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07
阅读 10667

【双花】嘿,有你的情书

初夏的午后,细小的尘埃如牛奶中细软的泡沫一般上下漂浮在金色的阳光里。窗外绿意渐浓,浅淡的灰影顺着窗台,一路爬上课桌。

这样的天气,适合一场慵懒闲适的浅眠。

而不是埋头与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六十八道历年高考圆锥曲线大题作斗争。

如果中国有少年超人,那终极大BOSS一定就是王后雄和曲一线。

张佳乐咬着快被他咬秃了的笔杆,一只手上上下下耙着额前的碎发,只觉浑身上下都被一层黏腻的薄汗沾了个透。眼前的椭圆不知怎么,晃呀晃的就成了双曲线,他也只得愤愤地哼了一声,胡乱将已经写下的解析方程涂成了黑黑的一团。

“啪!”

突然就有人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试卷上,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叫唤就这么直直扎进他的耳朵。

“张佳乐!”

张佳乐百般不情愿地抬起头,逆着光线看去,眼睛倒被太过灿烂的阳光蛰了一口,引得他忙不迭又低下头去揉了揉。

“张佳乐同学!”见他没反应,声音又加重了点。

张佳乐把圆珠笔“啪”一声拍在了桌上,一把掀起刘海:“什么事!”

眼前的女生很清秀,白皙的两颊上铺着两卷红云。见张佳乐直直看着自己,姑娘又低下了头,扭捏了一阵子依旧声如蚊呐。

张佳乐无奈,手向前一伸:“拿来吧。”

“诶?”女生红着脸,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长长叹了口气,张佳乐一手托着腮,一脸“我懂”地开口:“不就是情书吗?拿来吧。”

“你!”女生瞪大了一双眼,红扑扑的脸颊像极了秋日里熟透了的、甜软多汁的柿子。她扭过了头,以致张佳乐只能看到她同样红扑扑的耳根:“你怎么知道的……”

张佳乐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从桌面上捡起圆珠笔,哗啦哗啦地转了起来:“你们无缘无故来找我不就是为了给孙哲平递情书么?一趟一趟的来,一回生二回熟嘛。”“啪嗒”一声,圆珠笔掉落在了桌面上,他向女生耸了耸肩:“我反正是不知道他究竟哪点好了,这么讨女生喜欢。”

女生咬了咬下唇:“他……他特别帅……上次看到他打篮球的样子,我……”话到一半,她自知失言,连忙闭了嘴,再不肯多说一句。

张佳乐双手一伸叠在脑后,支起椅子两条前腿来,一双长腿潇洒一蹬搭上课桌,向女生眨了眨眼:“他特别帅?我就不帅了?”

女生撇了撇嘴:“你少贫嘴我们还能做朋友。”

“我可没想过跟你能做朋友。”张佳乐向女生挤了挤眼睛,“不过做男女朋友我不介意哦。要不要考虑下?”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虽然模样已经脱去了些许孩童的稚气,但经张佳乐这样一说,女生的耳朵尖还是不免红了起来。张佳乐一脸得逞哈哈大笑,终于反应过来了的女生恨恨瞪了他一眼,又将一盒巧克力塞进了他的抽屉:“总之你得把这两个东西一起交给孙哲平!”

张佳乐撅着嘴唇,将桌面上的圆珠笔又捡了起来,搁在撅起的嘴唇上,瞟了女生一眼:“那你怎么不自己送?”打趣般看了看女生变得愈发红艳的一双耳尖,张佳乐了然一耸肩:“好吧,我帮你,不仅能帮你送到,还能顺带两句好话……”看着女生瞬间亮起来的双眼,张佳乐双手在胸前一抱:“不过你是不是得,先给点什么好处?”

“有的有的!”女生忙不迭点头,一路小跑回自己座位,摸出一条巧克力递给他:“好人!拜托啦!”

