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638

【赤黑】We run the night

#上班族赤xDJ黑

#俺司设定

        灿烂的灯火点亮了都市,使夜晚的东京由白天的精明干练,摇身一变成為了熠熠的不夜城。街上人潮熙来攘往,升腾的热闹川流不息,笑声、说话声、鞋跟踩踏和呼啸而过的车辆,為东京都谱出了一首最华丽的夜之乐章。

        然而这首乐曲才刚刚开始,此刻正是下班时间。在闪亮的霓虹灯下,有一群上班族打扮模样的青年们,正夹杂在人群中聊天笑闹著。

        「啊──好不容易考核完了啊──」青峰大辉伸了个懒腰,深色皮肤和粗獷的外观,显得他天生就是一副运动家的模样,但精实的身材被包裹在合身的黑色西装裡,竟显得有几分斯文。

        「终於结束了!上面的嘴脸不管看了几次都还是一样臭。这种考核大概只有小绿间做得来吧……」拥有一头金髮的黄瀨凉太,将提著公事包的双臂枕在后脑勺后,迈出台步般的步子,好听的声音裡却充满著下班后的疲惫。

        在黄髮青年的话音落下后,一道镇定沉稳的声线马上响起:

        「我之所以可以,是因為我尽了人事,都没努力而只会羡慕别人,是永远不会进步的。」声音的主人绿间真太郎推了推眼镜,梳得乾净俐落的绿色髮丝,正是此人行事谨慎的象徵。

        「毕竟我们待的可是大公司……」

        彷彿感应到了接下来的说教节奏,黄瀨猛地打断,「啊,其实小绿间是在鼓励我们只要努力也可以办得到的对吧?」

        「才不是鼓励!」

        「嘛──怎麼样都好,我好饿喔……」

        青峰望向了旁边正在高喊肚子饿的紫原敦。半长不短的紫色覆过前额,表情总是一脸慵懒,高大却没有赘肉的身材却蕴藏著力量,让人不禁想著这人一旦认真起来将会是多有爆发力,

        「说起来也真的饿了……喂紫原,有特别推荐的餐厅吗?」

        「啊对啊对啊!準备了一个多月的考核当然要好好吃一顿嘛!」联想到类似庆功之类的名词,黄瀨的精神顿时全都来了。

        「啊,说起来附近有一间新开的寿司店……」紫原挠了挠脑袋,「我想吃握寿司……」

        「哦,听起来不错!」「那我们走吧!」

        「我不去,明天还要上班,当然是赶快回家休息……」

        「啊烦死了绿间给我一起走!」快速地把人推走了。

        新开的寿司店位於这栋AZ娱乐大楼的五楼,AZ匯集了各式高档餐厅、国际时尚、文创精品及娱乐饗宴,在东京开闢了一片专属艺术及社交的圣地,是年轻人们最爱去的场所。

        当大家在餐厅裡吃得正欢的时候,做在最外面的黄瀨瞥见了自门口快速走过的那抹赤色,他连忙招呼著:

        「咦!这不是小赤司吗?」

        听见熟悉的声音,赤髮男人回过头来,唇角在看清对方后,慢慢地扬起了微笑,

        「好巧,黄瀨。」

        绿间也抬起头,看见了赤司,瞬间脑中快速回放起了今天的记忆。

        对啊,赤司征十郎,可是在今天的考核后,就直接升迁了。

        赤司信步优雅地走了进来,这才看见了其他也来一起吃饭的人,「没想到会在这裡遇见你们,是来庆功的吗?」

        「嘛算是吧。倒是赤司你今天才是最该庆功的人吧,竟然能够直接升迁……」

        「大概只是侥倖而已吧,谢谢你们了。」

        甚麼侥倖……能够获得白金经理的青睞,连一个考核都能升迁甚麼的……眾人都在心裡这麼吐槽著。

        「那麼小赤司怎麼会在这裡呢?」

        「主任请我来这边调查,看看这栋的店家们未来有没有意愿来我们正在兴建的百货公司裡开设分店,」其实也就是向店家说服和推销公司的意思。赤司翻了翻手上的资料,

        「……我们很幸运,目前看起来是很乐观的。」

        「哦!真不愧是小赤司!」「赤仔好厉害——」

        绿间放下手上的食物 ,「那麼赤司,你吃过了吗?」

        「还没,刚刚才调查完呢。」

        「那就一起吃吧赤司!这间的龙虾寿司真的很好吃喔!」

        「也有卖赤仔最喜欢的汤豆腐——」 

        看著热情的同事们,青春尚未从他们已近三十的脸庞完全溜走,他们每天都在被报表和帐单追著跑,那种年少时的无忧无虑似乎早已离他们远去。但是那又如何?人生中还是有著这麼多值得珍惜的时刻。像是现在。

        赤司露出一个放鬆的温和微笑,欣慰在他赤红的双瞳中流转著。他知道自己仍有如山的工作,也知道明天仍是个需要上班的日子,但他听见自己带著笑意的声音回答著:

