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589

浅海泅泳

情人节写的东西现在发也挺应景的
另外应该有人很容易看出来了,不过还是提一下
男主的名字:対马(つしま)修(おさむ)   女主的名字:山咲(やまさき)登美枝(とみえ)



人在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成长,却实际上还属于小孩子的范畴的阶段,总是试图去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来吸引眼球;这件事不需要多么睿智,不需要多么富含深意,只要与他人不同就好了。不知这推断是否百分之百准确,但我自己就做过这样的事。当时老师在讲台上念诵关于花朵和泥土的语句,宣称着默默孕育花朵的泥土是多么伟大又多么谦逊,我坐在窗边,透过玻璃上没有擦净的污垢望向下面的花坛,里面生长着刚刚栽培下去的红枫。于是我说:“泥土下面可埋着粪便啊。”

那之后我就被勒令再也不许说出这个词语,并且被处罚打扫化学实验室了。明明对我自身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可言,但我仍为自己感到沾沾自喜。我甚至认为我是哲学的:在凡人为了掩饰自己的肤浅而去对一些实际上他们从未放在眼中过的丑陋事物施以赞美的同时,我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们轻飘飘的面纱。会有人把花朵带入屋中,反复欣赏悉心照顾,但却没有人对泥土——甚至于、肥料——做出同样的举动。我大声说出了这个实际上人人都知道的道理,作为我是独一无二的特别依据。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个幼稚的小鬼,并不知道我有多愚蠢。

在漫长的时间移去十多载之后,我向修君提起这件事。他并没有认真听我说话,他的目光飘忽又暗淡,仿佛有烟雾升腾,在房间的角落里四处乱窜;但我想他仍然是听见了我在说什么的,因为他的鼻子谈话的过程中时不时地轻皱一下。他长着国内很少见的英挺的鼻梁,这么皱起来就像有人使劲拧了他的鼻子一把。最后他漫不经心地评论:

“这就像漂亮女人与男人的关系。打扮光鲜的漂亮女人,榨干工资辛苦过日子的蠢笨男人的油水,就把他们像渣滓一样抛弃,挥挥手再换一批。”

“修君永远把男人与女人的位置这样固定下来,”我说,“明明你自己就是个最明显的反例。”

这次他单薄的嘴唇也拧在了一起。拧在了一起,再扭成一个同样单薄的讥笑。“他们比粪便幸福呀,”他笑道,“至少自己选择了自己渴望的道路,并且也不全是一无所获。既然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是各取所需的合作关系。就算最终被抛弃成为渣滓,也不应当责怪任何人才是。”

我故意去选择忽略他话中的潜台词。这是一个无耻的混蛋。就算是这样平淡的对话,他也在寻找任何时机,委婉又巧妙地告诉我:“你已经不被需要了。”在他如同磨砂玻璃一般,经常说着情话的嗓音中,潜伏着这样的残忍斥责:“你已经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合作关系已经结束,就算你被抛弃,也不应该责怪我。”对这些我一清二楚。修君是什么样的人呢?他只要踏进居酒屋,在吧台前面小坐片刻,便会有年轻姑娘向他搭讪。他的皮囊甘之如蜜,蜂蝶便成群结队地扑上去。他又极其擅长逗人发笑:就算是面对年纪轻轻就患了飞蚊症的姑娘,他都能泰然自若地说出,“望君之双目/繁花璀璨若春樱/洒星光荧荧”,于是姑娘的脸颊就晕开了薄薄的粉色。他便理所当然地把这粉色作为一张靠谱的通行证了。

若说人类的情感有着制限的数值,那他大抵就是包含着无限情感的怪物吧。对我来说,辨别他的真心与谎言太过困难了。他无论对谁都会露出真切的眼神,仔细望过去又深不见底;他无论对谁都会说出糖果一样明丽又甜蜜的话语,可情话也不过是用之便弃的一次性物品。全是真心,抑或全是谎言呢?我无法对这件事下定论,也说不出到底是哪个选项更好一些。我知道在他给我写信,在纸面上写下几行字,把我比作梦中不谢的旋转花的同时, 又在对别的女人吐出闪闪发光的珠子。他几乎从未隐瞒过。可我又做了些什么呢?不过是日复一日地、把我的金钱献祭给他罢了。


