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2943

【赤黑】百鬼夜行抄之黑色纸鸢 Chapter 1

百鬼之王X妖狐

HE

“你救了我一命,我必然不会亏待你,你要什么?” 

“我要你的命,我想要你死。”


Chapter 1

 

暮春时节,小桥流水,细雨霏霏,几声萧管丝竹,在耳畔回响。

他的吻落在他的肩头,赤色的发丝划过白皙的皮肤,引起身下人儿的一阵战栗。他轻抚他哭泣的脸颊,深陷在情欲里的蓝色眼瞳倒映着他的身影。

炙热的喘息喷洒在皮肤上,他说,就算化成白骨,碧落黄泉,我们也不会分开。

纠缠住那张满溢着呻吟的小嘴,缠绵而又强势的吻,带着窒息的甜蜜。

 

黑子从梦中惊醒过来。

窗外,天空才刚刚破晓。昨夜飘落的雨仍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空灰蒙蒙的。他不喜欢这样的天气,起身关上了屋子里所有的窗户。

祈愿这个雨季可以早日过去。

 

感知到楼下有微弱的气息,他轻步走下,果然,就见一只火红色的小老虎安静地趴在门边,听见了黑子的脚步声,才幻化成人形——一个带着虎耳朵和虎尾巴的小男孩,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火神君,又受伤了吗?”黑子从柜子里取出药草和绷带。

男孩点点头,乖顺地跑到他跟前。

黑子温柔地替他敷药治疗,担心男孩怕疼,体贴地吹拂过每一道伤口,却让男孩颤栗着逃开。“不……不用这样!我已经长大了,不怕疼的!”小脸涨得通红。

 

黑子板着脸质问他,“既然长大了,为什么还要和别人打架呢?”

“我……”似乎是想起了那些难听的话语,男孩的眼里有委屈的泪水在打转,却硬生生地忍耐着不让他们落下。“因为他们不和我玩,说我是妖怪,说我是不好的东西,说我是……”后面的话男孩再也说不下去了。

黑子叹了口气,摸摸他低垂着的脑袋。“妖怪不是不好的东西哦。火神君没有必要生气,难过,只要挺起胸膛贯彻自己的想法,去努力,总有一天别人会理解你的。”

“是……是吗?”男孩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黑子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笑容,男孩的眼瞳里便散发出意气的斗志。“好!我一定会变得更厉害的。唔……黑……黑子,别摸我头,我可是男子汉!”火神不满地拍掉了他的手。

黑子轻笑,孩子就是单纯,简单的三言两语就能让他喜笑颜开。松松垮垮的浴衣因为一番折腾而从肩头滑落,白嫩的皮肤上静静沉睡着一枚黑色的纸鸢。

火神想要去触碰,但是却被黑子捉住了手。

“火神君,我说过的,不能碰我的纹身。”黑子教育道。

“是……”小家伙垂下了脑袋,没多久又禁不住好奇地问道,“但是,为什么是纸鸢不是其他的飞鸟呢?”

蓝色的眼瞳闪过些许波动,黑子拉好了衣服,轻轻说道,“因为飞鸟是自由的,而纸鸢,无论飞得多高多远,终将回到握着牵引线的人的手里。”

男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黑子……”日向敲了敲虚掩着的门,“木吉在打渔的时候捞了一个伤员,你能去看看吗?”

“伤员?那送到这里来吧,我准备准备……”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身受重伤,应该在海上飘了好几天,但是还有气,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日向仍旧沉着脸站在门边,一副相当不悦的样子。

黑子这才了然,拿了医药箱,又交代了火神几句,便跟着他出门了。

天空仍然下着微雨,打湿了蓝色的发丝。

 

如若是普通的伤员,按照日向的个性早就把人抬到他的医馆来了,岂会沉着张脸,一副不耐的模样。人类都是脆弱的,在这个时代里更是如此,身受重伤又在海上飘荡了好些日子,仍然能够存活的,那肯定不会是人类,而是妖怪。

 

在过往,距今200年前的时候,妖怪还是生活在夜晚的物种,隐藏在黑暗里。白天,人们安居乐业地生活,夜晚,华灯初上,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百鬼欢聚一堂,歌舞升平。人类和妖怪生活的地方在空间上重叠,然而互不打扰。但是现在,妖怪们却早已比过去猖狂得多,结成夜行,坐拥城池。

这个世界,如果有人不相信阴阳师的存在,那只会被当成执迷不悟,而如果有人不相信鬼怪的存在,那么,人们便会问,你的眼睛是否还看得进这个荒凉的世界?

