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7
阅读 1057

恶有恶抱 (5)曾恨

    
    
    
    
    
  下过雨的山路满是泥泞,金光瑶背着薛洋的尸体一步一个泥脚印的往山上走,苏涉背着降灾恨生跟在后面,他的双手还捧着一只断臂。
  
  “东西都备好了吧?”沉默了一路的金光瑶哑着声音问了一句,似乎是受了寒,脚步虚浮走的并不稳,苏涉跟在后面一脸担忧,却也是紧步跟着,不好多说什么,有问必答即可。  
      
  “是,按您的吩咐,都是最好的。”老实说,苏涉并不太懂金光瑶的做法,他按照吩咐找了最好的寒冰棺,可区区一个薛洋如何值得督主这般费心?
  
  “本来他可以不用死的。”金光瑶回头,这是苏涉第一次在金光瑶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他明明是笑着的,可那双眼睛里仿佛碎进了星辰,斑斑点点的闪着光。
  
  “宗主……”苏涉唤了声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却是清楚这人只是想说话,并不需要他的安慰。
  
  “可是啊,我怎么舍得牺牲二哥呢?”半晌,金光瑶摇了摇头,唇边的笑带了几分苦涩,他转身继续往山上走去。
  
  “……成美死了……阿瑶……只有二哥了……只有二哥——”苏涉在后面听到破碎的句子,心中满是无力,他可以葬杀无辜,也可以罪孽滔天,金光瑶想做的一切他都可以为他出手,但唯有一点,金光瑶仰望的是那个清煦温雅,款款温柔的泽芜君,与他并肩前行是那个口蜜腹剑的薛洋,他苏涉有幸得金光瑶一眼青睐,又怎么能奢求再多的东西呢。
  
  金光瑶背着薛洋走到山顶的时候,天色已经泛白,苏涉找了些水来给他喝,金光瑶喝了一口,从怀里掏出手帕沾了水,给薛洋擦了脸的血污,想了想又脱下自己身上的金星雪浪,给薛洋穿上,那只断臂被他用琴弦接在了断口处。
  
  “宗主,天快亮了。”苏涉推开了冰棺的盖子,小声的催促着,本来金光瑶就不该亲自来一趟的,他们现在处境堪忧,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敢过多的阻挠,毕竟谁都不敢说他们能活多久,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降灾我用不上,阴虎符留着也是多余,给你陪葬倒是不错,若我能活着回来再来给你刻碑,若是回不来你也只能有坟无碑了。”金光瑶把薛洋放进冰棺,琴弦割破了手指,一点红色绽在薛洋眉心,金光瑶最后看了一眼,一挥袖,苏涉会意,合棺入土。
  
  “这样好的日头怕是再难看见了。”金光瑶穿着白色的里衣看着升起的朝阳,眉眼弯弯,朱砂如血,本是常见的笑脸,苏涉心底却莫名的腾出一股寒意——
  
  蓝曦臣本是孤身一人四处夜猎,在云萍城遇见了宋岚和晓星尘,义城之事他也是略有耳闻,故而对这二人也算熟识,加之这里是金光瑶的葬身之地,见景伤情,鬼使神差的就多留了几日。

  蓝曦臣端着药推开门,金光瑶还没有醒,把药碗放在桌上,蓝曦臣坐到床边伸手探了探金光瑶的额头,有退热的迹象,放下心的蓝曦臣看到金光瑶放在外面的左手,窒息了一瞬,断开的手指被重新上药包扎,隐隐有血丝渗透出来。

  只一眼,蓝曦臣偏开视线不忍再看,最初的庆幸都化作心疼和悔恨,若那时他反应再快一些,阿瑶的小指便不会断了。

  “……二哥……薛洋死了……只有你……为什么……”不成句的哭腔让蓝曦臣浑身一震,金光瑶是被断指疼醒的,看到蓝曦臣他才从茫然的状态清醒过来,是了,他又梦到观音庙蓝曦臣拔剑相杀,梦中呢喃的是他从不肯剖于人前的心思。

  “蓝宗主,多谢你的救命之恩。”金光瑶说着就要起身,蓝曦臣先一步按住他的肩膀,让他重新躺回去,把一旁温热的药端了过来。

  “你还病着,先把药喝了。”金光瑶垂下眼,伸出右手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了干净,再抬头已经是一副笑模样,蓝曦臣沉了眸色,那药是他亲手煎熬的,极苦,可这人怎么还笑得出来?

  金光瑶嘴里心里都是苦的,他推开蓝曦臣起身下了床,看一眼天色觉得不太妙,薛洋找不见他怕不知闯出什么祸来,金光瑶觉得心累,却还是转身朝着蓝曦臣拱了拱手,说道“大恩不言谢,就此别过吧。”说完就朝门外走去,蓝曦臣看着他的笑,心头冒出了火气,这人难道不知自己还在病中么?

  “阿瑶!你在生病!”即使是气急,蓝曦臣依旧温雅,金光瑶抬起的脚顿了一下,然后落下,他没有转身,只是站在门前,突然笑了一声“那又如何?”

  蓝曦臣哑然,半晌没反应过来,金光瑶似是怕他没听见,口齿清晰的又重复了一遍“那又如何?我一身孑然流浪市井,伤病了无人过问本是常事,你能救我一时,却救不了我一世,何不如就此别过,再不相见!”金光瑶想这可能是他对蓝曦臣说的最过分的话,观音庙那次不算,人被逼到绝境自然会口不择言。

  “阿瑶,你真的不能原谅二哥么?”蓝曦臣低下头,金光瑶突然有些后悔,又觉得有些好笑,到底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牵扯着咳嗽了几声,他不在意的用袖子蹭嘴角的血迹,对上蓝曦臣关切的眸子,恶从心头起,连带着眉间的朱砂都阴暗了几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他说“蓝宗主,是你说,二哥,不必再叫的。”看到蓝曦臣煞白了几分的脸色,金光瑶叹了一声“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如今一切都很好,蓝宗主不必因那句口不择言受困障眼。阿瑶,从不曾怨你半分!”

  晕倒之前金光瑶还在笑,他想薛洋真要捅破天,他也是无能为力了,没有预想中疼痛,蓝曦臣正一脸紧张地看着他,金光瑶恍惚的想起金陵台聂明玦的一脚,如果那时候也有人接住他该有多好……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笑里藏刀敛芳尊
有傲骨,存于世不容轻贱,生于世间两种极端,卑贱如泥或傲立高台——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