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160

【米英】蒸发(硬汉侦探风,全文已收录个人本) (8)

【第八章】The Scene of Murder

   

   

熨斗大厦曾经一度被认为最为古怪的外表如今看来已经成了这一地区的地标性建筑,远远看去的时候大厦的三角尖细得就如同一条直线,与众不同的外观给了这座大厦无数的辉煌,阿尔弗雷德站在大厦的下方眯起眼睛迎着从大厦另一边映照着的阳光。

    

重新低下了头以便适应天边残存的光线,现在距离狙击事情已然过去整整一周了,媒体的焦点已经转而去了最近波西米亚的小冲突之上了,这便再也没有人关注那场没有男主角的大片。

   

只除了FBI。

    

这座城市的警察一反常态地乐于把事件转手交给了FBI,阿尔弗雷德原以为所有城市的警察对FBI的反感都是一样的,而事实是对于棘手得如同旅人这样的案子地方警察总是抱着一种矛盾的态度,既不愿意让联邦的鼻子在自己的地盘上嗅来嗅去,也不愿意让这种全国性犯罪事件为自己城市那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破案率添上不光彩的数据。

   

越来越频繁且耗时长久的约谈让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把所有计划之内要做的事情全都推在午饭或是晚饭过后的时间里,那个曾经质疑过他的、名字明显是来自于法国的探员则朝着他挤眉弄眼了一番。

   

耸耸肩迈开了脚步,他拐着弯穿行过麦迪逊广场,这个1847年开放的居民区中心年龄比熨斗大厦要大了五十年,然而进入春夏季节后的广场上遍布的树丛却显得重获生机一般,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很早,阿尔弗雷德这样想着,这段时间足够他从广场一直走到联合广场绿色市场,不过那里满眼的香草、鲜花、自制蛋糕、自制火腿和蜂蜜的小摊位应该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营业了,这让19岁的年轻人想想都觉得饿极了,仔细回忆着除了那座石头城堡里难喝的咖啡以外,他自从午饭以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

     

附近唯一值得一去并且可以打发时间的似乎只有东二十大街,1858年罗斯福就是在那里诞生的,里面展示着这位美国第26届总统的各种有趣的玩意,从他小时候的玩具到他取得运动冠军时的纽扣,再到他在美西战争中曾经戴过的帽子,阿尔弗雷德偷偷笑了笑,说不定还有罗斯福曾经用过的菜单。

   

东十九大街的Lucy和Pipa是两家算得上味道不错的餐厅,它们所处的地区充斥着各种奇特的商品,这些家具古董甚至是小饰品和亚麻制品曾经远渡大西洋从欧洲远征这座城市,一切只为了征服这座城市的八百万名挑剔的顾客。

   

现在他可以向亚瑟炫耀他对这座城市的熟悉程度了,阿尔弗雷德哼着一首节奏明快的曲调与无数下班回家的行人擦肩而过,夕阳的光线在他身侧越来越黯淡直至双肩再也感受不到一丝温度,他知道约定的时间要到了。

    

此时距离他准备回家的时间还太早,而在某个酒吧里等着他的人则准时得像个闹钟,至少阿尔弗雷德的心情还没有好得足以让他听到对方唠叨自己的迟到,茉莉小丘以南的一条长廊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咖喱小丘——但是这里却挤满了一家又一家素食者餐馆以及地下酒吧,阿尔弗雷德沿着这条长长的街道寻找着,不一会儿便注意到了一块隐没于傍晚昏暗光线之中的木牌。

   

“小猫小姐”。

   

这听起来就仿佛附近还藏着一家名为小狗先生的酒吧一般,好笑地左右张望着,阿尔弗雷德盘算着要是没有的话他是否可以在这里自己开一家,眼前这家“小猫小姐”虽然被归类称呼为地下酒吧,但是其实不然,这里位于一栋首层被出租给某个热爱电影协会的建筑物二楼,他抬腿踏上了光线昏暗的楼梯,过道里那几盏如同上个世纪遗留产物的煤油灯外型的墙置灯把整个气氛模糊成了安静而溢出酒香的空间,台阶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而陷入身后的黑暗之中。