作为修君作品的读者之一,我本来也从未想到过自己能与他本人相识,无论再怎么掩饰,我与文字背后的那个男人关系是不对等的。在此之前,我又没有拥有过可以被称之为完整的恋爱经验,少女时期的爱意总是还没来得及生根发芽就已经结束,我除了看它随风飘荡之外也没有任何办法。——所以当我知道我在卖关东煮的小摊偶然认识的那个男人就是一直以来喜欢的作者的时候,我最先遭到了几乎是毁灭级的惊讶打击,可随后我又觉得,的确就是这样,别的可能性都不如这样的现实严丝合缝。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在哭。在蒸腾的白气后面的那张漂亮的脸上,泪水不停地滑落下来。四周的声音太嘈杂,耳边灌满了摊主的吆喝、女大学生的交谈、职员的争执,因此我听不见他的啜泣声,但光是看到他的泪水,我就觉得他哭得相当厉害。也许是雾气太过阻碍视线,也许大家都处于忙乱,没有人注意到他,而我就在旁边看他哭了几分钟。“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哭呢?”“真是娘娘腔呀?”这样的念头完全没有。我意外地发现哭泣很适合他。有的人适合笑,有的人适合怒吼,有的人适合呐喊,而他适合哭泣,这太过理所当然,以至于之后我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他微笑着的面庞。

几分钟后他抬起头,发红发肿的眼睛隔着液化的水滴向我的方向看过来。那时候他的脸上还挂着泪水,嘴角下撇,鼻头也发红,委屈得让人受不了,但就在我眨眼的一瞬间这一切全变了。我再看着他的时候他已经与之前判若两人。他的嘴角挑起一个游刃有余的微笑,他的眼睛是宝石溶化而成的燃烧湖水,他说话的时候嗓音平稳,还带着些轻佻的意味。“见笑了。”他说。“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狼狈,以后想改变印象就难了啊,哎呀呀。不过我从没在第一次见的人面前失态过。这位小姐,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后来我问他那个时候究竟为什么哭。他莫名其妙地反问我是什么时候,我列举了大量细节才让他想起当时的事。他皱着眉看着我,又看向我身后的墙壁。“没什么特别的。”他说。“活在俗世太辛苦了啊……感觉快要溺死了。我也不会游泳啊。”

他确实经常哭泣。我想他是悲哀于自己的选择权。

那个时候我走近他。我绕到他的手边,和他说起几句无关紧要的闲话,闲话又织出更大的闲话的网络。在道别之前,我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男人是在交往一段时间之后才露出本性的吗?还是说女人一开始就被吸引了注意力无法觉察呢?那个时候他的手机一直放在他的膝盖上,每隔一两分钟就幽幽地点亮。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瞟了屏幕一眼,拜我的好视力所赐,我看见他与那一边信息的对话,你一言我一语,几乎从未间断过。我无来由地感觉另一头恐怕是个女孩子:也就是说,在他因为俗世的辛苦而痛哭的时候,也没有停止和人调情呢。


我以前曾经被老师说过,“你在下定决心的时候,眼神很可怕。”

我很好奇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可怕。我对着镜子思考究竟什么样才算是可怕。我盯着自己的眼睛,先是想应当怎样才算下定决心,然后又感觉我的眼睛只是眼睛而已,任何人的眼睛都是眼睛而已,眼神什么的,不过是小说中略带夸张的渲染手法。后来我的老师推门进来,看见我,再看看镜子,随后开口:“就是这样的眼神。”她说,“让人感觉一旦你下定决心,什么都不会改变你。哪怕你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犯错也没有用。如果你想的话,你会一步步踩进沼泽里,不会求救,也不会被救。”

我认为她是小说看多了。她似乎很喜欢类似的故事,也和我买同一种杂志。既然探究不出结果我就选择放弃,我向她道谢,表明我听从了忠告,鞠了一躬之后就离去了,还刻意地放慢脚步,以免她误认为我是在逃跑。


