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8
阅读 91722

博雅全程围观了晴明如何劝解……

啊不,那明明是如何哄骗一只狐狸。

他记得深夜……准确的说是接近黎明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妖气、用一种想让阴阳师不察觉都不可能的波动程度越来越逼近晴明的房间。

那个时候他在满腹心思后正好不容易合上眼睛……

你和那只狐狸胡闹了一晚上怎么还要来折腾人啊大天狗???!!

就如同古卷里面描绘的一样,带着尖利啸声和煌煌明火的大天狗颇为狼狈地半浮在空中,火焰和异样地热度纠缠着他的双翼和裸露出的每一寸皮肤。

“你……你这是……”

“吾得……先回去,”大天狗丢下半句解释,那对巨大的翼翅就猛烈蒲扇了一下带着他往高处飞去,“让那只小家伙别跟来……”

其实这个解释相当于没解释便丢下了闻讯而来一头雾水的晴明,大天狗狼狈离开的样子简直就是心虚的证据。博雅倒是知道一些内幕,很快就被对着即将烧傻的狐狸束手无策的晴明拷问了出来。

“你这么就把他关家里……”博雅挠了挠头发,“他能有这么听话?”

“总不至于……被弄成了这样还能……”其实晴明自己也难不准这只妖狐的心思,“上赶着凑上去再被吃干抹净吧?”

不会吧?好歹是我养这么大的没这么蠢吧?!都被玩成这样了,还要上赶着凑上去再被全须全尾地吃干净真的也就太……太……

太丢人现眼了吧?!

但是这个贪花好色的小混蛋说不定真的做得出来啊!

阴阳师大人安倍晴明为此苦恼的把自己一头长发揉的一团乱,简直都在想自己现在回去在那个小混蛋身上补一个捆锁的符咒会不会太多此一举画蛇添足徒添怀疑了?

“所以说我觉得你还是尽快打消他还想跟大天狗纠缠的念头吧,”博雅忍不住伸手也揉了一把晴明乱糟糟的头发,“我以为大天狗一提提亲他就会气炸了然后推了,多推几次总能打消……”

当然暗地里喜闻乐见甚至想想要是那只狐狸精有人管着了是件多么让自己身心舒畅的是,博雅还是很高兴的答应下了按照古礼给大天狗准备提亲的事。

说句难听的,博雅现在都没搞清楚那个古礼要按照什么步骤来。

“那他明知道他……”晴明压下去拔高的声线,报复性地一把揉乱了博雅的头发,“那应该叫有病吧?明知道有病还想娶我家狐狸?”

“不是有病啊……就是有些,有些过于自我?”博雅也很无奈,“他被供奉了这么多年其实还是个老古董啊,平安时代是什么婚嫁习俗啊晴明你又不是不知道,访妻啊!”

“所以,”晴明停下手总结了一下,“他就是准备把狐狸表面意思上娶回去,然后扔到一边,他该干嘛干嘛,妖狐想干嘛他也不管?!”

这算哪门子负责?

晴明心想亏我还把他想得过于迂腐过于负责了对上这个小狐狸精会不会吃亏,特么玩起来比那个妖狐还不靠谱!

被迁怒的博雅抓住了晴明又伸出来残害他头发的手,心想遇到那个小狐狸精的事阴阳师还真能有这么活泼:“我真不是替他说话……晴明你听我解释……”

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达出了被窝的妖狐远远看着就心想啊……

为什么总感觉,借着他和大天狗纠缠的事,晴明大人倒是和某个二愣子关系越来越近了呢?

你看才从小生那出去多久啊,博雅大人都上手了。

妖狐蒲扇了几下耳朵,从风声中依稀辨别出“听我解释”几个零星的词语。

总觉得似乎有点热闹可以看,妖狐摇了摇自己的尾巴,捂着还稍微泛酸的腰悄悄跟了上去。他借着被折腾了一晚上肚子饿扁了想吃点好的补补支开了姑获鸟,虽说姑获鸟是难得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对外还能特别打的大妖,但是……

她下得厨房几个字只针对喂奶的幼崽,其余超过喂奶的任何料理有关的举动……

大概约莫和炸厨房没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狐狸精心情一不好就想吃鸡肉……

物伤其类物伤其类,姑获鸟同作为禽类忧郁的放了这个小坏东西出了房门。

反正晴明大人说关家里就好了,出个房门应该也没问题吧?

晴明冷静了一会才放下手来听博雅的解释,丝毫没有注意不远不近跟了个大尾巴。

“首先,大天狗是什么其实你比我清楚吧?”博雅把他知道的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他是饭纲山的那位,供奉在药王庙……”

“嗯,长野县饭纲山操有使役管狐的“饭纲之法”,相传其前身为泰澄上人的弟子卧行者的那位,现如今东京八王子的高尾山药王院中供奉的饭纲三郎?”晴明顿了顿,突然带上了一点莫名的语气,“这么说来他和狐狸还真是渊源深厚呢……”

在后面默默听了一耳朵的妖狐打了个抖……

被做成管狐什么的……真的不是一个狐狸精该有的追求好吗?