张佳乐笑眯眯接过巧克力,撇了撇嘴:“下次记得,我喜欢白巧克力,榛子葡萄干的也行。”

换来女生似嗔似怨的一眼。

 

当孙哲平打完篮球、带着一身汗回到座位的时候,觉得此时的气氛分外诡异。

他的同桌张佳乐同学,正望着他,笑得一脸无辜。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孙哲平从抽屉中掏出抽纸,一口气抽出五六张胡乱地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笑这么荡漾想干什么?”

见孙哲平的抽纸已然被他抽得见了底,张佳乐“善解人意”地掏出自己的抽纸递了出去,顺道向他的抽屉处努了努嘴:“笑你有魅力。”

孙哲平一头雾水,弯腰顺着张佳乐的视线一路望去,但见一张粉红底色印着桃心的小信封静静躺在他的抽屉中。

孙哲平的脸霎时间黑了。

他一把掏出信封:“谁给我的?又来?有完没完?”

“别啊!”眼见着孙哲平攥着信封就往教室外走,张佳乐连忙伸手拉住孙哲平,动作一急,他连人带着桌子被孙哲平拖出了好多步。他眉一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拉着孙哲平的手腕,将他一把拉回了座位上。

“听着!孙哲平同志!”他两手压着孙哲平的肩,一脸正经:“有一笔好买卖,你干不干?”

孙哲平眼角一抽:“有话好说,别学土匪,行吗张佳乐同志?”

张佳乐掏出才从女同学手中收来的巧克力,很是豪迈地从中间一把掰断,递给孙哲平一半:“吃!”

孙哲平摇头:“太甜……”

“吃一口你就会爱上它!”张佳乐不由分说撕了包在巧克力外的锡纸,很是豪迈地咬了一大口,看得孙哲平嗓子一阵齁疼。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孙哲平扶着额头,很是头疼地服了软。

张佳乐握紧拳头,情绪高涨地当空一挥:“大孙!变得更帅更男人吧!”

孙哲平用看智障的眼神扫了张佳乐一眼,站起身就向教室外走去。

“哎哎哎!”张佳乐连忙拉住他,“你别急啊!”

“给你十秒钟时间说不完我就走了。”

“总有女生喜欢你自己又不敢给你送情书只能托我给但每次都会给我好处费!”张佳乐倒豆子般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趁着孙哲平被他的惊人语速震得瞠目结舌的那一刹,将手中剩下的半块巧克力一口气塞进了他的嘴巴:“我不管,你赃物也吃了,从今起就是同伙了!一定要好好发挥你的男性魅力不断吸引可爱的女生们……”

“所以……”孙哲平嘴角抽搐,“你这是要跟我合伙玩仙人跳?”

“去你大爷!”

 

尽管不情不愿,但是毕竟吃了张佳乐半块巧克力,孙哲平最终还是含糊地答应了下来。

可是要怎样才算是不断挥发男性魅力?

打球,跑步,读书,考试,他的日子还是日复一日地循环着一个套路,尽管他所到处依旧有女生尖叫无数,也依旧能时不时从张佳乐那里收到情书和明显被他啃过的各种零食,但张佳乐似乎对他的表现还是不甚满意。

“啧啧,你这不行啊,身上衣服汗这么透了,不如脱了,秀你那一身腱子肉……别躲!我知道你有!你别管我为什么知道你有,反正我就是知道!”

“女生问你借作业抄的时候,你怎么就能这么痛快拒绝了?没写好?没写好还有我呢啊!我写好了啊!你一声令下我分分钟掏出来喂饱你饥渴……的求知欲!求知欲!想什么呢!”

“所以看到别的班女生搬不动水帮忙搬一下也不要紧啊!所谓‘兔子不吃窝边草’,你要扩大你的市场,争取成为全校女生们心目中的顶级男神……扩大市场有什么用?又不是每个认识你的女生都会跟你来表白,当然是要尽可能扩大你的后宫团……”

终于有一天,孙哲平忍不住,将张佳乐一把推到墙上,扯着他的领子:“你有完没完!”

