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8
阅读 9056

【喻黄】《止战》 02

*没什么好说的
*看更新吧x

————————————————


「我从不主张战争,除非为了和平。——格兰特」


“可以把钱袋还给我吗?”
那位长官微笑着抚弄手杖顶端看起来既没恶意也没生气,不仅如此他还再次制止了几个卫兵准备抓人的动作,语速不快不慢的像是在陈述毋庸置疑的事实。
“真抱歉,可能要让你失望了……那里面除了几枚勋章以外什么都没有,如果你很需要金币的话我可以用这些来赎回钱袋,怎么样?”
他一边问着一边从身边的卫兵腰上取下另一个丝囊哗啦啦的摇了摇,明明笑的很温柔,黄少天却感觉一股说不清的危机感从脚尖一直窜到头顶凉飕飕的。
周围的行人们停下脚步围观但不敢出声,他咽了咽口水挤出一个笑容,僵硬的慢吞吞蹲下来把钱袋放在地上,然后保持着这个姿势缓缓后退。高举的双手表明自己绝不是故意,每一次呼吸都能察觉到肌肉在颤抖,他发誓自己从来没被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中。
“呵呵,老爷您开玩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您的钱袋就到了我手上,可能是刚才一不小心挂到了吧?好吧好吧——无论如何请您大人有大量的放我一马可以吗?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在您面前?”
熟悉的人都知道想让黄少天服软有多不容易,即使偷东西被抓了打的鼻青脸肿只是咬紧牙关不会说半句好话,像今天这样不做任何抵抗就放弃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说实在他也没办法,敏锐的第六感让他明白自己好像惹了个不得了的人,识时务者为俊杰,能够脱身就万事大吉。
“……”
总是在笑的长官抿着唇不置可否,他咬咬牙一转身拔腿就跑,直到确认身后没有人追上来才重重松了口气,靠在墙边觉得腿肚子都在打颤。
裹了一层纱布的脚板又在一阵一阵的疼,他翻个白眼嘀咕两句也不敢声张,蔫头搭脑的一溜烟跑回药铺找蓝河寻求安慰——他需要喝上一杯牛奶来平复心中的耻辱感。
怎么搞的,当官的不都应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才对吗?


黄少天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到了下午掐着点从药铺里晃悠出来打着呵欠往家走。他寻思着晚上为黄母做点什么换换口味,走着走着却忽然发觉原本肮脏潮湿的小巷似乎一下子干净了好几个档次,那些总爱叽叽喳喳疯跑的小孩子也莫名其妙的不见踪影。
整个巷子里安静的可怕,他眨了眨眼踩着铲去了青苔和垃圾的石板小路贴着墙一步一步挪动,某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七上八下。
“啊呀……该不会是那个大人物体察民情体察到这边来了吧?”
他吸了口气龇牙咧嘴的抱怨,路过一间帐篷前忽然被人拽住袖口,他回头就看见平日里最让他心烦、最吵闹的那个孩子正严肃了神色,拉着他蹲在角落里认真的像个小大人。
紧张的气氛让黄少天忍不住皱起眉,烦躁的连话都变少了:“到底怎么回事?”
“少天哥哥。”孩子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别人发现似的,“今天下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好多穿军装的士兵把这里打扫了一遍,然后这条街的所有居民都不允许出门……少天哥哥,你最好还是别过去了,招惹他们的话会死的。”
黄少天的眉头几乎要拧成一个疙瘩:“军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得了吧我还要回家呢……哎,他们往哪边去了?”
孩子的表情有着一瞬间的犹豫,他眯起眼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抖,急冲而上的血液压迫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不是吧……看起来挺正经的一个人怎么还带玩这手的?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吧剩下的我自己心里有数。”
“可……!”
话音未落他就挣脱开孩子的手沿着小巷一路狂奔而去,远远看见几个披着斗篷的卫兵站在自己家门口的位置四下警戒。那一片常年被污水和油垢覆盖的地面干净的一塌糊涂,他看着自家紧闭的房门心里哇凉哇凉,几乎是吼着憋红了眼睛像只发怒的小豹子。
“喂喂喂你们离我家远点啊听到没有!”


