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241

【耽美】《要打出去打》 (7)



七、

话说小刀被楚长柯的拿捏术制服之后,正舒服得哼哼,忽然就有人破门而入。

楚长柯和小刀都反射条件吓了一跳。

“他奶奶的,我说怎么哪儿都找不到人,轧姘头从南轧到北,不知羞!”

小刀定眼一看,一脚就踹开了楚长柯,气定神闲地披着衣服起来,阴恻地笑:“无双,你可让我们好找。”

无双打了个哆嗦:“掌柜的,你别阴阳怪气。”

楚长柯也起身,无双却一眼看到他手上的刀:“哎,他们给你了?”

“说了这刀重要……”楚长柯这回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偏偏最笨,想了半天,竟然对着她骂不出一句什么来。

“说说吧,你到这里究竟干什么?知不知道客栈因为你不告而别所以全都被人烧坏了?”小刀拢着袖子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的身手,要走早就走了,把刀给了他们终南山的人,你究竟是在想什么?”

小刀这样的人,一旦正经起来,别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无双不怕他大嚷嚷大吵大闹,发脾气也好任性也好,反倒害怕小刀这个样子。像她这样迟钝的人,都觉出小刀这时候是压着怒气。

“他群狗养的龟孙子……”无双爆起粗口来完全不讲逻辑。

“好好讲话!”小刀把茶杯一磕。

无双瞬间打了个寒噤,果真不爆粗了:“他们那天晚上跟我说,我要找的人就在他们这,还……还给我看了东西,那的确是他身上的玉佩。我当时走想着给你说一声,或者留个口信之类的,但是刚转身就被他们药晕了……”

楚长柯在一旁啧啧称奇,无双这种性格顽固的奇女子,爱爆粗口的毛病两人早是悉知,并且对此放弃治疗的。他回了趟本堂的时间,就这么被调教了?发生了什么?

小刀一副若有所思:“那客栈不是他们烧的?”

“常理讲的话,他们要找到无非是这把刀,等楚长柯,没理由还为难你的客栈。”

“那可就奇怪了。”

“有没有其他人?只有终南山的?”楚长柯插话,“你看的清不清楚,他们几个人?”

无双大怒:“你他奶奶的审犯呢!”

小刀也不说话,又是把茶杯一磕,无双咳了两声,吊儿郎当地蹲在门槛那一棱上,伸出食指在门框上百无聊赖划拉:“我不也是被人给骗来的,怪我咯?”

“这事儿他走的时候就说清楚了,你要找的人,我们会帮你找到,但是刀你要守好。现在为了一个送上门的人,你就把自己说过的话扔在后边,失信于人。” 

楚长柯斜眼看着小刀那个模样,就知道人又要犯病了,防止殃及池鱼,只想溜之大吉,当即就想随便找个什么借口开溜。

刚溜到门口,就听小刀在他背后道:“站住。”

楚长柯转身。

“我事先说好了,本来我只是个安生做生意买卖的掌柜的,我不管和你无双有什么顾虑的事情赖在这地方不走。我跟你来,只是为了讨了公道,但是现在看到并不是终南山的人做的,我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你来是为了找刀,找无双,无双来是为了要找人。现在我们三个都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你既然找到了刀,就带我们走。”

一番话把楚长柯说得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小刀前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刚才嬉闹的时候是一个模样,现在有理地说起事情又是一个样。仔细看,又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他想了想,道,“我想把我父母的事情搞清楚,所以我得留下来。”

小刀静静地看着他。

“这些事情,我从小起就很想知道了,你就当是我的一桩心愿。”

小刀十分可爱地歪了歪头:“你的心愿,跟我一文钱关系都没有。”

楚长柯又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来。他知道小刀在生气,但这个时候,却不知他究竟生的哪门子气。

无双弱弱地举起手:“其实吧……我的人也还没找到,我还没找他们问清楚,不论是真是假,我需要再确认确认。”

小刀笑了一下:“很好,那你们留下咯。”

说着就转身去拿塌子上自己的东西,楚长柯见状头疼的厉害,他不明白这突然间是怎么了,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一见无双整个人都不对了,一副新帐旧账一起算的架势。

实际上他不明白,小刀从很久之前就是这样的人。可以说他是非很分明,爱憎分明,很多东西对他来说,都分得很清楚。譬如他跟别人说明天要收你债,他今天就可以跟你把酒言欢,嬉笑胡闹地卖萌,但是明天他还是会收你债。你不还,他能找人砍死你。

楚长柯看他八九不离十是要说走就走,当下有点焦心,一下拽住他:“你到哪里去?你要走?”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

“你离开这里去哪?客栈已经回不去了,你又不会骑马,身上的钱也不多……”

小刀直接把包裹一摔,开始耍小脾气:“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关系啊!路上来的菜钱我们一起吃掉的,住店的钱也是啊?”

“既然知道就还给我啊!”说着一伸白净的手掌,“你欠我八两三钱!”

“可是我并没有……”

“没钱你说个XX。”

无双捂着嘴伸手指小刀:“啊,你爆粗口!”