   

二楼的空间比一楼的看起来大了一倍,阿尔弗雷德懒得去猜想原因,他安静而试图不引人注意地扫视着四周,酒保正在酒吧台后盯着一台小小的电视,阿尔弗雷德凭直觉判定他应该按下了静音键。

   

由于时间才刚刚进入傍晚与黑夜的交界,酒吧顾客三三两两地坐在宽敞的空间里,没有一般酒吧的吵闹,似乎所有人都在安静地喝酒,视线里偶尔会撞入他们交谈的画面,但是那样的画面也如同酒吧台后电视一样都像是无声的默剧,隐藏在不知名角落的音响播放着一种飘渺的音乐,阿尔弗雷德不确定地猜这大概是什么电影原声大碟,这可真够奇怪的。

   

挑这样的地方,他默默地这么想着,真是足够合适了,视线的末端最终落在角落里背对着众人坐下的男人身上,被灯光模糊了一般的高挺背影让阿尔弗雷德几乎无法发现对方。

   

“比肯,好久不见,”大大咧咧地打了招呼,阿尔弗雷德拉开男人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视线很好,他想,这里可以看见酒吧入口,也可以观察整个酒吧的情况,“这里是一个不错的酒吧,在来的路上我还发现附近许多值得打发时间的地方。”

   

“从你家出发到这里,也有许多值得你打发时间的地方。”

   

“你就是这样,比肯,如果是你的话难道真的要步行赴约?”

   

“阿尔弗雷德,”短促地这么停顿了一会儿,男人无奈地开口继续说着,“你又随便给我起了名字。”

   

“好吧,我可以考虑把你叫作杰克,”阿尔弗雷德几乎算是没心没肺地咧开了大笑,伸出手指摇晃着示意暂停,他走向酒保拿了两瓶啤酒后又重新坐了下来,“如果我还能分辨你是哪一位比肯的话。”

   

“你打算告诉我比肯这个名字的来历吗?”

   

“在我来到这座城市以后我就联系好了一个叫作比肯的私人侦探,结果这位比肯只是整天泡在酒吧里,”仿佛就和其他在酒吧里抱怨倒霉事的人一般耸了耸肩,阿尔弗雷德替彼此都倒了一杯满满溢泡的啤酒,“正当我认为我的钱就要打水漂了的时候他却突然给了我一个地址。”

   

“而你则顺着线索找到了这个地址背后的名字,”男人了然地点了点头,“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不过这个故事听起来不太完美,而且这位比肯听起来和我相差得太多了。”

   

“但是地址确实是你给我的,当然名字也一样给了我,只是如果我知道了名字的话就不必如此往那座公寓里跑一趟了,”毫不在意地喝起了啤酒,阿尔弗雷德任由手指在木制桌面上轻轻敲打起来,“别太挑剔了杰克,和我住在一起的家伙是一位刨根问底的绅士,在被狙击手追着跑了整整一条街道以后我还能想出来这样的背景,看起来我很有可能担任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我想出于这个撇脚的故事,FBI也不可能轻易地放过你。”

   

“因此带着尾巴的我还不能彻底变成人类,”显然对方明白尾巴的意思就是指FBI那些恼人的外勤跟踪人员,阿尔弗雷德小小地点着头补充到,“灰色的尾巴。”

   

“在没有惊动基尔伯特以前你原本还有大量的时间,只是现在他变得比我印象当中要精明得多,”短暂的无言再次消散以后男人抿着啤酒这么说着,“至少还没有着急起来把你这样翘班的员工揪回去。”

   

“如果你愿意以这瓶啤酒作为贿赂而帮我向公司争取更多的假期,”阿尔弗雷德坏笑着指了指对方手中的酒瓶,“我想你应该了解我,杰克,我还不想放弃,就和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的那样,我和你不管过了多少年都依然想要看看这个剧本的结局。”

   