其实他不喊这一嗓子也早就被卫兵们发现了,所有人几乎在他踏进巷口的瞬间摸上腰间的枪支,但是直到他冲到跟前他们也没有任何除了注视以外的动作,冷静的就好像有什么人事先打好招呼一样。
黄少天停下脚步在确保不会被黄母听到的情况下尽可能大声的吼:“你们在我家门口做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别扯上我妈妈!你们那个就会笑眯眯的长官呢?我要见他!”
卫兵们对视一眼依旧不说话,其中那个看着像领头的队长左跨一步竟然让开了本以为会怎么也不让进的门,甚至还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进,喻上校在里面等你。”
“……哈???”
黄少天顿时就懵逼了,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应该争吵几个回合再动动手才比较符合逻辑?不过黄母安全显然占了上风,他顾不得疑惑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气势汹汹推门而入咬牙切齿。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总是快把……哎?”
屋里的情形有些出人意料,衣着光鲜亮丽的长官坐在床边低矮简陋的小椅子上一边调和着碗里的药一边微笑,黄母半靠着枕头好像说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掩口轻笑的模样像极了那时灾难来前的尊贵夫人。
听到门口的动静两人近乎同时转头,一个眼神深邃的像星空一个略显惊讶。
“小天?哎呀才说到你呢你就回来了……蓝河先生那边没有偷懒吧?”黄母弯起眼角向他招了招手搂过来揉一把头顶,慈爱的为他整理好衣领话却是冲着长官说的,“喻上校,这就是我儿子黄少天,有什么话您还是和他说吧。”


黄少天从头到尾都云里雾里,看了看笑容恬静的母亲又看了看放下碗站起来的长官,饶是一向聪敏机警也闹不清真假。
“妈,您……这……什么情况?”
黄母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对他的问题很疑惑,末了打破尴尬的还是那位长官,脱下斗篷的瘦削身型站在那里像棵挺拔的竹,摘掉白手套的指尖苍白而修长。
“你好,我是喻文州,G市军区刚调来不久的指挥官……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哈哈哈……我们见过吗好像是的哦劳您挂记了嘿嘿嘿!”
黄少天眯着眼仔仔细细打量一番对方平静从容的神情在心里将信将疑,一把握住他的手貌似热情的凑过去微微歪头,即便咬牙切齿也能做出一副笑脸:“喂,你给我妈妈灌了什么迷魂汤?跑到我家来是何居心?”
被比自己矮了一小截的人恶语相向的喻文州表现的一点也不在意,余光瞥着低头喝药的黄母好看的勾起唇角。
“我是来交赎金的,今天早上还要多谢你把钱袋还给我,不然我真的会很头疼……”
“我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记仇啊?”黄少天倒吸口凉气紧张的脸都白了,“明明我都道歉了啊你干嘛还盯着我不放?拜托你饶了我吧你也看到了我家里这个情况,要是我被抓了我妈妈可就没办法了啊……”
“哎,我没打算把你当成小偷抓起来啊。”
喻文州这次笑的总算多了几分真实,不再那么虚无缥缈仿佛随时可能消散,蜜糖一样的棕色眸子也闪现出少年特有的狡黠意味。
“不过,如果你不想我在这位夫人面前揭老底的话就老老实实听好我接下来的安排……你母亲的病应该拖不得,对吧?”


两个人背着黄母叽叽咕咕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等转过身来的时候黄少天不再张牙舞爪低眉顺眼乖的像只小猫,只有背在身后的双手忿忿的紧握成拳。
因为他不得不和喻文州做了个约定。
在对方口中,他当街偷窃的行为被美化成“捡到钱袋后拾金不昧”的优良品质,并且之前各种小偷小摸的事迹都一概不提,十句话里有八句都在夸他年少有为。为了表达感谢,喻文州真诚的希望他可以成为自己身边的勤务兵,一方面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一方面可以将黄母转移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
黄母抿着唇一直在笑,那种难得一见的美好模样看的黄少天直脸红,对于配合着说谎话他还是很心虚的,但他觉得喻文州给的选择要比死鸭子嘴硬好上一百倍。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母亲可以恢复健康,现在有人替他实现这个愿望真是再好不过,所以他根本无所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勤务兵就勤务兵呗,喻文州不追究他以下犯上的惩罚还给了自己一份体面优渥的工作,有什么会比做小偷更丢人的?
事情总要往好的方面想嘛……
“——那么,如果夫人您放心的话,今后少天就交给我照顾了。”
那边狐狸似的喻文州还在和黄母交谈,三句两句就换了个更亲密的称呼,不知用什么方法把原本还有点不舍的后者安慰的眉开眼笑。黄少天偷偷切了一声翻个白眼,一面看不惯即将成为自己上司的长官一面莫名的吃醋,真不晓得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温柔又狡猾的人。
“嗯……那妈妈我就走啦!您一定要注意身体哦我会抽空去医院看您的放心吧!有什么事情就让小蓝联系我我随叫随到哦!”
他在黄母的注视下努力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嗯嗯哦哦的点头表示自己绝对听话。喻文州站在门口逆着光冲他招手,重新在卫兵的环绕中戴好白手套和高檐帽,锃亮的皮鞋踩在干净的青砖小路上让整个贫民区都明亮起来。
婆婆妈妈儿女情长这时候肯定不太合适,黄少天深吸口气哒哒哒跑过去伸手去接他臂弯里搭着的精致披风,手脚麻利有眼力见颇有身为一个准勤务兵的潜质。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却是一转手将温暖的披风围在对方身上,黄少天吸吸鼻子闻到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再听到他柔软的声音就忽然觉得顺耳了许多。
“走吧,我带你回军区。”


