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636

【赤黑】Umbrella

#猫妖赤 人类黑

#黑子国中生

 

        赤司征十郎在床上裡缩成一团球,厚厚的棉被包裹著,扎实的温暖理应让任何人感到幸福,尤其最近春暖还寒,气温陡降,应是更让人除了被窝以外哪都不想去。

        但是赤司并不是。

        一双妖异的异色瞳从被窝裡露出来,锐利的视线死死的黏著,坐在对面书桌前的蓝髮少年。

        「哲也……」

        「赤司君请安静。」冷淡的嗓音打断了赤司的语句。

        乍听之下少年的声音再平淡不过且听不出情绪,可是若清楚黑子性情的人就会明白,向来行礼如仪举止得体的他,这时候竟然会打断他人说话并豪无畏怯,便不难想像此刻少年的情绪有多激动。

        赤司当然明白黑子此刻的心情。他想了想,钻进了被窝裡。

 

        当他再次从被窝裡冒出来时,已然是隻赤色猫咪的模样。

 

 

        黑子确实很激动。

        精确地说,是很生气。

        他背对著赤司,安稳地坐在书桌前準备考试。在桌灯的光照下,精緻的侧脸显得专注而端正。然而他在眼皮下的书本却已五分鐘未动半页。

 

 

        他想起今天发生的事。 

 

        已经下了一连好几天的雨,丰沛的雨水為大地带来生机,也把校园弄得一片泥泞。 

        放学时分,今天的天空依然降下滂沱大雨。黑子走出教室,想要找寻自己的那把淡蓝色雨伞,但是无论他如何找,就连杉田的座位下都看过了,他仍然没见著他的雨伞的影子。 

        这下糟了,雨下的这麼大,现在如果直接淋雨回家肯定是会感冒的吧。黑子看著不断落下大滴雨水的天空,如是想著。 

        正在黑子躑躅著脚步,犹豫著究竟要在屋簷下等雨停,还是乾脆一些直接冲回家的时候,远远地,他隐约看见一抹赤红从在雨幕裡朝著他慢慢靠近,漂亮的蔚蓝双眸瞬间睁大。

        最熟悉的,那抹霸气张扬。

        随著那人的走近,黑子逐渐能看清对方的长相:匀称的身材,笔挺的灰色衬衫,俊逸的五官,妖冶的异色眸……以及,嘴角掛著的,那弯温柔的弧度。

        「就知道你没带伞,嗯?」

        并不是没带伞……黑子张嘴想要反驳,但是惊讶却让他吐出另一句话:

        「赤司君……怎麼在这裡?」

        赤髮少年轻轻笑了笑,磁性的笑声像猫的毛绒尾巴,挠得人心痒。

        「你可是我的哲也,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赤司君,是主人。」

        淡淡的纠正了赤司的用字遣词,黑子低下头接过了赤司带来的伞,然而没被瀏海掩住的笑意却让赤司尽看眼底。

        「回家吧。」

        一起,回我们温暖的家吧。

 

        下雨时能够收到恋慕之人送来的伞,是再幸福不过的事,那些关怀透过对方的指尖,跟著递出去的伞,就这麼传到自己的手掌心,是种能让人感到极度温暖的感觉。当然,若是两人能够一起在伞下回家,绝对会让这种幸福程度更上层楼……

 

        才怪。

        至少和赤司挤在同把伞下,忍受著左半肩不断遭受冰凉雨水攻击,和某人不断在他的腰际抚摸挑逗的黑子,此时绝对不是这麼想的。

        「虽然很感谢赤司君……但是赤司君為甚麼只带一把伞出来呢?」

        黑子悦耳的嗓音,饶是这种时刻都染上了些许无奈。

        搂紧身旁的小透明的腰侧,吃豆腐吃得正欢的赤髮少年轻快地回道:

        「因為想和哲也一起撑情人伞呢。」

 

        这个人……真的是……

 