他想起来了,酒吧里播放的音乐确实是来自于最近一部电影的背景音乐,阿尔弗雷德赞叹着自己的记忆力竟然能够越过那些繁琐的对白而记住了那样飘渺的音乐,如同他越过了岁月的种种记住了那些不可遗忘的往事,直至它们带着他走过许多日月,去探寻一个剧本,一个被上帝任意书写的剧本,一个被遗落在人间的邪恶剧本。

   

而旅人就藏在剧本的最后一页。

   

他们就这样慢慢地聊着,没有任何主题或是任何中心,但是阿尔弗雷德知道总有一些事情是需要留到最后的,他一直等待着男人压低了嗓音这么说到:

   

“事实上我今天听到了一个新的消息,”手中的啤酒早已喝光了,然而男人却没有丝毫想要续杯的意思,“据说你已经找到了藏在石头城堡里另一个属于剧本的人。”

   

“他们全都是剧本里的人不是吗,除非你指的不是这个。”

   

“不,”男人轻轻地摇着头,这样的动作使得阿尔弗雷德警觉地看了一眼酒吧入口,结果什么都没有,他只好继续艰难地辨认着对方想要说的话,“你一直都在找的就是城堡里的异类,不是吗?”

   

“我猜你说的异类恰恰是‘旅人’的同类,也是我母亲的敌人,”长长地倒吸了一口气,他得到了男人肯定的点头,“恭喜你答对了,亲爱的比肯,他确实就是我在找的人。”

   

“但是现在还不能直接逮捕对方,不过确实同类这个词可能要再肯定一些,”对方只是长久地凝视着淌下瓶壁的浅浅泡沫,“至少你和我都能够肯定他是旅人隐藏在背后的搭档。”

   

“也许我需要重新看看被FBI约谈的价值了,”如果说阿尔弗雷德此时有什么想法的话至少他难得严肃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痕迹,“我会想办法到城堡里一探究竟的。”

   

“我想你会找到办法的,阿尔弗雷德,你就是那样的人。”

   

“等我找到办法的时候,我会因为这句话而感谢你的,”估算着时间已经快到他应该呆在这里的时长,蓝眼睛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回头看向对方依旧面无表情的脸庞大笑着,“再见,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替我向盾牌上的秃鹰问好。”

    

    

    

   

CIA,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与老对手FBI这样的执法系统构成部分不同,中央情报局自成立之初就隶属于总统命令之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行政部门,其奉行的神秘主义一直以来都如同秃鹰一般笼罩在美利坚合众国的周遭,事实上秃鹰与盾牌这正是CIA的代表,在它的徽章之上,象征护卫力量的盾牌中心除了那16个红色尖角的罗盘形图案以外,恰恰就是象征着这个国家将近一百多年来秉承的自由与理想的秃鹰。

    

朝身后扔出了一本边角都被折磨得皱巴巴的笔记本,阿尔弗雷德低头继续翻找着些什么,如果说FBI是充满了正义感但却又不受州警察欢迎的话,那么在那些州警察面前则没有任何一种评语能够赋予中情局,原因就在于没有任何一位警察接触过他们,也没有任何一件案子能够找到关于中情局特工们的清楚明了的报告。

   

蓝眼睛的CIA成员浅浅的嗤笑了一声,所有让中情局成为最公开的情报部门的做法本质而言也不过只是把戏,中情局的特工们根本就不存在如同FBI那样广布的联系网,所有特工都只是听命于自己的上司,无所谓讨论也就无所谓结论了。

   

进入CIA后就立即接触到现在担任自己上司的路德维希,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其实并不是偶然,这个梳着金色大背头发型的高大男人几乎用了人生一半的时间追捕旅人,那甚至是远远早于那位连续杀人犯变得“声名远扬”之前的事情了,路德维希与每一位中情局特工一样双眼如同秃鹰一般死死地盯住猎物,因此发誓要为玛利亚报仇以及找到马修的阿尔弗雷德自然而然的便进入了他的视线当中。

   

