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604

【苍俏】拥雪 (6)

06

俏如来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房间里拉了窗帘,窗外的光透进来很少,光线带着些旖旎的昏暗。

他坐起身,整个人感觉轻松许多,只是四肢有些酸痛,这才想起来早晨似乎是摔了一跤。

开了房门下楼,听见厨房有响动,转过餐厅就瞧见苍越孤鸣认真做菜的背影。

似乎是听到脚步声,苍越孤鸣转过头来,就瞧见俏如来站在厨房门口,脸色倒是比之前好了许多。

“醒了?”他放下手中的汤勺,走过去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俏如来的额头,另一只手摸自己的,“嗯,已经完全退烧了,午饭马上就好,你去外面等一会儿吧。”

“我帮你。”俏如来走过来盛饭,语气淡淡的。

苍越孤鸣本想说不用了,但看他已经开始动作,便也没说什么,心里有点小小的高兴。

吃饭的时候还是很和谐的,苍越孤鸣想着俏如来刚退烧,胃口可能不会太好,特意做了几道清淡爽口的小菜,见俏如来一口一口吃得乖巧,心里自然是要乐开了花。

“你早上那么急着走?”

俏如来夹菜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恢复如常:“没什么大事,反正现在也来不及了。”

见他似乎不想多说,苍越孤鸣也不多问,识趣地换了个话题:“晚上想吃什么?”

俏如来敛下眉目,笑了笑:“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待在这儿?”

“你生着病,回了家也是没人照顾吧,”苍越孤鸣道,“我听说你们家已经搬到邻市去了。”

“你消息倒是灵通。”

俏如来吃完最后一口饭,苍越孤鸣见状给他盛了一碗汤:“回到刚才那个问题,晚上想吃什么。”

“火锅。”

苍越孤鸣一口回绝:“不行,你还生着病呢。”

“冬天生的病,吃一顿火锅就全好啦。”俏如来喝完热汤,抬头看着他,脸蛋红扑扑,眼睛也染上一层水汽。

苍越孤鸣一愣,只感觉心跳漏了半拍,竟从俏如来表情里读出了一丝撒娇的意味,只好妥协:“……那好吧。”

收拾好桌子洗了碗出来,就看到俏如来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书在看,苍越孤鸣房间把电脑搬出来放茶几上,背靠沙发坐在地毯上工作。俏如来就坐在自己背后,这种感觉让苍越孤鸣异常地安心。神经因此也有些松懈,不知不觉,就有些困。

原本俏如来听着耳边有规律的敲键盘的声音看着书,而回过神来的时候似乎好一会儿没听到键盘的声音了,他放下书,正好看到苍越孤鸣头靠在沙发边缘睡着了。

昨天照顾自己,应该很累吧。

俏如来找来一条薄毯给苍越孤鸣盖上,把空调往上调高了两度,这才跪坐在地毯上看着他安静的睡颜。

跟几年前没什么两样嘛。

俏如来嘴角微微勾起,眼睛里有点点笑意。

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俏如来拿出来,这是个款式很老的非智能机,他点开未读短信,笑意渐渐凝固在嘴角,眸光沉了下来。

他再抬头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苍越孤鸣,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

是他忘形了。

 

天暗得早,傍晚出门的时候,路灯都亮起来了,把两人的身影在雪地里拉得很长很长。

彼此有些沉默,苍越孤鸣隐约察觉出俏如来似乎心情不佳,从他下午醒过来就感觉到了俏如来周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却并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去店里还算早,没什么人,选了个好位置坐下,就有服务员上来点单。

“锅底要鸳鸯的……”苍越孤鸣说,正准备继续往下点结果听到俏如来说:“要红锅。”

苍越孤鸣一愣:“你不是吃不了辣?”俏如来吃不了辣,他是记得的。

“现在吃了。”俏如来端过热茶喝了一口。

苍越孤鸣还是有点担心,于是点了一个微辣的红锅锅底。

“素菜是都来点还是……”他把菜单递给俏如来。

俏如来接过,行云流水般勾了几样菜,这才递给他。

“嗯?你点了荤菜?你不是不吃……”

“我还俗了。”俏如来道,有点好笑,“说是还俗,其实从未出家过啊。”

苍越孤鸣没说话,他总感觉俏如来有点不太对劲。

俏如来说:“不如我们再喝点酒吧。”