在我和修君交往之后,他去居酒屋喝上几杯的次数也变多了。我认为不是为了逃避我,他不需要逃避任何人,他与那么多女孩子交往,根本就不需要这样消极的方式;大概是因为他取得了更为充足的经济来源吧。这是一个无耻的混蛋,可我大概也是一个无耻的混蛋。在与他交往之前,我已经清楚地得知了这一点,应当与他保持距离才对。然而得知他就是我喜欢的作者之后,我又义无反顾地跳进了深渊中去:仅仅是因为这一点而已。

我爱他吗?还是爱他的作品而已?这个问题实在太过难以回答。爱本来就是模糊不清的关系。当我爱上这个人的一个附属的特质之后,我就会认为我已经爱上这个人了。如果修君不是能创作出我所爱的作品的修君,那我一开始就不会答应与他交往,但问题就是他确实是能写出我所爱的作品的修君。在这件事变成前提之后,一切都暧昧地密不可分起来。他会牵着我的手与我一起散步,会用带着颗粒质感的好听嗓音为我念诗,会眯着眼睛抽烟,看见我来又会把烟掐掉。他确实是个合格的男朋友,不过我清楚,他对任何女孩子都是这样的。

这个怪物,是否真的有心,我也不清楚啊。

如果抗议的话,结局不也是一样的分别吗。

他仍旧时常哭泣。人到底为什么会哭泣呢?仅凭表情便可得知喜怒哀乐,那泪水又是代表着什么呢?无法抑制的情感吗?泄露出来的真实吗?还是说只是为了给人难堪呢?除了那个模糊的根本不像解释的解释之外,我完全弄不清楚他哭泣的缘由,可我看到他的表情,他充满了哀切的、甚至已经扭曲起来的表情,不得不说服自己相信他确实是很痛苦。并非任何事情所扰,而是活着本身就让他感觉到痛苦了。他像是生来便一直在追逐死亡一样地活着,或者说并不是活着,只是还没有去死。我反复地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泪滚下来渗透进榻榻米、渗透进地板缝、渗透进泥土里。

“修君不是认为生活在俗世太辛苦了吗。”最后一次目睹他哭泣的时候,我这么说道,“那就一起去死怎么样?”

我是怀着一种拯救他人的满足感说出这句话的。既然活在俗世痛苦,那就由我来引导这段痛苦的经历结束。虽然我认为我无法理解修君的心情,但我可以帮他结束,这就等于我在拯救他了。放眼这愚蠢的俗世,还有其他的人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吗?还有其他的人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我是唯一一个。我是无法被取代的救世主。这个世界如此令人悲哀,是因为它是无意的世界,它无意地将各种恶意加诸于众人身上,于是就显得加倍残忍。在这个无意的世界里,我又即将变成珍贵的恶意了。这带给了我一种只有我能承受他的真心的错觉,或许这已经不是错觉。

我向他伸出手。我提议到河边转几圈,在夏夜那里会出现一团簇拥着的萤火虫,远远望过去就像怪谈故事里面四处飘浮的灯笼。如果我们投身河川,肉体在河底腐烂变为淤泥,灵魂却又上升,就可以看见这样美丽又怪异的景象。假使我们变成幽灵,又可以追逐着灯笼而去了。我们四处追逐,除了追逐之外没有任何事可做,如果那个时候还有记忆可言,回想起还活着的时候,或许能想起来的事,也只剩下追逐了吧。


最后我们奔赴黄泉之前,有一点很让人失望:在我们来到河边的时候,能听见的是田地里有气无力的不知道何物的鸣叫声,四处漆黑一片,只有月亮的光芒犹豫地照射下来,环顾四周仔细寻找,也没有看到萤火虫的影子。原以为能看到难得一见的浪漫景象,事实上尽管世界无意,也不会让人得偿所愿。我们站在河边,风不知停歇地吹拂,打在我们的脸上、打在树梢上、打在河边的岩石上。“在离开之前有什么话想说吗?”我问他。而他只是轻松地回答我:“为什么要举行隆重的告别仪式呢?”

