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389

【瓶邪】《無聲》(接十年后/失语症瓶) 〇〇四

“这天可真好,秋高气爽啊。胖爷我都想赋诗一首了!”

“胡说八道什么,这才八月,就是东北也是大夏天。”话这么说,吴邪也觉得夜风吹来,没了白天的燥热,确实舒服。

“天真,别说胖爷我没文化,这立秋可都过了八九天了,老祖宗的二十四节气咱还是懂的!”

“得了得了,那也是适用黄河中下游的,这你懂么?不说这个,你是在哪被狗咬了突然这么活泼开朗?”

“呸!你他娘才被狗咬了。”胖子大声嚷着,又突然停下来。

吴邪觉得奇怪,转头看胖子从兜里掏出一包烟,他接过一根,一起点了火,就在街边继续走。

“天真,说实话,胖爷我别的不说,记性是绝对的数一数二。就霍家老宅那次,哪怕胖爷我只见过秀秀两三面,那花儿爷扮的秀丫头我都能一眼认出来。”吴邪想起那次点天灯和之后几天的逃难,还真是疯了似的玩命,呵呵笑了一声,“怎么突然说道这个?”

“我说我记性好,就想告诉你,从咱们西藏一别之后,你再没跟我抬过杠。胖爷我成了光杆司令,一个巴掌拍不响,把我给郁闷的。”胖子吸了口烟,接着说:“这回上雪山,看你这嫩脸蛋冒一股子沧桑味儿,我就特想念咱哥仨一起下斗的时候那欢脱劲儿。”

吴邪有点愣,没想到胖子会察觉到他心里的疲倦,还直截了当地对他说了出来。来不及去腹诽下斗的欢脱劲儿可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换来的,再说那个闷油瓶可跟欢脱沾不上一星半点,他就突然想起以前在蛇沼,小哥追丢了文锦又和他们会和之后,他发现只有闷油瓶在的时候胖子的笑话才会好笑。

吴邪不知道说什么好,回想这两天跟胖子的对话,他好像确实很久没有这样跟人斗嘴了,还是都是些毫无意义的事。他记得最初的自己可以肆无忌惮地追问为什么,被人问起能脱口而出我草你问我我问谁,或者干脆地甩一句不知道。到后来他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从他戴上三叔的面具开始,他很少再有机会说那些天真无邪的话。他渐渐意识到,如果自己不能足够强大,只能沦为蝼蚁,被敌人玩弄股掌之间,他却连对方一个影子都捉不到。从西藏死里逃生后,他最痛恨的只剩两件事,被欺骗,被玩弄。

胖子放低的声音其实挺顺耳,他说天真,没事儿了,小哥回来就好,咱们还是十年前的铁三角。

你还是天真,小哥还是小哥,胖爷还是胖爷。

他就红了眼眶,不知道胖子是不是一样。

※※※※※※※※※※※※※※※

小花当晚没再来医院,发了条短信给吴邪,叫他和胖子去酒店休息。

胖子说今晚也没个结果,也见不着小哥,咱们还是去酒店好好睡一觉,赶明儿一大早过来就在大夫门口蹲点。这趟可够折腾的,别小哥还没醒咱就倒下了。吴邪觉得在理,已经九点多,俩人就打车去了小花安排的那家的酒店。

吴邪洗完澡,裹着浴袍就往床上倒。看清对面床上的人,差点没跳起来。

他暗骂这回小花可不贴心,跟胖子一道睡标间,不得被鼾声震翻天!这死胖子澡也没洗就趴在床上打起呼噜,吴邪再大力也只能把他像滚水桶那样翻到床下去——还是算了,将就一夜。

吴邪维持着倒下的姿势,眼皮子直打架,就这么睡了过去。

他恍惚地想,胖子像是体谅他似的,鼾声竟然一会就听不到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23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闲散集】《忘渡一人》

15.

  “眼下虽只是猜测,但江湖风声又起,务要留心。”蓝曦臣转向蓝忘机道,“此行下山你二人隐藏行踪,途中如有异样,再唤思追前往。” 如今那一半阴虎符下落不明,众人捕风捉影,那民间歌谣所指不可不虑。虽然字句中并未提及蓝家,但云亦雾亦,倘有人要含沙射影,并非难事。何况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瓜葛颇深世人皆知,即便魏无羡自认行事坦荡,却也不能听任蓝家被牵连其中,眼下自是低调为宜。 “我们沿途也可打探下消息的来源。”

【韩你】那年花开

(1)

❀骨科(四代)预警 ❀私设预警 ❀已查资料,如若还存有bug欢迎提出!   一 “太太又更新了,快去看看看看看!” “真的么?她好久没更新了呢!” “今天跟新了好几万呢,算了就原谅她更新那么慢了。” “哇!小跟班更新了!” “对啊对啊快去看。” 你听着周围同学们的喧嚣,倒是丝毫不在意,拿起手机看起了职业圈的八卦新闻。 听说周泽楷今天拍广告被粉丝们追着到处乱跑,听说兴欣那个唐柔这次还是没有拿到三连胜

【曦孤】心事

(3)

(三)   “就是你暗恋人家!懂了吗!” 话音刚落,房门啪地一声被打开,曦月和淑女下意识回头一看——站在门外的君子跨过门槛进来,波澜不惊地说道:“姐,我采完花蜜回来了。” 曦月的脸上瞬间只剩下了“你在门外到底听了多少”这几个大字。 而君子把花蜜往旁边一搁,似乎看懂了曦月的心思,原本天真可爱的君子此时居然阴恻恻地一笑,说道:“我都听到了。” 说完,就丢下一句“姐别喝醉了”的话又出去了。 淑女沉默地看

埃酱AI
我却一无所知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