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25

【神乐】全面崩坏(当神乐穿到猎人世界以后……) (4)蜘蛛

  神乐身上多处被线划破,霎时鲜血飞溅。


  几乎是同一时刻,数以百计的风刃以她为中心飞旋而出,所到之处,劈波斩浪,连火焰也为之撕裂——更遑论是她根本不放在眼里的线和人。


  看着周遭躲开了第一波风刃后却被逆袭而回的风刃逼得歪扭了不少的敌人,神乐笑了:“怎么样,看清楚了吗?”


  火光被风刃扫过,暗了下去,复又灼灼燃起。她面前的那个少年扬起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可以告诉我,阁下的名字吗?”


  神乐眸子微眯,左右一瞥,忽然神色大变:“蜘蛛?”


  被风刃割破外裳的几个人,皆露出了他们身上的……蜘蛛印记。


  神乐本没注意,但火光一亮,那显眼的蜘蛛刺青顿时让她汗毛竖起:“你们是奈落的手下?!”


  一想到奈落,她下意识地想逃得远远的。


  对面的少年仍是笑着:“你没看错,是蜘蛛。”


  忍不住咬了咬牙,她差点就甩手走人。


  他压根就没回答神乐的问题,既不否认也不否认,故意误导神乐。


  莫怪乎神乐这样的反应,她实在是被奈落压榨怕了。但稳下心神,念头一转,她又仔细看了看那些蜘蛛印记,这才怒了:“果真……只是蜘蛛罢了。”


  那些印记只是蜘蛛刺青。标着数字,乌黑一团,怎么看都不像是天生的——身为奈落的分身,她的背上有着永远除之不去的蜘蛛疤痕。


  每次想到这里,她都有些愤愤的。看到面前这些个冒充者,她索性就迁怒了:“竟然诳我!风·刃·之·舞!”


  又一拨风刃飞旋出去,比上一次更加迅疾锋利,神乐跳到其中一个背上纹了蜘蛛的大块头身上,指爪一扬,就撕下对方背上一片血淋淋的皮肤来。


  果不其然,皮肤之下的肌肉上,并没有蜘蛛的印记,她总算是笑了开,又妖媚又残忍:“果真只是小虫子,稍微用力一碾就碎了。”


  可还没等她下杀手,她忽然觉得脖子一凉。


  疾风自她周身荡了开去,将一抹快的不见踪影的人给撞了出去,她这才摸上自己的脖子——又是满手的血。


  直直地看着那个飞出去的小个子,对方蒙着半张脸,在暗夜里更看不清楚。她眉尾一挑:“好快的刀。”


  跳下她认为甚是无趣的“虫子”背,一扬扇子将之抽飞出去,她一步步地向着那个小个子去:“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风声呼啸,她的周身都环绕起凛冽锋利的气流。


  血珠四溅,她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妖气全开,眼瞳赤红,她此刻的样子——绝对很危险。


  “玛奇,拉起念线。”少年的嗓音很好听,语声也不快,“飞坦、信长、富兰克林,看情形出手。”他不慌不忙的样子让神乐很想抽他,“派克诺坦,带着窝金退到后面去——其他人,不用顾忌什么,全力以赴,跟我上!”


  ***


  这样的混战,显然有些超出了神乐的强度。


  就算她清除干净了身体内的瘴气,依靠着妖怪的强大自愈能力,在被众人围攻的时候仍能随便捏死几个小虫子,她还是冷不丁被重伤了。


  一掌捉住那个用匕首插进她心脏的清俊少年,神乐长扇一挥,风刃将围攻的其他人都给削飞出去。


  立在原地,当着他的面,她缓缓地把匕首从胸口拔出来,轻笑:“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吗,蜘蛛头子?”


  少年没有一丝惧色,笑着神来一句:“我叫库洛洛·鲁西鲁。”


  将匕首和他都丢在地上,神乐一脚就把匕首踩成了渣渣:“我对虫子的名字没有兴趣,更何况……你很快就会变成只死虫子了。”


  她话刚说完,那边就射过来好几发子弹。


  脚边的库洛洛一个骨碌滚开了,她动作却有点迟钝,中了几发。


  “看来,我离死虫子还很远呢,不肯告诉我名字的小姐。”笑得更温和的少年仍是一脸淡定。


  嘴角微抽,神乐越发不爽了。


  展开扇子,她扯下头上的羽毛,往空中一丢,直接跃上羽舟,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们一眼:“真无趣。”


  库洛洛目光一闪,他身旁两人立时跳了上来,一个扯线一个甩绷带似乎想把她拖下来——神乐一甩风刃,直接把在空中没有着力点的两人抽出去好远。


  “好好享受我送给你的礼物吧,库洛洛·鲁西鲁。”不再看他们,神乐御着烈风,眨眼间已经飞的不见踪影。


  库洛洛翻出书,想用追踪的能力,还未动作就发现自己的脚似乎被什么抓住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神色微变。


  一只烧焦了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这还不算,那只手的主人颤颤地抬起头——那是个被挖去了双眼,被火焰吞食了半边身体的窟卢塔族人的尸体。


  四下一看,他淡定的表情终于变了。


  被烧掠一空的村庄死气沉沉,此刻却诡异地从灰烬堆里爬出了数不清的尸体,有人类有动物,缓慢却执着地朝着他们而来——


  饶是杀人无数的蜘蛛,也被这情景所震。


  有人忍不住出手,将靠近了的尸体打碎。


  可那尸块却在落地之后,兀自蠕动着,缓缓地又拼接在了一起,又爬起来。


  再打碎,再蠕动,再拼接,再起来,密密麻麻,死也不休。


  如此反复……让蜘蛛们的脸色都有些发青。


  到末了,库洛洛的脸色也青了。


  “收好红火睛,让库哔把飞艇开过来,我们走。”


  一行人迅速执行了他的命令,从这诡异之地离开。


  飞艇之上,清点了火红眼和人数,蓝色长发的少女坐到了库洛洛身边:“团长,那个女人,杀了8号。”


  库洛洛微笑,看了她一眼:“你的直觉是怎么样的,玛奇?”


  “她不是人。”毫不犹豫地回答,被唤作玛奇的少女面无表情,“而且,她不会入团。”


  库洛洛忍不住笑出声,算是认同了。


  【作者吐槽:某种意义上,玛奇……真乃神人。】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50)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054392905 第五十章   “花的香气……”鹤丸国永喃喃重复着他的话。小狐丸啧了一声,他想到了公爵家的花园,也明白了鹤丸国永此行的用意;听弟弟简要描述过谋杀案前后经过的三日月宗近同时想到了这点。 “光忠,烛台切光忠——就是被指控的吸血种说过,他最后留下印象、同时也是他被发现的地方是花园,”鹤丸国永慢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水墨淡彩
冷CP爱好者,BG党,喜欢像西索那样的变态,抖M,懒癌末期……吃货,以上。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