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36

【银猿】菖蒲花开(短篇集合) 花开(二)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打开她的手。

明明她不是那个本质是S却在他面前M的纳豆女,他为什么还要那么对待她?

可在他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那么做了——下意识地自然地快速地就打开了她的手——就像是,他厌恶她似的。

摊开五指,他看着从自己指缝间落下的月光。

明明一靠近她就心跳加速,手心冒汗,像是多喜欢她似的,却又能够那么冷酷地像是厌恶般地丢开她的手,他真是糊涂了。


因着这个疑惑,他夜不能眠。

遂爬起来,顶着两个黑眼圈便出门了。


今夜的月光格外好,明亮且静谧。

猿飞宅邸的守卫不多,他轻轻松松便躲了开。

一开始是漫无目的地乱逛,当看到脚步匆匆的志村君后,他不及细想,便跟了上去。


显然志村君是来赶回来赴命的。

躲在转角,他看着志村君单膝跪下,恭敬地对着那个坐在回廊上的女子进言:“大人交代的事情都已办妥。”

“哦,那么,他们脸上的表情如何?”似是带着笑,猿飞的声音不复白日的温柔,多了一丝懒意。

“……如大人预料般的暴跳如雷。”

“哼,一群食古不化的老匹夫。”背对着志村,猿飞浅酌而止,“那么,他们收下请柬了么?”

“……如大人预料般的把请柬毁了。”

“呵,真是冲动呢,那些人。”

“那么,大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明天再带上一份请柬去,让他们收下。”

“是。”

“如若明天他们还这般不知变通,那后天再去一次。”

“是,谨遵大人命令。”


命令已下,志村却没有退下。

他带着些迟疑,带着些踌躇发问:“那个,猿飞大人,您真的决定要嫁给他……嫁给那个白夜叉吗?”

“嗯?你对我的决定有意见么,志村?”

“不、不是……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猿飞大人?”

“呵,真是个傻问题。”

“啊咧?”

“当然……是因为爱呀~”


————————


想当然,坂田银时一夜没合眼。

第二天一早他就直奔她的屋舍,连通报都未及便闯了进去。

“猿飞佐助,我们还是解除……”


【我们还是解除婚约吧!】——这话他没说完。


他呆住了。

因为,他看到她背对着他侧身躺在床褥之中——她还没醒,而且……她没着衣。

竟连单衣也没有穿着,裸|的。

丝被仅掩至她的臀侧,裸|露在空气中的她的身体,曲线旖旎,肤白若雪,长发铺陈开来,在床杨上荡漾如水草——而她光滑洁白的背上,有一束淡紫色的菖蒲花灼灼开放,这境况,美得像一幅画。


跟在他身后的侍女则急急忙忙上前去帮猿飞拉上丝被,然后很不好意思地连声解释:“坂田大人千万不要介意,猿飞大人只有在很开心的时候才会喝酒,一喝酒就会这样睡,她总是说喝醉了太热睡不着,所以才……”


“不、不用、不用解释……”他仍是直勾勾盯着床上的人,话也说不清。

“大人……您没事吧?”侍女突然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咦?我会有什么事?”

“那个,大人您……流鼻血了。”

“啊、啊——啊咧?!”


——————


至此之后,银时每次想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就会想起她背上那一束绽放的菖蒲,想解除婚约的话就哽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因这说不出口,他只能变着法子试探她,诸如:


“猿飞,如果有人要同你们家,我只是说如果,有人要同你解除婚约会怎么样?”

“啊?真奇怪阿银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对于猿飞家而言,被解除婚约可是莫大的羞辱,势必会报复到底的。”

“啊、啊是这样啊……那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呵呵,阿银真是的,虽然赞同倾族之力去报复,我更倾向于——亲手杀了对方呢~”


“啊、啊咧?”

“是啊,就像这样子~”苦无入手,锋利的刀刃紧贴着银时的颈侧动脉,猿飞佐助轻笑着缓缓将兵器一寸寸移至他的胸口,“这里,一击必杀。”

有些紧张,有些不满,他捉住她的手:“喂喂,那要是我和你解除婚约了,你是不是也要这样对我?!”

她眨了眨眼,微笑着偎进他的怀里:“阿银,如果有那么一天,我真不知道自己下不下得了手呢……”


于是乎,他长长地纾出了一口气。

也顺便圈住了她依偎过来的身子,但没想到,她的后半句话着实让他又挫败了——

“阿银,如果我真下不了手,就只能让志村君代劳了呢~”

“喂喂你就不能给我认真一点吗,猿飞菖蒲——”


——————


既然不能冒着生命危险直接跟她解除婚约,那么……他就让她对他提出解除婚约吧。

至于方法——

虐待她?——不行,这个猿飞菖蒲和之前那个不同,可万一她们都是M体质,那岂不是会对他更迷恋?