我认为他说的是正确的。我们脱下鞋子,他率先踩进了水中,因为夜晚的低水温打了个小小的哆嗦。然后——

我推了他一把——

他一个站立不稳,跌进了河水中去,溅起的水花浇湿了我的衣服。

我也在颤抖。我因为兴奋在颤抖。我脑子里有声音在愉快地大喊。我为什么要为他付出生命呢?既然是结束,那他独自一人结束,我也是救世主了。我为什么要为他放弃自己的生命呢?而且我都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也许不是真的。他如此享受地与女人交往,毫不在意地伤害着我,又日复一日地说着谎言。也许他只是玩笑话而已,他并不想死,那我就是在惩罚他。就算他说的是真话又如何?只有在这里我才是唯一一个无法被取代的存在吗?那奔赴三途川的路上他也会把我抛弃了。他会迅速地与一位美貌的鬼魂热络起来。那个时候我就真的没有用了。那时候我还有什么用呢?

“……修君。”我花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忍住不笑出来,“你想一想啊,修君。明明我应当与你一起死,但只有你死了。明天报纸就会登出消息,知名作家与爱慕他的女性读者一同自杀,可只有作家一人死掉了。然后媒体的焦点就会对准我身上。你想一想啊,我的名字从此就会被人记住了。你的那些情人呢?还不是只有我一个。我活着,而我同时也被无数的人所关注着。你想一想啊,修君。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你一起去死呢?”

“你不会游泳,你说过的啊,修君。”

然后我便无所顾忌了。我大声笑了出来。我觉得我的笑声甚至震动了月影,它也跟着一同颤抖了。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被花言巧语迷惑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无耻的混蛋——

在那一瞬间我失去了平衡,跌入了河水里。我的脚踝被他的手紧紧拽着。我尖叫了起来。

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他浮在水面上注视着我。他的脚在划水。我听见他说话了——“实际上——”这个骗子。我一刹那间就明白了,这个骗子。他压根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就连这个也在骗我。水温太低,我认为我在痉挛,而我的泪腺也不受控制,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可我……”他抓着我的手臂,抱住我,同时也停下了划水的动作,我们便一起向下坠落了。我盯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我。在这同时,泪水也从他的眼睛里掉了出来,散进河水中,折射起了碎掉的光点。

如果是他一开始就要去死呢?我把双手握紧又摊开。如果不是我呢?

那是月亮。萤火虫飞起来了。


Fin

  • 举报帖子
喜欢 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11)

“B怎么样了?”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接起通讯,放下刚刚埋首的报道回过头,隔着一层透明玻璃,佩里正在他的办公室里训斥那个新来的实习生。   他(非常不应该的)松了口气,锁上电脑屏幕走到窗边,他办公桌靠近的那扇窗户正对着哥谭,得益于星球日报的高度,他能轻松的看到韦恩塔的塔尖,虽然现在哥谭王子并不在那里。   “蝙蝠侠三个小时前就清醒了,一切正常。”尚恩抬高一边的眉毛,用他那种与蝙蝠侠截然不同的“kn

龙和龙的番外

成年龙应该做什么? 一目连其实并不太清楚,他只是一只脚刚刚跨进成年的龙,身上鳞片的粉色都还没有完全褪去,每日间做的事情和幼龙时期并没有什么不同。 毕竟成年这个定义似乎是凌晨的钟声敲响,而成年的过程就像身上的鳞片颜色的缓慢变化,是一个随着时间流逝而发生改变的路程。 “荒川桑,”小龙捧着从人类手中流转出来的书本,满眼好奇地盯着成年已久的巨龙,“他们说成年的巨龙回去搜刮国王的金库来丰富自己的宝藏,是真的

【超蝙】绯闻男友Ⅱ

(9)

布鲁斯在短暂的晕眩之后了恢复神智,四周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躲在了更加远离爆炸源沙发背后,屏幕所在的那面墙应该已经完全坍塌了,尘土和碎石铺满了大半的房间。他粗略的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左手手腕可能有点轻微骨折,右腿上有一道伤口,但是不深没伤及动脉,也不影响走动。   他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摁开照明功能,目前完全坍塌的墙面只有正面那一块,侧面的两面承重墙还有一大半仍然支撑着,这个

Glen
\All Hail ScotIre/ APH | BSD | 英伦家族 | 岛设 | 爱厨 | 苏爱狂热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