“闭嘴!”

“小刀——”楚长柯想去抓他。

“你不要管我行不行!”小刀刚抓起包裹又啪嗒一下扔掉了,“我本来就是个掌柜的,拨算盘为生,我一点都不想卷入你们江湖的打打杀杀里。”

“我打小起来时候也没父母的,我也没有家,我唯一能安安静静待着的地方就是那么一个小客栈,我不想参与外边任何风雨,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好一辈子,你不明白吗?”

“现在我的客栈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飘如转蓬,我知道你这种人眼里觉得没什么,千金散尽还复来,你就那么潇洒地拍拍屁股说要继续留在这里,而我还要跟你一起等。如果说就因为我们有点交情,我的客栈就合该因为你和你的破刀付之一炬,我就合该没有地方跟着你继续飘如转蓬,那……”

小刀说道最后竟然是有点急了,“那”了半天,也没有那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逼红了眼眶低下头。

无双目瞪口呆,眨巴着眼蹲在门槛上,从胸口摸出个大馒头把嘴塞满,胸前立马小了几个罩杯。

楚长柯刚才就想打断他了,简直要一怒拍案去跟他撕,但眼下看小刀又红着眼,心一下就软了,可是还是生气:“你怎么那么想?我什么时候说你都是合该了?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找无双,然后搞清楚到底是谁放的火,让他们赔钱么?”

小刀耳朵尖动了动,听到“赔钱”两个字,抬了抬眼皮。

“我也想搞清楚客栈的事情啊,我不糊涂,我也明白是自己惹得祸。所以我留下来,也想帮你算清楚这笔账,不是么?”他说着摸了摸小刀的头发,声音放软了些,似乎拿他有些没办法,“我也没说过让你跟着我飘如转蓬,可你总得有个住处。你现在要走,好,你告诉我,你走去哪里?你不会骑马,身上钱也不够,一看就很好欺负,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你撒什么气?”

“你像是帮我讨债的么!”小刀怒视,“你根本忘得一干二净了好么!算了我还是走……”

“走什么走……回来!”楚长柯把人一下扯回来,“怎么就听不得一点好!”

“谁听不得好!你说谁听不得好?”

无双啃完了一个馍,从另一个胸里又掏出一个,继续默不作声地啃。

小刀已经开始翻旧账了:“你自己跟我的账就没算清,你从一开始就赊我银子,现在好,你那副字没了,路上也是吃我的……不是我说你,你虽不是闻达于诸侯,也算闻达于武林,怎么就那么穷?”

“是我赊你么!”楚长柯捏着人的肩膀低头看着他,生无可恋地抹了一把脸,“我……我他妈有生以来第一次欠人钱还专程跑回来送!那是我不给么,是你不要好不好?”

小刀大怒:“别学无双说话!”

“我第一次跑回来给人送钱好么……这样?”

“嗯。”小刀道,“但因为你我客栈还是没了,这怎么算?”

“那你的天花板还是我补的。”

“我让你住我房间,还给你吃的,养着你,你还说要我记个小本本,现在已经没人来客栈了。”掌柜的就差拿出算盘拨了,“还有你路上,你吃的……”

“那我还救了你的命啊!”

眼见着金银压不过命大,小刀直接指着楚长柯的鼻尖:“你再说?”

无双扒着门,想了半天,觉得这场景很眼熟。以前小时候在家,自家爹娘关上门掌灯后,好像就是这么吵来着。但是他们是一边对账本一边吵,不像这俩,空口互相套。

“我说……”无双慢吞吞咽下了最后一口,咂了咂嘴,“你们不如整个账本嘛,事无巨细,有什么问题就记在上边,有问题了翻账本,这不是很公平嘛!”

小刀和楚长柯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当下就决定明天先去问掌教要个本子,也不管这方法是不是哪里不对。

“好了,这个事情我们先搁下。”

“你是有另外一桩事情要跟我算咯?”小刀冷笑。

无双百无聊赖地走出回廊。她伸了个懒腰,又满足地打了个大哈欠,看天色是一洗的蓝,觉得是有点困了。

她啃了两个馍,还看了一场好戏,觉得心满意足,就差一顿好觉。

于是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背过手去一蹦一跳,向回廊的另一头走去。


  • 举报帖子
喜欢 7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11)

“B怎么样了?”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接起通讯,放下刚刚埋首的报道回过头,隔着一层透明玻璃,佩里正在他的办公室里训斥那个新来的实习生。   他(非常不应该的)松了口气,锁上电脑屏幕走到窗边,他办公桌靠近的那扇窗户正对着哥谭,得益于星球日报的高度,他能轻松的看到韦恩塔的塔尖,虽然现在哥谭王子并不在那里。   “蝙蝠侠三个小时前就清醒了,一切正常。”尚恩抬高一边的眉毛,用他那种与蝙蝠侠截然不同的“kn

魔道祖师之挽吟

(4)澄澄,求抱抱

戳→https://m.weibo.cn/6037919220/417342142156747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二冬
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