        强忍住嘆气的冲动,黑子竭力压抑著那人在他的腰上製造的酥麻颤慄,脸上的红晕却已渲染成一片美丽的晚霞。

        也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赤思朝著他倾斜的伞柄。

        直到进家门的那一刻。

        黑子在回头的瞬间看著几乎快浑身湿透的赤髮少年,蓝眸裡盛装的是无尽的诧异。

        「赤司君……」

        「哲也,快进门吧。」唇边泛起了温柔的笑容,声音裡却有著不容置喙的威严。

        将伞交给黑子后,赤司在转眼间变成了猫的模样,并朝著黑子位於二楼的房间跳了上去。

        然而,黑子并没有漏看了赤司脸上的那抹不正常的潮红。

        著急地进了家门,黑子难得地没有向母亲打声招呼,便直接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隻赤色的猫咪,正蜷缩在黑子做的,专属於他的窝裡。

        赤司征十郎,真实身分為猫妖,自从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黑子的房间裡将他吓得不清之后,从来没有生病过。

        这一个月来,除了上学的时间外,黑子可说是与赤司朝夕相处,面对这个白天对他贴心且善解人意,晚上对他霸道又毛手毛脚的赤髮猫妖,黑子也渐渐对他產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微妙感情。

        是爱情吗?他不知道。他知道的是,当他赶作业到深夜时,转过头,总会有隻赤色猫咪缩在他脚边,抑或跃上他的桌边好似监督,或是会直接化為人形将他拖去床上;他知道的是,当他因為球技进步缓慢而伤心难过时,总会有双暖暖的双手捧住他的脸,温柔地吻去他颊上的泪;他知道的是,当他在人群裡缓缓移动好似空气时,总会有双眼,装满了他的身影。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他知道的是,终於有个存在,能捕捉到从小到大行动皆如影子般,不被人所注意的自己。

        完完全全地,被接纳。

        对黑子而言,赤司无疑是个重要的存在。但是显然,黑子低估了赤司之於他的重要性。

        不然,他怎麼会在看到赤司為他而发烧时,怒火中烧,一把将他抱起,不顾对方身為猫咪讨厌洗澡的抗议,帮他洗了个遍,然后把他塞进厚厚的被窝裡?

 

        其实让黑子生气的原因还有一个。

        他其实并不希望自己在赤司眼裡,总是个需要被保护的存在。儘管赤司送伞给他,让他感到相当窝心,可他也是个男生,他也有著他的小小坚持和自尊。在他的心底,他也希望自己也能够成為那个保护对方的人。

        一方面他也想,报答那个总是高傲到不行却又对自己无比体贴的赤髮男人啊。

 

        於是时间来到晚上。黑子背对著赤司坐在书桌前,念著自己的书,蓝笔盖规律地轻敲著桌面,却始终无法专心。清秀的面容上看不出情绪,可是他却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揪住般难受,思绪翻腾著无法平静。

        直到脚边传来一股突然的暖意。在这微凉的天气裡,温度的反差反而更加明显。

        黑子意识下地低头,看见那隻熟悉的赤色猫咪贴著他的脚踝而立,仰著头望向他。光线直直照进那双妖冶的异色眸,在牠清澈的眼裡舞动著,变幻出不同的深浅的光影和色泽,赤与金的视线互相缠绕,交织而成的魅惑使黑子不由自主地失了神。

        猫妖看著黑子发愣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然后在下一秒低下了头,舔了舔蓝髮少年的脚趾。

        一股奇异的搔痒如电流一般沿著小腿大腿直窜而上,让黑子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还来不及思考就反射性地从椅子上跌坐到地板上,发出了好大的声响。

        「赤司君!我说过请不要舔我的脚趾了!」挣扎著想坐起来,对黑子来说极少见的气急败坏,此时表露无遗。

        看著此时满脸通红的水色少年,赤色猫咪坐得端端正正,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微微弯起的眼角却不小心透露出牠的愉悦。