这一次他翻出了一双袜子,阿尔弗雷德认出来这是他刚刚搬进这座公寓的时候在对街转角买的袜子,只是从那一次以后他就再也找不到这双袜子的踪影了,他嘿嘿地笑了起来,满意地为袜子的回归而祝贺,此时此刻年轻的CIA先生面对的任务不过是在寻找一件印有心爱的HERO字样的圆领衬衫而已,阿尔弗雷德在混乱的房间空间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还是他千辛万苦地逮住限量版出售机会的战利品。

   

低头再次环顾散落一地的杂物便也懒得去收拾了,阿尔弗雷德只好在杂物堆里随便踢了几脚来为自己和房间大门之间开路,打开房间大门走进客厅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知道亚瑟还没有回家,这一点他从没有听见屋子里的动静的时候就知道了,但是忙于寻找心爱的衬衫——噢上帝啊我的限量版衬衫——这样的工作让他还是觉得应该加以确认。

   

走过没有照明的客厅后他在位于客厅远端的厨房大冰箱前停了下来,亚瑟没有多少的料理天赋,阿尔弗雷德开始偷笑起来,因此在他搬来之前亚瑟家里的冰箱虽然占据了一定的空间,但是打开以后却总是显得有些空落,多层的拉层也只是零零星星地摆放着一些显然不怎么样的水果和蔬菜。

   

这样的状况在阿尔弗雷德搬进来的第一个周末就宣告结束,一大早地拉着亚瑟开着车前往大卖场,接近中午的时候亚瑟那个可怜的冰箱就已经被各种食物和食材塞得满满当当的了,等到阿尔弗雷德自豪地站在冰箱面前炫耀自己的功绩的时候,他才觉得这里有那么一点点像是一个家。

   

想起这些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拉开一罐可乐的盖子,半开着冰箱的大门笑了笑,下一刻他又拿出一个包装好的速食汉堡包并且花了10分钟把它消灭殆尽,抬脚把自己带向沙发的同时他又开始伸手摸索着沙发有些冰凉的表面拿起了电视遥控器。

   

打开电视的下一刻他看到的是一段新闻报道,尽管现场画面按照光线的明暗来判断应该是发生在傍晚左右,看起来新闻的现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只有节目在不停地重播着之前的录影,也许是错过了整一段新闻的介绍,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是依稀地听见了细碎的关键词。

   

   

   

  

屠杀现场。

   

    

   

   

“17具尸体,根据鉴证人员的初步推测这些尸体被埋葬在这里的时间大约是1年左右,更准确的判断要等到进一步鉴证以后才知道,”抬脚从有些泥泞的地面走向外围,弗朗西斯回头看了看脚下红棕色的泥泞以及夹杂期间的浅棕色的一具具骨架,仿佛这些死者已经与周围的自然融为一体,“骨头已经开始呈现出与周边土壤相同的色泽,因为衣服是由合成纤维制作的,因此还没有完全腐烂,估算死者身份的机会还是比较大的。”

  

站在一旁抱起了双臂让视线在周遭漫无目的地飘散着,亚瑟安静地听着弗朗西斯对鉴证报告的一些分析与推测,这是位于这座城市南方的一片偏僻湖区,发现17具骨架的地点就在一个面积较大的浅水湖旁边,因为受到水分和稍早之前的涨水影响,周围的树干上还有潮湿的痕迹,再加上不断增加的泥土和腐烂的植物层,这些尸骨早已被埋葬在距离地面足足有2米深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长年的水气侵蚀而导致松散不堪的湖堤坍塌,下午时分来到这里的观光客也不会发现泥土之中还混杂着零碎的白骨。

   

把尸骨与泥土分离、把人类遗骸和动物分离、把散落的零碎骨头与残缺的骨架拼合,这些都是艰巨的任务,王耀所率领的一些外勤人员已经加入到鉴证搜集工作当中了,现场周围搭起的强光照明仪器把他的身影映照在一大片沼泽边上。

   

法医工作人员和鉴证科的人员要完成这些耗时长久并且难度极大的工作都必须用双手和膝盖小心翼翼地操作,州警察、治安员甚至是人类学科的人员都被叫来帮忙,挖掘工作的折磨使他们既感到后背酸痛又变得手指冰凉。

