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20
阅读 97583

有些时候,双份的惊喜可能毋宁说是一种惊吓。

就算是美人也是这样,一个他都有点吃不消,要是两个……

虽然他并不认识另外一只大天狗,却本能莫名觉得那一位所说的重罚可不仅仅就是像是那天被他所熟知的大天狗,摁在膝盖上打屁股打爪子那么简单。

这位的性格恐怕比他旁边那位恐怖地多……

“啧,”发色深沉的那位大天狗站了起来,蜿蜒盘旋在他身边的业火莲拖着鬼魅一般的枝干像是蔷薇一样攀爬在他的手臂上,“去,把那个腿都发抖的小东西给吾弄过来。”

“别碰他!”

“反正既然天狗火和业火莲伤不了他,想必就是吾等欠下的业障的原主到了,”在妖狐腿脚发软之际缠上来的诸多火莲已经将他送到了虎口,“难怪这般让吾头疼,这性子和当年简直一模一样。”

妖狐硬生生从他言语中听到了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他被掐着下巴百般挣扎都逃不出这个脾气明显是个暴君模样的大天狗,慌乱之中抱着那只手腕子就一口咬了下去。

咬……咬不动……呜呜……

被咬的倒是妥帖的放了手,磕了牙的小狐狸连滚带爬地躲进了素衣金发的大天狗怀里,老实地不能再老实的模样连耳朵都耷拉下来了:“他……他是谁?”

可惜那位大天狗最多把他往怀里护了护,慌乱之中妖狐瞥见他肩头耸动眉间紧皱,似乎在忍受着什么极大的痛苦。

“大人?”

“吾便是他。”

“胡说的吧!”小狐狸试探性地摸了摸把他搂在怀里的大天狗紧皱的眉间,想到自己刚刚慌不择路一口咬下去异于正常肤色的利爪,下意识反驳到,“大天狗大人怎么可能这么丑?!”

他这句话说出口自己都后悔了,大尾巴的毛全部炸开全身警惕地等着那个家伙下一步的举动。

出乎他的意料这位大天狗并没有给他一个风袭,反而笑了。

他笑起来和妖狐所熟知的那位大天狗有十成十的相似,一样的容貌一样的风度姿容,一样的能让妖狐就因为这一瞬间的风华神魂颠倒。

“果然还是那个贪花好色的小东西,”他走到妖狐和素衣大天狗面前,跪坐下来伸手掐住妖狐的下巴细细打量着那张脸,“所以吾在怕什么?”

“小生才没有怕!”

“他在说吾……”抱着妖狐的大天狗动了动,羽翼艰难的舒展开微微低下头去吻了吻妖狐的侧脸,“吾乃灾祸,汝何必只是因为贪恋皮相一再纠缠?”

“可是,那是大人您亲自说的要娶了小生啊。”

“因为吾想着若真是那只贪花好色的小混蛋,一响贪欢被缠上嫁娶之事,即便是颜色最为上等的美人他都能瞬间视其为骷髅恶鬼,”两只大天狗一答一说默契地超过妖狐的想象,“这样日后再也不怕什么纠缠。即便是他答应了,访妻分居时日一久,他自己能把吾忘得干干净净。”

就像是从未相逢一般。

小狐狸心里的火腾腾腾地烧了起来,他这般行事受不了纠缠是一回事,被知道他的脾性专门设计就是为了摆脱他对于一只狐狸精来说简直就是……

就是奇耻大辱好吗!!!??

他回过头愤怒的一口就咬在大天狗的下唇上,复又温柔的舔去溢出来的血珠,缱绻厮磨之间咬牙切齿地拎着他的领子逼问:“小生就这般不入大人您的眼睛,想尽办法想要摆脱小生啊?”

“唔……”

那只金羽也抓着心口慢慢地埋首痛苦的锁紧了眉头,不像是素衣黑羽的那位如此隐忍,似乎挨过最难受的一阵后他直接伸手抓住妖狐的胳膊把他扯到自己怀里,几乎粗暴的就吻了上去。

“呜唔!唔?!”

“他的确就是吾……”金发的大天狗终于开口解释道,却没有如同小狐狸想的那样救他于水火,“吾不是想摆脱汝……”

凡尘的衣物可禁不住业火和天狗火的烧灼,没几下小妖狐就衣不蔽体,连躲回那个脾气温和的大天狗怀里都做不到。纤细的脚腕子一并落入了不知道是谁的手心,温度高的他脑子里面一阵迷糊,才恍惚想起刚才去抓大天狗衣领的时候似乎那层织物已经湿透了……

“本来汝要是不来的话,”发色深沉的那只大天狗眼底明明暗暗烧起的燎原大火,慎得小狐狸不敢胡乱动弹,“汝几次三番撩起来的无名火吾等自己便压下去了。既然汝愿意来的话……”

“多谢救吾于水火。”

“不不!”小狐狸拼命挣扎着,“小生才不愿意!!!”

什么无名火啊!!这个样子再不知道这个混蛋想干什么……

会死的好吗???

“让他……”

“做梦!”

小狐狸咿唔一声睁大了眼睛,半张着嘴却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一双长腿绷紧了时不时抽搐一下,终于忍耐不住一般两行热泪就落了下来。


微博


  • 举报帖子
喜欢 56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一纺】红线

一个夭折的连载 —————————————— 一织看着自己吐出的白色雾气发呆。 透过浅白的颜色能看到城市的灯光。再抬头望去,冬季的夜空一览无余。似乎是被地面的璀璨光芒所掩盖,一颗星星也见不到。 ——不,在视野所能及的最高的天空的一角,一颗明星持续不断地发出光芒。 真难得呐,能看到星星。 一织把手举到嘴边,像是要阻挡雾气一样。 那颗星星,就在目所能及的地方始终存在着。 “等很久了吗?” 突然出现的是

非酋阴阳师的日常三两事

(19.5)

【番外·粉色谎言】 ★参考第十二章【情非得已】        (壹) 大天狗活到这么大,第一次觉得自己闯祸了. 什么祸?天大的祸! 常言道,天塌了,女娲娘娘补着!怕什么? 可大天狗确实怕了——怕老婆,好男人的特性. 这事儿说起来啊,要追溯到上个月… 话说大天狗撩了特殊时期的媳妇儿. 偏叫晴明那傻缺捡漏儿似的诓了妖狐一把. 大天狗脑子一抽,添油加醋愣是假戏真做了.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大天狗算领悟咯

【阴阳师】式神高校

(4)挑战

“切。”般若赌气般地扭头。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一目连急忙道歉,可不能让新生产生隔阂。 “没有关系啦。”妖狐把折扇放下。 “一目连,找我有什么事?”大天狗问。 “春节要到了,我们学校会办这一届的联欢晚会。”一目连认真地说道。“我希望你能上台表演。你总不能每一届都坐在一旁吧?” “无聊。”大天狗依然以他那冰冷的语气回答。 “晚会吗?……小生可以代替他哦。”妖狐说着,还偷偷喵了一眼大天狗。 啥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