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1106

【荼岩】削苹果

添砖加瓦!

——————


安岩醒转过来的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扭曲了。


“因为你没带眼镜。”神荼冷冷地说。安岩眨了下眼睛,翻身一骨碌坐起来:“这哪?我眼镜呢?我没死啊?”


“医院。左手边柜子上。你没死。”神荼说话的时候抱着胳膊靠墙站着,安岩眯着双眼把手伸出去刨了半天也没碰着目标,反而马上要把旁边的玻璃杯弄倒了,他皱了皱眉,走过去把眼镜推到人手里,安岩边戴边喃喃了句谢谢。


神荼顺手把椅子扯开坐下,床上的人甩了两下脑袋,把四周布局扫了一遍,视线落到他脸上来的时候表情马上就僵了。两人无声地对视了几秒,一个神态自如,一个略显局促,安岩磨蹭着把脑袋转过去又转回来,神荼巍然端坐不动如山,眼神毫无温度。


“你……那么看我……干嘛?”


“……”


安岩咽了口唾沫,不自在地左瞟右瞟,组织真有钱,还给他住单人病房,但现在这里也就他们两个人,陈设简单,还真没啥看头。他不自觉地往下缩了缩,抬眼问:“……又是你救了我啊?”


“……”


神荼不带感情地看他,房间气压明显下降了几个百分点。安岩暗暗叫苦,关键时刻老张那几个人都不在,连王胖子也不在,故事里的主角死里逃生大病初愈,睁开眼的时候床边难道不应该堆满鲜花和贺卡,还围一圈人么?到他就只有这尊黑面神,坐在本该有一群人的地方直勾勾瞅着你放冷气,大夏天也能把人冻得叫娘,莫非他安岩连个二线配角也混不上?


这不应该啊,配角有他这么牛逼么,配角有他这么有觉悟么,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做那个担当大局的人,在危难中保持冷静组织纪律,成功把一众手无缚鸡之力的业余人员送到安全地带,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结果不大理想,到他该跑的时候头上的穹顶不堪重负地塌下来把他埋了个正好……但他也没死不是么?


哇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这人不该有点表示么?


安岩恍惚了一下反应过来,刚才他问的时候黑面神保持高冷没有回应,但就眼神和自身现状来说,把他从废墟底下刨出来的人就是神荼没跑了,也没第二个谁能干这种大事。那现在是怎样,安岩迷茫了,这人跑过来对他进行人身安全的说教吗?


安岩胡乱吐槽猜测,倒是猜了个准。他在床上躺了一天半,神荼就在房间里守了一天半,探病的人来了都呆不长,被他打发走了,就等安岩醒过来。他当时冷着脸在那些砖瓦片片中间翻了半天才翻出来一只手,胖子在旁边大呼小叫,搞得他烦躁不已。


他其实不太清楚自己在生什么气,只觉得心里的火气一路往外冒,压都压不住。沿着那只手往下刨,把安岩整个人完整挖出来的那一刻他心里有座火山在喷发,一瞬之后就灭了,留下黑漆漆的火山灰。他看着那张挂着破烂眼镜的脸,没来由地想要拥抱他,又想往上砸一拳,把人砸醒了最好。


“又是你救了我啊?”最没脑子的二货才会这么问问题,没话找话,眼神飘忽。


神荼僵着脸,单手探向后腰,摸出一把亮闪闪的匕首来,顺手翻了个花。安岩往后一仰脖子:“等下!少侠我们有话好好说!放下武器!”


