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380

放作以前原无乡绝对会拿刚才的事情打趣倦收天,但是如今却是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兴致来,反而内心如虫噬刺痛瘙痒。见倦收天无知无觉的递过灯笼便走,丝毫没有看出对面的情意他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才消失了些。

 

“方才混乱,撞着个人。”倦收天看原无乡盯着自己就解释起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原无乡说,见原无乡胡乱的点了头便不在意了。

 

“恩,我们现在过去河边。”原无乡提了灯笼走在前面,倦收天在后面慢慢的跟着,他们来到河岸避开人群密集的地方,又穿过一片干枯的芦苇地,拨开草叶的索索声在远离人群的夜里尤为明显。

 

“你准备了条船?”等来到目的地的时候倦收天看着停靠在岸边的一条小船楞神了。

 

“赏河灯当然是在河上赏比较好啦。”原无乡跳上船,将手里的灯笼插在船舱的一侧,又回过身朝倦收天伸出手,“仔细着些,别掉水里了。”

 

倦收天踏上船的时候船身晃荡了一下,惊得他握住原无乡的手猛的一紧,原无乡觉察到他的动作手上使了劲将人往自己这边带了带稳住,然后才从他手里接过灯笼插到船舱的另一侧。

 

他掀开船帘矮身进去搬了几坛东西出来放下,过了会又从里面拿出碟子酒盏等东西,又起身去将拴在岸上的绳子解开来,任由船在岸上漂了去。倦收天见他拍开坛子,很快空气里就溢出醇厚的酒香,不自觉就皱了皱眉头,果然,那边问:“要喝酒吗?”

 

“你知道我的回答……”

 

“你总是拒绝我。”

 

“因为你总是提一样的要求。”

 

“我的要求并不过分……”

 

倦收天终于正视他,那眼神里染上了复杂,“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开心。”原无乡捞起一侧的坛子灌了一口,这样的喝酒方式他还不习惯,然而如今却顾不了那么多,只想找个什么填充心中冒出来的空洞,灌得愈急倦收天的眉皱得愈紧,他伸手想要夺过酒坛,被原无乡躲开。

 

原无乡用两指勾着酒坛晃到船头去猛地坐下,靠着船舷放声高歌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顺着流水,上游的花灯摇摇晃晃的漂了下来,河面星星点点倒映着光彩,他垂下手捞起一盏花灯,看上写得字嗤笑了一声又将手伸向水里,让流水带走带走那盏灯。

 

“都是痴人说梦,靠向神佛许愿不如自己努力。”原无乡见倦收天仍是一本正经的站着,于是撇撇嘴,“看什么,不是见你最近有事,老是眉头紧锁,我才懒得到这河上吹风,让你陪我喝酒闹得和吃砒霜似的。”

 

倦收天这下明白他说想让自己开心的意思了,原来他是见自己最近忙着逆海崇帆的事情优思过重才想拉自己来赏灯,见他如此贴心,一股暖流划过心间,于是温笑道:“让你忧心了,得友如此,我又有什么好烦心的。只是喝酒在这地方只有你我二人,都醉了可是要冻死在外边了,你且喝,醉了我扛你回去。”说完嘴角也挑了起来。

 

原无乡瞅了他半晌,沉默不语,倒是放下手中的酒坛子仰躺在船上,夜色凉如水,耳边水波声,本是没醉的却也生出几分睡意,满肚子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满脑子的思绪又在使劲的打转,最后也只是不耐的发出了啧的一声。

 

自己这心思,不能让人知道,才最叫人烦扰,罢了……他在心里小声的叹了气,闭上眼睛小憩,那灯也是不看了。

 

“原无乡。”倦收天看了下飘远的花灯已经逐渐看不到踪影了才意识到他们在河面上漂荡了太久,再晚天就该寒了,“我们该回去了。”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原无乡缓缓的睁开眼睛,分不清楚自己刚才做的梦和现实的界限,远方喧嚣的声音已经渐渐的低了下去,他看着站在他面前弯腰俯视他的倦收天,背后遥远的天幕无数的孔明灯袅袅升起,幽萤的火光明灭如星,脑子不知道为甚么一热,忽的就伸出手扯了一把他的领子,倦收天不防他,因此被拉得一个趔趄,扑倒在原无乡的身上。

 

