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5449

[赤安]Hollywood

之前微博上玩的互动测试机!题目我懒得复制了反正被我写成了完全不是那回事的东西(你


■大概是……某部剧场版那样的背景(。

■没有前文的忽然开始。

■一如既往的自我满足ry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你







Hollywood








——真是个大失败。


在赤井秀一的人生中,称得上是“失败”的经历屈指可数。每一次他都会冷静地分析一下招致失败的因果与责任,然后不动声色地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对策,却很少像今天这样陷入如此单纯的感慨。

不管怎么说,现状着实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在崭新落成的双子大楼的一室里,赤井的右手被铐上了银色的手铐。手铐的另一端套在距离他一步之遥的金发男子的左手手腕上,对方的脸上没有半点平常用以伪装的营业性笑容,只有毫无掩饰的杀气自蓝灰的眼瞳中笔直地刺来。

他知晓对方的身份。组织成员Bourbon、私家侦探安室透、日本公安降谷零——有着几乎和他一样多的名字的这个男人,从以前开始就对自己有着异样的执着。他明明熟知这一点,却还是在忽然撞见了对方时,在这一对一的交手中大意了。

因此才会变成这样。

如果只是被铐在一起的话还游刃有余,但不知是哪门子恶魔的巧合,连接手铐两头的金属链条,恰好穿过了因为这幢大楼里的某个“事件”所导致的爆炸而裸露的一条建筑钢筋后面。

其结果就是,他和安室透两个人,现在都被囚禁在此处动弹不得。


——太大意了。


安室透用力地瞪着面前的宿敌,在内心因自己的不冷静而产生了少许的悔恨。手铐的钥匙在部下的身上,此刻所能触及的范围内也没有可以用来解锁的工具。虽说就此等下去也是一种获胜的途径,但在这个房间的角落里,偏巧安装着一个炸弹,红色的液晶倒计时像是无声的嘲笑。


“不、不行啊降谷先生!烟太大了直升机根本靠近不了!”

“啧……!”


安室挂掉了手机的通话。在远方火警的喧嚣中,此刻面前的这个一脸从容的FBI看起来格外面目可憎。他咬了咬牙,拔出手枪对准赤井的额头。


“你是明白的吧。”赤井面无表情地开口。“就算在这里杀了我,情况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能够亲手杀死你,就已经足够了。”

“呵。”赤井无温度地轻笑了一声。“被这么深爱着,也真是令人困扰啊。”

“闭嘴……!”


正如赤井所说——即使开枪杀死他,情况也不会有一丁点的变化。如果不能及时从这个房间、这个大楼里逃出去,无论是他还是赤井都会葬身此地。


赤井看着安室闪烁着各种感情的眼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也不想和我殉情吧?安室透君。”

“哈。”安室不屑地冷笑一声。“少用那种形容。我恶心得都快要吐了。”

“那么,告诉你一件事。”


他用与安室的左手铐在一起的右手指了指上方因爆炸而产生的空洞。


“在楼上两层的地方有一个还没有爆炸的炸弹。从位置和大小计算,它的爆炸恰好可以波及到这里。”

从赤井并不充分的说明中,安室理解了他的意思——当那个炸弹爆炸时,禁锢他们的墙壁钢筋就会被破坏,从而让他们得到逃生的机会。

“……但是,从这里看不见它的爆炸时间。”安室依旧举着枪。“你该不会是要赌吧?是它先爆炸,还是这个房间里的那个炸弹先爆炸。”

“我可没有兴趣拉着你一起参与这种低胜率的赌啊,安室君。”赤井用依旧轻松的语气开口。“在此我有一个提案。——那把枪,可以先借我用一下吗?”

安室透皱了皱眉头。

“……你想干什么?”

“我虽然不是炸弹拆除方面的专家,但是要引爆炸弹,我还是有一手的。”

“……”


一瞬,安室透理解了赤井秀一想要做什么。如果是这个男人,即使是在一只手被铐住的情况下,也毫无疑问能够做到吧。

而即使是在如此的局面下,也依旧从容不迫地开口的这个男人的样子,果然依旧令他心生厌恶。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安室冷冷地说道。“你不过是在用花言巧语自保,然后伺机干掉我再脱身吧?”

“……没想到,我居然被不信任到这种地步啊。”

“那是当然的……!”


安室透咬紧了牙,举着枪的手臂因情绪的上涌而有些颤抖。

赤井沉默了片刻。


“我之前也说过——不想和你这样的人为敌。而现在招致这个局面的责任,我和你都各有一半。就我自身而言,在这里和你生死相搏并没有什么好处。安室君,我十分赞赏你的冷静与理性,所以你应该理解——现在最好的选择是什么吧?”

“……”

“我和你约定,一定——会把你从这里救出去。”


面对赤井一脸平静说出的台词,安室透愣了愣。


“……你是把自己当成好莱坞英雄片的男主角了吗?”