张佳乐无辜地眨了眨眼:“我这不都是为了你的后宫团建设?”

“我看是你想白吃零食想疯了吧……”孙哲平伸手捅了捅张佳乐的腰,“你腰粗了好几圈。”

“这话说的,好像全都是我吃的似的。”张佳乐不以为然,眼光一扫,突然坏笑一声,侧过脸在孙哲平揪着他领子的手上蹭了又蹭。

孙哲平一颤,听到身后此起彼伏的女生尖叫声,突然就明白了张佳乐的险恶用心。

也莫名生出了一阵对未来的不祥之感来。

 

果不其然,自从张佳乐发现他表现出与孙哲平亲昵暧昧的姿态后,跟在他二人身后的女生人数开始呈几何倍数径直上涨。于是,也不论孙哲平的抗议,张佳乐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起较之前出现得更频繁的“贿赂”。

然而他全然没有发觉,与前些日子相比,而今出现在他桌上的只有零食、甚至连女生都不再主动地、怯怯地向他靠近——

因此,他自然也不会发觉,一些别的事情。

 

这一日,窗外栀子花的香气和着阳光一并撒入窗子,照在那本厚厚的、依旧没有做完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上,散射出一阵让人陷入“幸福”眩晕的光芒。

张佳乐被孙哲平拖出去打了好久的篮球,当他脱下篮球背心擦着汗回到教室时,他的桌面上赫然又摆上了一封被一条巧克力压住的信。

久违了的,与零食一起出现在他桌上的信。

不知为何,张佳乐看着这封信,竟有些不再想要将它交给孙哲平的冲动。

可这是为什么呢?

还不及他仔细思考,孙哲平已然推开教室门,逆着光线,向他走来。

张佳乐叹了口气,撇了撇嘴,拿起信,向孙哲平递了出去——明明是做习惯的事情,可莫名地,张佳乐此时竟有些难过。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一般,他撕开巧克力外的锡纸,狠狠咬了一口:

“嘿,有你的情书。”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旋即扭过了头。午后的阳光落在他身上,照亮了他微微泛红的耳廓。

张佳乐伸出的手被一双温暖干净的大手有力地推了回来。

“不,是你的情书。”

张佳乐讶然抬头,却见孙哲平笑得一脸得意:

“我不管,你赃物也吃了,从今起就是我的人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44
收藏
评论 4

猜你喜欢

蓝山

chapter16

    休息日,闹钟没响几声就被关掉了。     吴邪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摁亮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手机屏幕发出的光让他眯了眯眼,对焦了好一会儿视线才渐渐清晰。     这一觉睡了很久。     礼拜天,他也终于完成了项目,总算是能好好睡个懒觉。前一天晚上给张起灵发了微信告诉他自己今天早上不会过去了,收到了一个“嗯”和“好好休息”,虽然在意料之中,他本身也没报什么特别的期待,但还是忍不住撇撇嘴,心里

玛沁县哪个地方小姐最多

玛沁县哪个地方小姐最多电话185-6539-6611娜娜选照片!媛媛十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24小时营业新到白领,学生,模特,姐妹花数名。会所本着“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0f5e6db683144037a3b6ea5a636a0f36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053d9

Rosie Watson 脱口秀

(171)

【生病】一般来说,我生病之后,我们家就会变成这样的模式:Papa嘱咐我多喝水,保证睡眠,几天后就会痊愈,然后他就去忙别的事情。而Daddy则是不停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天问我几百遍“好点了没”,然后隔几分钟就去问Papa:“要不要带Rosie去医院?” Papa一开始还是会很耐心地解释我的病情只是小感冒不需要吃药或者去医院,但是无论是谁都会被这种无限循环模式逼疯,这时候我就默默听他们两个的对话。

齐泱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LOFTER地址:http://whenyoungsl.lofter.com/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