像诚凛村这种人类与妖怪共存的地方似乎已经找不到第二处了,不过,即使在这里,真要做到人鬼和平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大人们总是诚惶诚恐地让孩子远离那些年幼的鬼怪,所以火神才会总是被同龄人孤立。然而,说是同龄人,相似的也不过是外貌,人类与妖怪终究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黑子很清楚这一点。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相比起来,妖怪的生命则要漫长得多,接近着无限。

即使有一天,文化相融,和平共处,这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越的横沟。

当然,这只是期望中的有一天而已。人类和妖怪的共处已经不会实现了。

 

诚凛村能够做到,不过因为这里还有最后的阴阳师后裔。一切的矛盾和变化都源于两百年前的血染平安京。当时的阴阳师大多都聚集在都城里,百鬼结成夜行,一路杀过去,整座城都被染成了血色,尸横遍野,从此再没有繁荣的阴阳师一族,只剩下少数的幸存者,诞下后裔,维持血脉,然而,那些终究不过是些灵力低下的外戚,根本成不了什么事。

被说是压制百鬼了,百鬼之王……真要打起来的话,人类是不堪一击的。

 

日向带着黑子去了木吉在海边搭建的小屋,那里是村庄的外围,鲜少有人经过。村里的妖怪也就算了,如果再把这种不知名的外来妖怪带进村庄里,那肯定有的闹腾了。

 

黑子忽然在门前停下了脚步。日向替他撑着伞。“怎么了?”

一滴雨珠从屋檐滴落,在空气划出一条直线,溅落在地上的水滩里,弄出一片涟漪。虽然他的表情仍旧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毕竟相处久了,日向还是察觉出了些许微妙的异样。

他说,“没什么。”

黑子漠然地低垂下眼睑,推开门。

 

屋里很简陋,没什么像样的家具摆设。草堆成的床上,躺着一位浑身是血的赤发男人,眉目紧皱,似乎已经昏了过去。

木吉端着装水的脸盆从里屋走出来。“啊,黑子,总算来了。我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但是接下来要怎么做,就不是我们阴阳师擅长的了。”

他和日向都是阴阳师的后裔。

“切,照我看,就该直接把他扔在那边,反正也死不了。”日向是极度讨厌妖怪的,而与之相反,木吉则偏偏喜欢捡一些受伤流浪的妖怪回来。

“不能说得这么绝对,妖怪里也有好的,你看火神,多可爱。”木吉总是笑得很亲和。

这话也没错,除了那座城池里的百鬼和少数性格恶劣的流浪妖怪以外,也有一些只占小便宜或者喜欢人类的善良妖怪,比如火神,比如黑子。

日向推了推眼镜,“怎么能把火神和这些家伙作比较,他还是个孩子。”

“难道他长大了,你就会讨厌他吗?”木吉反问。

“不……不会……”

“我们阴阳师应该是作为妖怪和人类的桥梁,这才是我们的使命。”木吉又开始开导日向了,“好了,接下来就让黑子专心医治吧,我们回去看药馆。”他边说边把日向往外推,给了黑子一个眼色后,顺手关上了门。

 

他给妖怪医治的时候不太希望有别人在场。

捣腾好准备的药草,少年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自己白嫩的皮肤上划出一道口子,将独属于他的血融进药草里。

虽然外表相似,但妖怪和人终究是不同的。他们的复原能力很强,如日向所说,只要没有伤及要害,就算扔在一边也不会因失血过多而亡,伤口会慢慢自动愈合,过个几天说不定就能恢复意识了。而且,其实对人类功效甚大的草药到了妖怪身上,反而会降低效力,如果黑子不用自己的血当药引的话,根本就没什么效果。

他是妖怪,他是妖狐,他的血有治愈的能力。虽然认识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但他始终不希望一遍又一遍地去提醒那些人,他的与众不同。

他……本来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过完一生的。

 

黑子给每一道伤口都贴上了药草。

他坐到男人床边,好看的指尖捋了捋凌乱的红色刘海,顺着他的脸颊抚摸而下,停留在脖颈处。蓝色的眼瞳溢满了怀念的感伤,在门口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他的气息,知道了是他。只是,他不明白,事到如今,为何这个人还会受如此严重的伤,落魄得一如从前,那么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淡淡的药草味扑面而来,隐隐作痛的伤口上有什么冰凉的触感,缓解了神经的刺激。虽然,这样的疼痛他根本毫不在意。

他并不是完全昏睡过去了,这样的伤,放作以前,照样可以和敌人风轻云淡地谈判,游刃有余。而现在,他只是疲于维持身为帝王的形象,他知道这里是在城外,那些沉重的义务和一切浮华的东西都是没有必要的。

只有此刻,他可以随心所欲。

 

第二天清晨,赤司才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简陋的天花板,缝隙间还能看到灰茫茫的天空。他像是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受伤了一样,直接便坐起了身,环顾四周,不是他倒下的地方,应该是被什么很傻很天真的好心人给救了吧。

他猜测。

虽然小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但是仍有几道大伤口因牵扯又淌出了血。

 

