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9-28
阅读 794

【黄喻】罪恶之城 6

    黄少天爬上阁楼时,喻文州抱着他的仙人掌缩在床的一角。

    黄少天借给他的大衣被他整齐叠好,放在床的另一角;而大衣里暗藏的枪支弹药安安静静地躺在一旁,这些杀人的工具此时像是被人抚摸去了棱角,和房间里的月光静静相拥。

    魏琛让人准备好的饭菜摆在一边的书桌上,热腾腾地还冒着白气,两菜一荤菜色诱人,可床上的那个孩子没有任何要进食的意思。

    这阁楼的小房间很拥挤,除了被收拾干净的床和书桌,还有几个旧柜子里堆放着一些杂物。床边的一扇小窗挂了百叶窗帘,窗帘被人高高拉起,窗外是一轮明媚的月。床的另一头有几个木箱,正面打了封条,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封条上薄薄地铺了一层灰,在月夜的莹莹白光下像是铺了一层白雪。

    岁月还真是不饶人,小时候明明觉得这小世界还挺大的嘛,现在看来只有这点东西。黄少天伸手戳了戳头顶的木制横梁,天花板发出嘎吱的轻响。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嘴唇开阖,没有发出声音,目光又暗淡了下去。

    这死倔的孩子,怕是快到极限了吧。黄少天倒是歇了口气,喻文州这样一直勉强自己摆出一副成熟面庞,时时刻刻绷紧神经的样子反而让他担心。

    嘿,我居然会操心这个萍水相逢的小鬼,今天真是不可思议。黄少天又扫了一眼喻文州,孩子和褪色的蜡像一样纹丝不动。他干脆坐到书桌前,捧起饭碗,先解决起自己的温饱问题来。

    “你不吃?”虽然问了也不会得到肯定答复,黄少天还是多此一举了。

    “不饿。”喻文州说。

    “唔咕,还是要吃一点的,这里,咕,厨师挺好。”黄少天大口扒饭,口齿都不利索,发出些滑稽的声响来。

    “噗。”喻文州的表情有一丝动容,笑容如同被蜻蜓惊扰的水面一般泛起涟漪,但那一点点温情转瞬即逝,他的眼里涌上来更多凄苦的情绪,又被他用力压抑下去。心口被疼痛撕扯开来,连他自己都认为现在的表情一定难看得可以。于是他抱着花盆,蜷缩得更紧了。

    “唉……”黄少天放下碗筷,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他上下打量着喻文州,后者别过头明显在躲避他的目光,这让他又好气又好笑。他伸出手,本想摸摸这孩子的脑袋,又感到这念头太唐突,实在不合身份,所以他干脆站起来,到房间的另一头翻找起东西。

    “找到了,果然这里有备用的医药箱。我说文州啊……”黄少天想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喊喻文州的名字,省略姓氏的称呼还有些拗口,他花了点时间适应,然后继续说:“把裤腿挽高一点,上衣脱了,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啊?”喻文州眼神里有些抵抗情绪,但黄少天这次是强行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的手从花盆上挪开。两人之间的力量差距让他瞬间明白了挣扎也是徒劳。

    “明白了就自己动手,听话一些,我的好心不是无底线的。”黄少天的语气霸道起来。

    

    “为什么……会知道我身上有伤?”喻文州坐在床边,背对着黄少天,忍耐着心中的不情愿,攥紧拳头,让黄少天在他背上敷药。

    他的小腿被绑上了白色的绷带,黄少天刚刚用镊子小心地从伤口里挑出些小砂石,又耐心做足了消毒工作。那杀手还坚持给他缠好了绷带,看起来很夸张,其实伤口并不深。这份细心着实让他叹服。

    “笨问题,我是什么人,对手有没有伤一眼就能看透。”其实喻文州穿着的白衬衫很薄,并不能完全掩盖他背上的红色印记。黄少天并没有明说,他不想刺激孩子高傲的自尊心。他用消毒棉细细擦拭着每一道伤痕,那些伤明显都是陈年累积,被皮带或者棍子抽打出的淤青痕迹,有几道还带着丝丝血痕,明显是伤口裂开以后再愈合的,在白皙皮肤的映衬下显得很是触目惊心。

    所以这孩子才不愿意让人碰吗?作为一介杀手,恐怖数十倍的惊人场面都是家常便饭,但黄少天此时心底竟弥漫着惊人的怒意,想把这样对待喻文州的人拎起来痛打一顿——他自己都被激烈的感情吓了一跳,于是刻意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借以掩饰感情。

    喻文州抽动了一下,新近的伤口被碰触了还是有些疼,但他一声不吭,默默忍受。

    “痛了就说,我轻一点。”黄少天腾出一只手扶住喻文州的肩膀,那瘦弱的肩在他手中显得如此无力。

    “嗯,”喻文州微微点头,语气轻得像是在和他弟弟说话一般,“没关系,不痛。”

    “你知道吗,我身上的伤也不比你少,这里,还有这里,都是旧伤。”黄少天指了指腿,又拍拍大臂,“有次我被个小混混的流弹打中,子弹停在肺边上,情况实在危险啊,那年我十八岁可把魏老大吓得……”

    直到黄少天把喻文州的伤处理满意,都是黄少天个人的碎碎念。黄少天并没有询问伤痕的来由,治外区虐待儿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他也实在没必要对这孩子再投入更多关心。再说,罪魁祸首的家庭,已经被嘉世清理得干干净净。

    “我是不会放弃的。”喻文州突然拉住黄少天的手腕,眼中的火焰燃烧起来。

    黄少天瞥了喻文州一眼,甩开他的手,塞给他一套睡衣和枕头,“好好睡觉,别胡思乱想。”看着喻文州乖乖换了睡衣,黄少天自己卷了一套被褥铺在地上,侧身躺了下来。

    

    这个夜晚出奇地安静,只有偶尔驶过的车辆引擎声藏在风声里划过天际。黄少天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才听见有人在低低地呜咽。

    能哭出来也好。他想,转身看着喻文州缩成一团的背影。

    “小鬼,给我听好,”他对喻文州嘟囔,像是说着梦话,“明天我就离开了,你就住我这个屋子,魏老大对手下人很好,你这么聪明他不会亏待你……”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也不用想着找我,跟着我没前途。还是在蓝雨吧,挺好的。”最后一句他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唔嗯……”喻文州应和了一句,也不知是听没听清。

    黄少天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89)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