“大概平安时代出了一点事,”博雅顿了顿,觉得似乎描述有点不太准确,“应该也不是一点事,反正比起供奉来说,我觉得他更像是赎罪一般呆在神龛里面……”

大天狗其实在供奉的千百年间极少应源氏一族所求,或者说比起供奉他更像是被看守住了一样。在困顿住他羽翼的佛堂一日一年无欲无求,比起修行来说更像是自我折磨……

但是博雅出生那年他罕见的出现了。

“这么说来果然你才是他的命定之人嘛……”

“不是啦……”博雅苦恼地挠了挠脑袋,“我小时候不是还带晴明你一起去看过吗?比起对我的注意来说他更多还是在意你的存在吧?!”

晴明却觉得,比起说是在意自己,大天狗看着自己的眼神不若说是称得上是百味杂陈。

“先不管他是不是所谓的泰澄上人的弟子卧行者,”博雅顿了顿,“但是他至少真的很信佛来着,我小时候问过他为什么……”

“因为吾曾误入歧途,”大天狗摸了摸小博雅的脑袋,看向的却是跟在博雅身后歪着脑袋打量他的小阴阳师,“所做之事甚错,所造之孽甚多。”

所以赎罪至今。

“他似乎是苦修禅一派的,”博雅耸了耸肩,“不过你也清楚我也不太懂和尚那一套,大天狗毕竟也是个大妖怪也不可能是按照纯粹佛家那一套来。”

早些年博雅还见过大天狗这般失控的一回,似乎是平安时代他曾经做过的错事遗留至今的些许影响,让他彻底见识了掌控着暴虐的风有着神明一般力量的大妖真正的实力。

“后来借着台风登陆的事把后续事情处理了,”博雅耸耸肩,“你绝对不想看到他那一面的,似乎变了一个人……说不定他自己还真有两个性格。”

而且大天狗所谓的跪佛……

其实感觉更像是他对自己的一种丧心病狂的惩罚。

“喃,晴明其实你应该也见过……算是我们小时候吧,你还问过为什么有比火焰温度还要高的红莲……”

晴明隐约想起了什么,确实是一次他和博雅被袭击后大天狗有一次暴动,但是分明遭受了袭击的是他和博雅,偏偏他们两个当事人只隐隐绰绰记得大概了。

唯有对那温度极高的业火红莲的深刻记忆。

因为晴明家也停留过一只大妖,因为比起供奉来说,那只大妖的行事更为恶劣且飘忽不定。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

至少是个没有坏心眼的家伙。

晴明在他发怒的时候也曾经看到过那飘忽渺茫一闪即逝的红莲业火,因着他们知道还有一只喜于听闻故事的掌灯魔女也是这般,和博雅给他们起了个统称。

业火的三暴君。

妖狐心头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肩上一沉,一只带着深渊水色的手搁到了他的肩膀上,把玩着折扇的大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小狐狸。

“汝身上倒是有一股吾往日所识之人的味道,”大妖若有所思,“与汝欢爱的可是饭纲山大天狗?”


  • 举报帖子
喜欢 5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五律七绝】草木清愁

(8)

八 青愁霜 江湖多世家,有好事者以数字令名之。 有谣曰“天下一阁,四是二非,三门六姓,五律七绝,八帮九派十联盟”,便是以数字将江湖各大势力分别描述了一番。 那“一阁”,指的是天上天下无所不知无处不在而无迹可寻无人能觅的光明阁;四是二非指天下六大高手,三门六姓分指淮上三门中原六姓:淮上三门是淮北颜家、淮中阮家与淮南蔺家的合称,中原六姓则为“一痕烟”南宫世家、凌烟李家、“一脉春秋”邺门萧家、“瞄不得”

Cha君会客室第八期:这个游戏看上去超好吃!

【本期会客室福利】在本帖下评论,抽3人各送50元代金券(由网易考拉海购提供),抽1人送Saber 粘土人,抽1人送干物妹小埋粘土人,参加官方微博转发还有蕾姆抱枕!本期中奖结果已公布,具体见文末! 什么游戏,竟然可以把美食变成萌妹? 就是TA→《料理次元》,国内首款二次元料理拟人手游! 这一次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参与这款手游制作的stoner08老师,下面进入我们本期的会客室。 1、从零开始的料理异世界

【酒茨】我和我儿子的日常

1. 我是个阴阳师,非洲阴阳师。 我曾经以为我很欧,因为我初始三张就出了酒吞。 然后我现在六十级了,我还是只有酒吞。 所以毫无疑问,酒吞就是我的亲儿子,所有黑蛋都给他,有金币就给他买六星轮入,在所有朋友都要我升鸟六星时我一咬牙力排众议愣是给他升了六星。 听上去是不是特别的母子情深? 我呸。 2. 我和我儿子的主要矛盾在于茨木。 没错,他哭爹喊娘要死要活满地打滚地求我给他把茨木搞出来。 上一句话的形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