推门声传来。

一个蓝发的少年捧着刚刚采摘的药草站在那里,他的头发被雨淋湿了,细小的水珠从发梢划落。明明是初次见面,但是这幅画面却莫名地觉得熟悉,似曾相识,仿佛是理所当然一样的存在,重复了无数次。

赤司眯起眼,注视着面无表情的少年。蓝色的眼瞳里既没有为他醒过来而感到的高兴也没有因为他伤口裂开而感到的着急。

 

“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黑子拿着药箱坐到男人身边,也不等他应允便开始了动作。

赤司是不喜欢别人触碰他的身体的,但是却没有制止少年的动作,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对方救了他,赤司虽不是什么亲和的人,但礼貌和礼仪是从来不缺失的。而另一方面,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应该本能产生的厌恶感竟然没有任何反应,明明平时就连最信任的下属触碰都会觉得讨厌的。

 

趁着少年忙于治疗的间隙,他才细细打量起对方。干净的脸孔,清秀的五官,没有任何情绪的冰蓝色眼瞳,还有用簪子随意盘起的头发,如若不是他的声线和像是在强调自己是男性的穿着,恐怕赤司会误会也说不定。

 

看到伤口重新被止血,用绷带包扎好。他才缓缓开口,说,“我是赤司征十郎。”

“我知道。”少年的反应依然是淡漠的。

    “哦?”赤司挑挑眉,这样的反应倒还是第一次,大多数的妖怪都是崇敬抑或是害怕的。妖怪和人的气息是完全不同的,像赤司这样强大的鬼怪一眼便能看出眼前的少年不是人类了。

“百鬼之王,帝光城的主人。”黑子回答,收拾好了医药箱,他便站到了远处,和赤司保持了一段距离。

 

没错。

他就是百鬼夜行的头,修罗王赤司征十郎。这次受伤确实是他大意了。

那个妖怪,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一个戴着红色面具的獏,传说中拥有食人噩梦能力的神兽。不过,征战百年,他从来没有真正见到过类似的妖怪,还以为只不过是街头巷尾的胡言乱语。

有很多妖怪的传说都是经过人们夸张而成的,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厉害,甚至有些是根本不存在,只是以讹传讹,将猫又说成了麒麟的鬼话而已。

没想到……

 

赤司轻笑,竟然真的存在那样的妖怪,实力还不在他之下,真是有趣极了,回去应该让绿间好好调查一下。

不过,当务之急,他的目光落在少年身上,“说吧,你救了我一命,我必然不会亏待你,你要什么?”

“我要你的命,我想要你死。”平淡如水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

 

赤金异色的眼瞳猛地一缩。

他低着头,像是臣服于他的臣子一样恭敬,表情和气息都没有变化,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没有半分杀意,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不会有人敢和他赤司征十郎开玩笑的话,他大概真的会把这句话当做百年来最好笑的笑话。

 

赤司也不恼,反而大方地应允。“你可以动手,我只防御,保证不伤害你。”

黑子抬起头,对上那双满含戏谑的眼瞳。他真的抽出了随身的匕首向男人刺去,但是实力的悬殊太大了,就算带着伤,赤司也能轻易躲开,挡了十几招后,他忽然停了下来,匕首抵在了他的咽喉上,但是如同预料的那样,少年没有痛下杀手。

他知道,他不会真的刺下去,那一招一式里根本没有任何的杀气。

 

黑子收回了匕首,退到门边。他说,“我只希望你离开这里。不要再踏入诚凛村半步,如果你真的想要报答的话。”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赤司不解地看着他。这个人给了他太大的意外,从最初莫名的熟悉感到现在莫名的敌意,让赤司有些没来由地觉得烦躁,当然,他不会表现出这样稚嫩的情绪。

“救你的人不是我。”黑子如实回答,“是村子里的前辈,我只是被邀请过来的一介医师而已。”

“医师?一个妖狐去当人类的医师?”赤司的口气相当轻蔑。

“没错。”黑子没有去反驳他的嘲笑,只是背起了药箱。“既然你已经醒了,身体状况恢复得也比我想象中的快,那么我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伤口愈合后,也请你离开吧。”

话音刚落,少年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妖狐的移动能力还真是千里挑一。

 

他呆愣愣地坐在草堆上,一室寂静,唯有窗外雨滴落地的声音在回响着。他就坐在那里,半晌都没有动作,也没有声音,大脑空白一片,应该回想起来的某些东西,像是被人擦去了一样,连个苍白模糊的轮廓都没有。



-----------------------------

欢迎赤黑酱の圈

其实这篇发过很多次了,估计已经审美疲劳了,然而并不是旧文,其实是新坑。

正在搬迁到赤黑圈中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黑色纸鸢_Rearu
All黑子‖主赤黑‖AC‖利艾‖忍岳‖伏八不拆不逆‖KAT-TUN的-君‖十元女神‖湖人死忠‖不接稿不约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