        「那麼我就不客气了。」

        一室的昏暗,广大的舞池上充满著舞动著的人们,觥筹交错,酒杯裡的调酒透过闪动的灯光散出七彩的顏色,店裡正拨放著布兰妮的「舞到世界尽头」(Till The World Ends),沉重的低音袭击著地板,冲撞著人们的耳膜、双脚、血管还有心臟。

        看著已经奔跑进人群裡尽情解放的黄瀨和青峰,窝进一旁的自助吧的紫原,赤司轻轻吐了口气,有些恍神的想起了几分鐘前发现了这裡有间最高档的室内顶级酒吧后,便拉著大家冲上了十楼,而此刻已经在舞池裡的同事们。

        「绿间,记得别喝太多,会很难回去的。」

        「……并不会。」

        还有身边渐渐喝起酒来的绿间,赤司有些不明白為甚麼自己会身处在这样吵杂的场所,索性交叠起双臂,靠著吧檯观察著舞池裡的每个人。

        就在此时,音乐变了。

        原本固定的旋律不知不觉地叠加上了另一层音乐,赤司听出来了,是LMFAO的「摇滚派对」(Party Rock Anthem),使得原本单纯的电音歌曲彷彿换了另一首歌一般,一阵小小的欢呼立刻在人群裡爆了开来。而在过了几个小节后,最原本的那首歌又被替换掉了,换成了女神卡卡的〈光辉时刻〉(The Edge Of Glory),歌词精準地衔接上了,不过却降了一度,使得两首的旋律相得益彰,人们听到了音乐的变化再度爆出一阵欢呼。

        原来如此,掌控夜店的气氛,最重要的就是音乐吗?

        赤红的视线在昏暗又五彩繽纷的广大室内流转著,慢慢寻找起场内的DJ台,找了一阵子后找到了,但他的双眸在定住后却倏地睁大。

        在这裡工作的DJ,长相不同於一般人对於他们的蓄鬍、宽衣宽裤,或是嬉皮甚至是艺术人的穿著印象,眼前的DJ,有著一头水蓝色头髮,皮肤白皙,不过脸颊此时却兴奋地红鼓鼓的,似乎是相当陶醉於耳机裡播放出来的音乐。

        太神奇了,这个人看起来就不像是会玩音乐的DJ,反而更像在大学图书馆裡研读文学经典的文艺青年。

        回过神时,赤司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蓝髮少年的旁边,端详著他的一举一动,看著他熟练地抽出黑胶唱片放到机台上,调整数条音轨的音量大小及节奏快慢,升Key或是降Key。赤司很惊讶地发现,眼前这少年只要摆动一根手指,就能操控这将近两百多坪的空间裡,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这个水色的乾净少年,正在全盘掌控著,人们在这个夜间圣地中跃动的所有心智。

        「请问先生,有甚麼事吗?」

        突然,一道清淡怡人的嗓音响起,穿过阵阵华丽的旋律到达他的耳裡,少年已经摘下了耳罩式耳机,蔚蓝的双眸望著赤髮男人,眼裡充满著疑问。

        「……抱歉,我只是很好奇DJ混和音乐的技巧。请问可以让我站在这裡观摩吗?」

        「可以喔,」少年对著赤司露出了亲切的笑容,接著又转回去抽出另一片黑胶片,「毕竟很少人会对DJ的工作感兴趣呢。」

        赤司看著少年的动作,提出了第一个疑问,「请问為甚麼要用手动调整呢?现在应该有更多方便混音的电脑软体才是。」

        「DJ第一课,」少年再次回头对著赤司笑了笑,「只用黑胶。」

        他俐落地把唱片放在唱盘上,在最刚好的时机拨出了邦乔飞的〈这是我的天命〉(It's My Life),与前一首的节拍对的天衣无缝,人群舞动得更加兴奋了,

        「在DJ裡,有个名词,叫做『对拍』,指数拍,用我们自己的听觉,和知觉去数拍子,将左右两首歌对在一起,就是对拍,」

        「而如果甚麼都让机器来处理,就会少了DJ需要的基本功夫,也少了感情, 而对音乐的音感就会差较多,因為机器把我们调整好的东西就这麼单纯地播放出来,其音乐就会很死板。」

        「机器没有人性来的真实呢。」赤司认同地点点头。

        少年微微一楞,似乎惊讶於赤司的认同和理解力。接著他笑了起来,对著赤司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黑子哲也。」

        「赤司征十郎,你好。」赤髮男人也露出了友善的笑容,两人交握的手在空中震了震。

        今晚接下来的时间,他们都在挤在DJ台后混著音,玩得不亦乐乎。赤司的学习能力很强,甚至有好一段时间都是他混的,让黑子大吃一惊,因為那些技巧,都是他自己一人琢磨了两三年才训练出来的。包括观察场内的气氛,混出最适合这种氛围下最需要的音乐,还有各项机器的操作,赤司只看过黑子调整过一次后就了然於胸。