一场以下犯上的闹剧最终以受害者的宽容和大度做收场,喻文州其实是个挺雷厉风行的人,前脚刚离开贫民区后脚就派了几个战士迅速联系好了医院并用最快的速度将黄母送进去开始治疗,坐在车上的时候黄少天还听到他给什么人打电话认真的说“那位夫人就拜托您了”。
语气诚恳真挚,无论是音调还是看向车窗外的表情都带着些许伤感。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甚至觉得他在说的不是自己母亲而是他的生母,尽管这种情绪让人很难理解,但对他的敌意好像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很多。
“那个……喻上校啊有件事我想问问你。”等他挂了电话黄少天才开口,顺便沿用了其他人向对方的尊称,“按理说我偷了你的东西你应该很生气才对,为什么不仅帮我打圆场还替我解决了众多难题啊?我就是个贫民哎一没权势二没钱的根本不值得这样做吧?”
喻文州转过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怎么?不放心你母亲?”
“哎哎哎我们现在在讨论无功不受禄的问题,你不要转移话题好不好?”
身居高位的人总会以各种各样的方法回避他们不想谈及的事情,这一点在黄少天年幼时就已经从黄父的朋友们身上深刻体会到了——所以他从心底里不愿意和喻文州打交道。
对方眨眨眼噗的轻笑一声重新面向前方注视着后视镜,这样的沉默一直保持到黄少天几乎要炸毛的边缘,比较出乎意料的是在这之后他没有继续躲闪而是大大方方回答了问题。
“因为你跑的很快。”
“……哈???”黄少天霎时间一脸懵逼跟不上他的思路,“跑的快?你是说我放下钱袋就溜的身姿很潇洒很帅气吗?”
喻文州托着下巴弯起眼角:“差不多吧,我正好需要一个腿脚不错的勤务兵。”
绕来绕去相当于什么都没说,黄少天气的直翻白眼不想搭理他。想叫人端茶送水的伺候就直说啊非要搞那么大干戈,能在偌大的贫民区找到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偷也算真有本事,长官的心思猜不到啊猜不到……
像是会读心术一般,不再看风景的喻文州微微侧身在他头顶轻轻揉一把,笑容里带了三分神秘七分狡黠:“不过,我可不仅仅希望少天只是个勤务兵……记得好好表现哦。”
“不仅仅?”黄少天敏锐的抓住关键词,“除了那个我还能干什么?上战场当炮灰吗?还是让我给你讲睡前故事满足你对贫民的好奇心?拜托啊好歹给我个理由吧不然我会……”
喻文州抿着唇角没再说话,眯起眼靠在柔软的座椅上仿佛陷入梦境。黄少天看着对方笼罩在阴影里的眉眼动动唇咽下了后面的话,反正既来之则安之,他早就没有别的选择。


