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216

Hope[五年后设定] Chapter 2

Chapter 2_骚动

“那么,这家伙是?”

——这家伙…

“总感觉和那个睡不醒的家伙很像啊。”

——错觉吧……?

以自然的态度面对那个穿着熟悉的衣服却不是那张脸的人,搭在对方肩上的手不自觉地扣紧 在那张滑稽的脸上来回观察试着找出些某人的痕迹。土方将碗里挤上蛋黄酱听着那人的自我介绍,看着那人站立的姿势和吐槽的样子……

他试探地抬起右手挡住门边那个身影的头部位置,一时愣神 差点连左手端着的土方SPECIAL都端不稳。

……

不可能。

——————

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土方淡忘了某个人,或者说是本人有意不去想。而珍宝的出现,却如同一个闹钟,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他 那个一头天然卷的懒散的家伙不在了。

“那个时候我好歹也是个警察,有人死了总归是要调查一下的。”说着违心的话却对自己有点自信的掩饰能力一时产生了担忧,干脆阖眼静静呼出烟雾不去看任何人任何地方。土方明白自己是在心虚,却同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怕些什么。桂和珍宝开始进行二人的谈话 他倚着门边一口接一口地吸烟,再次抬眼时对上一直盯着这边的小透明的视线——那个曾直系于自己的勘察,那个被他秘密下达指令用一切途径调查坂田银时下落的唯一一人。

山崎不打算戳穿他,即使土方给自己的任务是保密的,却并非瞒过了所有人。不论是冲田还是万事屋的两个小鬼始终都没有相信过他撒手不管银时的事情,除此以外 就是那个一直默默观察着身边事情的原三番队队长,齊藤终。

山崎识相地在土方看向他时收回了目光,随即发现看着土方的不止他一个人。三人都很默契地没说什么,也没有让土方尴尬。

这个人的嘴硬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变,而身边的人却越来越能看到掩饰下的实情。

——但似乎……这一次伪装得太烂了点…?

——————————

“多串君~”

“——”

“那么就Toshi!”

“——”

“十~四~郎♡”

“——”

“疼..!真是的哪来的这么多意见啊副长大人哟。”

  

乱糟糟的天然卷。

死鱼眼。

让人火大的语调。

还有、并不惹人厌的..笑容。

「封藏的回忆,

传达不到的声音回荡着……」

  

这样的梦有多久没有出现过了呢?但一切在珍宝出现后又一次恢复到五年前的时期。土方一遍遍地提醒着自己不要因为同样的说话方式和衣服而把自己禁锢在五年前,但却不明白自己事到如今还在抱什么期望。

  

如果试着去问,“坂田银时对你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恐怕土方本人都没有得出结论,银时突然性地消失后反使得答案更加模糊起来。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变化,而在这个破败的时代里,有一个人依然以“副长”“局长”称呼诚党的两位领袖,他一点点记录着身边的变化,日复一日。

那个一向沉默的齊藤现在已经能够用“是”“嗯”“那边”这样简单的话语回应别人,每日必记的日记本从五年前的一日开始不再是流水账式记录——那一日,不再是真選組副长后的土方十四郎第一次醉倒在居酒屋。

齊藤在居酒屋偶遇土方时那人已经趴倒在台面上,手边的几个空酒瓶堆里有一瓶没有开封的鬼嫁。

——简直就像在等谁一样。

齊藤明白,即使是不用再担心会有攘夷志士来趁机砍过来的危险,作为一个幕府通缉犯 土方这样也实在是太大胆了。

他架起土方往回走时头发被土方抓住揉捏把玩,一时间顿住脚步有些反应不过来状况。但迷糊间的家伙却丝毫没有察觉发生了什么,眯着眼看了看那头卷得厉害的爆炸头就蹭了蹭。

——曾经的鬼之副长,是会这样孩子气的吗?

将土方送回房间后他久久深思着,最终将这件事完完整整地记录到自己的Z笔记里——副长喝醉认错人了z。

从那过后土方没有记起来自己当时所做的行为,却再也没有在外面喝醉过。

五年里齊藤记录了其他人的变化,同时记录着土方每日吸烟量慢慢恢复正常,他看着那个鬼之副长变成也会和别人开玩笑交谈的攘夷领袖,观察着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喝酒的那个人和房里却始终没有开封的鬼嫁。

——也许副长他 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万事屋老板还活着的希望也说不定z。

——————————————————————  

「在失去了名为你的光辉后,我迎来了漫长的黑夜。」

  

……已经够了!

在胸前翻滚着异样的心情,大脑思维也无法冷静下来。土方已经受够了,过了五年已经更加成熟的他感到厌倦这样的理智。

——就这一次,任性一下也不过分吧。紧紧地攥住刀柄随即松手,朝着新八和神奔过去的方向跑过去,踏进那废弃的大楼却放缓了脚步。

“哒、哒。”

空气中回荡着脚下皮鞋发出的声响,连同自己的心跳声一起进入耳中挑拨着神经。土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奔跑的原因,全身的细胞仿佛随着他一步步迈向那个坐在地上的身影在兴奋地叫嚣着。

——土方十四郎你在期待什么?

二十步的距离。

——给我……认清现实吧混蛋。

十步。

——那家伙已经……!

“……哟。这不是多串君吗…那条金鱼该死了吧?”

三步。

“……”

衣服,绷带,咒符,白发和……溢着血的伤口。

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死?五年你去了哪里?这是谁捅的?

却挤在喉中 一句都没能说出来。

“…这个造型土死了啊 混蛋天然卷。”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黑花】九门传媒那些事儿(娱乐圈架空,HE)

(76)

这是本周的更新 更文之前来个广告 广而告之~ 《time slit》本子开始陆续发货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122608183 ------------------------------------------------- 吃过饭之后黑瞎子说带二爷和解语花去个地方。之后自己主动跟棠玖去了停车场,直接让棠

【韩楚】河清云庆

(6)

❀韩楚古风cp,霸图全员打酱油  ❀镖师x郡主(将军)梗,慎入  ❀地理位置不要太考究,毕竟架空,细节我会尽量仔细查资料  ❀见tag#韩楚河清云庆#  ❀以上,以后有需要的会补充预警  二十  楚云秀坐在庭院里头,看着副将李华呈上来的战报。  这些都是要交给帝王的,无论如何,她都需亲自过目。  这一场仗,他们虽说是赢了,却醒的着实艰难,她吩咐下人,从府中拨出十万两,购置了成批的口粮和过冬的衣物。

【瓶邪】《君不见》

(18)

十八、要么闭嘴,要么滚 胖子很着急,他总希望明天或者后天吴邪就能恢复。但是治疗精神上的病注定会是个漫长的过程,张医生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说这种情况要好转都得半年一年的,想治好十年八年也有可能。 专业的医生都这么说了,胖子只好转而提议先给他洗个澡再说,吴邪现在这个埋汰啊,他一个月洗一回澡的人都受不了。再说总不能十年八年不洗澡,那等人好了也跟废了一样。 张医生看了一眼吴邪,道:“脏是脏了一点,忍一下吧,

懒狐狸阿思
本命土方十四郎 银土LOVE 头像by坂田Ag时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