        有时赤司会突然靠近黑子,覆住他白皙但有力的手。

        「赤司君,你怎麼……?」

        「黑子,」赤髮男人将一根手指摆在唇前,轻轻笑了起来,

        「看好了。」

        「Let’s begin the show.」

        彷彿是魔术一般,赤司一弹指,在黑胶轻轻落下的瞬间,猛然炸开的电音,黑子听出了,是大卫屈塔的「打开我心扉」(Turn Me On)却混著电子钢琴和自製低频,让场内的所有人先是一楞,接著便是狂舞了起来。黑子转头一看,吃惊的看见赤司正在以手动方式现场演奏电子音乐。

        简直是穿著西装的音乐天才。黑子望著赤司如鱼得水的背影,得出了这麼一个结论,眼中满溢著憧憬。

        「多亏了赤司君,今天的工作变得更加有趣了呢。」

        「我才要谢谢黑子,让我学到了好多宝贵的知识。」

        不知不觉已经是凌晨时分,路上的灯光将两人肩并肩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离开了昏暗的室内,赤司总算看清了黑子清秀的长相,精緻的五官和如大学生模样的穿著,让赤司暗暗心想,这样一个漂亮的男生,走在路上都不会觉得自己危险吗这种无意间把自己代进去的问题。

        「说起来,赤司君是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呢,和朋友一起来的,但是后来他们都先回去了。」他们大概是赶紧扛著绿间坐上计程车了。

        黑子误以為赤司让朋友们先回去,是因為他混音混得太投入导致,他望向对方蔚蓝双眸透著不解,「赤司君……看起来真的很喜欢混音呢,以前有接触过音乐吗?」

        「没有特别去了解呢,只有小时候学过几年古典乐。」赤司抬头望著因光害严重而一片漆黑的夜空,只有一轮满月掛在天上。

        「……可能只是,太久都没有一件让我提起兴趣去做的事了。」

        能够不為钱财,全心投入去做的事情,在出了社会后变得越来越少了。仅有的那几项兴趣,也因為被迫按表操课或是加班应酬,累得没有精力再去拾起以前的梦想。

        赤司望著黑压压的天空,不自觉地露出疲倦的表情。

        黑子只是名大学生,自然还没有经过社会的歷练,他读不懂赤司此时眼裡的惆悵,也不明白开始工作后的生活将是如何。但他知道,眼前这个人,很累的样子。

        他想了想。

        良久,一句提问便脱口而出:

        「如果……不嫌弃的话,赤司君每周的今天,都来找我吧,我们一起聊天和玩音乐?」

        他不知道自己能為这人做到甚麼,但是至少他清楚明白今天晚上的赤髮男人,是很开心的。

        希望能让他开心起来。

        赤司愣了愣,随后便笑了出来,

        「那真是我的荣幸,谢谢你,黑子。」

        看著赤司的笑顏,黑子惊慌失措地发现──自己竟然脸红了。

        「……不用客气。」他一时不能明白这是怎麼回事,只得任由赤司将他脸上的红晕尽收眼底,并看著他瞇著赤红双眸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命运就是这麼奇妙,待他们走到自家楼下才发现,他们住的是同一栋大楼。

        「……这真的是太巧了呢,黑子。」

        「……我也这麼觉得。」

        不同的是,他们一个住在十一楼,一个住在四楼。当赤司準备在四楼走出电梯时,将铁门按住,对著黑子说:

        「那麼,我们再见了。说不定我明天能载你去学校?」

         看著那双盛满好意的赤红双眸,黑子想著赤司君真是意外的热情,便笑著说:

        「那就得麻烦你了,我明天是早八的课。」

        「七点半楼下见。」「好的,晚安。」

        电梯门关上,两个人各自返回自己的家,都开始迎接了一个心臟不寧静的夜晚。

        爱情有各种形式,谁知道音乐,会不会就是他们的媒人呢?

=====

此為赤黑Only的無料〈We run the night〉

BGM: Havana Brown - We Run The Night ft. Pitbull

We run the night直翻就是「我们经营这个夜晚」,有种让我们一起珍惜这个夜晚的概念~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重启】杂

这一年中秋我过得很不踏实。二叔他们带回来的消息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我是和三叔一样被雷声给“警告”了。这种猜测现在仍然没什么根据,但给人感觉很不好。 如果三叔说的是真的,而我半个月前听到的那次雷声的确是在警告小哥和黑瞎子这次下斗会出事,是不是意味着我可能以后也得跟三叔一样听到雷声就得跑。这样我心理是很不平衡的,他妈的老子一个洗手从良的良民,凭什么就得跟个逃犯似的东躲西蹿啊,还不是逃雷子,他妈的逃雷,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楔昭-
鐵錚錚的赤黑廚^^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