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71

【德哈】时间之芯 (1)

1.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入学季,每年每年都一样挤满了混血和泥巴种,聒噪的新生和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德拉科昂着头穿过人群,虽然他已经比大多数人都高出一截。

他在站台上碰到了救世主和韦斯莱,格兰杰不在,真是不能更幸运。

“看在梅林的份上,波特,你那可笑的眼镜怎么了,被人踩在脚底下了么”

哈利瞪了他一眼,没有作声,他的刘海又长了,盖住了眉毛,乱糟糟的黑发比假期前更加糟糕,让人不忍直视,他真的很好奇伟大的救世主洗发时是不是从来都不用洗发香波。他那可笑的圆眼镜碎了一块,眼镜腿儿歪歪的,真像被谁在地上踩了一脚。

“闭嘴,马尔福。”罗恩冲他竖了个中指。

德拉科假笑了一声,哈利波特收回了他的瞪视,他敛了敛眸子,长睫毛扫过脏脏的破碎的眼镜,打算无视来自淡金发少年的嘲讽。

其实只需要一个小小的修复咒,德拉科坚信自己不用魔杖都能做得很好。


家养小精灵帮德拉科把行李送到了车上,其间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从行李箱的底层掉了出来,“啪嗒”一声——一个圆形的镀金怀表,表盖翻开了,四个指针齐刷刷地指在十二点钟的方向。

德拉科将它捡了起来并花了一点时间回忆这东西是怎么到他手上的。

“波比以为是德拉科少爷落下的东西,就塞在了箱子周围。”家养小精灵支支吾吾地说。

德拉科冲它摆了摆手,然后将怀表揣进了口袋,波比如释重负般鞠了个躬消失在了空气里。

他回到站台向卢修斯和纳西莎到了个别,马尔福现任的家主冷淡地对他点了点头。他本来也没有期望什么,德拉科对自己说。

“亲爱的,那是什么?”潘西在德拉科进入包间的时候停止了涂指甲油的动作,她指着从德拉科口袋里落下的金链子的一角问。

“一个怀表。”德拉科啧了一声,将怀表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哦梅林,弗罗芒蒂的怀表!”潘西惊呼了一声将怀表捧在手里端详,“从链子到表壳,满满都是金加隆。”

“马尔福加的少爷也从头到脚满满都是金加隆。”布雷斯调侃道。

“闭嘴,布雷斯,他那张脸就很值钱。”潘西将怀表还给德拉科,后者接过它揣在了怀里,“如果这是你准备送我的圣诞礼物,那么今后我都可以不要圣诞礼物了。”

“拜托这只是一个怀表而已。”布雷斯无奈地说。

“梅林,弗罗芒蒂从不轻易卖出他的作品。”

“那是因为你不是足够有钱。”德拉科冷哼了一声。

“所以我们有钱的马尔福少爷为什么不去级长的包间,还要跟我们这些贫民挤在一起?”潘西晃了晃脑袋,然后做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因为没有落单的救世主,嗯哼?”

德拉科露出了一个假笑。

“我在上车的时候看见他了,他看起来很狼狈。”布雷斯说。

“他经常那么狼狈。”潘西插嘴道。

“他只是被人挤到地上了,如果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再长个十英尺或许这惨剧就不会发生。”德拉科做了个遗憾的表情。

“你又知道。”潘西装作惊讶地说。

“用梅林的脚趾头都能想到。”德拉科边说边拉开包厢的门走了出去。

“那得看谁用。”潘西嘟囔着。


但是现在很容易就被挤到地上的救世主哈利波特正在睡觉,他一个人靠在一间包间的窗户上睡得正香,眼镜滑落到鼻子底下都没有察觉,桌子上摆着几盒巧克力蛙。

毫无形象。德拉科冷笑着,站在包间外面看了一会儿——波特真的比假期前又瘦了一点,整个人像长缩水了一样,德拉科发现他的眼镜已经被修好了,想必又是格兰杰的功劳。

只是一个简单的修复咒而已,他对自己说。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全息单机]乙女的游戏

(17)

穆樱忽的站了起来,“石田还好吧。” “嗯,没有什么大碍。”橘吉平也站了起来,“青学那边更严重,你去看看吧。” 穆樱没有客气,点了点头。到了医院,看到龙马一只眼的样子,穆樱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她太大意了。因为早就知道青学不会输,所以就没有来看比赛,却忘记了青学为赢所付出的代价。因为是游戏,所以麻木的刷进度,用外挂跳过了比赛的内容。 如果她再认真一点,如果她再认真一点的话。 青学网球部的人有点奇怪

【德哈】【生子】《错误》

chapter9

原帖:LOFTER——顾七北  chapter9 哈利把他自己摔进了沙发里,就在燃烧着炭火的壁炉前,火堆里偶尔冒出的火星劈啪作响,哈利在沙发里蜷缩起来,几乎把整个人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他面无表情的紧盯着眼前的炉火。 房间的门并没有关上,心里的焦躁让他没有办法关注这些细节。所以德拉科轻而易举的推开了门,他靠在门边,看向哈利,欲言又止。 德拉科走了进去,他坐在哈利的斜后方,也就是那张床边,表情纠结。

【德哈】【生子】《错误》

chapter11

原帖:LOFTER——顾七北  chapter11         魔法界统一办理离婚手续的地方本应该是在伦敦东部地区,但由于这一次办理的事务所涉及到的两个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都不应该掀起太大的风波,至此,相关人员以及马尔福家的最高掌权人果断的把地点更改至伦敦西部郊外的一栋城堡内,僻静的远郊本不会招来太多的视线。   婚姻事务所的负责人伊莉莎夫人是个果决干练的女人,浅棕色长发高高盘起,铁灰色的眼里

屋檐下的猫
谜の签名栏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