神荼一用劲就把匕首掷出去,刀尖嗤的一下没进小桌几寸。安岩脸有点发白,僵硬地往床另一边挪,视线就在匕首和神荼之间打转,神荼看了看他,他立刻不动了,隔了几秒才咳嗽着干笑几声:“哈,哈,哈……这东西不错哈……你要干啥,我是病人我有特权的,不能威胁伤患啊……”


神荼不理他,探身过去一手把匕首拔出来,一手探进桌上的塑料袋里,抓了两个苹果出来。


安岩傻了。这种感觉有点像一个很牛逼的剑客守在门口等你,眼神犀利气场逼人,大有把你碎尸万段抛尸泄愤的气势,你出来了,剑客豪气地舞了个剑花,剑气冰冷直逼你面门,结果他下一刻掏出了两个苹果,二话不说就开始削。


安岩就直愣愣地看着剑客削苹果。神荼低着头,下刀的力道很稳,嗜血的匕首在他手里被驯服得像把真的水果刀,一圈一圈转,带下薄而宽度均匀的果皮,直到最后也没有断。他拎着梗把削好的苹果递到安岩面前,安岩盯了半天,都快盯成斗鸡眼了也没接过去,神荼皱眉啧了一声,果断收手拿回嘴边一咬,咔嚓下来一大块。


“卧槽,”安岩反应过来,“给给给给我的?!”


“没了。”一个不大的苹果几口就被吃完,果核被扔进垃圾桶,神荼抽了张纸巾擦嘴,又抽了张擦去匕首上的汁水,慢慢悠悠,“自己不要。”


安岩急了:“你也没说给我啊?你不是高冷酷炫拽吗,哪个高冷酷炫拽给人削苹果!”


神荼抬起眼睛看着安岩,意味深长。安岩立马心虚,低头看看那把匕首,强扮出来的强硬全部化了个干净,又不知道刚才这人是犯什么毛病,于是还是讨好地笑了笑:“谢谢哈……”


“不谢,很甜。”神荼果断。


“我……那啥……你……”安岩看了一眼桌面,“……你再给我削一个?”


“为什么?”


“你拿了两个出来,不就打算你一个我一个?”


“……”


“都给我?才不信咧。”


“……”


见神荼只是默着,安岩胆子也大了起来,他现在是病患,这人真忍心往他肚子上扎一刀不成?他坐在床上和神荼互望了几秒,忍不住笑了。


第二个去皮苹果正在被施工中,房间里很安静,可以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还有果皮脱离果肉的沙沙细响。神荼是那种很容易沉下心做一件事的人,削个苹果也好像专注得不闻外物,他常年用刀,对力道的把握很好,安岩突然发现自己在盯着神荼的手看,施力的指尖微白,运动的痕迹轻柔却稳定。


这个时候安岩才意识到,神荼在给他削苹果。


闷骚爱面子,牛逼又炫酷,高冷得好像对一切都置身事外,不耐烦跟人多解释几个字的神荼,此时坐在他的病床前,安安静静地给他削苹果。


他在被子底下偷摸着掐了自己一把,觉得这个场景有点不真实。最后一片果皮断开掉进垃圾桶,果肉均匀的第二个苹果被拎着梗递到面前,安岩毫不客气地抓过来就咬,一口下去心满意足地砸吧了两下嘴,“好甜!”


老子吃过神荼亲自给削的苹果啦!!


神荼等着他又啃了几口,才状似不经意地开口:“知道你睡了多久么?”


安岩摇头。


“一天半,”神荼说,“快要两天了,你就躺在这里不说话也不动,除了呼吸心跳,安静得像是死了。”


“干嘛说这么不吉利的……”安岩哼哼,“我福大命大,这一劫这么凶险都过来了,还有命坐在这里吃苹果。”


“你没死是因为我把你及时挖出来,还给你做了临时抢救,才让你撑到医院。”其实有一块尖锐的石头离安岩的后脑只有几寸距离,神荼没有说,“苹果是瑞秋送来的,代表组织的慰问品,胖子和江小猪送来两束百合,老张送了几本书。”


“那就是有慰问品的嘛!在哪在哪!”


“百合味道太浓,我扔了。那些书全是关于风水易经,我觉得你不会喜欢,也扔了。”


“啊?!”安岩差点被呛着,“那是给我的,你凭什么丢!”


神荼手晃了一下,半截果皮随即掉下,不知不觉中他又拿起了第三个苹果。“喜欢百合花回头送你,想读故事我讲给你听。喝水么?”


