,不要玩捉迷藏了,破坏了几个监控又如何呢?我们要找你一样很容易,”图书馆的广播里传出刚刚那个黑子男人挑衅的声音,“乖乖出来吧,别浪费力气,我的耐心有限,一会真有你苦头吃的。”

    从这番论调里能推测出两件事情,第一,这个人是嘉世执行部的高级别负责人,这场猫捉老鼠游戏的指挥权在他的手里;第二,他们对黄少天目前的状况一无所知,正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搜寻着监控录像。嘿,这傻逼,居然没被灯砸晕么。嘉世的高官是这样一个肤浅又莽撞的人,真不知道双鬼是怎么能栽在嘉世手里。

    说起双鬼……黄少天并不相信虚空那样庞大的情报网络竟能那样简单地在几天之内就被打垮,李轩和吴羽策那两个人精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莫非另有什么隐情?

    但当务之急,他还是先考虑自己的事情要紧。

    分散在一楼搜查的执行部人员已经被他干掉不少。还好这个图书馆够大,在某处引发速战速决的争斗并不会引起另一处的注意。他还把随身携带的几个纽扣定时爆炸装置扔在各处,虽然只有烟花爆破的效果,但用来发出声响扰乱敌方注意力足够了。

    游击战是他的擅长,但并不是彻底的解决之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嘉世这样大张旗鼓地包围图书馆,普通民众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度也会提高,必然会给予嘉世更大的压力,加派人员迅速地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黄少天笃定如果自己吸引了嘉世全部的注意力,便不会有人再有时间去顾及喻文州死活的原因。

    那孩子会懂得把握时机的。他捏了捏手中的枪柄,捏出一手冷汗。

    这事情本身是因叶秋而起,而嘉世在找的东西恐怕是叶秋给喻文州的那个怀表。虽然不知道里面藏有什么机关,但综合各种信息看来,追杀他们的这个人也未必知道叶秋留下了什么。

    所以他才偷了那个便携数据卡,赌了一把。果然不出他所料,嘉世的那群猪真的以为就是这个数据卡了。

    ——毕竟怀表里有喻文州的照片,如果被搜查到,嘉世一定不会对喻文州善罢甘休。况且那是喻文州重要的东西吧?他想到照片上一家人甜蜜的笑容。

    呵呵,我干嘛要为了这个小傻瓜做到这种地步,明明只是个什么都不会又讨厌的缠人鬼。他靠在墙上自嘲地笑。也罢,这辈子背负的罪恶太多,做过的好事有限,能多一件是一件得了。

    他仔细回忆了一遍图书馆的地图,眼下他处于一楼的配电房,黑衣男子显然在二楼的监控室中发号施令。从这里走应急楼梯上到二楼并不难。

    擒贼先擒王。既然没机会往外走,那么拿下敌方头目做要挟没准还有一线生机。他当机立断,一枪崩坏了整层楼的电源,让整个一楼陷入黑暗,广播沉默,监控设备也半数关闭。

    “哔——哔——哔!”

    图书馆的警报器嚎叫起来。

    “怎么回事?”“哪里的问题?”“配电房,配电房有人去吗!”“一定在这附近,快搜!”

    巡逻的嘉世人嘈杂争论,纷纷往配电房跑去。

    黄少天埋伏在一楼的楼梯下的阴影里,屏息凝神,等待着上楼的时机。原先在“学校”时,冯老头子教导过他们,潜伏的诀窍便是与环境融为一体,忘了自己的存在——而他更是伏击方面的翘楚,连专研情报收集的双鬼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不能想双鬼的事情。他皱眉,摇摇头。同学,朋友,兄弟,在他走上这条路时已经被尽数抛弃了。

    不能被多余的感情束缚手脚。这是他“入学”时学到的第一件事情。

    拿着枪的时候,他就是孤身一人,一贯如此。

    头顶的脚步声近了,他看见二楼投下来的光亮里出现了两个人影,越过他藏身的小空间,“我去这边看看!”其中一个停下脚步,向他这里走来。

    在这里开枪只会引起注意。黄少天舔了舔紧得发干的嘴唇,伸手摸向上衣口袋。

    “你——”

    来人的呼叫被“冰雨”干净地抹断在喉咙里。

    “啧。”黄少天抹去刀上血迹,再把冰雨放回胸前。

    关键时刻,信任手中的刀。“冷兵器过时却可靠。”冯老头总是对的。

    

    找到监控室没有花费多少工夫。嘉世所有的人力都集中在一楼和定时炸弹纠缠,二楼仅在监控室门口站着两个人。

    步枪吗?射程是很远,但这样的巷战,精度还差一点。

    黄少天摁开了身上最后一个定时炸弹,手一挥,小纽扣发出即时引爆的滴滴声,飞了出去。

    嘭——

    炸弹在第一个人的头上爆开,这位大汉痛苦地嚎了一声捂着眼睛跪倒在地,旁边的人见状,立刻开枪扫射。子弹如雨幕般覆盖过来,对面的墙壁立刻被炸成了蚂蜂窝。

    没人?

