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399

游园惊梦 (1)

凄厉的风席卷着密密匝匝的雪籽,从不甚茂密的树隙间狂啸而过,隐隐有鬼夜哭之势。烟黄的枯草渐渐被层层叠加的雪粒埋没,路越走越窄,最后在一片矮小的灌木前到了尽头。此处已是人迹罕至之地,风雪交加之时连野物都杳无踪迹,天地间只有盘旋的狂风与呼啸的雪,遮天蔽日的树冠上原本翠绿的藤萝绿芜都化为灰白,黑云压城之势下,仿佛有一股股看不见的死气从渺远的丛林深处蜿蜒而来,化作沉重的压抑紧紧攥住了想要深入峨眉的不速之客的心。

“族长,这风雪有加紧之势,此处山高谷深,终年不见天日,天时地利皆不占,如继续深入,恐有不测。”一个面目有些阴沉,因寒冷而脸色发白的青年看着未知风险的密林深处,心中的忧虑不知不觉攀上了面部。

“继续。”被尊称为族长的男人只是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刀削般的面上透出不容置疑的强势与冷静。苍白得有些透明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淡然无波的眼眸恍若深潭。如若不是清浅的呼吸间有热腾腾的白雾涌出,简直要怀疑此人是足以乱真的石像。

这群人足有七八人,一个个穿着为了防止太过臃肿而行路不便的不甚厚实的棉衣,只有领头的人披着一件墨狐的大氅。除了起先的两句对话后,整群人都静默无声地在渐渐厚起来的雪地上跋涉,在渐晚的天色里看起来像是过路的阴魂鬼怪。

“救命……有人吗?救救我……”不甚清晰的求救声被风雪吞噬了大半,却依然被这群明显训练有素的人闻见。

“族长?”

“去看看。”

绕过几排遮人视线的云杉,便是平地而起的青黑色的峭壁,一层薄薄的雪附在线条冷硬的岩壁上,缓和原本尖锐的棱角。

求救声似乎越来越微弱,循声望去,有一个青黑色的身影蜷曲在颜色相近的岩壁底部,如若不是从身下缓缓洇开的鲜血,实在叫人难以察觉。

不自觉地快走几步上前,将蜷曲在一团发抖的身躯舒展开来,露出一张擦伤留有血痕的面庞,虽然有些脏兮兮的,倒是意外的清秀。这样寒天地冻的却只着了青黑色的单薄麻衣,再加上失血带来的热量流失,整个人都冰冷地有些僵硬了,微弱的呼吸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中断。

毫不犹豫地脱下温暖厚重的大氅裹住眼前奄奄一息的少年,用布帛简单包扎好流血的伤口,裹在毛茸茸的皮毛中苍白的小脸上渐渐褪去萦绕的死气,轻轻喟叹了一声,带着少年尚未褪完的稚气,紧闭的双眸挣扎着眯开一条缝,又很快撑不住疲乏彻底昏睡了过去。

“回去。”

“可是我们还没找到……”

“下次。”

回到临时落脚的客栈,把人安放在床榻后,便请了郎中瞧了伤势,把了把脉,又开了几副药方才离开。

用温热的毛巾轻轻擦拭去脸上和身上的脏污,清理好伤口,上了生肌合骨的疮药,取了干净的衣物换上。原本脏兮兮的少年立刻温润起来,像是终于被雕琢出来的璞玉一般。

观其相,摸其骨。这少年已有十八,应该算不得少年了,只是不知是何缘故,格外消瘦,怕是带有不足之症,因而显得瘦弱稚嫩。

喂下汤药约莫半柱香的工夫,被窝里的人才幽幽转醒。褐色的瞳孔比常人更是颜色浅上几分,及肩的发色也是,多是营养不良所致。

“你是何人?是……你救了我吗?”温润的嗓音还透着虚弱。

“是。”

“多谢恩公。在下吴邪,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知恩公是何方人士,若有需要吴邪之处,必定万死不辞。”稚气未脱的脸却蒙上了这般严肃郑重的神情,倒叫人意外了。

“张家,张起灵。”

长白张家?斫琴第一世家?皇恩盛宠不衰的张氏家族?

“恩公,可是长白张家?”

“正是。寻上佳琴料客此。”

话音刚落,门口响起突兀的敲门声。

“族长,饭菜好了。“

“进来。”

热腾腾的饭菜的香气瞬间在房内弥漫开来,吴邪此刻腹内正是空无一物,肚子应景地叫了两下,不免面红耳赤。

“快吃吧。”张起灵自然没有错过吴邪的脸上的羞赧,不自觉地勾起嘴角,浅浅笑了下,接过饭菜递给吴邪。

“多谢恩公。”

“不必如此客气。你知道我的名字。”

“多谢张……小哥。”叫人大名怎么都觉得别扭,话到嘴边却打了个弯。此人面相如此年轻,叫小哥是最好不过了。

“小兄弟,你怎么会落到那么个人迹罕至的地儿,真是稀奇。”送饭来的张家人看上去三十来岁,面相白净,纤瘦斯文的模样。不过一开口,倒是没几分文人的样子,反而显得几分落拓粗犷,骨子里该是个武夫才对。

“我本是采药人,听人说这山里有一味天材地宝的药材,唤作麒麟竭。官府出重金悬赏,我本不该觊觎这宝物,只是天寒地冻哪里还寻得到别的,家中实在贫寒,我……”说着似乎想起伤心之事,眉眼低垂着,纤长的睫毛湿漉漉地搭着,手中的碗筷也不自觉搁下了。

张起灵抬眼冷冷瞪了这不识趣的问话人,那人也自觉失言,讪讪一笑,道了句抱歉便灰溜溜退下了。

“没事了。趁热吃。”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闲散集】《忘渡一人》

15.

  “眼下虽只是猜测,但江湖风声又起,务要留心。”蓝曦臣转向蓝忘机道,“此行下山你二人隐藏行踪,途中如有异样,再唤思追前往。” 如今那一半阴虎符下落不明,众人捕风捉影,那民间歌谣所指不可不虑。虽然字句中并未提及蓝家,但云亦雾亦,倘有人要含沙射影,并非难事。何况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瓜葛颇深世人皆知,即便魏无羡自认行事坦荡,却也不能听任蓝家被牵连其中,眼下自是低调为宜。 “我们沿途也可打探下消息的来源。”

【填词】江雪左文字-近侍曲:佛门雪

原曲 [00:00](念白):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00:19](念白):凡圣一如,生佛等同……!! [00:29]独倚寒江落雪舞轻蓬 [00:35]孤舟蓑笠度隆冬(度隆冬) [00:40]佛前青灯频闻诵经声 [00:46]超度奈落悲苦众 [00:54]百年江湖争夺天下梦(天下布武) [00:58]纵横捭阖战国血雨风(血雨腥风) [01:04]罪孽深重何时硝烟散(硝

【韩你】那年花开

(4)

❀骨科(四代)预警 ❀私设预警 ❀已查资料,如若还存有bug欢迎提出! 十七 你闺蜜买了一束鲜花,说是霸图赢了就要送给他们。 你问如果输了呢。 “呸呸呸,林微微,说好的铁杆粉呢。” 你耸肩。 你当然不一样看到韩文清输,可是想到要是他在你面前哭鼻子的样子……… 你摇了摇头赶紧收拾自己内心抖S的内心戏。 韩文清对着你哭鼻子的时候,你应该还穿着开裆裤吧。 你回过神,正好看到韩文清带着霸图战队和王杰希带领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