“喝的谢谢……等会儿,都给伤者礼物了,你的表示呢?”


保温杯被放回桌上,又一个苹果被递了过去,安岩愣愣地抬手接过,刚醒过来那会儿神荼还是一副世外高人万事不可说的样,现在忽然贴心到给他拿水,还顺手塞了张纸巾……安岩又张嘴咬下一口,嚼了嚼咽下去,没发现床边坐着的人神色复杂,透着一丝无奈。


他现在忽然觉得有点累,明明更长时间的不眠不休也有过,现在睁眼守了近两天,削了三个苹果就有点累。神荼几次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我的表示就是当时坚持在成片的废墟里找你,是一直守着你等你醒来,没有送什么东西却比其他任何人都希望你恢复?


不久前明明还有一腔来处不明的怒火,想逮到这个逞英雄的二货怒揍一顿,到刚才就只剩下无奈和叹息,人没事就好。


他皱了皱眉,把那些会让人误会的真心话咽回肚子里,手指在匕首柄上转了半圈:“我给你削了苹果。”


顿了顿,补充道:“满意了吗?”


安岩点头如捣蒜:“满意!”说着又咔嚓咬下一口,“你把我的花和书丢了,苹果也不是你送的……但是算啦,看在你态度这么诚恳,还救了我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谢谢啊,神荼。”


神荼又看了他片刻,站起来点头道:“那我先走了,下午会有别人来看你,再休息一下。”


走了两步,他回过头来加了一句:“下次别乱逞英雄,我不可能每次都刚好赶到,要是还想吃我削的苹果,小心点别死了。”


——————


下午来的人是王胖子。他开门进来的时候安岩正百无聊赖地玩手机,胖子跟他互相打趣了几句,吹了几句牛逼,看见垃圾桶里三个苹果核,问他:“好吃吗?小秋秋亲自挑的,这苹果老贵了。”


安岩笑笑:“挺好吃的。”


胖子又说:“好吃也不能连皮吃,没洗干净农药多不好,是我们的疏忽,你一直没醒我们也一直没送把水果刀来。”


“没事,削皮了,”安岩如实回答,“神荼削的。”


胖子一愣:“神荼?拿什么削的?惊蛰不能削水果皮啊。”


安岩也一愣:“一把匕首,怎么了?你们这种牛逼的冒险家不都会随身带好几把武器什么的……”


胖子不说话了,半天才笑起来,“拿匕首削的?神荼平时都用惊蛰,老张跟我讲过,他师傅送了他一把匕首,来头不小,据说可斩破魍魉鬼气,不如惊蛰那么牛逼,但绝对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大作用,不到迫不得已不能拿出来示人的。你小子倒好,让他拿那玩意儿给你削苹果吃?暴敛天物啊!”


他坏笑着朝呆住的安岩挤挤眼睛,摇头晃脑嘴里啧个不停。“可怜我们这种全世界跑任务领工资的,一不小心就得送命不说,当初小透明一个的时候也没人这么罩着哟……”


安岩傻呵呵地干笑了几声,只觉得房间里闷热得厉害,不然人怎么动也不动就能出一脑门一手心的汗。



fin


  • 举报帖子
喜欢 1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朋我】【白阮】让我毕业【校园PARO】

(6)

难安

"哥哥,哥哥,哥哥你不要走,不要..."赤练从睡梦中惊醒,又是一场梦。 又是那个场景,又是那个自己魂牵梦绕的人。 赤练清楚的知道,自己深陷幻境之中,可是那样的幻境,让她沉沦,从来都不想醒来。 每次幻境结束,自己都会做那样一个梦,一模一样从未改变。 每次她都从睡梦中惊醒,泪水都会打湿脸庞。 梦里的哥哥,太过狼狈,狼狈的让她心疼,像是被利器划过的疼。 梦里的哥哥,在阴冷潮湿的地方,瑟缩成一团,冷,她都

长河渃_
山外有山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