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45

【OP同人】长生(主KL,辅KP、DH,微ZS) (15)

世界一片安静,而罗却仿佛听见了冥冥中传来的声音。冰层在消融中破裂,冻结的溪水重新开始流动,青草破土而出,花朵在微风中绽开。就像是基德的生命力融合到了天地万物之中,黑白的世界忽然有了色彩。

冬天终于要结束了。所有冰封的、寂静的、沉睡的声音都在这晨光中苏醒过来,喋喋不休地述说着同一个故事。

长生,长生。

可是这样的故事有谁能懂呢?当飞鸟爱上游鱼,当繁星爱上太阳,当雪花爱上曾凝结在同一片叶子上的露水,当海浪爱上拂过潮头的那一阵风,或许它们会懂。然而当倦鸟归巢、繁星陨落,雪花消逝在阳光之下、海浪退回到汪洋之中,又有谁还会记得这些故事,记得这世上曾经有过这样短暂而又灿烂的一瞬间呢?

罗慢慢站起身,步履蹒跚地走出教堂。他跪在门厅下面,朝着初升的太阳伸开双臂,拥抱他刚刚失去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才换来的、温暖而珍贵的光明。

 

村庄里的孩子们换上了颜色鲜艳的新衣服,戴着镶毛边的圣诞帽子,抱着刚采来的野花,成群结队朝教堂跑去。他们远远看到教堂的门开着,黑发的牧师正半跪在门前。

孩子们跑上台阶,把编好的花环套在牧师手腕上。

“圣诞快乐,牧师先生!你看,这是今天刚刚开的花!我们从没有见过十二月会开这么漂亮的花!”

他擦去眼泪,挨个拥抱这些孩子,手指上却有什么东西忽然在太阳下反射出耀眼的光,孩子们发出一阵羡慕的惊呼。

“牧师先生的戒指好漂亮哦!是刚刚收到的圣诞礼物吗?”

罗这才发现左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枚戒指,在太阳下发出金黄的光泽。上面镶嵌的宝石是血红色的,像那人的眼睛。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戒圈压着的血脉直通心脏。

 

“牧师先生为什么哭了?你也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罗摸了摸小女孩的栗色头发,笑着摇摇头。

“牧师先生哪里都不去,就留在这里。”

“真的?”

“真的。”

“今天是圣诞节,牧师先生,带我们念一段祷告好不好?”

罗点点头,站起身拉着孩子们的手,往教堂里走去,开始念起圣诞节的祷告词。他每念一句,孩子们便跟着重复一句,稚嫩的童声在圣厅里回响,余音久久不散。

 

“慈爱的天父,请求您帮助们我们记住主耶稣基督的降生,使我们能分享天使的歌唱,牧羊人的欢乐,东方博士们的智慧。

把仇恨之门关闭,在全世界把爱之门敞开。

因着耶稣基督带来的祝福,救我们脱离罪恶,教导我们有清洁的心,常常喜乐!

愿圣诞节的清晨使我们作为您的孩子,幸福快乐;愿圣诞节的夜晚引领我们来到床前,用感恩的心向您述说:赦免我的过去,赦免我的现在,因着耶稣基督的缘故,赦免我!天父!

阿门。”

 

 

在这个故事结束之后又过了很多年。直到红衣主教的圣棺已被安放在大教堂的地下;直到吟游诗人不再歌唱马林福多之战的传说;直到四海渐趋平静,吸血公爵的可怕传闻也不再在人群中散播。

黄昏的天空下着绵绵细雨,一场葬礼正在雨中进行。

“死亡不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我们的肉体死亡了,灵魂却能在天上与父相聚。这是好的,我们应该开心、快乐、赞美神。

所以,请不要为他悲伤,请为他高兴,因为他在天上与父相聚,只是暂时与我们离别了。总有一天,当我们到达天堂,我们还会与他相见。”

等牧师念完悼词,村民们便一个个排着队经过棺木,将白色的玫瑰放在上面,与死者做最后的告别。

年过半百的村长注意到人群最后面站着两个从没见过的陌生人。他们都穿着及膝的黑色大衣,帽檐压得很低,看不见眼睛。其中那个高大的金发男人撑着一把黑色雨伞,紧紧握着身边另一个人的手。

他们看起来都太年轻了。村长有点想不明白,七十多岁高龄的特拉法尔加牧师怎么会有如此年轻的朋友来为他送行。

 

“请问两位是特拉法尔加先生的朋友吗?”犹豫再三,他还是选择主动询问。刚刚去世的牧师在村庄里德高望重,他不希望他的朋友受到慢待。

金发男人点了点头。他身边的人稍稍抬了抬帽檐,几缕黑发散落下来。

“牧师先生这些年多承你们的照顾。”

黑发男人开口的一瞬间村长有点晃神,他的声音如此熟悉,却又像是极其久远的记忆。而且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上下,说出的话却像是已经和牧师认识了几十年。

“您妹妹的身体还好吗?”

村长被问得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诚实地回答了这句话:

“舍妹已经在去年过世了。特拉法尔加先生主持了她的葬礼。”

黑发男人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她是个善良的姑娘——和你一样善良。你们对我的恩德,我永远不会忘记。”

这句话忽然在他脑海中勾起一点电光火石般的回忆,但是没等他缓过神来,对方又继续问道:

“特拉法尔加先生一直都是一个人吗?……有人照顾他吗?”

“……牧师先生这么多年一直是孤身一人。但是他有戴结婚戒指,我们小时候不懂事,也问过他,他只是说,他的爱人很早就去世了……”

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下了,因为听他说话的人早已泪流满面。

 

-《长生》正文完-

PS:感谢阅读,后续仍有三篇番外和彩蛋一个会从明天开始放出

又PS:

“冬天终于要结束了。所有冰封的、寂静的、沉睡的声音,都在这晨光中苏醒过来,喋喋不休地述说着同一个故事。

长生,长生。

可是这样的故事有谁能懂呢?当飞鸟爱上游鱼,当繁星爱上太阳,当雪花爱上曾凝结在同一片叶子上的露水,当海浪爱上拂过潮头的那一阵风,或许它们会懂。然而当倦鸟归巢、繁星陨落,雪花消逝在阳光之下、海浪退回到汪洋之中,又有谁还会记得这些故事,记得这世上曾经有过这样短暂而又灿烂的一瞬间呢?”

——以上最后一小段是《长生》中原本已经构思好,结果却在贴吧首发的时候忘了写的句子。在补完它们的时候,不知为何我一直想起王尔德,以及他那遍印着吻痕的坟墓。我想那些吻过墓碑的人祭奠的大概并非王尔德,而是他们各自生命中可遇却最终不可求的爱情。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48)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054392905 第四十八章   负责人事的副会长咳嗽了一声,以他的级别也只够站在那位长者的身后。那位老人是赏金猎人工会的长老会成员之一,资历和话语权远高于担当行政工作的他。碰到这种情况,自然是由自己先出头代为解释几句。 “最高等级的猎人一直是我们的挽留目标,尤其像现在这种时候,”他想到了才引起过一阵议论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烟雨敬亭
ACG重度依赖,电影轻度依赖。主要产出海贼王同人,偶尔捎带其他。CP口味杂,可发送并接受各种安利。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