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202

Hope[五年后设定] Chapter 2

Chapter 2_骚动

“那么,这家伙是?”

——这家伙…

“总感觉和那个睡不醒的家伙很像啊。”

——错觉吧……?

以自然的态度面对那个穿着熟悉的衣服却不是那张脸的人,搭在对方肩上的手不自觉地扣紧 在那张滑稽的脸上来回观察试着找出些某人的痕迹。土方将碗里挤上蛋黄酱听着那人的自我介绍,看着那人站立的姿势和吐槽的样子……

他试探地抬起右手挡住门边那个身影的头部位置,一时愣神 差点连左手端着的土方SPECIAL都端不稳。

……

不可能。

——————

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土方淡忘了某个人,或者说是本人有意不去想。而珍宝的出现,却如同一个闹钟,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他 那个一头天然卷的懒散的家伙不在了。

“那个时候我好歹也是个警察,有人死了总归是要调查一下的。”说着违心的话却对自己有点自信的掩饰能力一时产生了担忧,干脆阖眼静静呼出烟雾不去看任何人任何地方。土方明白自己是在心虚,却同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怕些什么。桂和珍宝开始进行二人的谈话 他倚着门边一口接一口地吸烟,再次抬眼时对上一直盯着这边的小透明的视线——那个曾直系于自己的勘察,那个被他秘密下达指令用一切途径调查坂田银时下落的唯一一人。

山崎不打算戳穿他,即使土方给自己的任务是保密的,却并非瞒过了所有人。不论是冲田还是万事屋的两个小鬼始终都没有相信过他撒手不管银时的事情,除此以外 就是那个一直默默观察着身边事情的原三番队队长,齊藤终。

山崎识相地在土方看向他时收回了目光,随即发现看着土方的不止他一个人。三人都很默契地没说什么,也没有让土方尴尬。

这个人的嘴硬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变,而身边的人却越来越能看到掩饰下的实情。

——但似乎……这一次伪装得太烂了点…?

——————————

“多串君~”

“——”

“那么就Toshi!”

“——”

“十~四~郎♡”

“——”

“疼..!真是的哪来的这么多意见啊副长大人哟。”

  

乱糟糟的天然卷。

死鱼眼。

让人火大的语调。

还有、并不惹人厌的..笑容。

「封藏的回忆,

传达不到的声音回荡着……」

  

这样的梦有多久没有出现过了呢?但一切在珍宝出现后又一次恢复到五年前的时期。土方一遍遍地提醒着自己不要因为同样的说话方式和衣服而把自己禁锢在五年前,但却不明白自己事到如今还在抱什么期望。

  

如果试着去问,“坂田银时对你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恐怕土方本人都没有得出结论,银时突然性地消失后反使得答案更加模糊起来。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变化,而在这个破败的时代里,有一个人依然以“副长”“局长”称呼诚党的两位领袖,他一点点记录着身边的变化,日复一日。

那个一向沉默的齊藤现在已经能够用“是”“嗯”“那边”这样简单的话语回应别人,每日必记的日记本从五年前的一日开始不再是流水账式记录——那一日,不再是真選組副长后的土方十四郎第一次醉倒在居酒屋。

齊藤在居酒屋偶遇土方时那人已经趴倒在台面上,手边的几个空酒瓶堆里有一瓶没有开封的鬼嫁。

——简直就像在等谁一样。

齊藤明白,即使是不用再担心会有攘夷志士来趁机砍过来的危险,作为一个幕府通缉犯 土方这样也实在是太大胆了。

他架起土方往回走时头发被土方抓住揉捏把玩,一时间顿住脚步有些反应不过来状况。但迷糊间的家伙却丝毫没有察觉发生了什么,眯着眼看了看那头卷得厉害的爆炸头就蹭了蹭。

——曾经的鬼之副长,是会这样孩子气的吗?

将土方送回房间后他久久深思着,最终将这件事完完整整地记录到自己的Z笔记里——副长喝醉认错人了z。

从那过后土方没有记起来自己当时所做的行为,却再也没有在外面喝醉过。

五年里齊藤记录了其他人的变化,同时记录着土方每日吸烟量慢慢恢复正常,他看着那个鬼之副长变成也会和别人开玩笑交谈的攘夷领袖,观察着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喝酒的那个人和房里却始终没有开封的鬼嫁。

——也许副长他 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万事屋老板还活着的希望也说不定z。

——————————————————————  

「在失去了名为你的光辉后,我迎来了漫长的黑夜。」

  

……已经够了!

在胸前翻滚着异样的心情,大脑思维也无法冷静下来。土方已经受够了,过了五年已经更加成熟的他感到厌倦这样的理智。

——就这一次,任性一下也不过分吧。紧紧地攥住刀柄随即松手,朝着新八和神奔过去的方向跑过去,踏进那废弃的大楼却放缓了脚步。

“哒、哒。”

空气中回荡着脚下皮鞋发出的声响,连同自己的心跳声一起进入耳中挑拨着神经。土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奔跑的原因,全身的细胞仿佛随着他一步步迈向那个坐在地上的身影在兴奋地叫嚣着。

——土方十四郎你在期待什么?

二十步的距离。

——给我……认清现实吧混蛋。

十步。

——那家伙已经……!

“……哟。这不是多串君吗…那条金鱼该死了吧?”

三步。

“……”

衣服,绷带,咒符,白发和……溢着血的伤口。

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死?五年你去了哪里?这是谁捅的?

却挤在喉中 一句都没能说出来。

“…这个造型土死了啊 混蛋天然卷。”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米英向』血的牙

(7)

13 “布朗尼、妖精小姐、独角兽、爱尔兰小精灵先生……OK,大家都到齐啦!” 亚瑟环视一眼客厅里熙熙攘攘的客人,“好,大家来谈谈阿尔的教育问题——” “亚瑟你在跟谁聊天啊?” 阿尔打(chuai)开家门,把书包往沙发上一甩。“诶,家里没人啊?” “你什么时候……等等你好歹换上拖鞋吧我刚拖的地啊啊啊!” “嘛,这些都不重要啦,”阿尔朝亚瑟咧咧嘴,冲门外说: “你不进来吗?外面很冷的。” 亚瑟这才注意

海底月

(22)

昏暗的灯光下,低头刷网页的剑非道突然对意琦行说:“你说,寄天风把一留衣灌醉,没事吧?”意琦行这边正在和步武东皇聊着天,打字的手停下来:“能有什么事啊?”剑非道想起今天进屋看到的那乌烟瘴气的场景:“我总觉得这事不对啊。”意琦行把电脑合上:“你还关心起别人的感情问题来了。” 剑非道有些不好意思,“没,只是想起来。”哪怕意琦行没有看着他,他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这人一不好意思就这样。意琦行看的一清二楚,

雪妖白璧

(47)

小球有些迟疑的看着他,缓缓道:“少爷……你是不是……有所顾虑啊?” “嗯……”季帛言捻着下巴,低头沉思了会儿,方道:“顾虑肯定是有的,毕竟我那表哥对于我来说,可谓是个‘人精’,我若是找他帮忙,他指不定会追根究底,问个明白,可我又不能明说,若要对他有所隐瞒,他势必会看出些许的端倪来,毕竟……你家少爷我在面对他的时候,简直可以说是……束手无策啊——” 说到后面,他有些沮丧地垂下了脑袋,想起他那表哥,他

懒狐狸阿思
唯一本命土方十四郎 银土LOVE 头像by坂田Ag时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