司机把车开的又快又稳,最后在黄少天即将睡着前停在军区大门,周围肃杀森严的氛围让他有些不适的扭了扭肩膀,能使他感到安全的唯一依据便是身上披着的带薰衣草味道的斗篷。
“我们到了。”喻文州缓缓睁开眼睛低声的像是自言自语,蜜糖似的棕色眸子恢复了最初的那种平静和温和不经意扫过窗外,回头时细心的替身边人又拢了拢衣领,“下车吧。”
黄少天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仿佛一只戒备的小豹子,面对不信任的目光他却只是笑了笑,在卫兵拉开车门之前竖起食指按在自己柔软淡色的唇上。
“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说话,我稍微处理一下私人事务就带你去住的地方。”
然后他根本没在意黄少天是否赞成就径自下了车拍拍衣角的褶皱,在卫兵的提示下拿好手杖微微挺直腰板,对着迎面而来的一群大部分看上去就傲慢无理的人不卑不亢的敬了个军礼。
“欢迎您们的到来,叶上将,刘副官。”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黄少天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大人物,且不说那位叼着烟连军装都穿不正经的叶上将开玩笑开的多么旁若无人,单是他身边那位刘副官就板着脸一副各种不满的模样,仅仅拿喻文州迟到了几分钟的小事便冷嘲热讽旁敲侧击了好一会。
他们大概是上级军区派来视察的高官,谈话内容也没有刻意隐瞒,黄少天可以清楚的听到有关现在战况的许多描述。
例如S市的交锋效果喜人,为了巩固防线乘胜追击,各地都要向那边再派遣一定军队确保计划能够顺利进行。G市本来就是个被重点保护的生产城市,上级的意思是除了必要的守军以外其他所有人要全部调上前线,这里只要安安心心准备军需就好。
消息是个好消息,可就连黄少天都隐约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他偷眼去看喻文州没有任何端倪的表情强忍着不问为什么,只是瞥见对方在回答的同时不由自主收拢了搭在手杖上的指尖。
“没问题。”喻文州垂眸好看的弯起眼角,敏锐的黄少天居然从他温和的语气里听出了一点点失望和一点点愤怒,轻飘飘的像风一样却又很快消散在隐隐约约的喊号声里,“我会尽快安排战士们出发,请放心。”


那个胸牌上写着名字的刘皓副官点点头转身去吩咐其他事情,从头到尾除了打招呼就没说话的另一位大人物倒是凑过来笑眯眯的拍拍他肩膀哥俩好似的勾肩搭背,呼的吹出一口烟雾暗搓搓挑个大拇指。
“不错啊文州,我还以为你会很严肃的告诉他其实G市本身也很需要部队驻守,从而婉转拒绝上级命令呢……”
“叶神您别闹。”喻文州终于收起那副风轻云淡的神情转而苦笑起来,“那种傻事做一次就足够了,再来一回我可能就要被'提拔'到前线带兵打仗啦……”
看样子两人私下关系还不错,略微聊了几句后这位叶上将将目光转向快要憋死的黄少天身上,一挑眉显露出极大的兴趣:“哎哟,刚才我都没注意——这小家伙是你从哪捡来的?依我看那身形可是个使剑的好手呢。”
“我倒没有那么棒的眼力发现好苗子……是前些天好久没联系过的魏队突然跟我说贫民区有个大惊喜,我运气比较好,一面就撞见了。”
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又看了看笑容高深莫测的大人物再次无奈的摇头,顺势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表示自己已经架不住对方的调侃,不动声色把话题引到另一个方向。
“这位是黄少天,我新来的勤务兵……少天,你面前可是个大神,叶秋上将,建国以来最年轻的将军。”
黄少天当然听过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还没来得及表达惊讶就见传说中的“战争教科书”扔下手里的烟头哈哈笑起来:“勤务兵?勤务兵很不错啊!文州你可要加油哦!”
“???”
纵有千言万语都被这声笑堵了回去,不明所以的准勤务兵看着笑而不语的喻文州一脸懵逼,他有预感自己未来的生活……似乎不会太平。




———————————————

*TBC
*你帅我帅大家都帅!
*美好的生活正在向你招手啊黄少!x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中国演唱会将于11月25在上海举办

自2007年伴随划时代的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2诞生至今,日本超人气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在全球俘获了超过6亿粉丝。十年时光如同白驹过隙,初音未来在今年迎来了她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十周年。   十年间,粉丝们对初音未来不离不弃的陪伴实属不易。为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厚爱,全新的初音未来大型演唱会——“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演唱会”将于2017年11月25日在上海盛大举办! (图2:“未来有你·初音未来

落凉
lof同步更新,ID一碗炸酱面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