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171

【沈敬与周维】流光 网瘾少年上

外头下雨了,感觉每个雨滴都是人的形状,一个个,笔直站立着落了下来,被雨水挡住,被房檐遮住,砸在地上,摔个稀碎,最后,流到城市的角落里去了。

 

刘小飞再来的时候,是一周后转暖的一个上午,他的父母拉开门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了些许变化,相比于第一次的极端抗拒,这次更多的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他斜着眼睛,瘦长的身体不自然的扭动,仿佛生怕别人察觉不出他的不情愿似的,在进门的时候也略有分歧,他的父亲似乎想要表现出一些强硬点的态度,然而他的母亲却几乎是恳求的态度,拦着他进来,周维很努力才能克制着自己皱眉头想要揍这个孩子一顿的心情,沈敬从屋里出来,黑框眼镜,白大褂,他拿着调查表递给孩子的父母,随后指了指楼上道:“小孩先上去?”

“还要分开去?”他的父母愕然了。刘小飞更甚,他拍着桌子跳起来怒吼:“都说了我没有神经病,你们两个才有神经病,两个老不死的!上网能花你们几个钱!我去赚来还给你就是了!!”

话音未落便听见砰的一声,桌上的玻璃水缸不偏不倚的往那孩子身后的墙上砸去,一个结结实实的打在墙上,所有人都愕然之时,沈敬还保持着扔水缸的动作面带微笑着说道:“来医院就是来看病的,你父母既然定金都缴了,我就得管着你。”

“走吧。”

沈敬笑的还是那样和和气气的,只是那水缸碎的连身后墙都发出好大一声响,但凡有点感觉的人也知道,那手劲有多大,来的三人估计是镇住了,周维趁着那孩子还懵着的状态,赶紧给他手里塞上了纸笔让他上了楼。

周维一面倒茶水一面暗自祈祷,可千万不要被告啊。

哪晓得转过脸时,看见两位老人一脸感激之情:“多谢你们,那什么……这下,小飞的网瘾有救了吧。”

其实精神病里,是没有网瘾这一概念的。周维嘴唇动了动,没说出来,只是笑笑,给二老拿了些杂志瓜果解闷,偶然间提了提育儿方面的经验教育,女人在这种话题上很容易产生共鸣,那位母亲叹了口气,眼眶便有点湿润,她用手指抹了下眼窝处,显得十分老态。

“小飞这孩子小时候很好的,读书特别好。就是总容易被欺负。就是现在,怎么都不和我们说话了,这也没关系,孩子大了嘛,可是,他现在课也不去上了,真的是没办法。给他买电脑,他就玩电脑,不给他用了,他就去外头玩,没日没夜……唉。”

“讲到头不还是你惯的!”

“哎哎哎?怎么是我惯的?你一年在家几次,你对家里管过没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那个什么什么。”

“好了行了,别在别人这儿丢人了!”老头似乎十分不悦,摸了根烟低头抽了两口随后起身去了外头。

老头一走,女人的火气才逐渐下来,周维赶忙笑着替她满了杯茶,她心里倒觉得,这夫妻两该去做婚姻咨询才对。

“周维是吧。”

“是,大姐,你喊我小周就行。”

“你说你也有孩子,你也是女人,女人才懂带孩子的苦,说实话,小飞小时候是受过不少苦的。可他成绩也好啊,我呢,小学还能帮他看看,长大之后,我就不怎么能帮上忙了,大概到了初中的时候啊,他说想买个电脑,说是查资料方便,我想,大多数人也都有电脑,我也不懂,就托我老公买一个。我老公做点小生意,这几年做的也还不错,孩子在外受欺负,我们也没法子,反正,能让他不输给别人就好,他要啥就给他买啥,你懂得嘛,孩子金贵,现在都生的少……谁知道就染上这么个网瘾还是什么的。”

“那个,刘太太,不好意思能打断下你吗?”

“诶,您说。”

“就是你这个网瘾,是谁定的呢?是网络上自己看的还是?”