“我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个FBI搜查官。”

“可惜,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FBI搜查官了。”


他说着,缓缓地放下了枪。


“事先提醒你,子弹只有一发。而且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就会成为日本公安的目标。”

“……很好。”


安室透不情愿地看着赤井用左手取过自己的枪。后者察觉到他难看的表情,似有似无地扬起了嘴角。


“放心吧,我也还不打算死在这里。等到从这里脱身后,我还打算向你索要感谢的亲吻呢。”

“什——”


又一声远方的爆炸,于是整个楼面剧烈地震动。

角落里的倒计时已经数到最后三分钟,赤井朝上方举起枪,瞄准废墟中裸露的那一截引线的位置。


一发子弹——足够了。


在令人屏息的沉默中,赤井秀一扣下了扳机。

随后他的身体因反冲微微地后仰,枪声导致的耳鸣与爆炸声同时响起。安室透在掉落的碎片中尽可能地伏下身体,剧烈的冲击令手铐在他的手腕上勒出一条红印。


当坍塌声终于平静下来,安室再次抬起了头。手铐的铁链如预期的那样脱离了束缚,另一端的男人缓缓站起身,扶了扶头上的针织帽。


“没时间了。快点离开这里。”


赤井的声音不响却有着异样的迫力。安室瞄了一眼房间角落所剩无几的倒数计时,与赤井一同跑出了房间。

但是——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原本应该是楼梯的位置,此刻却被各种碎片完全地封锁了。与此同时一旁响起了又一声爆炸,让他们不得不退回原本的房间。


——已经束手无策了。


一瞬绝望掠过安室透的心中,早知如此——刚才应该干脆地扣下扳机才对。

是的。

根本不应该——去相信这个男人。


红色的倒计时已经数到了最后的三十秒,他们的手腕依旧被手铐紧紧相连着。像这样和赤井秀一一起死去的话,那个男人也一定会嘲笑他的吧。


“你失算了啊,赤井秀一。”他用空虚的眼神注视着跳动的液晶屏。“没想到我最后还是要和你死在一起,真是——糟糕透顶的人生。”

“这一点我也是同感。但是,要放弃还为时过早。”


赤井秀一忽然一步走到安室透的面前,弯腰将他整个人抱了起来。


“咬紧牙。”

“等、——!”


安室透还没反应过来,赤井已经抱着他朝窗口的方向奔去。红色的倒计时静静地跳到了零秒,剧烈的爆鸣在赤井跳出窗外的瞬间自背后响起。

借助猛烈的冲击气流,他们飞向前方双子楼的另一幢的过程就像是被刻意渲染的慢动作。

随后他们一同坠落在某个阳台上,玻璃的落地窗被砸成无数的碎片。他们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透明的破片上染上了赤红色的印记。


或许是因为赤井有意的保护,安室透奇迹般地没有受什么伤。他撑着地面坐起来,看着面前戴着针织帽的男人一瞬露出了有些痛苦的神色,随后很快又恢复了扑克脸。


“果然。”赤井秀一吃力地站了起来,被玻璃扎伤的伤口还在流着血。“——现实,没法像好莱坞那样轻松啊。”

“真是可惜。”安室面无表情地回答。“如果是电影的话,抱着的就不是我而是身材姣好的金发美人了吧。”

赤井看了他一眼。

“……相比之下,还是抱着你令我更加心跳加速啊。”


正当安室透想要反击的瞬间,他的手机再次响起。他皱着眉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依旧是属下担忧的声音。


“没事吧降谷先生?!我们现在就赶过去!”

“我没事。赤井也——”

“……降谷先生?喂喂降谷先生?”


不知何时,赤井秀一已经站到他的面前,近在咫尺的脸占据了他的大半视界。


“那么,轮到你执行约定了,安室君。”

“——”


意识到赤井所谓的“约定”是什么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嘴唇已经覆了上来。柔软的舌尖舔舐着他干涩的唇瓣,最终侵入他温热的口中,猛烈地席卷进攻着他的内部。思考就像和呼吸一起被吸走了一般,他无法动弹地接纳着这个突如其来的深吻,手机的彼端依旧响着属下不安的呼唤。

随后,一声轻微的喀拉声让他猛地恢复了清醒。他用力地推开赤井,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动弹不得。

铐在他左手上的手铐的另一端——紧紧地拴在他身后的窗框上。


——又大意了。


在安室透的注意力完全被引开的时间里,赤井秀一用一根铁丝撬开了手铐的锁。至于那根铁丝是来自于这个房间还是刚才的爆炸,安室透不得而知。


“这次是我的失误。”赤井站在他的行动范围之外看着他说。“你猛烈的追求,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难缠。”

“赤井秀一,你这个混蛋……!”

“那么——在变成更麻烦的局面之前,我就此告别了,安室君。”

“站住!!”


赤井秀一用稍显蹒跚的步伐走到了门口,忽然像想起了什么般回头。


“好莱坞电影的话——这种时候应该这样说才对。”他微微地扬起嘴角。“‘有缘再见吧,亲爱的人’。”


然后,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安室透的视线中。

几分钟后,赶来的公安将安室透从手铐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他咬了咬牙,嘴里依旧弥漫着属于赤井秀一的烟味。


“开什么玩笑……就算没有那种东西,我也绝对会抓到你的,赤井秀一……!”


面对他的自言自语,一旁的公安们谁也不敢多问一句。


是的。他们的“缘分”,还远远没有结束。

数日后,在FBI搜查官卡迈尔的车上,赤井秀一眺望着天边的夕阳,忽然一旁响起了英国人上司的声音。


“你看起来好像很高兴。发生了什么好事了吗?”

“咦——”副驾驶席上的茱蒂惊讶地出声。“秀明明还是和平常一样的扑克脸啊。”

“……啊,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赤井秀一的视线依旧朝向着窗外,许久才再次开口。


“只是——想起了可爱的追求者的脸,不禁想要去见一见他而已。”


而几天之后,名为冲矢昴的男人造访了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的波洛咖啡厅——这又是后话。

这部电影,距离完结还有漫长的时间。












The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安从生
二流写手三流画手。清水可逆冷笑话党。杂食。所有作品都是自我满足的块,慎。 http://weibo.com/rukage/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