    开枪的人仅仅迟疑了一秒,死神便向他露出神秘的微笑。

    砰。

    “将军,”黄少天吹了吹枪口的烟,“所以说平时要多练练枪法,有用的射击,一次就够了。”他又补了一枪,把刚刚那个倒地捂脸的大汉也送上西天。

    门吱呀一声开了。

    孤零零又充满讽刺的掌声,然后是那个讨人厌的声音:“哟,妖刀先生果然身手不凡,竟能找上门来。”

    他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我的枪口下?黄少天一愣,却是迟了。

    背上和腿上的剧痛提醒他现在确实是在孤军奋战,他想开枪,却被人从后踹倒,手掌心里贯入一颗铅弹。

    “靠……你妹……”黄少天咬着牙怒骂。十指连心,他这算懂了。

    “很痛吗?你可是让我破相了,”黑衣男人慢悠悠地说道,他脸上插满了玻璃碎片,血模糊了五官,形状可怖,“这么一点小惩罚怎么够呢?”

    他轻描淡写地打了个手势,黄少天身后的男人上前,一脚狠狠地踏在黄少天的背上。

    钻心般的剧痛让黄少天全身痉挛。“嘶……”他强忍着快要炸裂口腔的血腥味扑倒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哈哈哈哈……”对方嘲弄的笑容刺痛耳膜。

    “还没……结束……”黄少天本能地伸出手,手指紧紧抠着地板向前爬行,鲜血渗入瓷砖的缝里,漫出一条红色的通路。还差一点,一点,他够不到身前的那把枪!

    “老实点吧。”身后的男人踢开了黄少天的手。

    又是枪声,子弹扎入黄少天的手臂。“咳咳咳……”黄少天吐出血来,手拍在地上。刚打穿手掌的子弹还留在掌心,这一下更是刮骨一般,要把手上的肉都硬生生分离出去。

    如果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一贯独来独往的杀手脑子居然蹦出一个荒诞的念头。哈,最后我竟然会怀念起那个小鬼来,上帝是不是觉得我大限将至,才会安排这样一个“天使”来让我卷入这一系列的纷争中?

    想不到我的结局竟然如此狼狈?也罢,都是罪有应得。

    只希望最后做的那件好事能起到效果。

    “活下去,文州。”他闭上眼,等待着审判的枪声。却不知道自己的眼角到底有没有泪。

    

    枪声并未响起。

    取而代之的是爆炸一样的巨响。

    咚!!!

    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黄少天勉强睁眼,却看见他的天使从天而降,白色的光此时就像圣洁的翅膀一般,散开在一个等待救赎的人眼中。

    我在做梦?天使真的来接我了啊。

    “给我去死!”

    喻文州喊着,用精装书的硬角砸向身下男人的后脑勺。这一击快准狠,对准的就是人最脆弱的脑干,男人根本没来得及反抗便晕了过去。

    “哈……哈……”喻文州喘着气,抛开书本,捡起枪,站了起来。

    “原来是跑掉的小老鼠……”黑衣头目的表情不太好看,“爬进通风管了吗?小弟弟,你拿枪的姿势可不太好看哦。”他手中也有一把上了膛的枪,枪口正对着黄少天。

    “能打得准就行,姿势不重要,”喻文州答,“你开枪也行,我们同归于尽。”

    “好孩子,这可不是玩具,”男人挑了挑枪口,“放下枪吧,我放你一条生路。”

    “但是他会死,对吗?”喻文州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在耳膜里震动,他祈祷黄少天的心跳也如自己一般,“我不会放下的,要死一起死。”

    “你都不知道自己打得中不中吧?”男人笑。

    “他教过我用枪,我枪法很好。”不要从心里先输了,得让人觉得你是个老手。黄少天说过。而自己相信的事情就是事实。

    可怕的寂静。

    “这有意思吗?”男人慢慢走了过来,“你的妖刀已经要完蛋了。”

    黄少天的呼吸渐渐弱了下去。喻文州的手在颤抖。

    我会开枪的。他对自己说,扣着扳机的手指慢慢缩紧。

    

    “当然,有意思。”

    另一个人的回答和枪声同时响起。

    喻文州放下枪,错愕地看着监控室走出的人——他认得这件灰色风衣——嘉世斗神、叶秋。

    “哟,又见面了。”叼着烟的男人摆了摆手中的枪,算是打过招呼。

    “你……怎么……”

    “没时间寒暄了,”叶秋打断了喻文州的话,拿起对讲机,“小安,一楼怎么样?”

    “CLEAR。”对讲机里传出简短的答案。

    “走吧。”叶秋丢掉烟头。


TBC.

========


 “黑爪”仅为现代达姆弹的一种。想知道达姆弹什么效果可自信百度(重口,慎——)本文涉及的枪械资料均为现学现卖,并不考究,设定为架空世界,请勿钻牛角尖,当然欢迎枪械达人科普教学。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89)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