        喵的一声,猫咪终於凭空化成了人形,半跪在黑子面前露出了笑容,

        「抱歉,不过没想到我们相处了这麼久,哲也的身体还是那麼敏感呢。」

        听著调戏意味大於道歉成分的话语,黑子咬了咬牙,迅速把腿盘起来,把脚趾缩进大腿底下,

        「请不要说那种会让人误会的话,赤司君,明明我们甚麼也没有做。」

        「听哲也这麼说,似乎是在期待些甚麼事?」

        糟糕。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出了不得了的话,黑子快速地抬起头,却被一个炙热的吻封住双唇。

        「呜!」

        反射性地闭上眼,惊吓让黑子立即推阻起面前的赤髮猫妖,比人类体温来得高的温热身躯欺压上少年单薄的胸膛,让原本盘腿坐得安稳的黑子别无选择只得往后仰躺,唇瓣也因此与赤司的更加贴合,发出嘖嘖的水声。口中的红嫩与有著些许微刺的猫舌交缠著,而后者出奇不意地舔过他的一排贝齿,带起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战慄。

        几经推阻无效却在繾綣的吻裡逐渐迷茫的黑子,经过这麼一舔便惊跳起来。他使劲将酡红的颊转开,想要从溺人的热度和柔软中脱逃出去。

        最后虽是成功地将脸别开了,但是赤司却已将他整个人压在地上使他动弹不得,逼迫著蓝髮少年看向自己。仰视著赤司的湛蓝的双眸裡在此刻充盈著氤氳的水气与不甘,又似是在酝酿著一场将至的暴风雨,眼底的蔚蓝染上愤怒的顏色。

        就在黑子绷紧了全身準备开口的时候,一根指头突地压在他的唇上,

        「在哲也要责备我之前,先伸出手摸摸看我的额头好吗?」

        低沉的迷人嗓音透著笑意,诱哄著他,儘管心裡有著更多的疑问不解,但是看见对方认真的表情,使水色少年不禁靠近并举起手臂,用纤细的指头触碰赤髮下光洁的天庭。

        一如往常的温暖透过掌心与肌肤的相亲,如热流般温柔地穿过指尖和大小血管,随著砰咚的脉搏,就这麼传到了心口……

 

 

        嗯?一如往常?

 

        「等等,赤司君不是发烧了吗?」

        黑子猛然坐了起来,将双手都覆上絳色猫妖光洁的额头想要确认温度,赤司也由著他,唇边始终噙著一抹笑,

        「哲也发现了?」

        「怎麼会……那时赤司君的体温明明很高……」蓝髮人类的清淡嗓音此时掖著难以置信和丝丝的如释重负,轻轻的话音和吐息在赤司耳边打旋,直惹得耳朵的主人心裡一阵搔痒。

        赤司一把将在他额上捂了又捂的白皙手腕拽了过来,使得黑子直直的倒进他的怀裡。在一瞬间四目相交,异色裡倒映著一片乾净的蔚蓝,他在那片蓝色裡看见因突然被迫转换视角而生的惊惶、莫名其妙甚至微慍,却也观察到蓝眸在那瞬间浮现的恍神,以及,羞赧。

        那份羞赧、惊惶、还有更早以前的担心,都是因為自己。

        赤髮猫妖满意地瞇起双眼,接著用手指抚上黑子柔软的髮丝,轻轻地揉按著对方的头皮,

        「猫妖的自体恢復能力很强,在化作人形时受到的伤害或生的病,只要变回猫咪的型态就能很快地痊癒了,」

        头上力度适中的点划所引出的酥麻,令饶是惯於面瘫的黑子也闪现了一抹隐忍的表情。

        指尖自头顶继续向下游走,来到少年线条优美的颈项,来回摩娑著,「所以这点风寒,对我而言根本无所谓。」

        「但哲也刚刚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呢。」

 