苍越孤鸣张了张口想问他以前不是不喝酒,又作罢,只好叫了几瓶啤酒上来跟他一起喝。

俏如来有点反常,喝酒喝得有点急,吃菜的时候又嫌不够辣不停往碟子里倒辣椒粉,像是急于证明着什么。

苍越孤鸣一直观察着他,自己并没有吃几口,倒是一直很为俏如来担心。

桌上大半的啤酒最后都入了俏如来的肚中,啤酒喝多了撑,导致他也吃不下太多菜了,晕晕乎乎地坐在那边,一双醉眸看着苍越孤鸣把剩下的菜一点一点吃完。

吃到最后苍越孤鸣也不太吃得下了,把还没煮下锅的菜都退了回去,这才扶着晕晕乎乎的俏如来离开。

俏如来醉酒的时候很乖巧,也不发疯,就安安静静被苍越孤鸣拉过来拉过去。

苍越孤鸣觉得扶着他走不太方便,索性把他背到背上,慢悠悠往家走。

幸好火锅店离他家倒不是很远,只是喝醉酒的俏如来背起来感觉格外重,回到家的时候还是苍越孤鸣还是有点喘,把俏如来轻轻放在地毯上,就去厨房到了点热水,加点蜂蜜出来。

“喝下去,解酒的。”他把杯沿靠在俏如来唇边,引导他一点一点喝下去。

俏如来照做,喝完的时候,嘴边流下来一点水渍,苍越孤鸣抽了两张纸来帮他擦拭,擦着擦着停下来了。

客厅里并没有开灯,窗帘是拉开的,月华倾泻洒满室内,映得房间有点发亮,苍越孤鸣看着俏如来唇上还未擦干的水渍在月光下泛起点点水光,忽觉呼吸一直,脑袋有点发热。

他好像有点醉了。

身体里的少数酒精作祟,他缓缓低头,鬼使神差地将自己的嘴贴上了那微凉的唇。

俏如来没动,不主动也不退缩。

苍越孤鸣抬眼,正好对上俏如来的双眼,不禁微怔。

那是一双沉静如水的眼眸,淡金的瞳色在月光下稍微有点变化,眼神干净清澈,不带任何情感地回望他,眼中有些许水汽,似有一层薄雪落在眼里,却浓得化不开。

最重要的是,这双眼中,没有一丝醉意。

苍越孤鸣心下一惊,不由得退开了。两人对着月光而坐,他觉得有点尴尬,起身去了厨房:“看来我也是有点醉了,我去倒点水。”

在厨房待了一会儿,感觉心绪渐渐平静下来,这才出去,没成想正瞧见俏如来站在玄关换鞋的背影。

“你要去哪儿?”他走过去。

俏如来没有回头,声音淡淡的:“总觉得在这里多有打扰,我还是回家比较好。”

“如果是因为刚刚的事,我道歉,”苍越孤鸣有点急切,“刚刚是我不对,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外面又那么冷……”

俏如来站起身,把大门拉开一条缝。

苍越孤鸣心里警铃大作,他总觉得俏如来走出这道门,就不会在回来了。失去的恐慌席卷内心,心念电转间,他已经冲过去,伸出一只手臂越过俏如来的肩头“砰”地摁在门上。

大门应声而关,俏如来站在苍越孤鸣与大门之间,一旁还横着苍越孤鸣的一只手臂,将他困在这个半包围的小空间中。

“别走……”苍越孤鸣的声音在他耳边低低地响起,“我……我喜欢你……从一开始就喜欢你了……所以你别走……”

苍越孤鸣另一只手环过俏如来的身体,将他搂在自己的怀里,头埋在俏如来肩上,浑身都在颤抖。

多么奇怪,明明离开并不表示不会再见,可就是害怕,今天走出这里的俏如来和明日再相见的俏如来,不是一个人了。

他听到俏如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唤他:“……苍狼。”

短短两个字,包含的是满满的无奈,似乎是在对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别闹一样。

——苍狼,别闹。

苍越孤鸣感觉自己的心被一根针戳了一下,像是怕俏如来生气,不由得放开了环着俏如来的手。

“苍狼,我已经不是五年前的俏如来了。”

俏如来说完这句话,也没再回头,径直拉开门走了。

苍越孤鸣背靠着墙,有些无力地滑坐在地,他今天一整晚都有点不安,现在终于懂了自己在不安什么,也懂了俏如来一直想证明什么。

——我已经不是五年前的俏如来了。

他今晚的举动,无不是在暗示他,俏如来已经不是过去的俏如来。

可是如今的苍狼也不是过去的苍狼了啊。苍越孤鸣想说这句话,却没有机会了。

我只是想在你面前,表现得跟原来一样而已。

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原来的我啊。

你为什么不懂呢?

苍越孤鸣浑身放松,放纵自己倒在地上,玄关门口的瓷砖地板上并没有铺地毯,瓷砖的凉意透过衣服侵袭四肢百骸。

他只觉得冷,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萌兽成受》

(4)

【004】   知道吴邪不吃狗粮之后张起灵晚餐就尝试直接在小盘子里装了一些饭菜,搁到桌脚让它自己吃。   吴邪走过去闻了闻,吃了几口就很不给面子扭开头开始扒张起灵的裤管。吴邪表示很嫌弃张起灵的厨艺,早上是因为太饿没太注意味道,现在饱了一品尝,还真不是难吃两个字可以形容。 饭太硬菜太干肉太硬太咸,吴邪停止扒裤管的动作抬头无比纳闷的看着张起灵,心想你吃这些能长那么高也是不容易,但纳闷之后心里徘徊不散的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