“你喝多了发什么酒疯!”倦收天一时恼怒,呵斥道,却听到原无乡在耳边吃吃笑起来,心里便猜测他又耍弄自己,二话不说的推了他一把就准备爬起来。大概是动作太大了,又加之两人都在船头,重量不平衡,小船便摇晃了起来。

 

“别动,”原无乡一把揽在他腰上,制止他的动作说道,“你再乱动,这船就要翻了,即使不是冬天了,这种时节落水也不是好玩的。”

 

倦收天脸一白,没再动作了,原无乡嘴角正想挑起一抹笑意,突然见倦收天不知为何脸色一变,腾的一把跃起,一脚将原无乡踢进水中,身子后坠一下落到船舱前,歪了一下稳住身形。

 

“好友怕是想念那风寒的感受,我这就让你下水,回头你多喝几碗苦药便好了。”他话里说得绝情,内心却一阵无措,他发现自从原无乡揭穿了自己穿女装的那件事情之后他们之间就有些怪怪的,主要表现在原无乡这一方面,虽然态度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他却变得很喜欢肢体触碰,偏偏自己还对原无乡生不出任何防备来,每每叫他得逞。也许是原无乡做的太自然,那种自然而然的关心反倒叫人拒绝不得。

 

他还在懊恼,只听啪的一声,原无乡的手拍在船舷上整个人挂在上面,倦收天那件墨金的衣裳湿哒哒的贴在他身上,头发也因为在水里折腾半天全散了,冷得他直哆嗦,“你对我是不是也太狠心了,如果不是我对……”原无乡突然一顿,把后半句给吞了回去,“这是你第二次扔我下水了……”

 

倦收天一脸歉疚,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次实在太过了,即使恼了他,也不该在这个时节踢他下水,于是扶着他的肩膀将人拉上来。

 

“抱歉。”

 

原无乡拧着身上的衣服忽然听得一句道歉的话,一瞬间没反应过来:“我没听错吧,北大芳秀居然会给人道歉?”

 

“是我的错,不该踢你下水。”听到原无乡的说法他更加的觉得自己做错了,只盼能够弥补他就好了,“现在还是先赶快回去把衣服给换了……”

 

“你让我穿着湿衣服走回去吗,先不说样子有多狼狈,就是这冷风一吹,回到府上也该倒下了。”

 

“那怎么办?”倦收天越发的显得有些无措,原无乡无奈,一边解下腰带脱下湿掉的外衣一边走进船舱:“还好这边干掉的芦苇比较多,生个火还是很容易的,你按我的指挥做就好了。”说完将手上的湿衣服扔给他。

 

倦收天在原无乡的指导下生了火,又将他的衣服挂起来烘烤着,过了一会原无乡从船舱里钻了出来,嘴里嘟囔道:“这下你可害惨我了,冷死了……”

 

正在烤着衣服的人一顿,慢慢的脱下那件白色外褂递了过去,“穿上。”

 

原无乡接过来披在肩上,手上拿起一节小树枝垂着眼拨弄火堆,估计是见气氛沉默得诡异,就开口为这次的赏灯做了结:“早点烘干就早点回去吧,这个元宵估计也够难忘的。”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魂牵梦引》

(9)

【尾声】   “如果你能再醒来,我等你来找我。”   一栋大厦的14楼客房里,床上那个像是沉睡了般的男人睫毛动了动,许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不知情况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带着一丝熟悉感的地方。 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却唯独清晰记着一句话。 有人在等他。 那个人,似乎很悲伤,悲伤到他也随之心疼。     房外传来一阵优哉游哉的脚步声,胖子拎着输液针管和营养液走进房间时看到的正是茫然看着他的张起灵。 “你小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魂牵梦引》

(4)

【004】   亲自确认张起灵真的能出院后吴邪才用轮椅把人带上出租车运回大厦。   张起灵这人看着瘦,却一点都不轻,估摸这就是真正的穿衣显瘦脱衣有料。吴邪觉得这人要真死了,绝对是一大损失。   吴邪瞄了眼跟在旁边的张起灵,心里冒起一个念头,狡黠一笑后一把公主抱抱起张起灵下车。他平时除了跑步之外没有什么运动,一米八一的身高此时有些中看不中用,抱着人表面上很轻松,实际上还是有些吃力。 “很重?”耳边传

四弦无声
若得明月三千里,何恨浮萍一身孑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