        虽然知道不让对方说话是自己的错,但是这个隐约有种委屈的语气是怎麼回事。黑子不禁在心裡吐槽著,带著些微的恼羞。

        看著对方稍微阴沉下来的表情,大概是在心裡吐槽自己吧。赤司笑了起来,继续说著,

        「我也知道哲也在想甚麼,不用总想著自己总是受到我的帮助,」

        将在黑子后颈逡巡的手指移到他的脸颊上,「你是我看上的,绝对有最出眾的才华和能力,」

        「我对你有绝对的信心,哲也。这是你应得的。」

 

        总是孤身一人承受著所有,儘管面前困难重重,依然不停奋斗著,跌倒了一次,又站起来。大概是感应到有人需要他的帮助吧,上天便让他来到这个男孩子身边,协助著所有他可以协助的全部。

        只是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包括一名猫妖对一位人类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他爱上了那个总是奋不顾身,却又乾净淡薄的身影,爱上了那个表面上总平静如水,但又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真挚情感的少年,爱上了那个不轻言放弃也不轻易请求他人帮助,坚强得令人折服又夺目的人类。

        当他注意到的时候,那个总是如影子一般来去的透明少年,在自己眼中竟已成為了一个最灿烂耀眼的存在。

 

        黑子愣愣地看著一脸认真的赤司,似乎是听呆了,睁的圆圆的蓝瞳裡却闪著讶异的光芒。如此可爱的表情令赤司莞尔,只是这笑容隐约地添上了几分恶意:

        「而且哲也在把我拖去共浴时,真的很有男子气概呢。」

 

        谁跟你共浴了。

 

        赤髮猫妖灵活地在瞬间接住来自下怀的拳头,并强势地将蓝髮少年拉到自己面前,

        「哲也不是想报答我吗?」嘴角勾起的弧度越发扩大,「不如我们现在来讨论看看,怎样的方案可以让我满意?」

        為甚麼连这种事你都知道,而且听这语气就是没有任何商量的餘地。然而黑子已没有将这句吐槽说出口的力气了。

        魅惑的嗓音诱使黑子的双颊温度再度悄悄地往上窜,他手脚麻利的开始挣扎起来,不料却被赤司一把打横抱起,令他突然悬空的身子猛地一僵。当黑子发现赤司正在朝著床的方向迈步时,终於气急败坏地的抗议道,

        「赤司君!放我……请放我下来!」

        「顺带一提,今晚不还的话可是要加利息的。」

        赤金异色的眼眸俯视著怀中的黑子,眼中带著胜利的笑意。

 

        别以為我没有听见哦,哲也。

 

        那句埋藏在你心底的,我爱你。

 

 

-------------------

 

        翌日早晨,就在黑子迷迷糊糊地走进教室的那刻,一位熟悉的身影突然窜到他面前。定睛一看,原来是杉田,

        「黑子君!对不起!我昨天不小心把你的雨伞带回家了!你昨天有没有淋湿?今天午餐就让我请你……」

        「不用了,哲也他有自己带的便当。」

        一道清冷的男声打断了杉田的道歉,杉田这才发现在黑子的后面站了一位他没见过的赤髮大哥哥。冷冽的贵族气息霸道地流泻出来,令站在他面前的杉田有种想倒退几步的冲动。

        这是……黑子的哥哥?

        好可怕的哥哥。

        「不过,或许某个角度来说,还得谢谢你呢。」

        「好了,赤司君,请快回去吧。」

        「哲也……」

        「这是教室,请别再跟进来了,难道说赤司君是国中生吗?」

        查觉到气氛有些微妙的杉田,识相地慢慢离开了。

        这对表兄弟感情真好呢。

 

 ==========

         简单地说 其实黑子早就喜欢上赤司了 只是本人迟迟没有发现~

         非常谢谢愿意阅读到这裡的你!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封锁线

(9)

走链接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楔昭-
鐵錚錚的赤黑廚^^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