“这个啊,我去过我朋友介绍的一家医院去看过,说是网瘾,重度的,我还报了名,想要小飞去看看来着,结果才过几天,它就搬走了,可怜我三千块钱的报名费……”

刘太太絮絮叨叨,讲了许久,周维花了许大力气才从一卡车废话之中择出些有用的信息,刘小飞的咨询时间一上午,时长不太合理。周维心生疑惑,却忙着安抚老人无暇上去一看究竟。

总不至于沈敬把那孩子给揍了吧?

周维暗想片刻后,楼上便有人走了下来,罗小飞较刚来时安静了许多,不过对他的父母仍旧是爱理不理的态度,他的母亲立即便跟了上去,用一种近乎谄媚的态度讨好着刘小飞。

 

“什么情况?”周维合上门后,转身问沈敬。

“楼上录了视频,你自己看吧。”周维愣了愣,随后转身上楼打开了办公电脑。视频录像已经关闭,她将其拖拽至开头,随即点击了开始。

视频从沈敬将刘小飞拽到诊断位置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沈敬让其坐下之后,自己一屁股坐回了办公桌后,他并不说话,也不抬眼看刘小飞,而是一屁股坐下来,拿起书本文件埋头开始干自己的活,刘小飞一进诊室之后大概是知道这里没有人会像父母一样维护他,于是几乎是一瞬间变得老老实实,他看见沈敬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他让自己坐,他便坐了,两手撑着椅子身子往前倾,臀部靠后,这是一个有极强欲望,表示他想离开的身体姿势信号,只是迫于沈敬的不作为,或者说,他一言不发而冷静的样子还是有些威严的,所以刘小飞保持那个姿势很久了,一直到沈敬开口发话道:“从进门过后到现在,你一直都很老实……你在别人和你父母面前是两种样子吧?”

刘小飞不说话,低头看着地板,嘴唇抿着,仿佛想要咀嚼些什么似得。

“我看过你手机程序种类,你似乎也不热衷于游戏,我从之前的资料上看,也没说过你具体沉迷于什么。可是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离不开手机,离不开电脑。”沈敬顿了顿后续道:“你是在和谁说话。”

刘小飞快速的抬了下眼,随后又低了下去,沈敬的语速渐渐快了起来,他接近刘小飞,随后靠近他找了张椅子坐下,两人没有了桌子的隔阂,距离感突然拉近,让刘小飞忍不住往边上挪了挪,而沈敬试探性的问了第三个问题,让刘小飞不再挪动,目光盯着沈敬半响。

沈敬说:“那个人,是真实存在着的吗?”

刘小飞是瘦弱的,同比与同年龄的孩子来看的话,刚上高一,个子猛蹿,唇边有些许胡须的迹象,他时不时便翻了翻眼睛看看沈敬,靠着距离的拉近,很久之后,他才含糊不清的答了一个字,嗯。

自此之后他再也没了声音,沈敬偶尔试探性的问话也不再有回复,他耐心等待了很久,一直到刘小飞木讷的问了他一句他是否能离开。此时已经是接近中午,他从进入诊室的嚣张到之后的呆滞唯诺,周维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个心里戒备很重的青少年。处于叛逆期,初步具有一定社会性,他们会开始完善自己的人格,这期间充满了对世界对他人的反抗与对立,只有这个过程才能让他们旺盛的激素得以消磨平和殆尽。

沈敬走到洗手池边上洗了个手,他顺手洗了个苹果递给周维道:“和孩子相关的你可以试试看。”

“可我没有考过心理医师相关的证……”

“没关系你看过理论。”

“可是……”

“你可以试着,像很多年前我治疗你那样。”

“……”

“切入对方的生活试试。”

“……”

看周维犹豫不决的样子,沈敬笑笑,一手拍在她的肩上:“怕什么,有事我担着。更何况,我看中的人,也不会错。”

也不知道为什么,沈敬这样一句和平日一样没个边际不着四六的话语像是往心口上握了一把一样,顽皮的,暖暖的,让周维整个人莫名的就带了点笑容,她转了个脸把它收回去了,捧着手里的苹果,小心翼翼的啃上一口。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0)

蓝蝴蝶ZY
瓶邪,荼岩,银魂,不良人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