搞外遇?——啊,不对,还没有成婚,哪里来的外遇,最多是……亲近别的女人……但是连未婚夫都能痛下杀手的家伙怎么可能会饶过那小三?!恐怕是连他也要一并杀了吧……

冷淡她?——这个……有点难。自从见过那束菖蒲之后,他见到她,连想移开目光都难。她的一举一动一呼一吸一颦一笑一碰一触,都莫名地让他难以控制自己,包括表情、目光和心跳。


【真是惨到家了。】

可最惨的是,他有时候居然还觉得这样子……挺好的。

她窝在他的怀里一块儿听曲子,她依偎着他一块儿看日落,她枕在他的大腿上一块儿度过半下午的时光——懒洋洋的,亲密地,纠缠至此。


【真是昏了头了。】


半下午的阳光温暖微斜,让人昏昏欲睡。

他坐在回廊,面朝着庭院,思绪飘得有些远。

如果是在之前那个江户,他现在大概是在万事屋打着瞌睡,而不是现在这样——她枕在他的腿上,紫色的长发铺了他一身,落满了阳光。

呼吸清浅,她的胸口规律地一起一伏,气息拂在他的手背上,温热微痒。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侧颜,慢慢沿着她的眉间逡巡而下,滑过她的唇角,绕过她的下颚,顺着洁白的脖颈而下,停在她绣纹精致的襟口上。

这个美丽的女人,此刻正毫无防备地枕在他的腿上,沉浸在温柔的梦乡里。


他想伸手去触碰她,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她牢牢捉着,动弹不得。

将目光移回到自己与她交握的手上,他发现它们十指相扣。而她就算是睡着了,指掌也占有性地牢牢攀着他,丝毫不松动。


他忽然失笑。

——明明是这么安稳的睡颜,指掌间的动作却如斯霸道。

如果是另一个猿飞菖蒲的话,大概是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呼呼大睡的吧。

毕竟……那个纳豆女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被打飞多少次都会穷凶极恶地扑上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女人也是相当霸道的。


一摸一样的脸,性格上有着微妙的相似点。

他忽然有种错乱的恍惚,忍不住呼吸微紊。


微微弯下腰,他靠近她。

近到他的发丝触上她的脸颊,掺进她的发间,他才极轻极轻地开口:

“猿飞菖蒲……你还真是个不懂得拒绝为何物的女人呢……”


————————


或许,他还可以将她推给别的男人。

如果他真的想解除这个婚约,他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应该是开心的。

应、该、是、开、心、的。


“真可惜,你要嫁给那种人。”男声叹了口气。

“我说,是嫁给你的人比较可怜。”温柔的女声回驳。

“收到你的请柬,父亲的脸色……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师傅大人让你来当说客么,全藏君?”


屏风前,猿飞菖蒲和服部全藏轻言细语,品茶商谈。

屏风后,坂田银时抱臂而立,十分不爽。


顶着厚重刘海的万年痔疮忍者就算一身华服风度翩翩说到底还是他印象里的那个本体是痔疮的家伙。

本体是痔疮的家伙和本性是M的家伙本该是多么相得益彰啊——可惜他莫名地就是看不顺眼。

就算面前这两只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真意切郎才女貌之类的跟他所言的痔疮君和M娘都挂不上钩的两个人,他依旧看不顺眼。

痔疮君和M娘他看不顺眼。

猿飞佐助和服部全藏他照样看不顺眼。

总之,他本该是开心的,结果却看不顺眼。


个中理由,他不知道。

但你知我知大家心知肚明。

前头的谈话仍在继续,间或有笑音逸出。


“啊,被看穿了,哈哈。”

“什么都不必说,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老实说,不说他的身份和立场,我实在很意外你会对自己的手下败将感兴趣。”

“你现在不必意外,当初我也很意外你的——品位。”

“啊哈,其实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输给你,我不会让品位扭曲成那个样子的。”

“我对手下败将没兴趣。”

“喂喂你这话不是自相矛盾么。”

“他……不算是手下败将。”

“哦,这么说,你输给他了?”

“没有。”

“平手?”

“不是。”

“那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一室静默。

半晌之后,全藏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我从来没想到过能在你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啊,菖蒲。”


【表情?什么表情?!而且他怎么可以叫她菖蒲啊混蛋!!!】

坂田银时脚下微动,却立刻又僵在当场。

毕竟,他这可算是偷听——实在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出去。

而且,他本来应该是开心的啊开心的啊?!毕竟能把她推给别的男人的不是?!


“你究竟想做些什么呢,菖蒲?”全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莫可奈何似的叹息,“究竟是为了什么啊,笨蛋?”

银时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去听她的答案。


她的声音,柔情似水:“我当然,是为了……爱啊。”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龙和龙的番外

成年龙应该做什么? 一目连其实并不太清楚,他只是一只脚刚刚跨进成年的龙,身上鳞片的粉色都还没有完全褪去,每日间做的事情和幼龙时期并没有什么不同。 毕竟成年这个定义似乎是凌晨的钟声敲响,而成年的过程就像身上的鳞片颜色的缓慢变化,是一个随着时间流逝而发生改变的路程。 “荒川桑,”小龙捧着从人类手中流转出来的书本,满眼好奇地盯着成年已久的巨龙,“他们说成年的巨龙回去搜刮国王的金库来丰富自己的宝藏,是真的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2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水墨淡彩
冷CP爱好者,BG党,喜欢像西索那样的变态,抖M,懒癌末期……吃货,以上。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