   

封锁现场的标志除了州警察惯常使用的封条以及代表首席法医标志的橙色铝合金箭头标志以外,还有FBI的后勤人员围起的人工保护圈,这至少确保了此处将要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禁区。

   

“这里就像是屠杀现场,我这么说并不仅仅是为了附和那些媒体的夸张宣传,”即使是远离市区的偏僻湖区也很快吸引了那些记者的蜂拥而至,亚瑟已经得知他们打算如何报道此事了,“我猜这不是一个正规的坟墓。”

   

用来筛滤小体积证物的手提式过滤器,亮蓝色的重型装运尸体塑料袋,描绘现场俯瞰图所使用的方格坐标纸,防水笔,搜寻武器和金属碎片的金属探测器,照相机与摄像机,各种容器与证物袋,足够多的档案袋,这些所有的物品与器具都被一股脑子地运往这个意外发现的惨剧现场,亚瑟看着泥土之中露出了的半截小小头盖骨以及散落在一旁还没有被挖掘的肢干骨头,身边的声音开始渐渐显得苍白无力。

    

只有一种声音在渐深的夜里开始呼喊,呼喊着救命,呼喊着一些别的句子,那些模糊不清的呼喊伴随着强光照明的光线打在这些人遗留在世上的遗骸之上,彻骨的寒意如同在寂静无人的夜里絮絮细语着几千几万年来人类的暴力与惨剧。

   

他再也不忍心看着那个明显是属于小孩子的头盖骨,不忍心看着他或她脱落了的下颌骨掉在一侧,不忍心看着他或她头部下方的枕骨和头顶骨之间的小孔,甚至不忍心去看他或她的眼窝附近被子弹擦过的痕迹。

   

心底涌出的悲凉让亚瑟不自然地抖了抖。

    

随着现场挖掘工作的进一步推移所带来的场面更加让人悲伤与作呕,由于绘图工作只能是在分离完毕以后再进行,因此现场17具尸体之中仅有几具已经完成所有的基本现场勘探而被移往别处,更多的只能安静地呆在泥泞的湖边等候着重新被覆盖的时刻。

   

更多连在一起的骸骨被分离出来,大部分都是一具或数具成年人骸骨与孩童的骸骨相连或相拥,那仿佛就像是在诉说着当死亡降临的时刻里他们曾经为彼此提供最后的温暖。

   

一个小小的物证塑料袋被小心翼翼地从外勤人员手中转移交接到了王耀的手中,亚瑟只是茫然地看着对方神色古怪而踉踉跄跄地避开一路上的泥泞坑洼一步步走了过来,从挖掘人员发现它的状况看来它就躺在这个坑洞较为边缘的地方与这所有的骸骨混在一起埋于地下。

    

那是一张属于两个男孩的童年照片,看那样子似乎只有七八岁模样的两名金发孩子用嘴角沾满冰淇淋的模样在一处满是欢声笑语的游乐场留下了自己的身影,右侧站得距离镜头较远的孩子只是抱着一只巨大熊宝宝玩偶被淹没在五彩斑斓的背景之中。

   

左侧咧出大笑似乎想要做鬼脸的孩子有着一双如同午后放晴的湛蓝天空般的双眼。

    

亚瑟知道这是谁的照片,理所当然的,几乎没有人能够忘记与之一模一样的另外一张照片曾经从谁的手中呈现出来,仿佛是这张被深埋在泥土之下的照片寻获的瞬间,一场呼救与追寻的游戏走到了结局。

    


  • 举报帖子
喜欢 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黑花】九门传媒那些事儿(娱乐圈架空,HE)

(77)

实在对不起各位 这几天搬家已经快累死了 今儿来补一下本周的更新 这是本周的更新 这是本周的更新 更文之前来个广告 广而告之~ 《time slit》本子开始陆续发货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122608183 -------------------------------------------------

封锁线

(9)

走链接 

手犬-脑洞爆炸备新刊
一个懒人,一个迷妹_(:з」∠)_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